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映北(二)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夜半寒风灌入房间,生生将星北流冷醒。
      
      这熟悉的冰冷让星北流一个哆嗦,猛然从睡梦中惊醒,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去摸旁边的被窝。
      
      没有摸到毛绒、炽热的身躯。
      
      长光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星北流睁开眼,这个认知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再次确认一番,长光没有在身边。
      
      窗户开着,寒意和露水的气息混杂,朝着房间涌来。
      
      星北流披着衣服下了床,打算先将窗户关上。
      
      今夜的月色依然皎洁,星北流正要关上窗户,院外忽然传来一声野兽的嚎叫。
      
      ……长光!
      
      星北流关窗户的手一僵,转身朝着门走去。
      
      他没有听错,这是狼的叫声,这里不会有其他野兽,只可能是长光的声音。
      
      大半夜的,他跑到外面去嚎什么?
      
      星北流有些不好的预感,匆匆推开门走了出去,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这是他自己的家,再是熟悉不过了,只不过越往前走,熟悉的香气飘散了过来。
      
      他心头一惊,加快脚步,朝着香气的来源走去。
      
      醒梦花的气味如此浓郁,白天竟然没有注意到。长光该不会是……
      
      该不会是被醒梦花的气息吸引过去的吧?
      
      越想越胆战心惊,纵使深夜寒风冰冷刺骨,星北流额头上竟然渗出冷汗。
      
      循着香气的来源,他走到府上堆放杂物的一个房间,伸手推开房门。
      
      长光还是狼的形态,蹲坐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一盆草,那样子似乎是在低下头啃食那草。
      
      他嘴边露出半片还没有咽进去的叶子,正在咀嚼的大概也是醒梦花。
      
      星北流倒吸一口冷气,急迫中声音抖得几乎扭曲:“长光——!”
      
      长光被声音猛地一惊,转过头看了星北流一眼,却像是完全没有认出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来一般,目露凶光,喉咙中压着咆哮声。
      
      借着月光细看去,长光双眸中泛着些不明显的血色,被迷茫填充着,完全不见清明。
      
      他龇牙展现敌对防备的姿态,不像是陷入幻境,而是被激起了兽性,失去理智。
      
      星北流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半步。
      
      即使知道长光从小亲近他,但他也不敢保证,在这种情况下,长光不会出手伤害他。
      
      醒梦花被浇灌了他的血液之后,作用发生了改变,对璃狼来说不再是简单的催情,对人来说也不只是简单的陷入幻境。
      
      太大意了,他应该白日就将醒梦花销毁。
      
      星北流此时后悔也无用了,他本想留着这盆唯一还存活的醒梦花,说不定之后还有什么用处,没想到,最先害了长光。
      
      “长光?”
      
      星北流试探着又喊了一声,心存侥幸,希望能够唤醒此时神志不甚清晰的长光。
      
      长光微微偏头,似乎知晓这是在喊他的名字,而这个声音也十分熟悉,让他找回了一些神智。
      
      星北流不动声色,慢慢地朝着长光伸出没有受伤的左手,试图抚摸狼的脑袋。
      
      面对着这只即便是蹲坐在地上,也有他胸口那么高的大狼,说不恐惧是不可能的。只要长光没有控制住自己天性中的嗜杀,璃狼的利爪和尖牙,片刻就能将他撕碎。
      
      星北流深吸一口气,克制住内心的恐惧。这是他的长光,如果连他都害怕,那么没有人可以阻止长光。
      
      一旦长光被激起嗜血的兽性,那么今晚,这个府邸里的人,可能都要死在长光手中。
      
      星北流的手终于触碰到了长光的头顶,他微微松了一口气——长光没有对他的触摸产生抵触,反而有些茫然地歪过头,似乎在思考眼前这个人与自己的关系。
      
      大概是星北流身上熟悉的气息让他感到安全,长光老老实实地蹲坐着没有动,含着半片叶子的嘴动了一下。
      
      “长光。”星北流一边低声喊着他,一边用左手抚摸他。与此同时,他勉强用右手在长光嘴边轻抚着,试图将还没有吞进去的半片醒梦花扯出来。
      
      先将他带出去,不能留在这里了。
      
      星北流这样想着,长光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掌,那半片醒梦花也被顺势扯了出来。
      
      这样,就很好了。
      
      不要乱动,不要突然暴起……
      
      然而,长光猛然警惕起来,目露凶光。
      
      不等星北流反应,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女子焦急的声音响起:“谁在那里?!”
      
      遭了。
      
      星北流甚至来不及回头,更不用说阻止来人靠近。后方那人大概是看见了朦胧月色下凶恶的野兽,吓得尖叫起来:“啊——”
      
      长光显然被惊吓到了,猛地一跃而起,大概是想朝那人扑去。
      
      他前脚上的铜铃猛地响了起来,清脆的铃音在黑夜中逐渐散开。
      
      星北流慌忙用左手搂住长光的脖子,情急之下,再将右手拦在长光嘴边,防止他扑出去咬伤人。
      
      长光满是利齿的嘴一口咬在星北流右臂上,锋利的牙齿嵌入血肉,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但他的攻势被星北流拦下,一瞬间也没有了方才的狂暴,给了星北流和后方那人喘息的机会。
      
      星北流忍痛回头,正见昊映面无血色,睁大的双眼死死盯着他们,浑身发软瘫坐在地上。
      
      “快……走……”星北流眼前一阵阵发黑,咬着牙大吼道。
      
      长光再次凶狠地挣扎起来,但他无法挣脱星北流,于是利齿在星北流手臂上划下深深的伤口。
      
      铃音陡然急促起来,声声震响,压迫着人心。
      
      寒冷的空气吸入肺腑中,无疑是雪上添霜,星北流浑身发软,就快要抓不住长光。
      
      更多的血流了出来,几乎将星北流整个袖子都要染成暗红色,昊映看着眼前可怕的一幕,浑身发抖,死死捂住嘴才没有再次尖叫出声。
      
      此时也明白事态严重,昊映哆哆嗦嗦地爬了起来,转身想要逃离,然而撞上一个人。
      
      一抬头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眸,不等昊映反应过来,她就被后方那人粗暴推开。
      
      这,好像是……
      
      星北流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楚是谁又来了,只是本能想让来者赶紧逃走。
      
      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出来,那人手里举起似乎是棒子一样的东西,朝他们重重挥下。
      
      沉闷的敲击声响在耳边,星北流感觉手上的力道一松,整个人被栽倒的长光拖住,也摔在地上。
      
      他沉重地喘出一口气,趴在长光柔软的皮毛上,意识逐渐模糊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