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成了霸总的监护人[反穿书]

作者:鹤云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7

      chapter 7
      
      “喏,喜欢吗?”
      
      小孩坐在沙发上,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东西。
      ——柠檬黄的睡衣,柠檬黄的棒球帽,柠檬黄的儿童书包。
      颜色鲜艳活泼,风格统一,都带着小黄鸡图案,当然,那也有可能是嘴巴过尖的鸭子。
      
      程凛抬起眼,便看见蔺霄云一脸温柔的笑意,像在满心期盼着他接过去。
      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这个女人有这样邪恶且低俗的,对鲜艳的嫩黄色的狂热喜爱?
      
      六岁的程凛第一次让蔺霄云在他脸上看到了那个成年霸总的影子,他非常严肃,而且非常强硬地说:“我不喜欢。”
      但蔺霄云比他更强硬,她把嫩黄嫩黄的小帽子硬是扣在了程凛的脑袋上。
      “但是我喜欢。”
      
      “小孩子,就要穿一些鲜艳的衣服才好看呢。”
      蔺霄云欣赏了一下带着小黄鸡帽子的总裁大人,表示非常满意。这颜色衬出男孩头发愈黑,皮肤愈白,像个柠檬味的奶团子一样。
      程凛啊程凛,你也有今天。
      
      蔺霄云像个老|流|氓一样伸手在六岁版程凛嫩滑的脸蛋儿上捏了一把,“你长大以后可比现在丑多了。”
      
      男孩僵硬了两秒,用力甩开蔺霄云的手。
      “我才不丑!”他恼怒地道:“你以后也会非常非常喜欢我的!”
      
      蔺霄云扬眉,“瞧瞧,又凶。”
      她在男孩额头上敲了一个暴栗,“你现在还算可爱,长大以后凶起来,只能让人想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她每次都想。
      非常想。
      
      但是作为一只合格的金丝雀,万万没有和饲主在露台边缘接吻时把饲主推下去的道理。
      
      成年的程凛凶起来像一只领地意识过强的雄狮。
      那次在露台上他们不止亲吻,而之后蔺霄云推掉了足足一星期的工作。
      ——除了她的嘴唇肿得不行样子以外,那天她是被程凛抱着下了露台的,歇了两天才能下床。
      
      这一点儿不堪的回忆只用了几秒钟光景,等蔺霄云回过神来,便发现程凛不说话了。
      
      六岁的总裁大人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我很伤心,我很难过,我很沮丧的低落气息,蔺霄云再伸手去捏他的脸,人家居然默默地转开了,用后脑勺对着她。
      这只猫果真十分骄纵,只能他呲牙,却不准你伸手,打他一下说他一句,他就要委委屈屈地哼唧起来。
      蔺霄云不打算哄他,把小孩往原地一晾,做自己的事去了。
      
      程凛陷入沉思。
      
      蔺霄云的公寓是个小跃层,她把楼上的客房简单收拾了一下给了总裁大人,她依旧睡在楼下自己的卧室。
      晚上有雷雨。
      
      蔺霄云睡得不算很安稳。
      她梦到车祸,梦到猛烈的撞击,甚至梦见了今天那位有点好笑的徐小姐。
      
      外面猛然响了个炸雷。
      
      蔺霄云翻身,无意识地睁了下眼睛,朦朦胧胧地看见个小小的影子,瞬间便睡意全无。
      “你站在那做什么?!”
      
      外头没有月亮,只有闪电的光能透过天鹅绒窗帘将卧室内照出些明明暗暗的影子。
      小孩比床高不了多少,慢慢走过来。
      他走得近了,蔺霄云才发现他居然穿着那件柠檬黄的小鸡睡衣。
      
      “姐姐,我睡不着……”男孩轻声说,“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蔺霄云还没说话呢,一副可怜巴巴模样,穿着柔软的小黄鸡睡衣的总裁大人就已经小心翼翼地蹭上了床。
      他动作流畅地掀开薄被,把自己小小的身子卷进蔺霄云身边,这才抬起眼来悄悄地看她。
      看样子是怕她将他从床|上赶下去。
      ——仿佛没等蔺霄云允许就擅自上床的人不是他似的。
      
      他像一只温热的、软乎乎的小动物。
      
      蔺霄云支起身子与他拉开一点距离,盯着程凛看了三秒钟。
      男孩十分乖巧地躺在被窝里,眨着一双鹿眼看她,有点局促地说:“对不起,我不应该和姐姐赌气。”
      
      窗外又是一道劈裂夜空的闪电。
      蔺霄云慢慢躺回去,把被子给两个人往上拉了拉。
      “只许一晚。”
      
      “嗯。”小孩认真地点点头。
      
      轰隆隆的雷声传来。
      程凛把自己由朝蔺霄云贴得近了一些。温暖的黑暗中他听见女人低低叹了口气,仿佛带着些笑意,她伸手拍了拍程凛的后背,“怕什么,快睡觉。”
      
      男孩便很听话地闭上了眼,纤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
      
      倒是蔺霄云先睡着了。
      下雨的夜里这孩子倒像是个温度刚刚好的热宝加抱枕,窗外雷声雨声成了适宜入睡的白噪音。等总裁大人恢复过来,她说不定得去宜家买个差不多大的抱枕才行。
      脑海中盘旋着些毫无意义的念头,蔺霄云不知不觉地就陷入了沉眠。
      
      程凛慢慢睁开眼睛。
      
      雨声越演愈烈,已经转为暴雨。
      他旁边的蔺霄云呼吸均匀平稳,黑色的长发散落在枕上。她睡着时特别安静顺眼,仿佛合上眼睛也一同敛起了她那种漫不经心却又锐利无比的锋芒。
      她不那么具有攻击性,不那么倨傲而强横的时候。
      她的唇就很好亲。
      
      丰润的红,漂亮的形状,随着呼吸起伏微微张开一点点,简直像个邀请。
      
      外头骤然又响一声雷,女人无意识地往床铺深处缩了缩。
      
      程凛慢慢呼出一口气。
      
      明明是她害怕打雷,还这么嘴硬。
      
      闪电的光再次将卧室照亮,穿柠檬黄色睡衣的男孩守着旁边酣睡的女人,慢慢地支起身体,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亲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程总日记:
    1.同床共枕 [完成]
    2.亲吻[完成]
    其他细节,比如小黄鸡睡衣和亲吻对象睡着了的事实都不重要。
    循序渐进,再接再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