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狂其(四)

      继后回过神来,勉强笑了一下,柔声道:“陛下安排的自然是最好的,那孩子也是个有福气的,就算爹不疼娘不爱的,也还是有陛下记挂着呢。”
      
      她这般话一出,威正帝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微沉。
      
      “哼……星北琪瑛,她根本从来就没有把那孩子放在心上过。”威正帝面有愠色,“要不是,要不是……”
      
      他有些激动,忍不住咳嗽起来,咳得撕心裂肺。
      
      继后连忙拍了拍他的背,又道:“陛下待他好,想来星北公子心里头通彻着的,能分清楚孰是孰非,也不枉费陛下一番苦心了。”
      
      威正帝又咳了好一会儿,拿过药汤喝了一口,慢慢地平复下来,这才能说话。
      
      “朕也是这样想的。他从小就在外面吃尽苦头,回到星北府也不安生,朕此前一直让步,让他在外受罪五年,也是想他好好看清楚,星北府里的人都是什么态度。”
      
      威正帝靠在软榻上:“这样,他也就能明白朕的苦心了。等到皇宫来过上富贵生活,也就更应该清楚呆在哪里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星北流是个有才的,到时候在朝中给他安排一个位置,让他为朕做事情。”
      
      这时候继后又想,难道说威正帝器重星北流,是因为想让星北流反水星北府,以便到时候更好地掌控星北家?
      
      不管怎么说,星北流都是主母的长子,以后不出差错,必然是要继承那个位置的。威正帝若是安排这一手,岂不是在星北府里埋下了一个隐患?
      
      继后微微笑了一下,这些威正帝能扫平最好,若是以后她的儿子能够继位,没有了星北府这一大障碍最好。
      
      “陛下圣明。”继后一边说着,想起来自己那儿子,左右看了看,“怎么不见瑜儿?那孩子向来孝顺,昨天还在说着要来伺候父皇呢……”
      
      正说话间,宫人来报威正帝身边的大太监回来了。
      
      等人进来后,威正帝和继后这才发现大太监没有将星北流带回来,反而是脸色很难看的沉如瑜一起进来了。
      
      威正帝等不及问:“这怎么回事?”
      
      大太监觑着四皇子的脸色,跪在地上道:“陛下恕罪,奴才见到了大公子,可是……”
      
      “可是什么?”威正帝有些不耐烦大太监吞吞吐吐,“朕只问你怎么没把人带回来?”
      
      大太监被吓得一个哆嗦,更加有些说不出来话。
      
      沉如瑜在旁边笑了笑,走到威正帝面前行了礼:“父皇,儿臣来说吧。”
      
      威正帝脸色阴沉,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沉如瑜便自己说了起来。
      
      “那大统领将星北家的大公子接了回来,不知怎么的,星北流似乎伤得更重了,大统领也是,啧啧,父皇可没有看到,把星北流护得跟什么似的,连别人想看一眼都不准……”
      
      沉如瑜似乎觉得摆谈这两人的事情很有趣,自顾自地说着,没注意到威正帝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和继后不断递过来的眼神。
      
      “所以儿臣在想,该不会是那些传闻都是真的。这大统领去了一趟,没准是他对星北流又做了什么,把人折腾成那样的……”
      
      越说越不像话,威正帝听不下去,沉着脸猛地一巴掌拍在软榻上。
      
      他指着神色有些错愕的沉如瑜:“你,你……咳咳……”
      
      继后连忙又为他顺了顺气,威正帝推开继后,用不太利索的声音怒道:“你去做什么?朕准你去了吗?!”
      
      继后眼见不对劲,在一旁帮着说道:“陛下不要动怒别气坏了身子,瑜儿也是知道陛下挂念星北公子,这也才帮着去接星北公子……”
      
      威正帝瞪了她一眼。
      
      “你还有脸说?”他痛骂道,“你不看看你教的什么好儿子!自己的事情不好好做,去管别人的事情,还对这些无中生有的谣言津津乐道!”
      
      沉如瑜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惶恐地跪在地上。
      
      继后神色也有些委屈,跟着跪在地上。
      
      威正帝气得胸膛大幅度起伏着,喘了好半天的气,才指着大太监问:“到底怎么回事?”
      
      大太监连忙道:“陛下,是那大公子似乎又受了伤,伤势不轻,大统领便直接将人接回他府里了,今日无法来拜见陛下。”
      
      威正帝用手揉着额头,脸色渐渐淡了。
      
      “有问怎么伤的吗?”
      
      大太监不知道威正帝是个什么想法,根据经验揣测着:“前几日晚离郡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大公子与原来管辖晚离郡的督主有什么冲突……不知道是不是那时候……”
      
      他拿捏不准威正帝对大统领长光和星北流之间的传闻到底是什么态度,于是往好了说:“大统领或许还是担心着大公子,这才不准别人去打搅大公子,直接把人接回了他府上……”
      
      威正帝脸色阴晴不定了几番,最后问:“大公子去了长光府里?”
      
