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静挽(四)

      迎亲的那一天很快就到了,小小的晚离郡都知道了郡公将会插手此事。
      
      也不知道那吴姓农民走了什么好运,竟然能够让郡公为他的女儿亲自操办婚事。晚离郡的百姓们都听说了,吴姓农民的女儿将从郡公府出嫁。
      
      有不少人那天看到了吴姓农民将女儿带到郡公府中,这事自然也传到了督主那里去,不过督主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准备着迎娶新娘,看上去是默认了郡公的插手。
      毕竟官不如别人大,同样是流放的人,别人还是星北府主母的儿子,督主见着星北流还得腆着脸奉承,这种事情计较多了也没好处。
      
      新娘迎进门后拜堂成亲,临近村子来了不少人,督主大摆酒宴,在星北流面前显摆了一番阔气。
      回去要好好查查,谁这么大方给督主的财产。
      
      星北流坐在主席位,不少人都来敬酒,都被寒千挨个拦了回去。不是不给面子,寒千是怕星北流这样喝酒,要把本来就不是很好的身子喝坏。
      
      最后督主亲自来敬酒了,这位的面子不能不给,寒千便垂手站在一边了。
      
      督主年过五十,面容已经布满了风霜,大概是日子过得不错,人也开始发福了。这样的一个人,要娶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还不是别人自愿,无论怎样都没有道理。
      
      星北流没把不满表现出来,端着酒杯笑得十分有礼,叫人挑不出来不对。
      
      “身为晚离郡百姓的父母官,有时候也该多多为百姓们做点什么事情。”星北流慢条斯理地道,“所以这次见督主的亲家有些捉襟见肘,我便帮扶了一把,想必督主不会责备我多事吧。”
      
      督主在心里暗骂“多事”,脸上笑得很欢:“郡公哪里的话,郡公向来关心晚离郡的百姓们,这是大家的福分啊。”
      
      星北流还是笑道:“说起福分,哪里比得上督主呢,能抱得美人归,哪像我,这辈子怕是要注定孤身了。”
      
      “哎呀这怎么会呢,郡公还年轻着,未来的路还长着……”
      
      “啊,我比督主可差远了,身子骨不如督主,要想着以后还娶年轻貌美的妻子,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两人就这样拿捏着调子你来我往相互奉承了一会儿,督主终于有点说不下去了,喝了酒赶紧去下一桌敬酒了。
      
      星北流眯着眼看督主壮硕的身影离开,把酒杯里的酒撒在衣领处,然后坐下来给自己倒上寒千换掉的白水,慢慢地喝着。
      
      喝了一会儿酒,星北流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看样子醉得不轻,口舌不清地同旁人打着招呼说去一趟茅房。
      
      又过了一会儿,寒千跑出去了,扶进来一个醉得有些不清醒的“星北流”。
      
      督主咋咋呼呼跑过来,关切之意很明显:“哎呀,大人怎么醉成这个样子了?”
      
      “星北流”低着头,靠着寒千勉强站住了,一言不发。
      
      寒千面露难色,道:“督主大人,我家大人酒量不好,方才醉在门外,要不是奴婢前去寻找,可要睡在督主大人院子里了……”
      
      督主连忙关心道:“那要不我叫人收拾一间屋子,让郡公休息一下?”
      
      寒千摇摇头:“奴婢替郡公谢过督主大人好意了,可今日是督主大人大喜事,留下来叨扰也不好,奴婢还是送郡公回府里去吧。”
      
      “哎?那好吧,我叫人送送你们吧。”
      
      “不必不必,督主大人快去招待客人吧,我叫属卫们来帮忙。”
      
      督主点点头,也不再勉强,回身又去挨着敬酒了。
      
      寒千和其他属卫一起,将“星北流”扶上马车。
      
      她跟着上了马车,那名假扮星北流的属卫坐了起来,连忙将套着的外袍脱了下去。
      
      “寒千姑娘,我们现在怎么办?”
      
      寒千虽然有些担心星北流,但还记着他交代的事情:“我们打道回府,不能叫别人看出端倪来。陈曲带人留守在外面,暂且不用担心。”
      
      郡公的车马缓缓驶离,朝着郡公府回去,刚一转过巷口,后方便有一辆马车跟着驶了过来。
      
      后方的马车在郡公府对面的一条巷子停了下来,长光从车上跳了下来,遥望着停在郡公府门前的马车,微微皱眉。
      
      昊映在马车上,掀开帘幕问:“小公子,怎么了?”
      
