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将行计(四)

      马车在大统领府前停下,长光先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星北流慢吞吞地跟在后面。
      
      兴冲冲跑出来迎接的寒千正要开口,结果被两人之间颇为僵硬的气氛堵住了嘴。
      
      星北流正在客客气气地同江管事道别,长光有些不耐烦地等在一旁,眼底仿佛酝酿着风暴。
      
      寒千忐忑不安地看着两人,不敢再说话,心头猜测不断。
      
      她还没有听说外面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星北流在星北府遭遇了什么,所以对于今晚两人这诡异的冷战感到十分不解。
      
      江管事也看出来长光脸色不太好看,连连道别后让人架着马车离开了。
      
      星北流转过身,便对上长光黑沉沉的眼睛。
      
      长光握紧了拳,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手背上青筋凸起。
      
      他朝旁边的寒千看了一眼:“去找医官,一会儿到我屋子来。”
      
      寒千一怔,谁受伤了?长光应该不会……那就是星北流受伤了?!
      
      她强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有些担忧地看了微微垂着头的星北流一眼,极不情愿地应下:“是。”
      
      周围人都被打发下去了,星北流觉得背后一凉,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却被长光扣住后颈,不能再往后半步。
      
      “跑什么啊?”长光微笑问道,“难道我会拿鞭子抽你?还是会逼你承认指使刺客去杀人?”
      
      星北流被他的气势压得心头发怵,但不得不硬着头皮回视:“我不是……”
      
      长光俊美的脸就在眼前很近的地方,只要他们两个人其中的一个稍微往前一些,就会碰到对方的鼻尖。星北流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这样反而让长光的呼吸更易扑在他脸上。
      
      “你连这些都不会躲,那么为什么还要躲我呢?”
      
      说话的时候,温热的吐息更是一阵阵侵袭过来,星北流脑子被搅得混混沌沌,忍不住想,长光好像比他说的这两个还要可怕。
      
      “我让寒千来接你,她给你说过我去哪里了吧?”长光又问。
      
      星北流老实点头:“说了……你去江国公那里。”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长光突然翻脸,勃然大怒,“为什么不派人来告诉我星北府的事情?你觉得你身体是铁打的么?受了伤也用不着管,肃湖卿那家伙让你出去你就出去?!”
      
      星北流被他吼得一愣一愣,半句话都无法反驳。
      
      长光怒极反笑:“你不觉得痛是吧?那我就想看看,你能忍受到什么程度!”
      
      说罢,不等星北流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长光便轻松地抓住他手腕往里走。
      
      星北流有种不好地预感,不安分地挣扎起来:“长光!你要做什么?”
      
      沿路的下人见满脸怒气的长光抓着星北流进来,纷纷低着头躲开来,星北流想找人求助都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努力挣扎。
      
      他害怕这样的长光,也害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可是他也无法逃脱,长光抓住他的那只手十分有力,力道大得令人生疼。
      
      然而这只会让长光的怒意更盛,他加快步伐,星北流近乎是被拖着进了房间。
      
      房间门发出一声震响,便紧紧关上了。
      
      去找医官的寒千远远便看见了,不情不愿的星北流被看上去很吓人的长光拖进房间,登时被吓得脸色一变。
      
      她连忙找了个随长光出门的侍卫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公子为什么气成这样?”
      
      那侍卫连连叹气,把今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寒千听完,脸上渐渐失去血色。
      
      “大人……大人是怎么想的,这不是故意惹小公子生气么……”
      
      连她听了都气愤不已,同时也对刚才没有强行把星北流接回来懊悔不已。要不是长光及时赶去了,那今晚……今晚星北流会怎么样,她一点都不敢想象。
      
      “现在怎么办啊,小公子不会对大人动手吧……”寒千想了想满身杀气的长光,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那侍卫也被吓了一跳:“不、不会吧……寒千姑娘,我们家大人对大公子爱护有加,对谁都不会对大公子动手啊……”
      
      寒千急得要哭了:“可你看小公子的脸色好吓人,像是要吃人一般!要是能有个人劝劝小公子就好了。”
      
      “可……唯一能劝阻我家大人的人……”侍卫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就在里面。”
      
      两人面面相觑,沉默了。
      
      ·
      直到房间门被关上,长光稍微放松了力道,这才让星北流挣脱了手。
      
      被长光抓过的手腕上很快起了一道青紫的瘀伤,星北流往后退了几步,直到撞在床边上的小桌,他才抬起头,正对上长光染上几分血色的眼瞳。
      
      星北流微微哆嗦了一下,忍不住继续往后退,然而身后已经没有了退路。
      
      长光好整以暇,慢悠悠地将披风取下来挂在一旁架子上:“你打算往哪跑?”
      