      大太监连忙点头称是。
      
      “去好好调查一番,这几天晚离郡到底发生了什么。”威正帝朝他挥了挥手,“到时候朕叫长光过来好好问问,大公子在他那里也可以,再多派几个宫里的御医过去,还有那些补品……一并送过去。”
      
      人在哪里不重要,只要没有回到星北府就可以。
      
      大太监领命退下了,继后跪在地上暗暗吃惊,威正帝对星北流这态度,未免有些太好了。
      
      “至于你——”威正帝淡淡地瞥了沉如瑜一眼,对继后道,“把你的宝贝儿子带回去好好管教一番,不准再让朕知道他这么丢人现眼!”
      
      同样是皇子,同样环境下长大,沉如瑜远不如沉如琰长袖善舞,这些也就算了,慢慢地也能学会。可是该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这些都不知道,实在太令人头疼了。
      
      继后连忙应下,沉如瑜在她身旁咬着牙满心怒气。
      
      尤其是听到威正帝这些纵容一般的关切,那种怒意更是在膨胀,气得他耳边嗡嗡作响。
      
      星北流就是一个被自己主家流放的罪过之人,如今想要回来,就靠着和长光当初那点不正当的关系。谁能知道星北流是不是故意接近长光,和长光一起谋划着回皇城呢?
      
      所以他说的哪里有错?星北流自己以色事人,还不允许别人说?
      
      威正帝看沉如瑜那副心不在焉的态度,就知道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气得又想大骂,可是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他如此动怒。
      
      他倚在软榻上喘息,看着继后和沉如瑜陷入沉思。
      
      继承人的事情不能再拖了,可是不管是笑里藏刀的孩子,还是没有想法、习惯依赖母亲被宠坏的孩子,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能够被他控制在手中,又能够继承大任的继承人。
      
      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威正帝收回目光,又道:“方才星北府主母给朕递了折子,说是过几天来拜访皇后,要带着星北家的姑娘。”
      
      继后抬起头,愣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了什么。
      
      “臣妾明白,一定会好好招待主母。”
      
      威正帝沉默片刻,点点头:“你好好看看那姑娘,待她亲善一些,留她在宫里住住也不妨事。”
      
      最好等到长光来了,找个机会让两人见见。
      
      继后连忙应下:“是,臣妾明白。”
      
      ·
      不知道是因为长光的房间很暖和,还是因为长光在身边让人感到安稳,这一觉星北流睡得十分沉,难得的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以前还在星北府的时候,他坐在光鲜华丽的屋子里,有很多人伺候着他,那些人怀着自己的心事,却还是要恭恭敬敬地称他一声“大公子”。
      
      那时候他应该十二三岁,长光还没有变成人,又或者能够变成人,但是不能维持太长时间的人形。
      
      他到屋子旁边的花丛外看书,等着长光从院子里回来,圆滚滚的一团小狼就会窜进他的怀里,欢快地用舌头舔着他的脸。
      
      每天都是如此,长光见到他就变得十分热情,似乎永远都不会感到腻烦。
      
      星北流也不会感到烦,他喜欢长光亲近他,仿佛这样就能够感觉到,自己是被长光需要的。
      没有等一会儿,一团东西就从台阶下面冲了上来,径直扑向星北流。
      
      心跳加快说明了此时的快乐感,星北流放下书,笑着就要接过肉团子,然而……肉团子入手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没有毛,光秃秃的,十分滑腻的触感。
      
      星北流惊得差点把手里的小狼扔出去,他慢慢地低下头,入眼的是长光,但不是他熟悉的长光。
      全身上下没有一根毛的小狼正乱挥着爪子,想要扑到他身上来,龇牙咧嘴的样子正是长光。
      
      星北流颤巍巍地举着小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的长光,怎么变成这样了?
      
      怎么变成秃毛的狼了?
      
      “不……”
      
      星北流忍不住低声呢喃了一个字,被噩梦惊得半醒过来,无意识地四处摸了摸,不知道是想在找什么。
      
      然而手指摸到的依然是光滑的皮肤,星北流哽咽着,低声说了一句:“我不要……”
      
      长光以前夜里不怎么睡觉,这几年在翎猎骑中任职才改了自己的作息,但是夜里依然十分警醒,所以几乎在星北流一有动静的时候就睁开了眼。
      
      星北流就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长光没有听清楚,凑过去轻声问:“不要什么?”
      
      星北流的手在他肩上摸了好几下,长光猜他还在做梦没有醒过来,于是耐心地又问了一遍:“不想要什么?”
      
      “不要……”星北流睁着朦朦胧胧的睡眼,“我不要秃毛的长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