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默语(一)

      又一次的躲避么?
      
      长光心头堵得发慌,说不出来的失望。他忍耐了许久,才没有将质问说出口,只是拿过一件自己的干净衣服,披在星北流肩上。
      
      他一直都以为,星北流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他也一直觉得,自己对星北流无比重要,胜过其他所有人。
      
      可现在,长光隐隐有些动摇了。
      
      他转过身,将自己入宫当值的衣服换下来。外衣脱掉后继续脱里衣,最后脱完了所有的衣服,露出后背。
      
      手腕上的铃铛失去了禁锢,丝线垂落,铜色的铃铛在半空不断晃动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回荡在有些静谧的屋子里。
      
      “你之前不是问我怎么伤的吗?”
      
      星北流看着他背后诸多还没有消失的伤疤,微微睁大眼。
      
      长光手里捏着自己的衣服,转身走到星北流面前,低下头俯视他。
      
      有几绺发丝垂下,落在肩头,他微眯着眼的时候显得有几分慵懒实际上十分危险,流畅的肌肉线条随着呼吸起伏,隐藏着力量,隐藏着不可言说的野心。
      
      “十五岁那年,你把我送到江国公那里,我想去找你。”长光低声道,“但是江国公按照你说的话,严看住我不让我离开。”
      
      “等到晚上他们都睡了,我就变回狼形,想跑出来找你,结果惊动了巡逻的人。”
      
      “他们看出来我是一条狼,不由分说想要打死我。”
      
      长光蹲在星北流面前,这样他比星北流矮得多,只能抬起头看着星北流的眼睛。
      
      “这些伤就是那时候,那些人手中各种武器造成的。”
      
      不但有棍棒,还有刀剑。他为了护住自己的要害,只能蜷缩起来露出背后抵挡,被打得背后全是伤痕。
      
      后来好在江国公及时赶来了,那位老人在那一瞬间迸发出了咄咄逼人的气势,对所有的人怒吼道:“你们要打死他,先把我打死!”
      
      奄奄一息的长光被救了下来,江国公将他带了回去,好生照料,这才慢慢好了起来。可是有些伤痕很深,许久都没有好,一直留到了现在。
      
      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起要去找星北流。
      
      星北流错愕地睁大了眼,内心起伏中几乎被愧疚完全充斥。他并不知道当年这些事情,长光受苦的这些时候,他正在去晚离郡的途中,一边和那些人周旋,一边想要自己和长光都好好的。
      
      他看着长光黝黑的眼睛,有些艰难地动了动嘴唇:“对不起……”
      
      长光紧紧盯着他不放,道:“你还记得之前见面,你在我这里昏过去,后来走的时候说要报答我吗?”
      
      星北流当然记得。
      
      “我说,不需要你的报答。”长光说,“我说你欠我的还不清,是骗你的。正如我不需要你的报答一样,我也不需要你的道歉。”
      
      “我想要的是……我只想要你……只想要你信任我,而不是让你一个人忍受一切,而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到你受苦。”
      
      星北流沉默地盯着他,在昏黄的灯火下,他的眸子越发温润,像是有一层水气一般。
      
      “可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除了抱歉的话,我不知道……”
      
      他垂下头,一只手放在长光脸侧,另一只手抚了抚他背后的疤痕。
      
      长光眨了眨眼,道:“你还可以说,‘我最喜欢长光了’。”
      
      星北流有些无话可说,想了想,低声问:“疼吗?”
      
      长光盯了他许久,看得星北流有些难堪,正要收回目光时,却被长光缓缓露出的温和笑意勾住了。
      
      长光今晚笑得不少,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冷笑,或者是阴沉沉的笑容,这是他今晚第一次露出的真正的笑容。
      
      “我要是说疼的话,你会给我亲亲吗?”
      
      星北流依然默默无话可说。当然不会,这话一听就是假的,为什么还要相信!
      
      他正要往后退,却被长光小心翼翼地伸过手,环住了腰。
      
      长光单膝跪在地上,借以撑起身体,所以能够凑到星北流脖颈间去。
      
      很明显能够感觉到温热的呼吸,星北流僵住身体,不敢再动一下。
      
      这种距离,总觉得有些过分了,但是他并不排斥。
      
      大概是他的拘谨取悦了长光,长光闷声低笑起来,在他脸侧蹭了蹭。
      
      “脸上,是怎么回事?”
      
      星北流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在问自己脸上这几道伤痕,想了想道:“去看星北澜的时候,他失去了理智,不小心伤到我的……”
      
      长光淡淡地应了一声:“还有呢?”
      
      他看出来星北流脸上不止是抓伤,还有些红肿,一看就是被打的。
      
      星北流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道:“惹怒了主母,被打了一巴掌。”
      
      长光微微勾了下唇角,在星北流看不到的地方,眼中露出沉沉的阴鸷。
      
      他用似是开玩笑一般的语气道:“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个女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星北流觉得不妙,正要说什么,长光却抬起头,在他还是有些红肿的脸颊上落下极轻的一吻。
      
      他错愕地瞪大眼。
      
      长光用很无辜的语气道:“以前我受伤了,你不是说亲一下,就不疼了吗?”
      
