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成了霸总的监护人[反穿书]

作者:鹤云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6

      chapter 6
      
      “徐小姐……”
      蔺霄云适时地露出礼貌而疑惑的神情。她站起身和徐淳雅握了手。
      
      董婧离开了办公室。
      
      徐淳雅看起来便是个很清楚自己目的的人。
      ——就连寒暄都似乎别有深意。
      “你好美。”她说,“百闻不如一见。”
      
      蔺霄云松开手,“徐小姐过奖了,您今天到公司来,有什么事吗?”
      
      徐淳雅微微抬了下下巴,“阿凛最近很忙,在法国那边的生意更需要他,公司的事情可能会交到我这里,我过来熟悉一下情况。”她顿了顿,用温柔无害的语气道:“当然,蔺影后现在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阿凛一直很看中你。我想我该来表示一下我的敬意。”
      俨然已是女主人的模样。
      
      蔺霄云笑眯眯地一摊手,“谢谢。”
      她倒是没否认自己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
      
      徐淳雅自己在沙发上坐下了,“我在公司有几个很不错的资源,”她看了眼桌子上的几个剧本,继续道:“有一个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蔺霄云表示洗耳恭听。
      徐淳雅微微一笑,“联合电台要拍一部纪录片,公益类,保护雨林。他们一直在期待一位外景主持。”
      的确是大资源,联合电视台是滨江城乃至全国收视最强,国民度最高的上星卫视,纪录片的质量更是广受好评。
      
      徐淳雅缓缓地道出下文:“可能需要你去半年左右,在中美洲。”
      “影后总需要一些别具一格的妆点,公益是很不错的名头,你觉得呢?”
      
      从这位徐小姐一进屋,蔺霄云便知道这是人家未婚妻来示威的。
      ——先说明身份,再恩威并施。人家是以正房夫人的姿态来打她这个非正式的脸来了。
      
      她一个当情人的,在原配面前当然得先夹着尾巴做人,但早在车祸之前她就已经跟金主大人撇清了关系,现在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无关紧要”的人不喜欢被威胁。
      “我的工作安排一向是我自己说了算。”蔺霄云很直接,“我的行程已经满了,最近大约是走不开的。”
      她笑眯眯的:“真可惜。”
      
      徐淳雅没想到蔺霄云能直接给她撅回来,更没想到她直白的威胁会被蔺霄云更“直白”地一笑置之。
      ——这个小明星难道不明白她的前程荣辱,都在自己一句话之间吗?!
      
      徐淳雅脸上的肌肉不自然地扭曲了一下。
      她强迫自己露出大方得体的笑容,眼睛却冷森森的。
      “蔺影后好忙啊。”徐淳雅慢慢道:“有时候闲下来才能看清自己脚下的路,认清自己的位置。”
      
      蔺霄云漫不经心,“我期待那一天。”
      
      徐小姐修剪完美的指甲深深地掐入掌心。
      对面这个女人,无论是一张过于妖冶的脸,还是她漫不经心中流露出来的,可恨的倨傲,都让人感到刺眼刺心。
      她活了二十四年,头一回感到如此无法容忍一个人——几乎用掉了所有的力气,才克制着自己不将心里的怒气发泄出来。
      
      她站起来,居高临下地道:“我和程凛的婚礼,请蔺小姐务必拨冗参加。”
      她说完这句话,就觉得自己输了。这种输掉的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让徐淳雅的手都微微地颤抖起来。
      ——她在蔺霄云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讽刺的,尖刻的,得意洋洋的。
      
      “好。”蔺霄云应道。
      她是真觉得有点好笑,——您未婚夫正在我家沙发上吃零食呢。
      
      愤怒的徐淳雅拂袖而去。
      
      “公司外面被堵了。”董婧一脸暴躁地走进来,“你停车场的照片在热搜上。”
      
      蔺霄云挑了挑眉,打开微博看了一眼。
      #蔺霄云毁容#
      她平时很少发微博,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惯例营业,除了自己作品的宣发之外,连广告都不多。
      最新一条微博还是上个星期发的,现在评论已经被粉丝的担忧占满了。
      当然,也有些不是那么担心的——
      
      “蔺影后终于连最后一点炫耀的资本都没有啦。”
      “整容怪需要车祸来打回原形哟~”
      “我的天脸上好大一片疤啊这样都感不戴口罩出来,蔺影后还真是一点偶像包袱都没有……”
      
      蔺霄云便笑了,“有意思。”
      
      董婧没好气地道:“人家说了,你这么长时间没有现身,这一次还长衣长裤,说不定是在车祸中受伤了。”她又补充了一句,“停车场的光线也不好,有人已经拿着照片上的像素块说那是你脸上的疤了。”
      “现在这狗仔的拍照技术真应该回炉重练一下!”
      
      蔺霄云点开几张图瞧了瞧,粗糙的像素和阴影形成挺大面积的瘢痕,还真挺像惨烈的毁容现场。
      
      董婧有点着急,“你别欣赏那几张图啦,明显就是有人故意整你好吗?!要说照片拍的有问题是意外也就算了,现在热搜里的营销号都在一边倒地带风向!”
      刚刚公司已经联系了几个营销号,但人家已经都收了另一边的钱,通稿都发出来了。
      现在蔺霄云“毁容”的消息已经甚嚣尘上,除了蔺霄云家的粉丝还在努力地手动降热搜,其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现在把热搜压下来也要时间……”
      
      “压下来做什么?”蔺霄云笑道:“拨钱给你,把热搜往上买一买。”
      “既然都上去了,不能对不起这么好的曝光呐。”
      
      董婧一脸不明所以,“往上买?”
      
