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上半部]

作者:老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放眼江湖,能让陆小凤火燎屁股一样,没命狂奔的事情不多,“去丐帮”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件。
      放眼江湖,偷王之王司空摘星偷不到的东西,追不上的人几乎没有,陆小凤当然也难逃其掌心。
      要追上陆小凤不太容易,不过要偷去他的裤腰带也不算太难。
      所以,司空摘星在狂追三百里之后,做出了一个极为英明的决定——偷走陆小凤的裤腰带,看他拎着裤子还能跑多快!
      陆小凤一张圆脸皱成大馅包子样,靠在粗壮的树干上,无可奈何地看着满脸得意的司空摘星,“猴精,你就这么不待见我风流惆怅、玉树临风?”
      暗青色的带子缠在手腕上,司空摘星挑眉,“穿不穿裤子的陆小鸡都一样气宇轩昂、英雄气概!”
      陆小凤真想给他一口血喷出去,“废话少说,你这么追我,不单单是为了告诉我跑错了方向这么简单吧?”
      司空摘星神情愈加凝重,“皇宫大内已发觉丢失了珍药,万两黄金酬谢擒拿偷药之人。”
      “那你还不快逃?”陆小凤接的很顺口。
      司空摘星讪笑,笑容极苦极涩,“草药在厉公子手里。”
      陆小凤瞬时刷白了俊脸,转身向来的方向狂奔去,“死猴精,你会害死他的!”
      司空摘星纵身扑追,大声疾呼,“他走不了多远,很容易追上!喂!陆小凤!先把裤腰带系上!”
      
      山复山,水复水,万水千山路迢迢。
      走累了,厉南星摘下竹黄色的斗笠,用手背擦去微微渗出额头的虚汗。袖口忽然被轻轻拉扯了两下,一个牙牙的童音传过来,“大哥哥,看你满脸是汗,不如到小店坐坐,喝杯热茶再赶路吧!”
      一个年纪不过七、八岁的小小孩童,声音稚嫩,明亮的眼睛里闪耀着满满的期望。
      任谁也不会忍心拒绝。
      厉南星抬头看看天色,随即点头应允。
      此时日近黄昏,天顶一片温润绚烂的旖旎霞彩。驿路旁的小客栈中坐满了来往的商贾与村民。
      上好的杭州丝绸擦过家纺的粗布棉衫,木柄斧头斜斜立在装满上好山参的红漆木箱子旁,却不见半分突兀,融和刚好。同样粗糙不堪入口的茶,同样弹出去能打死苍蝇的米饭,杯盏交错间不得半声抱怨,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吃不下喝不下默默忍受。
      无论在自己窝里怎样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一旦走出来便要学会适应,将本性的温和与忍耐发挥到极致。
      不过这茶,实在难喝了点。
      厉南星暗自叹气,放下茶杯。茶杯颠簸,几滴茶水溅出,在木纹嶙峋的桌面上形成一个个凝重的水点。
      他阖上眼,深深吸气。
      上青天宛如滑溜粘稠的蛇,潜伏骨血之间,捉不住逮不到,只能任其肆意游走,凌虐神智。
      下意识摸摸贴着胸口放着的草药。
      满江湖独一份的珍贵草药,关系着仲燕燕的生死存亡。他要在上青天尚能掌控的时候送到丐帮,迟了,后果不堪设想。
      所幸,桃花落的药方也留给了司空摘星,希望陆小凤能多加爱惜自己,按时喝药,而不是每顿都要等药放凉了才想起喝。
      陆小凤——
      阵阵眩晕袭上,厉南星撑住额头,力气点点由指尖流失,身体被抽空了一般绵软无力。
      同样被抽空的脑海中竟然浮现那张圆圆的,一笑两只酒窝一深一浅的面容。
      他笑着,笑容却不甚开朗,藏匿了几许心事般。
      他慢慢走过来,手掌搭在自己肩膀上,用力抓着,恍惚间竟衍生出被捏碎骨头的痛楚。
      声音带着相同的痛楚,他说:“你想过我的心情么?眼睁睁看着你屡次昏迷的我的心情!”
      他说:“厉兄还满意么?”
      不知怎的,胸口闷闷痛起来——心痛如绞。
      痛!
      厉南星凛凛一颤,瞠大眼眸坐直身形。
      入目而来的,依然是人声鼎沸的客栈大厅,哪里有陆小凤的影子。
      他抖肩苦笑,竟然梦见了陆小凤,桃花落不愧是毒中妖孽,令人魂牵梦系。
      “客官,您要的烧饼。”一盘看起来就很难吃的烧饼滑上桌面。
      厉南星咬了一口,不由地皱眉,果然很难吃。
      “相公!你怎么了!”
      身侧忽然传来一声女性的惊叫,偏头看去,只见靠近窗口的位置已经乱成了一团。
      农妇打扮的女子连声尖叫坐在地面上,怀中抱着年纪相仿的男人。男人双目紧闭,面色惨白,胸口急促的起伏,发出类似绝望小兽般凄零的呜咽。
      厉南星顾不得发软的手脚,疾步走上前去。
      将病患放平,耗脉,掏出保命的药丸助他服下,极为熟练的做完一切,厉南星抬头看向村妇,“大嫂不必担心,他只是太过劳累,休息一阵就会没事的。”
      村妇欣喜若狂,紧紧抓住他的手,“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厉南星轻轻摇头,淡淡笑,“举手之劳,大嫂不必如此。”
      忽然耳边一阵凌厉的风声,厉南星迅速推开她前倾的身体,向旁撤开半步,几柄幽幽粹蓝的飞刀擦过耳际,钉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
      不在取命,只是警告。
      厉南星下意识握住悬于腰间的玄铁剑。
      玄铁剑,结拜兄弟金逐流所送的绝世名剑。他不喜用剑,即使长剑出鞘亦不见血。
      现在,他没有这份信心了。
      客栈外来了四个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梅花四杰。梅大、梅二、梅三、梅四,姓梅且腕上各生有梅型胎记而得名。
      他们的武功在江湖排名上不见名次,却也是行侠仗义的侠义之士。
      厉南星抬臂抱拳,谦和有礼的,“久仰。”
      梅花四杰目光阴沉,四柄长剑不约而同当啷出鞘。
      梅大厉声喝道:“厉南星,交出夺魂草,留你全尸!”
      夺魂草,司空摘星由皇宫大内为自己偷得的珍贵草药。
      厉南星长长叹了口气,“恕厉南星做不到。”
      “那就休怪刀剑无情!”梅大冷笑两声,剑尖直指厉南星心口。腕间梅花胎记处赫然一团浓黑。
      厉南星暗暗心惊,却已有几分了然,“几位所中的毒,在下可以为几位调配解药,至少暂时可以遏制毒性,暂缓钻心之苦……”
      “厉南星,废话少说!”梅大厉喝,“交出夺魂草!不然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厉南星无奈的淡淡笑起,“在下也是一片好意,夺魂草并不能化解你们身上所中的毒,何必苦苦相逼?”
      “亏你自称仁义医者,竟然做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所谓口不择言,大抵如此。
      厉南星的目光愈显平和,玄铁长剑于身前缓缓出鞘,凌厉的剑气蓬勃一室,周遭极为安静,仿佛连呼吸都停滞了。
      他淡声说:“医者,亦有所为,有所不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