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映北(四)

      昊映走后,长光又耷拉着脑袋,有些闷闷不乐。
      
      星北流习惯性想摸一下他垂下去的耳朵,忽然想到他现在是人形,于是默默地收回了手。
      
      “你的伤势加重了,还是修养两天再回去吧。”长光低声道。
      
      星北流试着动了下疼痛的右手,微微摇头:“不,明日就走。”
      
      “为什么?”长光瞪大眼,“你这个样子,哪里经得起奔波劳累?”
      
      “我在担心那盆花的事,肯定没有结束。来与督主交易的人才走,或许还在等待这一盆醒梦花成熟送过去,而现在督主才死,消息还没有传过去,我想趁着这个机会,看看是谁在用醒梦花做什么事情。”
      
      “一盆草而已,怎么那么多事。”长光揉了揉鼻子,不大高兴,“而且,那草为什么和你之前身上带着的不太一样?我怎么会失控……”
      “还差点杀了你。”
      
      说起这个,长光更加不高兴了。
      前所未有的自责,堵得长光心头发闷。
      
      因为那盆草上,吸收了他的血液。
      星北流默默地看着他,并不打算说出来:“醒梦花随着东荒大川的消失,本来也不该出现在人类的地界这边,所以关于醒梦花,我了解也不是很多,可能是产生了变异,也可能是对璃狼有其他的功效。”
      
      长光却是一如当年地相信着他的话,虽然还是有些不解,不过没有继续追问了。
      
      “睡觉?”长光犹犹豫豫问,“要不我还是……”
      
      他本想说自己另外找个地方,把自己绑起来睡,免得又在睡梦中被迷乱神智。
      
      星北流瞥了他一眼,往里面动了动,留出一个位置来:“上来吧。”
      
      长光一下子精神起来,眼睛里多了些灵动的光芒。
      
      “我还是变成狼?可是一会儿要是又咬了你怎么办……”长光犹豫了。
      
      星北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拍了拍床铺:“上来。”
      
      这么露骨的引诱,怎么不上去呢。长光一边想着,一边跳上床,化为狼形往被子里钻。
      
      然而狼头被星北流用左手捏住了下巴。
      
      长光被迫抬起头,瞪着无辜的眼睛,带了几分碧绿的眼眸中映出星北流好看的模样。
      
      “我看看,还有没有乱吃的草。”星北流的声音似乎有些轻松,这样显得他在戏谑面前这只大狗一般的狼。
      
      长光被捏着下巴,又不敢剧烈挣扎,怕星北流的伤口裂开,于是只能带了几分委屈张开一口獠牙的嘴。
      
      星北流眯起眼打量着有些骇人的獠牙。
      
      实在是尖锐,怪不得给他留下这么深的伤痕,估计要好长一段时间才会好。
      
      长光大概是看出来星北流在拿他当玩的,伸出舌头在星北流手掌上舔了舔:“没有了,可我一会儿要是又发疯了怎么办?”
      
      “要不我先拿块布把你嘴堵住?”星北流终于忍不住,眼睛有些弯了起来。
      
      长光有点不乐意,轻轻挣开星北流的手,脑袋往他颈窝里拱。
      
      这个样子仿佛跨越了时光,再次回到五年前一起在星北府度过的日子。
      
      星北流发现他还是习惯了长光是一头狼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有些无法正视长光的人形,他总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他伸手在长光背脊的毛皮上抚了抚,趁着天亮之前还有一些时间,两人一起补了个觉。
      
      ·
      星北流伤重失血过多,睡下后疲惫感就袭上头来,加之身边一个大大的热源,让他睡得更加沉。
      
      早上还是长光将他唤醒的。长光醒来后没事干,变成人形后侧躺在星北流身边,晃着缠绕在手腕上的铜铃。
      
      小小的屋子里被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充盈着,星北流在这样的铜铃声中苏醒过来,迷茫间一时以为这是在星北府中。
      
      以前长光喜欢白日里睡觉,晚上不怎么睡,早上起得早。他起来后就去叫星北流起床,没有铜铃的时候就变成狼舔人,有了铜铃之后就在熟睡的星北流耳边玩铜铃。
      
      星北流翻了个身,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只是盯着长光一张俊美的脸,眼神有些不清醒的迷茫。
      
      长光怕他压着受伤的右手,伸手按住他的肩膀,神色似乎有些不耐烦:“睡觉怎么这么不老实?要不是我一晚都盯着你,右手估计又要流血。”
      
      星北流打了个哈欠:“你一晚都没睡?”
      
      “我不困。”
      
      话虽如此,但星北流知道长光白日一整天都没有睡觉,晚上再怎么样也会困。
      
      “是怕睡着了又被迷失心智?”
      
