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默语(六)

      这几天星北流精神都不是很好,吃晚饭的时候长光都没有出现,星北流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了,起身去洗漱。
      
      寒千还在往桌上上菜,骤然看到星北流起身,愣愣道:“大人,你不吃了吗?吃这么点不饿吗?”
      
      星北流点点头:“不吃了,有些困了。”
      
      “可是、可是……您才吃这么点……”寒千竭力想劝星北流再吃一点。
      
      “我累了,也不想吃了。”星北流摇摇头,转身离开。
      
      寒千见他有些低落的表情,想到他昨晚确实也没有睡好:“那我去帮您把药拿来?”
      
      星北流没说话,寒千一时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默默地退下了。
      
      长光进房间的时候,便看见星北流侧身睡在床边,连被子都没有盖。
      
      他有些冒火,走过去刚想发脾气,却发现人已经睡熟了,只能默默地闭了嘴,将被子拉了起来。
      
      虽然动作很轻,依然让星北流有些被弄醒了,但他没有睁开眼,只是往被子里缩了缩。
      
      长光又将被子往下拉,看着他紧闭的双眼,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
      
      “要是你一直都这么乖,就好了。”
      
      长光走出门去,正好遇上端着一碗药准备进门的寒千。
      
      “小公子,”寒千见长光走出来,迎上前问,“大人睡下了吗?”
      
      长光点点头,有些嫌弃地看着她手里的药:“他这么讨厌喝药,你还天天给他喂药?”
      
      寒千也感到委屈:“大人每次都不肯喝药,苦的还不是我,但是不吃药身体怎么会好起来?而且之前星北府的昊映医官还给大人留了一道药方子,督促我每个月熬给大人喝。”
      
      长光微微眯眼:“什么药?”
      
      “不知道,说的是补药。唔,大人身体一直不太好,也该好好补一下。”寒千道。
      
      长光伸手接过她手里的药碗:“给我吧,我一会儿去给他喝。”
      
      “哎,小公子,小心烫。”
      
      寒千感觉自己没什么事情了,便打算告退:“小公子,我先下去了?”
      
      这几天星北流受伤,她本该尽心照顾星北流的,可是许多事情其实都是长光在亲力亲为,虽然感到有些过意不去,但她也知道自己是无法插手的。
      
      长光的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吞吞吐吐地开口:“等等……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两个人坐在台阶上,院子里月凉如水,隐约透出一股寒意,却又因为围墙下方蓬勃生长的植物而显出几分生意。
      
      长光这府邸里栽种了不少花卉树木,寒千这几天住在这里,看到有专门的人天天侍弄。这些植物她几乎都认识,因为都是以前在星北府里,星北府种在院子里的种类。
      
      星北流虽然跟着在星北府的父亲靳裕学习了不少贵族们的喜好,但他却不是很在意自己院子里花草是否名贵,他只看重这些东西的实用性。
      
      比如说,院子里种的树要结实茂盛的,但又不能太高,因为有时候长光要在树上玩,或者是在树下趴着睡觉,就要避免树太高他摔下来会很疼,以及能够为他遮阴。
      
      花草没必要太好看,太香的花不行,长光闻了要打喷嚏,有毒的也不行,免得长光吃掉的时候肚子疼。院子里还要铺上大片柔软的草地,这样的话长光就可以在上面打滚……
      
      寒千很清楚地记得那几年在星北府服侍星北流的日子,虽然名义上是星北流的贴身侍女,其实更多时候被星北流耳提面命长光喜欢什么,长光不喜欢什么。
      
      星北流对长光的关注胜过自身,寒千看得很清楚,星北流几乎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了长光,所以她有时候会羡慕这两人之间的情意,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星北流一直都是纵容长光的。
      
      “今天……”长光慢吞吞地组织着语言,“我好像惹他生气了……”
      
      不用明说,寒千也知道这个“他”是谁。
      
      “怎么会呢?”寒千有些惊讶,“大人怎么可能对小公子生气?”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觉他就是生气了,他露出了我从来都没见过的决绝神情。”长光撑着下巴道,“我想,我一定是太过分了,所以才惹他不高兴。”
      
      “以前,他想要把我送到江国公那里去,我死活不肯,他也只是无奈又有些悲伤地看着我,却一点也不生气,今天却似乎不太一样了。”
      
      寒千有些好笑地摇摇头:“小公子还真是想多了。我们这些下人跟着大公子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对什么人发脾气。且不说大人是温柔的,又是十分冷静的一个人,就凭是您,他也不会生气啊。”
      
      “难道就因为是我,他就永远都不会生我的气么?不管我做出了什么,他都会原谅我吗?”长光还是有些沮丧。
      
      “正因为是您呀。”寒千抿着唇笑,“而且,正因为是小公子您,您绝对不会做出让大人无法原谅的事情。”
      
      长光默默地不赞同。他现在很怕自己哪天就控制不住自己,对星北流真做出点什么事情……星北流还会无条件纵然他吗?
      
      “其实您更应该清楚大人的脾性才是,他虽然看上去冷静自制,有时候甚至冷清得令人无法接近,但是他的心很软,所以才会一直将你视为最重要的人,一直想要您快乐地活着;所以才会愿意为晚离郡的百姓们做点什么,并且关心着自己饱受欺压的亲人,尽心竭力帮助每一个向他求助的人。”
      
      长光笑着耸了耸肩:“所以有时候我很讨厌他这样的性格,为了他人,连自己都顾不上。每一个人都愿意信任他,愿意依赖他,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寒千也跟着笑起来:“不是坏事。其实其他人不管怎么样,都比不上小公子您在大人心中的半分。”
      
      长光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这话他爱听。
      
      “所以小公子千万不要因为大人偶尔一时的想不开而感到担忧啊,寒千跟着你们多年了,也知道小公子您对大人有多么的重要。如果可以,寒千想请小公子永远都不要和大人决裂,否则……大人可能真的会无法独自活下去吧。”
      
      她这样说着的时候,想起了许多次在晚离郡,没有长光的日子,星北流有时候听着手下的人汇报长光每日的行程,听得几乎入迷。
      
      也想起来了那五年,星北流独自坐在窗边发呆时,眼中偶尔露出来的没有生气的绝望。
      
      “我不会的,”长光勾起唇角,“他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
      
      寒千也有些欣然微笑:“所以小公子在大人那里遇到什么烦恼,不妨牢牢记住大人的心可是很软的。这样的话,可就千万不能用强硬的方法来处理问题,您若是让大人感到内疚、亏欠,想必他就很容易向您妥协的。”
      
      长光有一种“一语点醒梦中人”的感觉。
      
      和星北流分别了五年,他差点都要忘记了以前在星北府,每每他在星北流身边打滚撒娇的时候,星北流就会露出又好气又拿他没办法的神色,总是尽可能地顺着他的意愿。
      
      每次他一在星北流面前闹脾气,星北流也不会生气,只是无奈地伸手顺着他的毛,摸着他的头说“乖一点”。
      
      长光一拍脑袋,高兴地看着寒千:“你提醒了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寒千笑着行了个礼:“那我这次是真的告退了。”
      
      长光点点头,端着药转身进了房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修一下剧情,暂时请假,周六回来继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