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我成了霸总的监护人[反穿书]

作者:鹤云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4

      chapter 4
      
      董婧眼睁睁瞧着她家云总把小孩抱起来往公寓门禁走。
      ——刚从昏迷中醒过来,脑震荡还没好,怎么能直接抱人呢!
      她刚打算冲上去帮蔺霄云把小孩接过来,便看见趴在蔺霄云肩头的男孩抬起头,往过看了一眼。
      不知怎的,董婧的脚步硬生生就顿住了。
      
      有一瞬间她觉得那一眼像刺刀,猛地扎向她,把她脑海中所有的念头和想法都刺穿。
      带着分明的警告。
      
      作为一个成年人,竟然会被一个六岁小孩儿的眼神惊到。
      董婧心中“咯噔”一声。
      可等她再去看的时候,男孩已经乖乖巧巧地将头埋在蔺霄云的颈窝里,手里还握着她一束长发。
      
      可能是看错了。董婧暗自嘀咕。
      
      蔺霄云的家在这座城市的滨江花园小区,算是整个城市中,相当高档的寓所,住了不少名流,安保和环境都很不错。
      二百平的跃层公寓,是她第一部剧演完,用所有的积蓄买下来的。
      程凛当初很瞧不上,觉得她住公寓是给自己找麻烦,来了也从来不过夜。
      
      房间里布置随意,甚至不像个大明星的家。
      客厅中央铺着白色的长绒地毯,茶几上随意扔着几本过期杂志。蔺霄云熟门熟路地开冰箱给自己拿了一碗冰激凌,坐回到沙发上,“你要吃吗?”
      她朝还站在门口的幼年版程凛招招手。
      
      男孩慢慢地走过去,他似乎有些拘谨,先是摇摇头,紧接着又问:“姐姐喜欢冰激凌吗?”
      蔺霄云笑了笑,“还行吧。”
      蔺霄云一向自制,但压力大的时候会嗜糖。
      现在她最大的压力来源就站在面前。
      
      “吃吗?”
      蔺霄云又漫不经心地问了一遍,她一边舔掉一点巧克力碎屑,一边又挖了一大勺冰激凌,逗猫一样地朝幼年版的程凛挥了挥勺子。
      
      刚刚还在摇头的男孩目光从她粘着一点香草口味冰激凌的唇角滑过去,然后慢慢地走上来含住了那满满一勺冰激凌。
      
      蔺霄云“啧”了一声,“怎么舔着吃呢。真属猫?”
      
      程凛吃掉冰激凌,舔了舔嘴唇,仍然是懵懵懂懂的样子。
      他歪了歪脑袋,“姐姐喜欢猫咪吗?”
      
      蔺霄云又挖了一勺冰激凌塞进他嘴里。
      
      “我喜欢不会挠人的。”她顺手揉了揉程凛的头发。
      六岁版的程凛头发很软,摸着很舒服,的确像某种驯顺的小动物。
      
      过甜的香草味融化在口腔里,男孩似乎明白,又似乎仍然不解。
      “姐姐喜欢猫,不喜欢老虎吗?因为老虎会伤人?”
      
      蔺霄云微微眯起眼睛看他,男孩和她离得很近,近到她可以在深黑色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面容。
      女人绽出一个笑。
      
      “因为一山不容二虎。”
      
      程凛道:“我不懂。”
      蔺霄云看了他一会儿,“是,你不懂。”
      
      吃了董婧让人送来的晚饭,蔺霄云倚着沙发读剧本,程凛坐在她旁边,盖着一块薄毯子看动画片。
      但很显然一只蓝色的猫被老鼠用平底锅拍得奇形怪状的情节并不能吸引他,他开始玩蔺霄云的头发。
      
      在慢条斯理地给蔺霄云编了第五条辫子之后,六岁的程凛同学终于开口说话了,“姐姐,我想洗澡。”
      蔺霄云把头发从他手里拿出来,“走。”
      
      浴室很宽敞,按摩浴缸里放满了水,蔺霄云上下打量程凛,伸手把水放掉一半。
      ”你要是淹死在我家浴缸里,我可难辞其咎。“她笑着打趣了一句,然后招手对程凛道:”过来脱衣服。“
      男孩站着没动,”姐姐你出去。“
      
      蔺霄云便笑了,”好。“
      六岁小孩自己穿脱衣服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至少失忆没让他连最基本的生活技能都遗忘了。
      能看到这么个知道害羞的程凛,还真是难得的体验。
      
      浴室里弥漫着蒸腾的雾气。
      蔺霄云光着脚进来,”吹了头发再出去。“
      她插了电吹风,然后把小孩抱起来放在大理石台上,这样才程凛才刚好能看见镜子里的自己。
      蔺霄云给他梳头发。
      小孩突然说:“姐姐,从小养大的老虎,就不会咬人了呀。”
      
      蔺霄云打开吹风机,机器吹出适宜的热风,嗡嗡作响间她问:“你说什么?”
      程凛摇摇头,没有重复他自己。
      
      他忽然伸手拿起台子上的一只瓶子,“姐姐,这是什么?”
      
      蔺霄云手一抖,差点把吹风机怼到程凛头上去。
      
      “这上面的字我看不懂,不过看起来是草莓味的。”
      粉色的包装上全是英文,只用过一次。
      
      蔺霄云劈手把那一管润滑油夺了过来,手一扬扔进垃圾桶。
      
      她跟程凛——成年的那个,在浴室做过一次。
      
      “你不用看懂。用不着。”她硬邦邦地说。
      ——并且在心底发誓只要这个六岁的、看上去一脸无辜的程凛敢继续追问关于“草莓味”或者是“润滑剂”的任何问题,就把他……
      好像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人家现在才六岁,她不能虐待未成年的程凛。
      
      男孩眨眨眼睛,委屈巴巴地扭回头提醒蔺霄云,“姐姐,好烫。”
      她拿热风吹得太久了,小孩脸都红了。
      镜子里他们靠的很近。
      
      蔺霄云手忙脚乱地调低吹风机的温度,便听见小孩笑,“你好笨。”
      
      蔺霄云眉一挑,“你再说一遍?”
      她捏着程凛后颈,逼近他。
      “你胆子挺大。”
      这小孩几个小时前还沉静内敛,带着一点点担心被丢下的恐惧,现在就把示弱升级成明目张胆的撒娇了。
      要么是他有种与她天然的亲近,要么,就是他聪明到确定自己的身份,让蔺霄云根本不会丢下他。
      有意思。
      
      男孩却仿佛有恃无恐,“姐姐你才不是老虎呢。”
      
      他突然用力地甩动了湿漉漉的头发,像一只刚从游过水的小狗那样,没吹干的水滴四下飞溅。
      蔺霄云闪躲不及,弄了一脸的水,还带着她自己家浴室里洗发香波的味道。
      程凛,你小时候是这样的吗?!
      一个活泼骄纵的,像个真正的被宠爱着长大的孩子。
      见过成年的程凛的人,恐怕都很难想象他六岁的时候,会是这副模样。
      
      蔺霄云甩手走人,在浴室里传来两个可怜兮兮的喷嚏之后,到底还是折回身给程凛把头发吹干了。
      
      医院。
      一名中年医生推门而入,他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迷惑。
      “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将手中的报告递给坐在房间沙发上的男人。
      报告中是大段大段的身体数据和测评,但结尾的结论简洁而清晰。
      
      男人的瞳孔骤然一缩。
      “你们的意思是,他的身体虽然缩小,但——”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失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姐姐,你好笨。
    评论好少!为什么!为什么!是作者写文太笨了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