      怕再次失去理智,做出伤害他的事情。
      
      醒梦花被昊映拿走处理了,星北流不打算带着这盆草和长光同行,即便是没有吃下去,只是闻到气味,也有可能出事。
      
      这样危险的东西,还是早些消失为好。
      
      长光被一语揭穿,顿时有些恼怒。
      
      他翻过身,一手按住星北流的右肩,一手将星北流的左手手腕压在被褥上。
      
      “我倒是恨不得发了狂,将你一口吞进肚子里。”
      长光微微露出尖尖的虎牙,语调慢腾腾地说着。
      
      他温热的气息扑在脸上,星北流愣了一下,脑子一下子乱成了一团。
      
      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不知为何他没由来地慌乱起来,心跳得很快,仿佛最深处有什么东西被一句玩笑的话浇灌了,慢慢地生长起来。
      
      大概是现在的长光实在是……实在是太令人无法招架了。
      
      长光的母亲就是当年璃狼一族中极为出彩的美人,父亲也是名动一时的美男子,使得长光无论继承哪方,都会有一张出众的脸。
      
      尤其是经过少年期之后,他身上属于男性的特征更加显眼,在成为成年雄性璃狼的过程中,他的人形也更加足以吸引惊艳与倾慕的目光。
      
      星北流浑身僵硬,小幅度地动了动,半点方才的气势都没有了,恳求道:“你先下去……”
      
      长光有些得意地哼了一声,似乎以能够让星北流服软为乐。
      
      “我去让他们收拾出发了。”长光终于肯大发慈悲放过窘迫不已的星北流了,从床上跳了下来,披着衣服风风火火地就要出门去。
      
      星北流被这狼崽子气得头疼,连忙叫住他:“回来——!”
      
      长光正要推门的手僵在半空,扭过头来看星北流。
      
      “君子不浴、不冠、不履,不可见人,你给我收拾好了再出去!”
      
      长光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磨磨蹭蹭地挪到床边,蹲在星北流面前,小声说:“可我也不是人啊,为什么还要把自己打扮成衣冠禽兽……”
      
      鉴于“衣冠禽兽”这个词实在有些传神,星北流愣了好一会儿都没想到话来反驳。
      
      “谁教你这个词的?”星北流觉得有些不妙,不过想到长光连青楼都会逛了,这些东西多多少少都会学到。
      
      长光打了个哈欠,用一种“这么简单还需要回答吗”的语气道:“当然是肃湖卿。”
      
      ……又是肃湖卿。
      
      记下来了,以后回去慢慢算账。
      
      “等一会儿,一会儿寒千就来了,收拾完了再出门。”
      
      长光无聊地耷拉着眼皮,把头放在星北流旁边,抢了他一半枕头,在他脸上吹气:“嗯。”
      星北流看着长光,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心里堵得慌。
      
      算了,以后回去再看看长光学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不能被肃湖卿那个浪荡的世家公子带坏了。
      
      “先把衣服穿上……衣服会穿了吗?”
      
      长光趴着没动:“会穿,不想穿。”
      
      以前在星北府里时,星北流不放心其他人贴身侍候,所以一般都把长光放自己屋子,穿衣什么的都是他亲自动手帮长光弄好。
      
      长光继续说:“你不给我穿衣服了,我讨厌别人给我穿,所以只能自己学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这话的时候,透出一丝有些可怜兮兮的意味。
      
      星北流完全招架不住,根本没有挣扎的话脱口而出:“我给你穿。”
      
      长光大笑起来按住他,像是偷糖吃的小孩子:“你这个样子,我帮你穿还差不多,你就别动了,等寒千姐姐来。”
      
      他自己捞起衣服慢慢穿了起来,看上去挺熟练的,完全不需要人帮。
      
      星北流看着他愣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在盯着他锁骨下边一截,有些尴尬地转开目光,落到了长光的手腕上。
      
      铜铃在半空中随着长光的动作,发出细细的清脆响声,这熟悉的声音让星北流有些困乏,不知怎么的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铜铃是在长光稳定人形后不久,星北流送给他的。
      
      长光五岁时才第一次变成人形,而后形态经常不稳定,人形维持的时间不长,总是无法控制自己变回狼形。星北流不了解璃狼的生长情况,只能一直藏着他,不敢让别人看到长光从人变狼的一幕。
      
      直到长光十一岁,他才能控制住自己由狼变人,那个时候,星北流也知道了一些事情。
      
      他小时候被抛弃在东荒大川,如果不是长光的母亲将他抱了回去,可能早就死在了荒凉无人的大地之上。而后璃狼遭遇劫难,与他都是脱不了关系的。
      
      所有的璃狼都死掉了,星北流却抱着长光从那场劫难中逃脱出来,回到了人类居住的地方。
      
      他在皇城遇到了星北府的人,主母将他认了出来,因为星北流有一块黄金铭牌,上面有他的名字。
      
      只是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意味着什么。
      
      许久之后他知道了一切,他把铭刻着自己名字的那片牌子送到坯南去,让工匠熔炼后,打造成了一只铃铛,外表漆上一层铜,然后将铃铛送给了长光。
      
      以前的记忆乱七八糟地堆积在一起,如同汹涌的潮水朝他袭来,一同前来的还有困意。星北流只是闭了一下眼,很快又睡了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