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上半部]

作者:老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不去。”司空的话回得简单明了,却让陆小凤几欲跳脚,难不成刚在厉……那窝了一把火,还要在你司空身上再窝上一把不成。
      “原因!”陆小凤双臂环抱,挑着一边的眉毛,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有事。”司空微缩了下脑袋却还是回答得字正腔圆,不带一点马虎。
      陆小凤刚想真的跳起脚来扯着司空的脸皮看是不是被什么千面人之类的假扮时,听到厉南星房内传来的走动声,终是松了松手,哼了一声,“你不去,我自己去!”。
      
      秋莲不是百花斋里最漂亮的女子,也不是陆小凤每次来百花斋必点的姑娘,可是每次只要点明秋莲,陆小凤就无需再其它女子作陪,这让秋莲曾经暗暗怯喜,认为自己必是与其它姑娘不同的,陆小凤风趣幽默又多情,任是再孤傲的女子也极易动情,何况秋莲本就只是一名姿色才艺只能算中上的姑娘。
      
      可慢慢的秋莲就明白,陆小凤来百花斋如果只点了她作陪,那,就真只是作陪而已。陆小凤不会跟她嘻笑调情,不会跟她床第欢好,只是叫她唱几首她老家的小曲子,唱累了,就默默陪在旁边喝点酒,这时陆小凤也许不会吝啬给她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
      
      陆小凤想要心静的时候有两个去处,一是与花满楼泡泡茶,可惜现在,陆小凤叹了口气,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二是到百花斋找秋莲听听曲,可惜现在,陆小凤叹了第二口气,他只觉得这曲越听越烦,这酒越喝越淡,淡得简直就像那天他泡的茶一般……
      
      边这么想着,陆小凤的双眼边开始眯了起来,直觉得今天的月亮亮得不像话,晃了双眼,酸涩得紧。人有点轻,有点飘,灵魂好似出了壳,他淌过河,跃过山,在一片挂满露珠的草地躺着,野草芳香,虫鸣怡人。
      
      然后他便听到有一个脚步声悄悄的走近他,他出其不意,一个使劲,便拉住了来人,那个人站立不稳,一头栽入了他的怀里,好个温香满怀。陆小凤得意的笑了笑,就是在梦中,也有这般艳遇。那个人涨红了一张脸,几欲挣扎爬起,终被他拦下,梦里的他笑得张扬,唇瓣擦过那人的脸颊,将头深埋在颈窝处,呼吸着属于那个人独有的药香,原本制住那个人的双手也不再安份,从略宽的灰格袖子中慢慢探入……
      
      陆小凤微伸了下胳膊,原本想继续如此良辰如此月如此春梦无边,却硬生生被自己的口水呛醒,‘灰格子的衣服’,陆小凤呆了呆,回头看了眼秋莲,哑着嗓子问,“你刚唱的是什么曲子?”
      
      秋莲也呆了片刻,不晓得是什么让陆小凤从原本一脸惬意的神情变成现在两只眼瞪得如铜铃大的半惶恐,吱唔着把刚刚新学的唱句又念了一遍:“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闼兮。在我闼兮,履我发兮。”
      
      陆小凤拍拍脑袋,是了是了,定是这寻常青楼的调情曲子做的怪,否则他怎会做出如此荒唐的梦来。可就算是这种梦,怎么梦中人会是他呢,而且,是男的他……
      
      难不成,难不成……陆小凤低头苦思,抓耳挠腮的,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最终狠狠往桌上一拍,惊醒了等在一旁已昏昏欲睡的秋莲。
      “大丈夫!敢想敢作敢当!不过……”陆小凤咬牙切齿的,“西门要是敢说我学他,管他再天下无敌,我也要做了他!”言毕,大步从秋莲房内踏出,急匆匆而去。
      
      秋莲目送着陆小凤远去的身影,不知为何,便松了口气,也生出点惆怅,心想,以后大概是再也不会见到陆小凤了,这也好,省得她总为着他提着心,念着情。
      
      心花放,陆小凤此刻就是这种心情,他终于想通他为何会看到他受伤时心焦,看他不爱惜自己时生怒,并且……做了那种梦。陆小凤一口气憋在心里,真想大声嚷嚷出来,他要恨不得立刻、马上、现在就见到他,然后对他表明心意,而他也一定会回答说……
      
      “对不起。”
      
      对,就是这种回答,陆小凤这时才抱着脑袋想到就他剃头担子一头热着,对方呢,只要想想对方清心寡欲,神情淡然的模样,陆小凤便觉得在他与他之间有着很厚很厚的一层窗户纸要捅破。
      
      原本轻飘飘的脚步变成一步三挪的回到住处,瞄了眼黑乎乎的西厢房,这个时辰这是好梦正浓的时候吧。陆小凤心想,便叹了口气。
      
      “唉……”
      “唉……”一声未落,便又一声叹息在陆小凤耳边响起。
      “死猴子,这么晚不睡,你学人家坐在中庭干嘛!”月虽西斜,陆小凤还是看清了司空脚下一堆的花瓣。
      
      “我当初答应了厉公子,要送他一味药。”
      “然后呢……”
      “这味药只有大内才有。”
      “然后呢……”
      “前几天有事,今天刚好想起来,我便在你去喝花酒后去寻了回来。”
      “然后呢……”
      “厉公子便拿着那味药材,走了。”
      “然后呢……什么!”陆小凤这次真真跳起脚来,揪着司空的衣领,“你是说你拒绝跟我喝花酒就是为了怎么破药材找到了送给了厉南星而厉南星就拿着那药材走人了他到底知不知道我们还没搞清那个要抓四大公子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他这么一个人出去很危险的!”
      
      “而且他身上的毒还没解。”司空好心的帮正大口喘气的陆小凤多增加了一句。“不过桃花落的解方在我这。”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扬了扬。
      
      陆小凤一把把药方抢过去,两三下撕破,朝天一扬,问“他上哪去了?”
      “他说要去给丐帮的仲燕燕解毒。喂!你要上哪去?!”
      “我不放心假他人之手解毒!”话音未落,人便不见了踪影。
      司空跺了跺脚,扔掉手上用来‘跟,不跟’的花束,一个跃身,往陆小凤的方向追去,“丐帮要往西走,你这个笨蛋!”
      
      西门无端端的被两声吼叫吵醒,翻了个身,帮身旁的人把被子腋好。
      “两个笨蛋。”西门吹雪,一代剑神,如是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