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醒梦(四)

      这两天皇城里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是星北府流放在外五年的大公子星北流回皇城的事。
      
      其实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将原来的传闻掺和在里面,再稍微传一传,就变得似乎很有趣了。
      
      有不少还传到了皇帝那里去,病重中的皇帝被逗乐了,开怀笑过后,病好了许多,于是打算办一场宴会。
      
      除了皇族的人之外,不少王公贵族也得到了邀请,这其中自然有江国公江老将军,还有长光,肃湖卿如今不仅在翎猎骑中任职,还掌握着肃家的大权,自然得到了邀请,星北府的主母也来了。
      
      宴会上来的人不少,按着身份之别坐下,皇子们都坐在靠前的位置,长光跟着江国公坐在皇子们之后,他旁边是被二皇子安排好坐下的肃湖卿。
      
      皇帝看上去精神好了许多,继后陪伴在他身侧,皇子嫔妃们依次说了一些祝福的话,皇帝笑着应答了,又谈笑了一些最近的趣事,一片其乐融融。
      
      长光坐在一堆好吃的面前,慢慢地喝着酒,什么都没有吃,也没有参与哪边的笑谈。
      
      江国公坐在他左方正在和几位老臣说话,肃湖卿坐在他右边,让两三名宫女倒酒,他对面则是星北府的主母和星北沂。
      
      长光其实一点也不想来这种宴会,不过他既是翎猎骑的大统领又是江国公的孙子,再怎么样也要给他这个名义上的祖父一个面子,硬着头皮也要来一趟。
      
      名义上的祖父,长光一直都不觉得自己能和江国公有什么关系,所以只是名义上的祖孙关系。
      人怎么会和狼有血缘联系呢?
      
      长光喝着酒,抬眼便看到了对面正笑着的星北沂。
      
      以前虽然跟着星北流在星北府生活了十五年,不过星北流一直将他护得很好,星北府的这些人他都没怎么见过。
      
      现在仔细看看,觉得他们像是陌生人一般,前面那位还是星北流的母亲,长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来一些星北流的模样,可越看越不像。
      
      星北流的模样比这些人都要好许多,长得不像主母,可能和父亲有些相似。
      
      长光颇为遗憾地想着,看了主母又看了星北沂,都没有看出半分星北流的影子,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那些人的气息隔着遥远的距离被他嗅到,长光的鼻子比常人灵敏,这是野兽天生的能力,足以让他在人多的地方辨认出不同的气息。
      
      没有长光熟悉的气息,即便是与星北流有血缘关系的人,他也没能从这些人身上看到或者是闻到任何相似的东西。
      
      星北流身上的气息很好闻,他从小就被那气息陪伴着,唯有闻到那人身上的气息才会心安。长光一直都觉得,星北流身上可能有父亲或者是母亲的气息,不然他为何如此依恋?
      
      尤其是很小的时候,还没有化成人形,若是星北流不在,他就自己寻找星北流的东西,一定要抱着沾染了星北流气息的东西才能安然入睡。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那个人在离他很远的地方,还不允许自己去找他。
      而这些把星北流赶走的人,过得如此顺风顺水,在他面前笑得这么开心。
      
      早知道,那天就把星北流留下来好了,找个什么理由……不,干脆什么理由都不需要,把人关起来,关在只有他看得见的地方,谁也别想把星北流带走。
      
      真烦。
      烦死了烦死了。
      长光越想越烦,最后不知怎么的自己生起闷气来。
      
      酒似乎也不好喝了,看到对面星北府的人更让他觉得烦,旁边还传来肃湖卿的笑声,更是火上浇油。
      
      长光回头一看,肃湖卿身边围了两三个宫女倒酒,这人似乎总是能够招来女子的青睐,什么都没做就能讨人欢心。
      
      肃湖卿正和宫女眉来眼去,十分没个正经,旁边忽然传来重重一声杯子砸在桌上的声音,把这边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长光脸色很是不好,气鼓鼓的模样,也不知道谁惹了他。
      
      肃湖卿敛起笑,几名宫女也不敢在此逗留,纷纷离开了。
      
      “大人,您这是怎么了?”肃湖卿自己拿着酒壶给长光倒酒,压低了声音问。
      
      方才长光这一声动静不小,除了离得近的江国公注意到了,二皇子沉如琰也转头看向这边了。
      
      “看见你我就烦。”长光冷漠地回答道。
      
      肃湖卿有些无言,不过也没把长光的话当真,毕竟早已习惯长光这副口气时,就跟小孩子耍脾气没什么区别。
      
      他抬起头从长光这个角度看了一眼,正看到在与威正帝谈笑的星北府主母,猜测道:“您不想见到星北府的人?”
      
      长光看了他一眼,说:“但他们不会和我说话。”
      
      肃湖卿讨了个没趣,摸了摸鼻子坐回去。
      
      又喝了一会儿酒,话说过几轮后,宴会也差不多结束了。
      
      沉如琰远远地给肃湖卿递了个眼神,便借故先行告退。宴会结束后威正帝可能还会拉着几个人再说会儿话,沉如琰向来很会说话,不过这种场合他是不会被威正帝欢迎的。
      
      所以没必要留下来给皇帝添堵,沉如琰一直都十分识趣。
      
      威正帝点头同意了,转头笑着看向江国公这边:“朕病的这些时候,许久也没和你们几个小辈说话了,一会儿陪朕走走吧。”
      
      肃湖卿用手肘推了推长光,长光才像是突然反应过来,站起身行了一礼:“是。”
      
      几位大臣,还有几位大家族的家主又说了一些话,准备告退了,威正帝让人搀扶着起了身,往后花园去了。
      
      肃湖卿拉扯着长光,两人一起跟了上去。
      
      ·
      后花园里开着梅花,霜雪沉甸甸地压在枝头,也压不住芬芳的香气。
      
      威正帝由宫人搀扶着走在前方,身影有些佝偻,多年的劳累和忧虑似乎在掏空他身体中的生命力。
      
      他在花园里开得最好的一树梅花下停下脚步,等着后方长光和肃湖卿跟上来。
      
      “长光啊,最近有没有闯祸?”
      威正帝看着长光,笑容越发慈爱,仿佛关切自己孩子的父亲。
      
      长光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他在大部分人面前都是这样,皇帝也不例外,但皇帝是真的宠爱他,所以从来都不会计较。
      
      “没有。”
      长光盯着一处梅花,心不在焉地回答着,心里想的是一会儿如何把这上面的雪弹到肃湖卿脸上去。
      
      被敷衍了威正帝也不恼怒,还是笑眯眯的模样。
      
      他喜欢这孩子,一是因为长光总是生机勃勃的模样,二……或许是因为愧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