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映北(三)

      耳边呜呜咽咽的声音许久没有停歇,朦胧间半睡半醒,眼前似乎一直晃动着一个模糊的影子,不知道是梦还是什么。
      
      不大可能是梦,他记得自己很久才做一次梦,浮浮沉沉的回忆倒是常伴着他。
      
      星北流睁开眼,正对上一双有些可怜兮兮的眼睛,黑色与碧绿色交混,带了几分水汽,像是被抛弃掉的小狗才会有的眼神。
      
      长光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他醒了,扑了过来用舌头舔他的脸。
      
      星北流眼前一片昏花,深呼吸了几口,总算是吐出几个沙哑的字:“长光?”
      
      长光眼巴巴地看着他点头,口里发出嗷呜嗷呜的声音,似乎有些急切。
      
      星北流试图动了动右手,发现右手疼得厉害,而且没有力气,看样子伤得不清。
      
      于是他只能用左手摸了摸长光脑袋上的毛,想说这不怪他,可是嗓子干得厉害,想说什么半天说不出来。
      
      有人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只碗。
      
      星北流抬起眼,诧异地发现竟然是……宛扶。
      
      “大人可算是醒了,叫人很是担忧。”
      
      她的语气淡淡的,像是一个完全置身其外的没事人,将盛着清水的碗放在一旁桌上,也不靠近,因为长光用一种十分凶狠的目光瞪视着她。
      
      长光抖了抖毛,化为人形,起身将碗拿了过来,小心扶着星北流,给他喂了一些水。
      
      星北流有些提心吊胆,暗自观察到宛扶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神色,在放心下来的同时也有些疑惑。
      
      之前是谁打晕了长光?宛扶吗?她竟然一丝害怕的情绪都没有流露出来……镇定得令人起疑。
      
      喝了水之后,喉咙里火燎的感觉总算是消了些。长光蹲在他面前,还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我没有想伤害你的……我那时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长光一边说着一便垂下头去,声音越来越低。
      
      他不敢抬头,一抬头就能看见星北流才受伤的右臂上,又多了一大片被绷带缠绕的伤。
      
      星北流有些失笑:“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为什么。”
      
      长光摸了摸后脑勺,顺便转头瞪了一眼揣着手站在一边的宛扶。
      
      疼死了,下手怎么这么重?
      
      宛扶察觉到他不善的眼神,目光看了过来,嗤笑道:“我要没把你打晕,那大家都要完了。”
      
      原来真的是宛扶救了他。星北流连忙捏着长光的下巴,让他不能再这么没礼貌地瞪着别人,先行道谢:“多谢宛扶姑娘。”
      
      宛扶的神色还是淡淡的:“我只是恰巧起夜,倒是昊映姑娘吓得不清,大人有想过要怎么处理这事吗?”
      
      长光扭过头,龇牙咧嘴:“当然是杀人灭……”
      
      话还没说完,就被星北流在头上重重敲了一下,长光委屈地捂住脑袋,用眼神控诉星北流竟然为了外人打他。
      
      星北流转头看了一眼,昊映坐在那方凳子上,神色怔怔的,大概是还没有完全能够接受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才是正常人会有的反应,宛扶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光的身份是一个隐患,在没有人知道的时候不足为惧,一旦有人知道他的原形是狼,不必等消息传到皇帝那里去,恐惧的人们也会将长光推入死亡的界线。
      
      纵然璃狼的存在书写于历史卷轴中,可是狼化身为人,这是异端,是令一个普通人恐惧的事情。
      
      星北流飞快思索着,这件事,这两个看到长光狼形的人,该如何处置?
      
      事实本如长光所说,最好的方法就是杀人灭口。可星北流不能这样做,这两个人不是他的仇敌,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滥杀无辜。
      
      房间里一时有些安静,星北流想着先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没有惊动其他人吧?”
      
      “那屋子有些偏远,我过来的时候倒也没有其他人。”宛扶似笑非笑看了星北流一眼,“这也得亏大人待下面的人极好,让属卫都去休息,只有一个守夜当值的人。”
      
      星北流听出了她话里的嘲讽,如果今晚要不是宛扶,其他没有巡夜的人,那可要出大事了。
      
      这时候昊映似乎终于从长长的惊吓中清醒了过来,跌跌撞撞地走过来,脸色惨白,跪在星北流面前。
      
      她看了一眼长光,又看了一眼沉默的星北流,磕了一个头。
      
      “大人,我不会将小公子的身份说出去的。”她的声音虽然低,却十分坚定,“昊映过去、以后的仰仗都是您,绝不会做出背叛您的事情。”
      
      星北流忍不住问她:“……你怎么会到那里去?”
      
      “我夜半闻到了花的香气。”昊映道,“我是医者,对这些气味极为敏感,而且这气味分明是……”
      
      她似乎有什么顾虑,接下来的话没有再说下去。
      
      星北流猜她有什么不能当面说出来的事情,没有继续追问。
      
      昊映原本就是他的人,后来离开星北府后,星北流也就没有再强求昊映继续为自己做事,因为他发现昊映对星北澜十分上心,于是就让她留在府里继续照顾弟弟。
      
      昊映勉强可以相信,暂且还不是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宛扶,这位可是真真切切曾经主母身边的人。
      
      星北流沉思着,苍白的面容上晦暗不明。
      
      不等他思考出来什么,宛扶在一旁先开口了:“大人尽可放心,我虽然是主母身边出来的人,但我身份地位低微。就算我出去告诉别人,这位大人是一只狼变的,大家只会认为我在胡说八道,而不会去质疑一位位高权重的人。”
      
      说虽如此,可是星北流并不放心。
      
      宛扶的话没有信服力,若她告诉星北府主母,这其中便大可有文章做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旦关于长光的谣言传了起来,就没法让人忽视掉。而若是让那个人知道了,只会更加麻烦。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并不能保证有心之人拿着一点去编造长光的谣言。”星北流用那双浅淡的眼眸看着宛扶,“宛扶姑娘,我十分感激你的救命之恩,但是为了保护长光,我只能采用一些必要的措施。”
      
      宛扶似乎料到了这个结果,神色波澜不惊。
      
      星北流抚着下巴:“而且,我对你的身份有些许疑惑,只不过还要等更多的了解,才能让我确认。”
      
      听到这句话时,宛扶终于抬起了头,用一种有些冷淡的眼神看着星北流。
      
      “所以你想把我如何?”
      
      “从今日起,我会让人严密监视你。”星北流说,“得罪了。”
      
      宛扶哼了一声,起身离开。
      
      昊映见宛扶离开了,也起身告辞。
      
      “我确实有事情请求大人,只不过,大人还是先好好休息。”昊映看上去有些愧疚,“如果有什么事,请吩咐我。”
      
      星北流点头应下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