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宜放养(重生)

作者:衮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阮攸宁气不打一处来,发誓一会儿绝不多吃,气死他!
      
      然后她就成了席间吃的最多的那个。
      
      反倒是一直唔嗷喊饿的阮羽修没能吃上几口,敲碗抗议:“姐,你再这么吃下去,过不了几日,自己就能扛起一头牛了。”
      
      阮攸宁反驳的话张口就来,侧脸被一道视线烫着,舌头突然就不听使唤了。
      
      阮羽修等了半晌,见她雪玉般的脸蛋慢慢涨红,黑眸左右乱窜,慢慢垂下,豁然抬起来瞪他一眼,又低了下去。头回在口舌机锋上尝到甜头,他一下抖起来,也不管她为何不驳,只顺着话头越说越来劲。
      
      阮攸宁几次要开口,目光向右一瞟,人就蔫回去,只撅着嘴愤愤扒拉米饭。
      
      “时下盛行慵怠之风,京中权贵各个姿态绵软,阮姑娘身为将门之后,能秉持率真本性,不扭捏作态,飞扬跳脱,神采奕奕,实在难能可贵。”
      
      苏砚语气淡淡,垂首往茶盏子里蓄水,轻轻晃了晃,再倒掉,如此反复几次,待清洗干净后,又放回原处不用。
      
      阮攸宁左胸口那块拳头大的地方,似有若无地蹦了下,不敢相信他在帮自己,眼睑不动,眼珠滴溜溜转过去,又滴溜溜转回来,定了定神,下巴和嘴角一块扬高。
      
      “哼,就是。”
      
      苏砚瞥着眼角那点色彩慢慢恢复初见时的明亮,嘴里喝着茶,心里微醺。
      
      阮羽修“好好好”地应了,细想,又觉这话更像是在鞭挞他。
      
      今上登基后,四海生平,朝中便兴起重文轻武之象,武官见了文官,都要自降三级。明明四面虎狼环视,武将却一味藏头缩尾不思战,就连爹爹也被迫雪藏良弓。而今大邺国力强盛,自是出不了什么大事,但长此以往,难保日后不会积重难返。
      
      “要是昭云十八骑还在就好咯。”他拨两口饭,叹道。
      
      苏砚捧茶的手微微一颤,溅出两滴茶,笑道:“想不到世子也爱好这些虚无缥缈的传闻?”
      
      阮羽修急了,“怎就虚无缥缈了?我朝开国之初,夜秦屡次叩边,高|祖皇帝御驾亲征,死守利州。粮草水源皆断,若不是这十八人以命相保,如何等来援军?又如何有今日这四海来朝的盛世?”
      
      “后来这十八人虽都相继离世,但昭云军的军魂还在。朝廷不也保留了这‘十八骑’的美名,专门拿来封赏军功显赫的战士么?就拿前朝许太后乱政说吧,要不是他们十八人与叛军周旋,为援军争取来时间,这天下不就……”
      
      “咳!”
      
      阮羽修见阮攸宁怒目摇头,立马明白过来,闷头吃自己的饭,只在心底默默补充完这句:这天下不就要改姓了么?
      
      他素日口无遮拦惯了,差点忘记,眼前现就坐着个“苏”姓皇族人士。眼睛从碗沿上抬起几分,忐忑地打量,见苏砚只微微一笑,专心品自己的茶,暗暗松气。
      
      还真是位好脾气的王爷,比他之前打过交道的几个王都好,尤其是东宫里的那位……
      
      成为昭云第十九骑,一直是他的梦想。这番话,他平时只压在心底,在爹爹面前也不敢提,今日难得一抒胸臆,胃口大开,筷子动得飞快,很快就把这点不快抛诸脑后。
      
      “这菜味道不错,就是品相差了点。”
      
      “我自幼不辨颜色,色香味无法兼顾,叫世子失望了,惭愧。”
      
      两道目光自左右齐齐扫来,苏砚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语气云淡风轻,像在说别人的事。金芒映照他脸庞,白皙的皮肤恍若沾了一层细细的金粉,高洁得像九重天上的仙。
      
      阮攸宁却瞧出一丝寂寥,发着怔,恍惚想起前世失明以后的事。
      
      那时候正值海棠花期,恰逢那年宫里头的西府海棠开得比往年都要好。
      
      苏祉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存心示威,命人将宫里头能搜罗来的海棠都移入鸾鸣宫,摆在她面前,要她赏。
      
      她抚摩花瓣,听着宫人言不由衷地夸赞花美,脸上在笑,心如刀绞。
      
      赏花,对旁人来说是多么简单的事,简单到不值一提,于她,却难于登天。从那以后,她绝不口提海棠一字。
      
      她能理解苏砚心中的遗恨,和那种不愿被视为异类,而强装无事的倔强。
      
      不是喜欢黑白,才只穿黑白,而是别无他选。
      
      她霎了霎眼,垂首继续吃饭,吃得比之前还要开心,见阮羽修傻杵着不动,拎起筷子敲他一记。
      
      “菜做出来是给你吃的,不是看的,还不快吃?这要是不好吃,就算你在上头堆满了花,还不照样没人吃?”
      