      他的眼睛里因为染上血色而越发显得像兽瞳。这样的长光让星北流感到十分陌生,也很害怕。
      
      或者说算不上陌生,上一次见到长光类似的模样,是他吃了醒梦花的那次。但那个时候长光没有理智,而现在,他有。
      
      这个问题之后,房间里便沉默了下来,死寂一般的氛围中,两个人都煎熬着。
      
      星北流还是沉默着,他沉默得越久越是让长光怒火更盛。
      
      他的退缩和恐惧,也被长光清清楚楚看在眼里。
      
      长光要被气疯了。
      
      今天在宫里当值之后,本来想早点回来,去星北府接星北流,可是刚好遇到参加宴会准备回去的江国公,说让他去国公府里坐一坐。
      
      上次从星北流那里得知了江国公正是自己的血缘亲人,长光便没有那么排斥江国公了,本想着找个时间为以前自己不懂事的行为道歉,今天正好是个机会,于是答应了。
      
      刚吃完饭,祖孙两人才把话说开,江国公还在激动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就有人来告诉他华御街那边出乱子了,有人刺杀星北府的人。
      
      本来长光想着事情不大,就不用亲自去解决了,可是很快他派去暗中保护星北流的人来说,星北流被卷进了乱子里,他才急忙赶过去了。
      
      在路上的时候,府里的人来报,星北茕那边派了人来,把白日里在星北府发生的事情仔细说了,希望他不要生气,好生照顾星北流。
      
      本来,两件事分开来,只会让长光心疼。可是听到星北流出了星北府,直接跟着肃湖卿去了酒楼,连自己身上的伤也懒得管,结果被卷进了刺杀事件中,他头脑中名为理智的弦,一下就崩断了。
      
      匆忙赶到,正好听到沉如瑜急不可耐要抓走星北流,将整件事情前前后后联想了一遍,长光差不多猜到了一些事情。
      
      虽然具体的细节不清楚,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今晚的刺杀事件是冲着星北流来的。
      
      可这个人,还傻傻地往前凑。
      
      怒火彻底烧光了他的理智。
      
      长光用那双发红的眼睛,紧紧盯着星北流,微微咧嘴一笑。
      
      星北流一愣,来不及反应时,长光便已经到了他面前。
      
      下一刻,星北流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身体不受控制栽倒在一旁床上,脸朝着床面,双手被按在背后。
      
      突然撞在床上,虽然不是特别疼,但着实让星北流眼花了一阵子。等他努力挣扎着侧过头时,长光已经用膝盖压住了他的双腿,让他彻底被制约住。
      
      “长光!你要做什么……”星北流压制不住心头的恐惧情绪,这让他说出来的话都在发抖,显得毫无威慑力。
      
      长光俯身,在他耳边轻笑,这个姿势在他人看来既亲密又说不出来的暧昧,只不过当事的两个人都毫无察觉。
      
      “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感觉不到痛。”
      
      长光一条腿的膝盖压住星北流双腿,让他不能乱动,另一条腿半跪在床边。他伸手在星北流后颈上轻轻摩挲着,引来星北流浑身一阵颤抖。
      
      “你说,我要是现在将你的衣服扒下来,会怎么样呢?”
      
      星北流身体一僵,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他背后的伤没有经过处理,就穿上衣服匆匆离开星北府。伤痕应该流血了,衣物会被血粘住,这会儿血干涸了的话,衣物就会和伤痕沾黏在一起。
      
      他想着一会儿回来再慢慢处理,可如果就这样蛮力撕开衣服的话,伤口也会被撕开,造成二次伤害。
      
      星北流还在胡思乱想,等他努力扭头去看长光时,才注意到那只手已经落到了他衣服的后领上。
      
      他被吓得一动不动,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长光不是只在口头上说说的,他是真的想这样做。
      
      当星北流意识到这个事实时,长光已经动手了。
      
      外衣被拉扯了下来,那只手没有停下,抓住他贴身里衣的后领,缓缓地往下拉扯,不是特别快的速度,但很快就遇到了最靠近后颈的那道伤口。
      
      钻心的疼痛瞬间蔓延到了脑后,星北流眼前一阵眩晕,声音抖得厉害:“长光……不要……”
      
      皮肉再一次被撕开的痛楚,比白天当场被打伤的时候还要严重。
      
      冷汗从鬓发间渗了出来,他默默地垂下头,感觉到身体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只剩下痛感。
      
      长光盯着那处慢慢渗出血的伤口,脸色越来越沉。
      
      屋子里沉寂了许久,星北流吃力地想抬头看一眼,却被松开了手。
      
      长光站起身,冲到门边打开门,正对上还在偷听来不及躲闪的寒千。
      
      寒千吓得连忙站直身体,长光没和她计较,沉着脸问:“医官呢?”
      
      “医官……”寒千因为心虚,整个人都还有些稀里糊涂的,不过生生被长光可怕的眼神吓回了神,连忙指了指旁边,“医官早已请来了!”
      
      “滚、进、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医官进去后,房间门再一次被关上了。寒千捂着砰砰直跳的胸口,既为星北流感到心疼,又无可奈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