      一句话堵得星北流无话可说。他曾经是说过这样的话,但是那个时候他说出来,怎么好像和现在长光说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
      
      但又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地方。
      
      于是他用沉默接受了。
      
      长光笑着露出尖尖的虎牙,活脱脱的诡计得逞之后的得意洋洋。
      
      不着急,他还有很多时间,来一点点把那些他不知道的事情问出来。他的所有耐心都给了这个人,也有足够的自信让这人心里只会有他。
      
      ·
      入夜了。
      
      长光还抱着他不松手。星北流却有些困倦了,之前止痛药的药劲还没有过去,他今天确实也有些累了。
      
      他头一歪,倒在长光肩上,又猛地惊醒过来,茫然地四下看了看。
      
      长光看着他迷迷糊糊的样子有些好笑,但嘴上却抱怨着:“我发现,你在我这里总是很困的样子,和我相处有这么无聊吗?”
      
      星北流打了个哈欠:“在你这里睡得很安心吧。”
      
      长光悄悄地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
      
      “等会儿再睡,等药干了再睡。”
      
      “嗯。”星北流一边应着,一边又忍不住闭上眼。
      
      长光站起身,让他侧卧在床边,伸手去拿放在自己床头的那本书。
      
      星北流一看他抓着的书,顿时清醒过来了。
      
      长光自己写的那本“宠物饲养手册”……
      
      他记得之前长光让他大声朗读并且背诵,那几天好像都被蒙混过去了,后来长光似乎忘记了。
      
      今天被突然想起来了吗?星北流有些紧张地想着,同时也迅速思考今晚怎么蒙混过去。
      
      长光还没说话,星北流决定先发制人,用十分认真地语气道:“我背书真的很厉害,所以不用大声朗读了吧……”
      
      话说到一半,就被长光用十分古怪的眼神看着,看得星北流心头紧张不已。
      
      长光沉默了许久,才说:“我当然知道你背书很厉害。”
      
      自从今晚知道了主母和星北流并非是真正的母子关系,很多埋藏在记忆中的事情也被一点一点的回想了起来。
      
      比如说,他知道星北流背书很厉害,完全是被逼出来的。
      
      星北流跟着主母夫妇回到星北府后,开始接受严苛的教育。主母对他的要求十分严格,苛刻得不近人情。
      
      要读很多书,要背很多东西,站在主母的屋子外面背,如果背不到,就不能够离开,也就不能去吃饭。
      
      严寒酷暑都是如此。春秋天还好,最热和最冷的时候站在毫无遮蔽的露天下,这就是一种折磨。
      背错了,就要被惩罚,跪着继续背完。
      
      如果不想忍受饿肚子,或者是被烈日炙烤、在冰天雪地中受冻,那么就要快速而准确地背下来。
      
      从星北流七岁起就是如此。而长光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在皇城最冷的那几天。
      
      那天他独自呆在暖暖的屋子里等星北流回来,吃掉了四个肉包子,打了一个盹,又有点饿了之后,星北流还没有回来。
      
      眼看天色逐渐黯淡了下来,长光在屋里急得团团转,咬了半天自己的尾巴之后,终于决定出门去找星北流。
      
      他偷偷地避开外面看守的人,跑到了主母的院子去。
      
      在主母屋子外面他看到了极致痛心的一幕——星北流独自跪在积雪很深的地上,保持着那种跪姿,身体却朝前倾,脸几乎埋进了厚厚的雪堆里。
      
      长光又急又怕,连忙跑了过去。可那个时候他还不能变成人,只是一条小小的、看上去像狗的狼。
      
      他努力将星北流脸侧的雪刨开,挨到了那人冰冷的脸颊,急得想哭。
      
      可他也知道不能让其他人听到动静,只能小声呜咽着,试图唤醒星北流,可是那人一动不动,身体又冷又僵。
      
      长光怕得要死,只能用舌头舔他的脸,试图通过这种方法温暖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星北流终于动了动,慢慢地睁开了眼。
      
      长光嗷呜了一声,欢快地蹦了起来。
      
      星北流眨了眨眼,艰难地翻了一个身,仰躺在雪地上,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这是在哪里。
      
      等到身体没那么僵后,他挣扎着从雪地上爬了起来,将浑身覆满了雪的小狼抖了抖毛,塞进衣服里。
      
      长光伸出头舔了舔他的手掌。
      
      星北流摸了摸他的脊背,轻声道:“今天不背书了,我们回去。”
      
      那晚回去,星北流就发起了高烧。
      
      所以长光知道后来星北流身体一直不太好,总是受病痛折磨,和以前是有很大关系的。
      
      这些潜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都是后来他一直想要好好护着这个人的起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