      说完便觉渴,随手拿了茶盏子,斟水喝。
      
      菜是挺可口的,就是咸了点。
      
      苏砚没说话,心里淌过一股暖流,目光落在茶盏上,似笑非笑。
      
      阮羽修自知理亏,不敢造次,埋头咽下这哑巴亏。吃着吃着,抬头看他们两眼,低下去,又抬起来,嘴里一阵酸。
      
      不对啊,这明明是他家,他的地盘,怎么最后倒成了他两头不是人了?!
      
      一顿饭,差点将姐弟情分吃没了,而修复这层关系的,是苏砚一番话。
      
      一番,据说能帮阮攸宁收拾残局的话。
      
      嗯,据说……
      
      “退掉这门亲事不难,天下父母都希望自己孩子好过,只要细细同他们剖白,他们不会不答应。不如先请世子回去求情,等二老心情平复以后,再来接阮姑娘回去,好好商量。”
      
      阮攸宁听完,脑海中“咣当”闪过三个大字——被骗了。
      
      这也算法子?她捧着心口,歪躺在椅上,恨不得把方才咽下去的饭菜全吐出来解气。
      
      眼梢瞥见苏砚正附在阮羽修耳边嘀咕,也不知说了什么,阮羽修一拍大腿,对他又是作揖又是道谢的,同她道几声放心,就风风火火出门去。
      
      苏砚说了什么?
      
      阮攸宁猜不透,见他出了屋子,忙追出去,隔开一丈远,别别扭扭跟了大半天,咬着嘴唇,好不容易壮起胆子问了,他只低头笑笑,什么也没说。
      
      事关终身,她岂能轻易罢休?
      
      横竖她现在已触怒爹爹,不好回家,阿弟来消息前,就只能躲在别院,时间有的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她强压住心头怨气,跟在他周围,软磨硬泡,混久了,心也变宽变大,追得更紧。用滴翠的话说,就像块狗皮膏药贴他身上。他要写字,她便殷勤地帮忙磨墨;他要做饭,她就主动揽去添柴的活,就差帮他热炕头了。
      
      可他仍旧只有一个回答,就是没有回答。
      
      渐渐,阮攸宁意识到不对,她好像又被骗了,这人是不是压根就没想过要帮她,否则为何半个字也不肯透露?
      
      她端着药碗,十指紧扣碗沿,扣得甲盖发白,将碗往滴翠手里一塞,转身回屋,再没去找过他。
      
      月亮越来越圆,树枝越来越光,阮羽修一去,就仿佛石头子落深潭,连个响儿也没。
      
      阮攸宁抱膝坐在胡榻上,呆呆凝望夜空,眼皮泛着刚哭过的嫩粉,寒风四面吹荡,纤影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我见犹怜。
      
      每年中秋,家里都会设宴赏月,上下同乐。目下府中定是张灯结彩,其乐融融,只有她像一只断线风筝,随风漂泊。
      
      苏砚送来的鱼羹摆在桌上,早没了热气。
      
      翌日清晨,她还昏昏沉沉,就被滴翠从被窝里强捞出来。
      
      “鄂王府派了马车来,现就停在门口,要接王爷回去。”
      
      阮攸宁一双睫毛轻轻颤抖,慢慢睁开。他这是要逃了么?
      
      滴翠觑着她,吞吞吐吐,“姑娘不去送送么?”
      
