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夏至(五)

      三日后,按照之前的计划,皇帝由宫内翎猎骑、宫外护城军共同护送,前往郊外宫殿,准备行春祭大典。
      
      春祭于春日吉时行祭,为了祈祷这一年风调雨顺,历来都是由皇帝亲自前去祈福,祈祷上天为黎明百姓、万里河山降下福祉。
      
      今年可能是威正帝能够亲自主持的最后一场春祭了,本来主持这一场他就有些有心无力了,但是他不肯承认自己已经不行了,也不想过于依赖自己的皇子,所以坚持要亲自前来。
      
      星北流身份尴尬,现在虽然全天下都知道他是皇帝的孩子,但是并没有正式恢复名氏,也没有被承认身份,所以还算不上皇族的人。
      
      威正帝却强行要求他一同前往,星北流想知道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情,其他的并不太在意。略一思索,便随着长光一同前往了。
      
      长光要负责指挥翎猎骑,和护城军的将领共同安排守备力量,所以不能好好照看星北流,于是将他直接送到了沉如琰那里去。
      
      正好肃湖卿也在,他和统筹大局的长光不同,此次出行中,他的主要任务则是负责安排皇帝和皇子们身边的近身护卫。
      
      到了郊外宫殿后,每个人都住进了早已安排好的地方。星北流住的地方离沉如琰很近,这也是沉如琰放心不下星北流,才让人这样安排的。
      
      像这样的春祭大典,许多皇城中的公卿权贵也会被邀请一同前往观礼。作为属国第一大家族家主,主母也在被邀请之列,于是她的软禁暂时被解除了,跟着一同前来。
      
      第一天抵达,主要还是安排住宿和修整,第二天才是正式的祭典。
      
      星北流就一直留在自己房间里,哪里都没有去,除了到吃饭的时间点才出门。
      
      长光在外面忙了一天,一直到入夜星北流都没有见到他出现过。快要到睡觉的时间了,星北流在自己房间外坐了一会儿,没有等到有人来他这里,于是自己回房间了。
      
      他收拾好正躺在床上,窗户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
      
      不等星北流起身查看,窗户那边就敏捷地扑过来一道黑影,直接扑到床上,将还没有来得及起身的星北流按在床上。
      
      星北流浑身一瞬间绷紧,但当他伸手摸到身上这人的头发时,忽然就放松了下来。
      
      口鼻中充盈着对方的气息,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星北流的声音中带了几分不确定:“长光……?”
      
      长光紧紧抱着他,在他颈窝间乱蹭,声音有些委屈:“……你都没有认出我来吗?”
      
      星北流任由他压着自己,揉了揉他的脑袋:“我只是喊你一声。”
      
      长光又在他唇边索要了几个吻,愉悦地哼了一声,翻了个身将人放在自己身上,双手开始不老实地在星北流身上摸索起来。
      
      星北流准备睡觉,身上只穿着薄薄的里衣,这倒是方便长光很快摸到了他衣服里。
      
      在黑暗中,谁都看不清楚谁的脸,但是星北流还是很快就脸红了,他发出一声有些模糊的喘息声,想要按住长光不安分的手,反而被他将手紧紧握住,反复摩挲着。
      
      “我好想你。”长光紧紧盯着身上的人,擅长夜视的双眼此时将星北流的一切反应都看得清清楚楚。越是看得清楚越是疯狂痴迷,但这时候他极力克制着自己,打算一点点让星北流沦陷。
      
      星北流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侧过头,低声道:“才一天不到,有这么严重么?”
      
      “一刻都不想让你从我视线中消失。”长光的声音有些郁闷,“真是搞不懂皇帝在想些什么,竟然让我带人负责外围的护卫,只留着少部分人负责这边宫殿里的安全。”
      
      星北流沉默了一下,也有些奇怪道:“不该如此。翎猎骑作为皇帝直属护卫,你直接受命于威正帝,他应该优先将你们调至身边护卫,而不是让你留守外围。”
      
      长光闷声道:“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之前也是这样吗?”星北流不是很了解长光成为翎猎骑大统领后,每年春祭大典的布置是怎么样的。
      
      “之前虽然也会安排翎猎骑在外围镇守,但是我一般都会在宫殿内。”
      
      长光微微皱眉,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星北流身体一颤,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
      
      “他是想……”星北流的声音陡然一变,“想把我和你隔开。”
      
      今年和往年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只有,星北流来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他是想让我们分开……可是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吗?”
      