      “他不在这里。”长光抬了抬下巴,让跟着他的护卫去找了个路过的小贩打听消息。
      
      不一会儿护卫回来了,将今日晚离郡举办的喜事仔仔细细说了。
      
      长光听后,神色淡淡的:“叫他带路。”
      
      “你留在这里等我们。”长光走之前没忘记交待昊映,自己带着几个人跟上了带路的小贩。
      
      ·
      星北流披上一件灰扑扑的外衣,故意将脸抹了一把灰,低着头走在督主的后宅中。
      
      冬日里天色黯淡得早,今日又是因为有喜事,所以督主府里来来往往很多下人,几乎没人注意到星北流。
      
      穿过一片竹林,再走几步便是新娘的房间,那地方离围墙挺近,星北流早先就安排好了人埋伏在墙后,如果有不对劲听信号进来救走宛扶。
      
      他特意找了身手最好的几个人,毕竟到时候要是被抓住了也是不好解释的。
      
      当然,他可以选择不解释。
      
      督主还在前方厅堂招待客人,似乎心情不错,还没有过来。星北流看了一眼,目前还没有什么问题,于是放心离开。
      
      他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又要寻找什么,只是督主没有过来,不知道督主有什么打算。
      
      没走几步,迎面过来一个衣着精致的男人,怀中抱着一个沉重的匣子,一见到星北流就将东西塞给了他,用责备地语气开口了。
      “你们人也找不着一个,快把东西拿进去,我还要急着回去复命呢!”
      
      星北流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接住了匣子,眼看着男人话一说完转身就走。
      
      他抽了抽嘴角,四下看了看没有人,将匣子抱到旁边红色灯笼下,慢慢地打开来。
      
      里面塞着满满一箱珍宝玉器,在昏暗的光线下依然光彩夺目,晃得星北流眼前一阵眼花。
      
      说实话,在星北府做了那么多年的大公子,他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品质上乘的珍宝,价值定然不菲,这人随手就塞给他,想必是将他当做下人使唤了。
      
      而且,这么随意的态度,应该不止有这一箱。
      
      星北流扣上盖子,刚抱着匣子站起身,一个同样抱着匣子的侍女匆匆忙忙跑了过来,看见他就急得跳脚:“你还在这傻站着做什么!快跟着把东西拿进去啊,一会儿督主来了,打死你们这些只知道吃干饭的懒鬼!”
      
      感情这是所有人都把他当小厮使唤了。不过这样也好,星北流低着头唯唯诺诺应着,跟在那侍女后面。
      
      又穿过几个回廊,绕了几圈——不得不说督主家真不小,如果每年都有几箱他手中这些珍宝,想来也没什么不可以。
      
      这样想着,星北流暗暗有些嫉妒,他自己都还没钱去把郡公府好好修缮一番,也不知道督主这是得了什么肥差事。
      
      眼见着越走越偏僻,这边的屋子隔了很远才挂着一盏灯笼,光线更加黯淡,几乎无人走动,四下静谧。
      
      这地方大概是用来存放东西的仓库,一排屋子连在一起伫立于阴影中,门和窗户都紧闭着,却又像在注视着来人,说不出来的寒碜。
      
      那侍女带着星北流,在打头的一间屋子停了下来,推开门走了进去,星北流连忙跟着走进去。
      
      果然是存放东西的屋子,里面没有家具,不过倒是有不少他们手里这样的匣子,还有更大一些的箱子堆放在角落,都没有上锁。
      
      侍女把手里的东西靠着其他匣子放好了,等星北流过来将匣子放下后,她借着昏暗的光线点了点,转头问星北流:“外面还有吗?”
      
      星北流连忙道:“没有了,他们已经走了。”
      
      侍女点点头,语气忽然带了些疑惑:“我似乎没见过你?不记得以前有声音这么好听的人啊……”
      
      星北流镇定不乱,昏暗的屋子里看不清他的脸,不过声音带了几分涩然的笑意:“或许是今晚跟着督主大人吃了几杯酒。”
      
      侍女大概是听见“督主”猛然一惊,反应了过来,又用之前不耐烦的口气道:“行了,先回去该干嘛干嘛了,等会儿督主还会带着人过来查点,没我们什么事了。”
      
      “是是。”星北流应着,跟在侍女身后出了屋子。
      
      等到侍女关上门,两个人又沿着来时的路离开。
      
      星北流似乎嫌弃四下安静,有意搭话,依然用那种带了笑的声音,不经意一般提到:“刚才那人还真是威风呢……”
      
      话还没说完,侍女冷哼了一声:“那可不是,毕竟星北府出来的人都要高别人一头,他们那里的奴仆身份自然也不是我们比得上的。”
      
      星北流默默地闭上了嘴。
      
      “以后少谈论那些人的事情,小心督主知道!”侍女飞快地说完后,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开了。
      
      真是……星北流轻抚着额角,打算回去看一看,督主到底藏了多少好东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长光能够知道马车里没有星北流——
    因为嗅觉灵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