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夏至(二)

      “星北流是你要惩处的,却要怪罪到我们身上。醒梦花明明是你的东西,却还是要将责任推到我们身上……凭什么?我就问你凭什么?”
      
      ——主母早已放弃你们了。
      
      星北彤瞪着一双眼睛,死死地望着主母,这时候那日星北茕的话语盘旋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主母已经说了要明哲保身不和你们扯上关系。
      
      她站起身,疯了一般地尖叫起来:“告诉你们吧!什么醒梦花,那都是主母在买!从始至终,都只有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三老爷愣了一下,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胡乱地指着星北沂道:“快!快!拉住你妹妹……”
      
      星北沂并没有动。
      
      他冷眼看着神色变得有些慌张的主母,反问道:“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父亲,我们一家沦落至此,主母却作壁上观,任由我们自生自灭。”星北沂愤怒地瞪着眼,质问自己的父亲,质问主母,“等我们都死了,你当然就脱身了,是吗?!”
      
      这样的挑衅令主母愤怒,她猛地起身,怒极反笑:“哦?你们现在半点都没有承认自己做的事情吧?固然我最先是让你们为我去向督主购买醒梦花,但是你们呢?知道了醒梦花的功用后,你们继续向督主购买醒梦花了吧?”
      
      此话如惊雷一般落下,让大殿中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精彩起来。
      
      星北沂神色隐忍:“你……”
      
      “你什么?”主母蔑然看了他一眼,“你真当我什么都不敢说吗?”
      
      星北沂确实对主母了解太少。他以为主母会为了遮蔽自己当年曾经做过的事情,就不会将所有的事情说出来。
      
      可偏偏,主母正是那种不能容忍自己受到污蔑和侮辱的人。
      
      威正帝扶着继后的手,颤颤巍巍起身,怒不可遏:“你说什么?你当年为什么要买醒梦花?你干了什么?”
      
      “为了向自己的丈夫下毒。”
      
      星北流在一旁说道,偏头看着主母:“您知道吗?父亲死时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痛苦,或许我可以说,这是拜您所赐。”
      
      主母一直静无波澜的脸上,终于泛起了一丝涟漪。
      
      “您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在买醒梦花,于是让自己的弟弟替自己去办这件事。即便父亲已经亲口说过不会再插手星北府任何事务,即便他已经说过自己从此之后遁入空门,不问尘世、不见爱人,可是您,依然没有放过他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会放过他吗?”主母恨恨地回视,“就凭你这句话——‘不见爱人’?呵……可笑!可笑极了!你们都忘记了吗……”
      
      她抬头看向这面前所有的人,厉声质问:“你们都忘记了吗?他是我的丈夫啊!”
      
      “那后来呢?后来他们家又为什么要买醒梦花?”威正帝问。
      
      主母嘲讽地看着他,轻笑了笑:“你问他们啊。”
      
      三老爷和星北沂都垂着头不言不语,只有星北彤尚不知情,她看着自己的父兄,急切道:“你们说啊,我们没有买啊!”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星北彤睁着有些无神的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
      
      “证据不就在这里了吗?”星北流走到她面前,指了指被呈上去的托盘,“你们一家将四舅家财物侵占,又用这些财物去向督主买醒梦花,买来醒梦花后,本来是想用来对付我的吧?可惜那个时候你们有了一个更好的机会,正大光明将我赶出星北府,于是这东西被用来对付星北澜。”
      
      他的声音因为气愤而稍有些变调:“为了星北府主君的位置,你们不惜用这样恶毒的方式残害自己的亲人……就因为用这样的毒,根本查不出来,而且完全可以伪造成是星北沂自己变成了发疯的样子……”
      
      星北流闭了闭眼,忽然想起虽然星北澜及时发现有人在向自己下毒,没有酿成严重的后果,可是面前这些人的心思,实在是太残忍了!
      
      威正帝许久没有说话,突然冷笑连连:“曾经想对皇子下手?”
      
      三老爷惶恐跪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威正帝无力坐回龙椅,朝着长光摆摆手。
      
      “没什么可说的了,带下去吧,该怎么处置怎么处置。”他神色淡淡地道,“罪不当责的,放了就是。三老爷家里叫人去抄了,不该属于他的东西,就拿走。”
      
      长光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将三老爷一家带走。三老爷和星北沂脸色灰败,被人拖着往外走,星北彤却剧烈挣扎起来,用怨毒的目光瞪着主母,尖声道:“那她呢?那她呢!”
      
