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狂澜(二)

      所有人都差不多到了,威正帝坐在最上位,先让长光把刺客那晚的事情仔细说一遍。
      
      长光是翎猎骑大统领,威正帝更信他了解这件事的一切经过。于是长光把那天从星北流出门开始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到星北流被主母鞭责后,却被肃湖卿又给带出去的事情时,还不忘记狠狠瞪了肃湖卿一眼。
      
      肃湖卿已经努力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了,陡然被瞪了一眼,他默默地抖了一下,连忙走出来作证:“陛下,大统领所说都是事实,那日大公子也没想到臣会来邀请他出去,所以大公子和臣出现在那个酒楼,完全都是偶然!”
      
      威正帝问:“你为何要到星北府外邀请大公子?”
      
      肃湖卿连忙道:“是因为大统领当值出宫时,被江国公邀请去家里吃饭,于是我就来帮忙给大公子带个话。大公子想到之前我去探望他时,因为状态不好所以没能接待我,所以就想趁此机会补偿我。”
      
      长光接着将接下来的事情说了出来,没有说自己来的途中被人拖住脚步,只说了当时沉如瑜来得很快,几乎是在刺客刺杀失败逃走的过程中就来了,带着自己的人和翎猎骑一起追捕刺客。
      
      威正帝听说刺客竟然是之前在星北府,后来又成为星北流身边的姑娘,微微有些惊讶:“主母身边竟然有这么危险的人物?”
      
      “是的,他一直潜藏在星北府,想必是没有机会下手,被送到大公子身边后,按捺不住才会趁这次主母出行下手。”长光回答道,“陛下有所不知,那名刺客跟着大公子的时候,前不久犯了过错,被大公子下禁令,我派了我府邸的属卫看守,没想到让他给逃走了。”
      
      “是吗……咳咳……”威正帝一边皱眉思索着,一边咳嗽了几声,继后连忙起身为他顺气。
      
      长光的神色无比真挚:“臣可以作证,此事发生的前一段时间,大公子伤病休养,根本没有精力去做其他事情。所以说大公子指使刺客刺杀星北府主母的事情,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威正帝点点头,用带了几分怜爱的目光看着星北流:“朕也以为。大公子向来敬重主母,不可能是那等心怀怨念之人。”
      
      星北流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沉如瑜心头冷哼一声,看今天这阵势,威正帝确实是有心偏向星北流了。
      
      不过之前,继后想对他说星北流什么事情?
      
      长光看了一眼沉如瑜,拱手道:“所以臣很不能理解的是,那晚四殿下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就是为了指认大公子是刺客的指使者?”
      
      众人的目光又投向沉如瑜。
      
      沉如瑜不慌不忙,将自己早已想好的说辞托出:“那晚本来是星北府的星北彤小姐回去晚了,母后有些放心不下,于是让我派人去送一程。我刚出宫去,正好遇到这事发生,没能赶上保护星北家小姐,于是叫人护送他们回去,顺便帮助翎猎骑追捕刺客。”
      
      “可你后来带着一个婢女来,直言大公子与刺客有关联,并且要求当场定罪大公子。”长光语气有些不善。
      
      “什么婢女?”威正帝问。
      
      长光回答道:“四殿下自称是星北彤身边的婢女……”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沉如瑜急忙打断了:“父皇!那婢女是星北府小姐交给我的,说是目睹了当时发生的一切,让她代替自己来做个证人。本来昨晚儿臣也只是根据事情种种迹象做出猜测,并没有直言大公子就是谋划了刺杀的人,但是大统领直接拒绝将大公子带走询问,还私自把星北府的婢女扣押起来。”
      
      他冷冷地看了长光一眼:“这是不是说明,大统领在担忧证人会说出什么不利的证据来?”
      
      威正帝有些怒道:“荒唐!这一切从始至终就是你的推断,现在这些猜测都站不住脚了,你还想着怀疑大统领?!”
      
      沉如瑜有些惶恐地回答道:“儿臣不敢!只是大统领与大公子之间关系匪夷所思,大统领又对并不能完全洗脱嫌疑的大公子万般维护,实在令人心生疑惑啊!”
      
