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冬无寒(二)

      等到长光带着星北流朝东边离开,沉如瑜这才大吼一声:“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把星北流给我拦下来!”
      
      他同样不知道那只狼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不管是从哪里来的,总之不能让星北流离开。
      
      星北流剩下的属下都纷纷站起身,想要拦住沉如瑜那边的人,沉如瑜挥着剑大喊道:“给我冲——!”
      
      话音刚落,他们的后方冲出来许多不属于攸城军队的人马,强势地踏入攸城军队中,见人就杀。
      
      这些人的加入缓解了星北流属下的压力,沉如瑜的人不得不去抵御新来的敌人,于是一时间也没人再去追着离开的长光。
      
      沉如瑜红着眼盯着远处,自己的兄长沉如琰骑着马朝着这边赶来。
      
      沉——如——琰——!
      
      场面再度混乱了起来,两方人马交战,刀光剑影再次闪现,沉如瑜站在原地,用怨恨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的沉如琰。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二个都要来阻拦他?
      
      那就——都去死吧!
      
      他手持长剑要冲上前去和人拼命,这时候护在他身后的一名士兵无声无息地靠近了他,站在了离他很近的地方。
      
      沉如瑜正要回头时,只听耳边一阵利刃出鞘的声音,下一刻,巨大的痛楚从胸口蔓延开来。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缓缓低头,看见胸口处冒出一截沾染了血迹的白刃,上面倒映着晃眼的光,几乎要将他的眼睛刺瞎。
      
      他一把抓住胸口的剑,目眦欲裂转过头,愤怒地大吼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身后的人松开了手,也有些惶恐地大喊起来:“啊啊啊——”
      
      沉如瑜喘着粗重的气息,将剑□□,顺势挑开了身后偷袭他的那人的头盔。
      
      可惜他失血脱力,眼前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一切都变成了模模糊糊的影子。
      
      在倒下去之前,他只勉强看见了面前那人有着一张干净无须的面容。
      
      ·
      夜色深沉,脚下的路和前方都看不太清楚,鼻腔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眼睛上的毛因为被血沾黏在一起,让他眨眼都变得有些困难。
      
      即便是这样,长光也没有停下来,他一直往前跑着,不知道要跑多久,也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去。
      
      纵然自己出身东荒大川,但他完全没有关于这里的记忆,所以越往东去越对周围的环境感到陌生。
      
      听说过东荒大川在巨大的天灾下,与人类的地界分崩离析,那么想要再次回到东荒大川,是比登天还要难的事情。
      
      大概唯一还能做到的事情,就是在靠近断裂峡谷的这边,遥遥眺望那边的东荒大川。
      
      可是天这么黑,怎么能够看得到。
      
      长光急着往前跑,慢慢地已经靠近了峡谷,明知在这么黑的环境下靠近悬崖十分危险,但他还是没有后退。
      
      他在找地方,找一个最好的地方,想要将星北流放下来。
      
      但他受了伤,又背着星北流跑了很远,体力渐渐地也支撑不住,速度终于越来越慢。
      
      最后慢到几乎一步都走不动,他疲惫地低头俯身,跪在地上将星北流放了下来。
      
      几乎快要到极限的身体已经变不成人形了,即便只有一半血统是璃狼,但是对于他来说,狼形依然是最好的状态。
      
      长光伏趴在星北流身边,鼻腔里发出低低的呜声,带着说不出来的酸楚。
      
      他在那张苍白精致的脸上轻舔着,发现男人根本没有理会他,于是又亲了亲他的嘴唇。
      
      这是他前一夜亲吻过的嘴唇,和此时的冰冷完全不同,那个时候他们唇舌纠缠,亲密无间地拥抱亲吻,感受着彼此身体的温暖和潮热,仿佛永远都不会有分开的时候。
      
      他还记得男人在月色下露出的笑容和宠溺神色,也记得他在自己身下动情时控制不住发出的喘息声,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历历在目,然而现在却是所有的温情被风吹散了一般消逝,独留下一片空白得令人绝望的冰冷。
      
      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
      
      不要再一次丢下他独自一人了。
      
      那些被按捺在眼睛里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流了出来,浸湿了星北流发冷的嘴唇。
      
      长光低下头,舌头从他的脸上到喉咙处,再到心脏处。
      
      他舔到了那截还留在星北流心脏处的箭矢,试图将它取出来,但是努力了很久都没有能够成功,只是让更多的血从那颗微弱跳动着的心脏处涌了出来,与此同时,断裂的箭矢划破了他的舌头。
      口鼻间满是血腥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血还是星北流的血。
      
      长光呜呜咽咽地低吼着,在空旷无人的无尽天穹下,凄厉的嚎叫声远远传开。
      
      ·
      若空用颤抖不已的手捡起脚边的头盔,沉心默念了一句佛经。
      
      他再次将自己伪装起来,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之前,悄悄地离开了这个混乱的战场。
      
      很快,有人发现了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沉如瑜。
      
      这个发现像是瘟疫一般迅速感染了沉如瑜那边的人,当所有人都知道沉如瑜死去的消息时,局势几乎是一面倒了。
      
      比无力抵挡还要可怕的是军心涣散,仿佛一瞬间就失去了为之战斗的目标,连首领都死去了,继续战斗还有什么意思?
      