      星北流沉默片刻:“是不想让我和你接触过密?”
      
      “如果他打定主意将你作为继承人,那么定然不愿意看到我们走得太近。”长光无意识将星北流搂得更加紧了一些,“他怎么可能容忍,自己未来的继承人和一个男人关系太过于亲密?”
      
      “我总觉得不止是这个原因。”星北流轻叹道,“现在还不是公然和他作对的时候,也不能让他恼羞成怒,我还想从他那里知道关于我的生母的事情。”
      
      “放心好了,我知道该如何做。”
      
      长光在他脸侧轻嗅着,有些郁闷:“这个时候提起他还真是煞风景。不行,你要好好补偿我。”
      
      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在了星北流的衣服里,想要做什么真是再容易不过了。星北流红着脸挣扎了一下,死死按住自己衣服里不安分的手,低声呵斥道:“你快回自己的房间去……”
      
      “我的房间?我的房间不是睡着你吗?所以我没有走错啊。”长光笑嘻嘻地耍着无赖,更加放肆。
      
      星北流气得想拧他耳朵,可是又腾不出手来,他的双手手腕被长光并在一起抓住。
      
      “你今晚不能……!唔——”
      
      星北流艰难地喘息一声,身体软得没有力气。明明是他趴在长光身上,却依然被压制得死死的。
      
      长光眼睛越发露出某种放肆的光芒,将身上的人钳制住,搂着星北流的腰紧紧贴住自己,让他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
      
      他故意用带了几分诱惑的语气在星北流耳边低哑道:“你在害怕吗?是不是因为……现在我们像是在偷情?”
      
      星北流说不出话来,他根本招架不住长光的攻势,一点反抗都没有。
      
      长光笑了一下,轻抚着他的后颈,长长地吻了他一下。
      
      星北流脑子里昏昏沉沉,被安抚着的感觉让他沉迷并且不自觉地就放松了身体,只是那个吻太炽热太霸道,肺里的空气都被强势攫取。
      
      长光慢慢地退后,只是在星北流的唇边轻舔着,听他沉重的喘息声在耳边放大,身体滚烫得不行。
      
      彼此的心跳声交融在一起,分不出来那声音属于谁,不过那也不重要……他们紧紧地拥抱着对方,在漆黑得近乎看不清对方的房间里,细微的喘息声中情动和温柔的气氛在慢慢酝酿。
      
      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长光很清楚他可以像往常那样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摆弄怀里的人,但他并没有急着那样做。
      
      他依然轻抚着星北流,低声问道:“……会讨厌吗?我对你做这样的事情?”
      
      星北流在混混沌沌中听到这样一句话,迟钝了许久,才明白过来长光在问什么。
      
      讨厌……?
      
      一点都不讨厌,如果讨厌,他就不会让长光这样放肆。
      
      终于,不是因为纵容长光而让长光按自己的想法就好,而是因为自己喜欢这样的感觉。
      
      这是不一样的,而他也能够分辨得出来,到底是为了对方,还是为了自己。
      
      可是这个时候说什么话好像都不太适合,星北流低下头,想摸索着找到长光的唇,然而被长光偏头躲开了。
      
      “说话,”长光低低地笑了起来,“我要听你说,你喜欢我,你只喜欢,你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
      
      星北流一时没有说话,当他刚要开口时,却在一阵天旋地转后,被长光按在了床榻上的角落里,薄薄的里衣一瞬间也落到了长光手里。
      
      他挣扎了一下,长光便压了过来,让两人之间完全没有空隙,戏谑的笑声就在他耳边。
      
      “时间到,你没机会了。现在,我会用我的方式让你说话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