      蔺霄云理所当然,“买到广告位,就算是我免费推广了。”
      
      董婧眨了眨眼,过了一会,终于明白过来,“行,我去办。”她顿了顿,“我找个靠谱的送你回去,你别开自己的车了。我怕狗仔追车。”
      刚出了车祸,她实在是后怕不已。
      
      过了一会,她的“临时司机”来了,蔺霄云一瞧——是个熟人。
      董婧笑道:“我临时带的几个公司的练习生,这位是虞锐。”
      
      “云……云总,你是要回去吗,那个,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吧……”
      染着西柚色头发的练习生双手紧贴裤线,站军姿似的,目视前方气势挺拔,就是语气依旧小心翼翼。
      
      虞锐今年十九岁,除了中考那年八百米冲刺的时候,他的心从来没像现在跳得这样快。
      他在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中,看到自己的偶像璀然一笑。
      
      “好啊,谢谢。”
      
      “啊,那我现在下去热车!”
      虞锐飞快地,同手同脚地跑了出去。
      
      女神坐进副驾驶位的时候,虞锐觉得自己有点缺氧。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控制着自己微笑的弧度,至少让面部表情看起来不那么痴汉。
      “云总家住哪里?”
      
      蔺霄云报上地址。她笑着打趣了一句,“知道我的地址,不许做私生啊。”
      虞锐险些指天发誓。
      吭吭哧哧地表示完他绝对不会做这种过分的事情之后,虞锐又沉默下去。握着方向盘的手里全是汗。
      
      呜呜呜他家女神好美好神仙!近看真的皮肤像玉一样!连毛孔都看不到!
      云总的眼尾上挑好御!但是瞳仁又是超级超级温柔的棕褐色!
      女神的声音太好听了!她笑起来真的好苏!
      
      无数条弹幕从西柚色头发的练习生脑海中闪过。
      
      女神看起来心情很不错,是个搭话的好时机!虞锐自己也是一只脚跨进娱乐圈的人,可在自己梦中偶像面前,仿佛一切精心准备的措辞,华丽流畅的表达方式,全都失去了效能。
      他一个劲地在心里准备话题,思考了一百万种开口的方式。
      
      ——然而还是蔺霄云先开口说了话。
      “前面的便利店旁停一下车哦,我去买点东西。”
      
      虞锐沉默着靠边停车,一边在心中痛骂自己打结的舌头。
      
      蔺霄云拎着一只十分亲民的大塑料袋回到了车上,虞锐看到里面一闪而过的嫩黄色。
      ——居然是个带小黄鸡的儿童书包。
      难道女神家里有小孩?这个问题一冒出来,就抓心挠肝地让他脑海里涌出各式各样的猜测来。
      
      “对,家里有个小朋友。”
      虞锐听见他的女神这样说道。
      世界都黑暗了。
      
      “好看吗?”
      女神饶有兴味地从塑料袋里拿出一顶带小黄鸡的棒球帽,看起来打算三百六十度欣赏一下。
      
      女神的审美即使再奇怪也是完美的。
      
      虞锐压下突如其来的一点沮丧,打起精神,“很好看!”
      
      他的笃定似乎也给了蔺霄云信心。
      “我也觉得好看,他肯定喜欢。”
      
      车到楼下,天色已然暗下来。花圃旁的路灯昏暗柔和。
      虞锐跟着蔺霄云下了车,这一次他决定先行动再犹豫!
      
      “那个,云总,我能要个拥抱吗?”说完又觉得唐突,他自己先后退了几步,但看向蔺霄云的目光仍然带着期冀。
      
      蔺霄云微笑了一下,“抱歉。”
      
      少年像被蜜蜂蜇了鼻子的大狗一样沮丧下去。
      
      蔺霄云道:“拥抱在我的定义内,是朋友和朋友的距离。”
      她看着西柚色头发的大男孩,“不过你喜欢我,我很开心。”
      
      下一刻虞锐从兜里掏出纸笔,“那云总给我签个名可以吗?”
      他眼睛亮晶晶的。
      蔺霄云只得接过来,一瞧,还是她最新的一套图。笔是金色签字笔,是粉丝应援色。这是有备而来。
      她忍不住开怀大笑。
      
      虞锐珍而重之地把签名照收了起来,然后郑重道:“蔺霄云,我会努力的。”
      他伸出手来,握住蔺霄云的手晃了晃。
      
      5层的落地玻璃前,小孩放下窗帘。
      
      “姐姐,你去哪里啦?”
      蔺霄云一进门就听见程凛问她。小孩坐在沙发上,一双鹿眼看过来,满是控诉,“我饿了。”
      蔺霄云从塑料袋里拿出个三明治递给他。
      
      小孩没说话,拆开包装默默吃起来。
      
      又是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蔺霄云有点头疼,程凛小时候怎么这么难对付?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以后保证准时给你带饭回来,好不好?”
      
      “好。”
      就一个字。
      
      “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打电话告诉我,行不行?”
      
      “行。”
      还是一个字。
      
      蔺霄云深吸一口气,“你还有什么要求?”
      
      男孩像无辜的小动物一样抬起头,“姐姐不许和别人拉手。”
      
      蔺霄云整个人呆滞了两秒,张口结舌。
      “他是公司的后辈,是我的粉丝,不是‘别人’。”
      
      程凛眨眨眼,然后理直气壮地道:“他都是大人了,不应该牵姐姐的手。”
      然后他加上了一句:“除了我,都是‘别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程总日记:
    心情:今天这个野女人和别人拉手了,我很生气。
    对策:靠卖萌让她答应以后拒绝这种非常不适当的亲密行为!
    效果:失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