      于是很快有人就放弃了抵抗,有些人试图逃走。
      
      沉如琰不慌不忙地指挥着人围攻沉如瑜那边剩下的人,自己骑着马走到沉如瑜死去的地方。
      
      他看着自己的弟弟仰面倒在地上,身体变得冰冷僵硬,瞳孔放大瞪着天空,却没有感到心中有半分快感。
      
      “走吧,”沉如琰拉扯着缰绳,“我们去追长光。”
      
      ·
      要找到长光他们,还是十分容易的一件事情。
      
      在很遥远的地方,就可以听到长光那悲伤的吼叫声传来。
      
      沉如琰带着人赶到时,便看到的是长光死死守在昏迷不醒的星北流身边的那一幕。
      
      他知道那只狼就是长光,所以带来的人也是信得过的人,主要还是将御医带了过来。
      
      但是看到长光的眼神那一瞬间,沉如琰心里预感有些不好。
      
      狼的眼神充满了悲伤、无力、愤怒和不信任,他警惕地盯着沉如琰带人朝自己走了过来,像是完全不认得对面那个人是谁,只将所有想要靠近的人当做是居心叵测的人。
      
      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再也不相信这些人不会伤害星北流,只相信自己。
      
      沉如琰从马上下来,举着火把朝前走了几步,试图接近他们。长光用威胁的眼神瞪着他,半俯身不耐烦地在地上轻轻抓了几下,声音也是在警告。
      
      “真是只野兽。”沉如琰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他的手下们并不知道这只狼真正的身份,只是担忧沉如琰会受伤,于是挡在他面前,却让长光以为他们是要发起攻击,眼睛里更是透出几分凶狠。
      
      手下们看着那只狼守着星北流,沉如琰却迟迟没有命令,不由得道:“殿下,要射杀那只狼,救下大公子吗?”
      
      沉如琰抚着额头笑道:“他现在像是连我都不认识了,也不肯让我们接近星北流,要是能简单杀掉他当然就好了,可惜我怎么能杀掉他?”
      
      手下们面面相觑,不明白沉如琰的顾虑——一只野兽而已,怎么可能会认识人?而且为什么不能杀掉?
      
      沉如琰在自己手下们肩上拍了拍,示意他们退到后面去,不要挡住自己。他走到长光面前,试图和他说话:“不认识我了吗?”
      
      长光只是用那种警惕的眼神看着他,不让他再靠近半步。
      
      沉如琰举起双手以示自己没有恶意,但是这并没有让长光改变对他的态度。沉如琰只能又道:“阿流受了很重的伤,我带了御医过来,兴许还有救,但是你不能阻止我们。”
      
      长光还是没有动,完全没有让开的意思。沉如琰叹了声气:“好吧,谈判失败……”
      
      他往后退,走到自己的手下身边,抬手道:“弓箭给我。”
      
      手下人有些惊讶,刚才明明还说不能杀,现在这么快就要改变主意了?
      
      沉如琰拿着弓箭,然后又从御医那里拿来麻醉的药,将箭头淬了一层药后,他举起弓箭对准长光。
      
      拉满弓后,沉如琰毫不犹豫地松开手,在长光反应过来之前,箭矢已经射了出去,精准无误地刺进他的肩膀。
      
      药效发作很快,长光低下头看到自己肩膀上的那支箭时,他的身体就已经在摇晃摆动了。
      
      大概是意识到了自己将要失去意识,他再也顾不得对面那些人,第一反应是趴在星北流身边,试图将他护在自己身下。
      
      可惜,他最终只是倒在了星北流身边。
      
      长光一倒下,沉如琰便迅速冲上前去,将长光推到一边去,俯身查看星北流的情况。
      
      还有呼吸——只是十分微弱,情况很不好,沉如琰皱眉看着他心脏处的箭矢,扭头不耐烦地吼了一声:“还不快过来?”
      
      御医们连忙三两步冲了过来,两三名御医手忙脚乱地为星北流处理伤势,沉如琰则起身退后,又去查看长光的情况。
      
      他那一箭射在长光肩上,伤口也不深,但是长光身上有其他伤。
      
      沉如琰皱着眉,有些不耐烦地道:“你们都围着他做什么?过来一个人看看这只小畜生的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