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上半部]

作者:老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好……好个屁!”
      陆小凤甫一看到厉南星换了大红喜袍走出来时,二话不说便拉着人闪进房里,砰的一声关上房门,杜绝了所有好奇的眼神。
      
      厉南星端端坐在桌边,为自己,也为陆小凤倒了杯茶。
      冷茶,解渴。
      
      陆小凤来来回回在他面前已不知走了几趟,每走一个来回,眼光便落在自己身上,这种眼光,说实话,厉南星被瞧得不太舒服。
      
      陆小凤在考虑正事,很严肃的正事,顺便边瞧两眼还未换下喜服的厉南星。
      刚厉南星从房内走出来时,陆小凤便知坏事。
      头发虽还是松散扎在脑后,却梳得齐整。欣长的身子包裹的是简单的喜服,不复一般新嫁娘衣的烦琐,不仔细瞧,也与普通新婚男子的喜服无二,除了这下身圆筒百褶裙摆。
      
      但对从未看到厉南星穿如此亮眼颜色的陆小凤来说,惊艳二字不足以言表。
      
      惊艳,当你心心念念的人穿着大红的喜服,领口微开,露出修长脖颈,脸上带着半窘迫的神色,虽然陆小凤把这种神色理解为害羞。然后施施然,带着微风朝你走来时,小鹿乱撞,是形容陆小凤的心跳。天仙下凡,是陆小凤偷偷用来形容厉南星的词汇。
      
      再瞧一眼,陆小凤拍板决定,绝不能再让其它人见到如此妆扮的厉南星。其它人中包括了假想情敌一号——金逐流。
      
      “有什么问题吗?”再好心的为陆小凤可能疲累的双脚考虑后,厉南星开口。
      “有!没有……有!”
      “看来是有问题……这衣服不合适?”厉南星往自个儿身上看了一眼,“仲姑娘是准备了两套,我看这套简洁点,所以……”
      “不是!”
      “那是……”厉南星不解,抬头微侧,眉头微挑,双眼睁圆,问道。
      陆小凤咽了咽口水,做这个动作的厉南星有点不自觉得……可爱。
      陆小凤脑海里踹出这两字时,恨不得敲敲自己脑壳,看看装的是啥,有这么形容男子的吗?!
      
      咳了两声,陆小凤正襟危坐,开口:“三日后,厉兄……南星身上毒已解清?”
      “时间刚好。”厉南星在听到陆小凤称呼上的改口时脸微红了一下,不明显,不过陆小凤看得真切。
      “那,比之陆某身上的桃花落如何?”
      “陆兄身上的桃花落只需再一副药便可。”
      陆小凤显然不太满意对方对自己称号上的固守。
      而陆小凤显然也很懂得如何以气势压迫对方。
      突然近身,两手撑在桌上,直直盯着对方的双眼。
      厉南星显然还没习惯如此与人靠近,不由得往后一退,只是忘了自己还坐在椅上,重心不稳。
      “南星……”陆小凤一手扶着厉南星的肩膀,另一手恰好扶住厉南星的腰身,悠悠开口。
      厉南星有点羞恼自己总在某人面前的失措,回过神来,自己因为差点摔倒两手正抓着陆小凤的衣袖。
      微微使力想推开,未果。
      “南星……”继续,声音动人,眼神带点哀怨,陆小凤给自己打满分。
      亮晶晶,又圆又大的双眼近在眼前,忽闪忽闪的,甚是晃眼。嗯,把眼睛闭上,就没那么刺目了。
      陆小凤自发自觉得把这个看成是种邀请,既然如此,不要客气。
      
      于是,于是门再度打开时,西门吹雪掉了手中正在擦拭的剑,司空摘星把茶杯当成点心塞在嘴里,金逐流一个挥手把前丐帮帮主最心爱的大口粗瓷杯扫落在地,余下便只有花满楼摇了摇扇子,悠悠开口:“有时还是会遗憾眼不能视物啊……”
      
      陆小凤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什么反应!我陆小凤好歹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翩翩美男子,英俊不失潇洒,潇洒不失稳重,稳重不失大方,大方不失幽默,幽默不失风流……
      
      厉南星跟在后头,与刚刚赶来的西门抱了抱拳,走到花满楼面前问了声安。
      
      司空摘星最先回过神来,拍拍金逐流的肩膀,“你的新娘,哈哈,很惊心啊……”
      “死猴精!什么意思!”撩起裙袍,陆小凤大迈步走上前。
      “样子!有点姑娘家的样子成不!”司空往后一跳,指着陆小凤嚷嚷着。
      
      “死猴精,你什么意思嘛……”陆小凤闻言放下裙袍,挨进身去,贴着司空,捏着嗓音说道。
      
      众人皆一抖。
      
      “剃了。”一直默不做声的西门开口。
      “什么?!”
      “胡子,剃了。”
      “没这个必要了吧……”
      陆小凤微微颤音,好容易刚长出来的胡子啊……
      
      西门吹雪的剑法,虽然用在递胡子上有牛刀小用的感觉,不过,对于让陆小凤最宝贝的胡子消失一直以来是西门乐此不疲的事情。
      
      “其实……”
      花满楼故意顿了顿,吸引住陆小凤的注意。
      “其实,红盖头盖着,也是看不出来的……”
      几秒后
      “啊啊啊啊啊啊!西门吹雪!我杀了你!”
      “乐意奉陪。”
      
      金逐流承认两大高手过招实在是件另人心动的事,也挺让人蠢蠢欲动的,问题是,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好吧!
      双眼打量了一下顾着自己喝酒的司空摘星,正就养花心得谈性正浓的厉南星与花满楼。
      
      “厉大哥……”金逐流凑到厉南星的身旁,“没问题吧?”
      “啊!”厉南星想起什么似的,站起身来。
      金逐流松了口气,再打下去,这好好的宅院就要花残柳败了。
      
      厉南星走到司空身旁,“小龙团,麻烦了。”
      “好说好说,司空别的本事没有,愿赌服输这点人品还是有的。”
      “那拜托了。”厉南星微笑。
      
      陆小凤饶是耳尖,堪堪躲过一剑,跳到厉南星身边,“什么小龙团?”
      “哦,新进贡的小龙团。”这是司空摘星的回答。
      “哦,我与司空兄小小的赌约。”这是厉南星的回答。
      
      还想继续开口的陆小凤被金逐流打断:“陆兄,你的衣服……”
      陆小凤往自己身上一瞧,丝丝褴缕,倒挺符合丐帮新嫁娘的身份。
      “幸好还有另一套,听说还是仿着京城最新流行的式样裁的。”金逐流不以为意的拍拍陆小凤的肩膀,好心道。
      
      “西门吹雪!”
      “干嘛。”
      “再比过!”
      “没空。”说完,西门收起擦好的剑,与花满楼往安排好的偏厢走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