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夏至(三)

      威正帝的神色有一瞬间变得十分紧张,他连着咳嗽了好几声,用布巾擦了擦嘴,才慢慢地开口道:“你的母亲的身份,不值得一提,那个人早已被遗忘了许久。”
      
      “这世上没有身为人子女的,不会惦记自己的亲生父母,因为那份埋藏于血缘深处的羁绊。”星北流微微躬身,“就算被人遗忘,就算自己本身是一个罪人,我依然想要知道,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女子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陛下明明知道,却一直都不肯告诉我,不仅是因为她作为璃狼巫祭之女的身份,也是因为在皇城中,她的身份为诸位公卿贵族熟知,所以您才一直想要竭力隐瞒,是这样吗?”
      
      星北流抬起头后,直视着威正帝:“陛下作为我的生父,本不该如此狠心。我不知道自己母亲的名姓,也不知道她的身份,甚至不知道她葬身何处,就算日后想要祭拜也没有半点办法……您不认为,您待我们母子都十分残忍吗?”
      
      “大胆!”威正帝怒视他,“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你知道你在质疑谁吗?朕还好好地站在这里,你却满心挂念着一个死人?!”
      
      星北流看着他呼哧呼哧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却还要强逞出一副威严的模样,竭力维持着自己不知何物的权威,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何必呢?何必还要在这人身上浪费时间?
      
      真正在意他的人还在外面等着,他却要和一个始终虚情假意的人大费周折。
      
      星北流觉得很可笑,他觉得自己很可笑。
      
      “那我先告退了。”
      
      星北流行了一礼,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威正帝谴责的目光,转身便沿着台阶往下走。
      
      “你给朕回来!”威正帝猛地拍在扶手上,愤怒道。
      
      星北流脚步顿了一下,却没有停下来。
      
      威正帝见他是真的要走,顿时有些慌张起来:“你站住!你不就是想知道你母亲的事情吗?朕告诉你就是了!”
      
      星北流停下脚步,偏头望着身后。
      
      “三天后,朕将启程前往郊外宫殿,你要和朕一起去!”威正帝喘息着,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让他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了,“这几天我已经在拟旨,到时候会先将你的身份恢复。”
      
      星北流只是点了点头,他并不关心威正帝想要如何,那些好像都无所谓了。
      
      他强打起精神走出这座恢弘华丽却又压得人有些呼吸困难的宫殿,眼前被突然出现的光芒晃得有些花。
      
      那光芒中有个身姿极为挺拔的人影走了过来,在他再无法拖着沉重的身体往前走时,抓住了他的手。
      
      星北流抬起头,正望进对方幽深的眼睛里。
      
      他看见自己的影子在对方眼中与那些极为炽热的感情纠缠,他的一切都在他的眼中。
      有些陌生却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走吧。”
      
      星北流点点头,这时候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和行动力,只能任由别人引导着自己往前走。
      
      长光啊,长光啊……
      
      他默默念着拉着他往前走的这个人的名字,起初只是在心里默念,后来不知怎么的那个名字从口中说了出来。
      
      长光停下脚步,凑到星北流面前去,听听喃喃自己的名字,脸上浮出一丝有些隐秘的笑意。
      
      “我说你真是的,”长光哼了一声道,“之前还总是说我黏着你,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还和我撒娇,真是的。”
      
      他语气虽然有些不耐烦,不过手上倒是另外一番动作。他将自己的手掌紧贴于星北流手中,于无声中给了他安慰和支持。
      
      星北流低下头:“我……”
      
      长光将他朝自己这边拉了过来,一只手与他十指相缠,另一只手在他耳后发丝上轻抚着。
      
      “走吧,我带你回家。”
      
      长光低下头,在星北流耳边轻声道:“你不该属于这里,你本就该属于我。”
      
      星北流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那种既是酸涩又是像舔过了蜂蜜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有一片温柔的海洋将要拥抱他,让他这个迷茫了许久找不到去路的人再也不会孤独。
      