      阮攸宁翻个身,继续睡她的,阖眼,却了无睡意。脑海里忽浮现出他那日吃饭,被阿弟撞破秘密时的寂寥模样,胸口左边慢慢软了下去。
      
      叹口气,拥被坐起,“走吧。”
      
      ***
      
      别院正门。
      
      阿渔又抓了把草料,回车前喂马,可骏马早已吃饱,喷了个鼻响,扭头不理。他见塞不进去,捋着它的鬃毛,发出声同病相怜的叹息。
      
      张七头顶寒风,诺诺应着苏砚的吩咐,一张脸笑得快抽筋,却还是要坚持笑着。
      
      来回来去就这么几件事,他拍着胸脯保证过不下十回,会照办,可王爷还是不放心,一直同他絮絮说道。他胸口聚了股闷气,抬头对上那张清隽笑脸,又只得从角落再扒拉出点耐性,慢慢磨,拍胸脯的动作不知不觉也变成了捶。
      
      后头响来一阵璜珏脆响,张七诧异回头,却有一片洁白袍袂抢先从眼前移过。
      
      阿渔赶紧跟上,以为王爷要迎上去,他却又停住,站了须臾,慢慢退回原地,整顿面色,与方才无异,原本藏在袖底的两只手,此刻却露出在外头,紧紧交握。
      
      脚步声近了,阿渔抑制不住好奇,悄悄抬头,视线擦过苏砚的袍袖,望过去。
      
      白色鹅软石铺就的小径,日久经年,早叫踩成了暗灰,可来人盈盈往那一站,就扫去了所有萧瑟。
      
      阿渔呼吸微窒,转头,惊见王爷眼中尽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会心一笑,缩起脖子打量。
      
      客套了几句,苏砚叫来黎绍,同阮攸宁道谢。
      
      黎绍起头还抹不开面,谢字卡在喉中,如何也出不了口,但见她一个小姑娘都落落大方,不计较他那日的唐突,心中又敬又愧,抱拳长揖,朗声道谢。
      
      待他退下,二人便都无话。
      
      阮攸宁神色寡淡,垂下眼睛,盯着鹅软石间的藓苔,显是不愿与他多待。
      
      苏砚目光微暗,从腰间扯下一块玉玦,递上前,含笑道:“阮姑娘于我有救命之恩,改日倘若遇上什么难处,都可来寻我,我定当全力相助。”
      
      阮攸宁牵了下唇,全力相助?鬼才信!
      
      墨色的玉承托在苍白的手心中,阳光下分外刺眼。一个不收,一个就固执地不肯收手,只余穗子半垂风中,凄惨摇晃。
      
      阿渔攒起两道眉,捏着手,探头急道:“这玉是王爷打小戴到大的,从未离开过身,平日磕到桌子,都要心疼大半日,姑娘就收下吧。”
      
      苏砚横他一眼,他吐吐舌,缩回去。
      
      阮攸宁噙着得体的笑,敛衽福礼,“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王爷不必放在心上。况且这几日您为小女张罗饭食,也算报过恩,咱们两不相欠。”
      
      苏砚眼里最后一点光也散去了,嘴唇翕动,“倘若我非要放在心上呢?”
      
      声音极轻,风一吹就散。
      
      “您说什么?”阮攸宁古怪地看着他。
      
      苏砚牵起个苦笑,把玉塞到滴翠手里,转身就去。阮攸宁忙抢了玉,快步追上,他却突然驻足,侧过半张颜,秀长的眼睑下寒光涌动。她心头大跳,再不敢动。
      
      “本王的命,应当不止这区区几顿饭。”
      
      称呼一改,那种号令千军的澎湃气势立马汹涌而出。
      
      阮攸宁下意识攥紧玉,膈得手心生疼。
      
      这些时日叫他的好脾气惯坏,给他冷脸他也不生气,她都快忘了,这人前世于尸山血海中拼斗的血性。
      
      “我不是那个意思……”
      
      明净眼波怯生生望过来,苏砚立马收敛气势,眼神左右飘忽,欲言又止,最后看她一眼,隐有不舍,却还是转身上了车。阿渔面露失望,紧随其后。
      
      马蹄声杂沓远去,阮攸宁仍站在原地不动,玉佩握在手中,热得发烫,心里一顿气。
      
      明明是他临阵脱逃,失约在先,怎还怨上她了?
      
      骗子!
      
      她高举双手,很想把玉摔了,最后还是放了下来,回望身后空荡荡的别院,下定决心。
      
      “滴翠,收拾东西,明日就回家。”
      
      求人不如求己,这烂摊子,还是得自己收拾。
      
      一夜辗转,待到天光大亮,她还没起,就被一个消息惊醒了。
      
      阿弟抓到程俊驰偷养在外的妾室,还是个勾栏贱籍女子。
      
      一炷□□夫,这事就传遍帝京。舅舅脸上无光,不等人回来,就当街拿板子抽打了一顿,自提了人登门跟爹爹、阿娘告罪,称无颜高攀,主动退了这门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