      长光的脸色沉了下来,就连一直都带着笑的沉如琰都有些敛起了笑容。
      
      星北流终于走了出来,行了礼。
      
      威正帝叹了声气,对着他语气放缓了许多:“你说吧。”
      
      “此事与臣下无关,这一点,臣下问心无愧。”星北流坦然地道,“大统领维护臣下,也不过是因为那晚臣下的身体状态实在过于糟糕。”
      
      威正帝看着他还有些苍白的脸,微微点头。
      
      “这件事,从发生到现在,其实并没有造成过于惨重的伤亡。那晚那名婢女也说了,刺客是冲着主母来的,在没有发现主母之后,他也逃走了。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不知道刺客的身份,所以也不能排除刺客只是独自想要报仇。”星北流说。
      
      “刺客的目的没有达到,而四殿下凭借臣下与主母关系不和、刺客之前是我身边人这两点来判断我与刺客有关系,也是不成立的。”他继续道,“以臣下拙见,当下如果能够找到那名刺客,问清楚事实才是最好的。如果找不到,那么一切猜测都不该作为判定的理由。”
      
      威正帝点点头。确实如此,现在的关键点在于那名逃走的刺客。
      
      如果没有事实说话,那么谁也不能胡乱猜测刺客与什么人有关系。如星北流所说,这刺客可能是自己行动,也有可能是受了什么人指使。
      
      既然现在后果不严重,威正帝想着这事还是就此作罢,到时候再去好好安抚主母一番,加强星北府的守卫力量。
      
      星北流也想的是让这件事就此作罢,让沉如瑜想暗算他的那些心思无法得逞,来日方长,他会慢慢的、一点点的还回去。
      
      威正帝认同了星北流的说法,最后宣布了决定:“行了,此事到此为止。当下翎猎骑加强搜捕力度,最好能够找到刺客踪迹,并且要加强在皇城内的巡逻,不能再出现这种无知狂妄之徒刺杀王公贵族的事情!”
      
      长光领命:“是!”
      
      威正帝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上过早朝后又来这里处理这件事后,精神便有些不佳,正准备让其他人都退下,长光却还有话说。
      
      “陛下,那晚四殿下带来的婢女,虽然四殿下自称是属于星北府,但臣在调查的过程中却发现,那婢女并非是星北府的人。”
      
      沉如瑜微微皱眉,面上露出些不悦。他都不再继续纠缠了,长光还想说什么?
      
      那边继后也有些许不安,今天这事没有完,她心头总有些焦躁。
      
      威正帝疑惑道:“她不是星北府的人?那是哪里来的?”
      
      长光看了一眼沉如瑜,嘴角微勾:“她自称是……四殿下的人。”
      
      这话就有些深意了,如果不是星北府的人,而是沉如瑜的人,那就可以让人猜测,沉如瑜会不会特意指使她说了什么话。
      
      威正帝显然也有这层怀疑,看向沉如瑜的目光中带了几分严厉:“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这之前说的那些事情,都是故意编造污蔑大公子的?”
      
      沉如瑜连忙道:“父皇明鉴!当晚那名婢女被大统领私自带走,说不定是大统领动用私刑逼供,才让她这样说……”
      
      “陛下!”长光也开口道,“臣当晚并没有私自带走那名婢女,而是命令手下将其送到刑狱中,让大理寺官员审理。这些供词,皆是大理寺呈来的。”
      
      沉如瑜心跳骤然加速,心头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
      
      但是他一点都不怕,坦坦荡荡地回答道:“父皇,既然入刑狱,就不知那婢女是否是因为害怕才胡乱说话。不过这婢女确实是星北府的人,如果各位不信,可以请星北府星北彤小姐前来对质。”
      
      威正帝沉着脸没有说话,但看向沉如瑜的眼神有些变了。
      
      “立即派人去星北府请人,朕倒是想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婢女,到底是什么人。”威正帝淡淡地吩咐了身边大太监,面上露出疲惫,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件事,“你们都先下去吧,朕许久没见大公子,有几句话要与他说。”
      
      其他人都退了出去,长光走过星北流身边,皱着眉似乎不太放心。
      
      星北流忍不住露出一笑,悄悄在他手掌上捏了捏。
      
      长光撇了撇嘴:“我在外面等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