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成了霸总的监护人[反穿书]

作者:鹤云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8

      chapter 8
      
      #蔺霄云毁容#
      在热搜上挂了足足一整夜。
      营销号披皮黑齐下场,带着不明所以的路人,从蔺霄云车祸毁容的猜测又延伸出无数“蔺霄云整容”、“蔺霄云影后黑幕”的讨论。
      她这个名字,一向就是跟腥风血雨连在一起的。颜值能打实力顶尖,但从来也不缺黑子。光是“毁容”这么一个话题,为止欢呼雀跃幸灾乐祸的人就能组成一个军团了。
      追逐大众注意力的媒体简直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咬住就不肯松嘴,翻腾出的狂乱水花中都毫不掩饰白森森的牙齿。
      名声,荣誉,作品,你都有了。我们就从你身上咬一小块肉下来,反正你也死不了。
      
      蔺霄云倚在床头刷微博。
      外头天已经大亮了,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
      程凛在她旁边,还睡得香。
      
      这小孩真能折腾,估计昨天晚上还是害怕得没睡着,眼睛下面都泛青了。
      她自己倒是破天荒地睡了个好觉,神清气爽。
      
      二十分钟之后,原本已经开始回落的热搜再度冲上前列。
      
      女人纤长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唇角带了一丝笑意。
      
      最近有个新出的ai,“时空传送”,专门恢复因为过去技术落后的而模糊的图片。
      蔺霄云让董婧拖了一整个晚上,等那些“毁容论”、“整容论”都发酵得差不多了,这才把恢复过的照片放出来。
      在攻击谩骂铺天盖地黑子水军狂欢得最激烈的时候,事实“咣咣咣”地甩在脸上。
      
      女人的侧脸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中,恰到好处地展露出完美的轮廓线。
      像雪与山,花与松,浑然天成的一股冷艳。
      那一缕垂下来的长发,便是霜雪中的一点温柔。
      
      @一只香菇菇菇菇:呜呜呜呜知道我云总没事我就放心了[大哭][大哭][大哭]
      @云总的小鸭子:前几天知道云总车祸我真的好几个晚上没睡好QAQ,看到她出现我简直流泪的三千里……
      @爱碎碎念的章鱼君:这个颜值,我粉到top了!
      @云-蜜桃酒:云总的神颜,高糊都挡不住~我就问问黑子,脸疼不疼?
      @读书专用马甲:路人路过……这个颜值是真实存在的吗……
      
      蔺霄云的粉丝扬眉吐气翻身仗,各种剧照和安利图分分钟屠了热搜广场。
      
      “姐姐,为什么他们都在说你毁容了呀。”
      程凛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凑在她旁边看她手机。
      他问得很好奇,目光光明正大地停留在蔺霄云的脸上,反反复复地逡巡描摹着,仿佛在奇怪“毁容”的标准。
      
      蔺霄云看了他一眼,“饿不饿?”
      
      男孩想了想,“我想吃姐姐煮的早饭。”
      
      蔺霄云光着脚下床,“我去洗个澡,你等一会儿。”
      她看了眼小孩身上穿着的嫩黄色Q版小鸡睡衣,语气不自觉地就柔和了一些。
      
      “嗯。”程凛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等着姐姐。”
      
      蔺霄云进了浴室,他便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
      她的确很好看,比图片上更鲜活,更有灵魂,更像一个真实的梦。她像最完美的收藏品。
      但却让人突然不忍心,让她永远像珍贵的收藏一样被私人封存。
      
      蔺霄云从浴室里擦着头发走出来,她从抽屉的小药箱里翻出一瓶红花油来,“会上药吗?我教你。”
      
      男孩还坐在床|上,顶着一头微微凌乱的头发,怔愣地看着她。
      
      蔺霄云在床边坐下,将浴袍褪下一些。
      触目惊心的青紫色大片大片地蔓延在女人光洁白皙的后背上,看着极是吓人。
      
      她把披散在后面的头发理到前面,拍了拍床催促程凛,“快点,不是饿了?”
      
      她看不到背后男孩骤然暗沉的眼神。
      
      程凛慢慢蹭过去,拧开红花油的盖子,辛辣的香气立刻窜出来。
      他在手掌上到了一点,然后把自己的手贴在蔺霄云后背的一片瘀伤上。
      男孩的手很小,甚至握不住她的肩膀,他一点一点地,轻轻地将药油涂在蔺霄云背部青紫的皮肤上。
      
      “用点劲,我又不是豆腐做的,不会碎。”
      小孩可能是被吓着了,动作小心翼翼,简直像在抚弄一件昂贵的易碎品,弄的蔺霄云浑身痒痒。
      
      程凛用了一点力。
      他的声音仍然很轻,像怕惊走了什么,“姐姐为什么会这样?”
      
      蔺霄云淡淡道:“不小心被车子撞了一下。”
      她似乎是无声地笑了笑,肩膀微微一动,男孩立刻停了动作,大约是怕碰疼她。
      “等你以后想起来就知道了。”她继续道:“危险的事情,总是在你最不防备的时候发生。”
      
      程凛又问:“姐姐为什么不去医院?”
      
      “本来也不严重,不需要让大夫处理的。”蔺霄云想了想,又道:“公寓楼下停着的那辆车,这两天你在家里,有看到过它离开吗?”
      程凛皱着眉摇摇头,“没有。”
      蔺霄云道:“我如果去医院的话,会有许多人又像今天一样说我毁容啦。”她故作委屈地撅了撅嘴,自己都觉得好笑。
      小孩就气哼哼地道:“以后谁都不敢造你的谣!”
      蔺霄云笑起来,“行,你记住这话。”
      程凛严肃地道:“我一定记得的。”
      
      蔺霄云怕这个天天装委屈装可怜骨子里是个霸王的小孩真搞出什么事来,又吓唬他,“那辆车里是监视我们的坏人,你不许自己出门,不然他们会把你抓回医院的!”
      
      她感觉程凛动作顿了顿,有几秒钟没说话。
      “怎么了,害怕啦?”蔺霄云回过头问。
      
      六岁的霸道总裁忙摇了摇头,“没有。”
      男孩有些笨拙但小心地帮她涂完了红花油,然后轻声道:“我以后肯定不会让姐姐受伤的。”
      
      蔺霄云扭头瞧他一眼,程凛看起来竟真的很低落。
      她不禁一笑,“好,我等着。”
      六岁的程凛真是简单,什么情绪都挂在脸上,像一本打开的书,像清得见底的湖。
      她甚至有点不忍心让他知道,他长大以后——变回那个成年的,正常的程凛,就不会这样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了。
      
      六岁的程凛给了她好多承诺呢。
      
      蔺霄云系上浴袍,把穿着小鸡睡衣的程凛扔进浴室里,然后从冰箱里翻出一袋还没过期的面包片塞进面包机里,开始煎鸡蛋。
      
      有人按响了门铃。
      蔺霄云皱了皱眉。
      ——这个时间来的不可能是董婧,其他人更没几个知道她的住址。
      
      她拿着锅铲走过去,可视门禁的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西装革履,个子很高,在门禁成像的轻微变形里已然看得出容貌英俊。
      
      “蔺小姐,我是程决,程凛的哥哥,可以让我进去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