      没有人理会她,星北彤慌慌张张又去看沉如瑜:“四殿下!四殿下!救救我们啊……”
      
      沉如瑜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前几日威正帝精神稍微好些的时候,才因为三老爷一家的事情,连带那日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好好斥责了沉如瑜一番。之前的事情威正帝没有过度发作,因为威正帝知道这件事究其根源是他自己造成的,没有道理完全将污蔑星北流的过错推到沉如瑜身上。
      
      但是沉如瑜也感觉到了威正帝这几日对自己的不满。这个时候还要为三老爷一家出头,实在是不明智的做法。
      
      还不如就放弃掉这一家子,反正他们也没什么用处了。
      
      星北彤的尖叫声逐渐远去,威正帝叹着气看了主母一眼。
      
      他摆了摆手,十分无力地说:“将主母送回星北府,这段时间暂时不要外出走动了。”
      
      主母站起身,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威正帝对星北府大刀阔斧进行处置。
      
      三老爷一家被带出去后,长光又让人去将四老爷放了,大殿中的人陆陆续续散去了。威正帝将星北流独自留了下来。
      
      他孤独地走在有些高的位置上,星北流站在下方,垂着头神色恭恭敬敬地站着。
      
      “你来。”威正帝招了招手,放缓了声音道。
      
      星北流抬起眸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沿着台阶往上走。
      
      走了许久才走到威正帝面前,星北流并不打算靠近,只是站在稍远的地方垂头,做出了洗耳恭听的姿态。
      
      “你这是何必呢……”威正帝微微苦涩笑着,“就这么不想靠近朕吗?”
      
      “没有那样的事情。”星北流低着头,语气也恭敬得让人挑不出来错误。
      
      威正帝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朕替你解决了星北府的三老爷一家,算是为你扫除了一个障碍吧。主母现在算是被软禁在了星北府中,之后,朕会让慢慢地将她手中掌握权力转移到你那里。”
      
      星北流只是微微欠身:“没有必要。我既然不是星北府中人,也不必再去争夺权力。继承主母之位的本该是星北澜,他有继任主君的能力,也有那个资格。”
      
      威正帝神色有些不高兴:“你明明知道我说的让你掌握星北府大权是什么意思。你可以让主母的孩子坐上主君的位置,但是你必须将星北府的真实权力把握在手中!靳裕苦心经营多年,我不相信他没有为你谋划后事!”
      
      星北流微微皱眉。
      
      “陛下为何知道父亲一定会为我谋划?”
      
      让他感到疑惑的是威正帝的这句话,像是早已知道靳裕一定会为他做些什么事情。虽然靳裕确实为他做了许多事情,也教会了他许多事情,但是他们本来没有血缘关系,靳裕是为了什么,才会对他这样好?
      
      星北流捏着眉头,有些想不明白。
      
      恰巧,这也是困扰了他多年的问题。
      
      靳裕待他甚至比待星北澜好,很明显能够感觉出来的好很多。
      
      星北流还很清楚地记得靳裕死在他面前,那一日他听完了靳裕交代的所有后事,听完他像是要用死前短暂的分毫光阴,说尽这一辈子所有的嘱托。他说了很多很多,可是唯一没有说的,只有身边的人。
      
      靳裕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生平所爱所恨,说到最后他什么都说不下去了。长时间被醒梦花侵蚀身体,要想保持清晰的意识都是一件难事,他陷入了旁人都无法知晓的美好幻境中。
      
      星北流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只知道他最后并不痛苦。
      
      唯有死前的那一瞬间,他像是从黄泉路上苦苦挣扎着收回了一只脚,用在极为短暂的刹那恢复清醒,满眼痛苦看着星北流——
      
      “我……对不住你……”
      
      对不住?
      
      为什么呢?
      
      星北流很想知道这个答案,可是能够告诉他答案的人已经不在了。
      
      可现在,威正帝似乎知道什么。
      
      但是他依然避而不谈,甚至回避了星北流有些审视的目光:“靳裕待你极好,所以朕也就这般猜测。”
      
      星北流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看得威正帝眼中竟然出现一丝慌乱。
      
      威正帝神色有些恼怒,猛地伸手在扶手上轻拍一下:“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管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叫做父亲,却一句都没有称呼我为父皇!他为你苦心谋划便是好的,朕的苦心你就没有看到吗?”
      
      星北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轻声叹了口气,用有些疏离的目光看着威正帝:“陛下,我想知道我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