      他忍不住轻笑了起来,眸子里带着若影若现的水光,潋滟波折。
      
      星北流本来就生得极为好看,只是因为他不常笑,也不爱多与人打交道,所以看上去有些端庄肃穆不近人情。但是当他笑起来的时候,便叫人再也无法移开眼睛。
      
      长光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喉咙忍不住一阵滑动。
      
      内心的占有欲和没由来的冲动在叫嚣,让他有些无法控制住自己,想要去亲近面前这个男人,想要将他紧紧拥抱。
      
      不但想要看他笑,还想要看他在自己身下哭。
      
      想要把他的每一丝每一毫情绪变化、神情姿态都死死霸占,在他身上打下专属于自己的印记,向所有的人宣告,这个人的所有权属于谁。
      
      长光都快要陷入了身不随意识行动的地步了,差一点就要将自己放在星北流脸侧的手滑向后方,却听见星北流开口了——
      
      “以前你撒娇的时候,我都会纵容你啊。可现在我向你撒娇的话,你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呢。”
      
      这句话差点把长光满腔的热情都浇灭了。
      
      仔细想一想,星北流说的这句话完全没有什么问题……以前他是很喜欢向星北流撒娇,做错了事情的时候用撒娇躲避被罚,惹怒了星北流用撒娇来让他消气,没事的时候撒个娇,星北流就会答应他所有要求。
      
      他还真的是一直都被爱着的啊。
      
      长光忽然有些怔愣,陷入回忆时,神色都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星北流愣了一下,不知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说错了,让长光露出这样的表情来:“怎么……”
      
      长光回过神来,继续紧紧握住他的手:“没事,只是刚才在思考给你什么奖励。”
      
      星北流看着他笑了笑:“带我回家,不就是最好的奖励了吗?”
      
      长光并不这样认为,他看着星北流俊美的面容,心里慢慢地有了一个主意。
      
      “那不算,”长光轻笑道,伸手抚着星北流的嘴角,“奖励嘛,要精心准备,而且还不能说出来才可以。”
      
      这倒是让星北流有些疑惑了,他歪了下头,以表示自己的不解。
      
      “这里不好说话,先回去吧。”长光有些依依不舍地从星北流脸上收回自己的手。
      
      “先去一趟星北府。”星北流和他并肩前行。
      
      他们一起走出皇宫,却发现在长光的马车旁边,站着等候多时的若空。
      
      星北流连忙走了过去,面色带了几分歉意:“抱歉,让您久等了。”
      
      “大公子还真是客气了。”若空笑眯眯地摆手,“我出来也才一会儿,谈不上多等。本来是想直接离去的,不过想到还有几句话没有对大公子说,于是留下来了。”
      
      “您肯前来皇城帮助我,还没有好好表示感谢,您便要急着离开了?”星北流问。
      
      若空依然微笑道:“大公子的感激我已经十分明白了,就是不说出来也没有关系。况且,我也并没有做什么,受不起大公子这样的感谢。”
      
      星北流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不知道您还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若空点了点头,神色倏地有些严肃起来,朝着星北流靠近了几步,声音压低了不少:“攸城驻扎军队有动作,不过知晓的人不多。”
      
      星北流心里猛地一震:“此事……”
      
      “是真的。”若空点点头,“而且大公子也可以想得到原因。今日远观陛下,多有病容,只怕是身体难以支撑太久。”
      
      星北流心下了然,不再多问:“我明白了……多谢。”
      
      若空点点头,拱手打算告辞。
      
      “来的时候去见了阿挽姑娘一面。”他说到这里时,嘴角的笑意再一次加深了,“她依然十分挂念你呢,不过这下总归是可以放心了。”
      
      星北流心头一热:“我……是我,让你们担心了。”
      
      “啊,那不要紧,每个人都会有陷入低谷的时候呢。”若空笑着道。
      
      但现在,依然是走出来了,好好地站在每一个人面前,告诉他们自己还很好,这就足够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