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宜放养(重生)

作者:衮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书肆二楼。
      
      阮攸宁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梦里总在不断重复前世被毒瞎双眼时的画面。
      
      ——她被四个强壮的婆子摁住四肢,强压在地上。一个方姓内侍捧着漆盘,笑盈盈向她走来。她挣扎、反抗,嘴里呜呜乞求,却只有被无边的黑暗吞噬的份。
      
      “不要——”
      
      她豁然睁眼,喘着粗气,心还突突乱跳。茫然打量四周,金芒透过轩窗斑驳在地,悄然摇曳,偶尔几声啾鸣,更显寂静。
      
      她缓缓吐出口气,唤了几声滴翠,久久不见回应,心里奇怪,起身要去寻。人刚站到一半,身影顿时僵住。
      
      侧对她的一张太师椅上,正坐着个人。
      
      因旁边摆着一个巨大的鲤鱼跃龙门绣屏,投下的阴影刚好挡住他,所以刚刚她才没能察觉。
      
      可等她看清楚来人是谁后,脸上血色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褪干净,仿佛凭空落下个焦雷,将她的三魂七魄都劈散。
      
      苏祉……就算烧成灰,她也认得!
      
      那厢苏祉却没看她,甚至连个余光都懒得往她身上扫,只专心致志逗弄他新得的雀鸟。
      
      白玉制的鸟笼,边角嵌以金饰,雕琢成片片细叶,乍看下仿佛是金叶绕玉枝。关在里头的小家伙通身雪白,只脑袋顶上有一小撮鹅黄色羽毛。
      
      许是对他还不甚熟悉,小家伙一直躲着他的手,不愿靠近。他也不急,耐心给它喂食,墨黑的眼眸里溢满宠溺。
      
      逗弄了许久,他方才想起旁边还站着个人,穷极无聊地瞟去一眼,眸色暗沉毫无温度,把她当个小玩意,就只是看见了而已,语气更是漫不经心。
      
      “阮姑娘睡得可好?”
      
      阮攸宁看着苏祉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如出入自家般澹定自若。前世被囚深宫、不见天日的那种绝望排山倒海而来,压得她胸口钝钝发疼,喘不过气。
      
      目光移向鸟笼,一凝,再看那鸟的羽色,一瞬便忆起芷园花宴上自己的装束。
      
      他这究竟是何意!
      
      她脚底趔趄,扶住桌案勉强站定,闭了闭眼,等灵台恢复清明后,方才慢慢睁开。
      
      “不知太子殿下大驾光临,多有失礼,万望赎罪。”
      
      顿了顿,她揣摩苏祉的神情,见他无甚反应,紧接着又道:“倘若殿下有要紧事要借用此地,那小女就不打扰了,先告辞。”
      
      苏祉两道目光投来,阮攸宁双颊顿时涌起阵阵鸡皮疙瘩。
      
      绣屏遮罩下,他整个人就像拿刀斧直接嵌刻在阴影中,无论是五官还是身形,线条都极为凛冽。与苏砚极相似的眉眼,流淌着的,却是不可一世的矜骄。
      
      “你走了,你的弟弟、还有婢女该怎么办?”
      
      苏祉从怀中捻出一绺乌发,随手一扬,青丝根根纷扬,随话音飘落。
      
      阮攸宁的心蓦然狂跳,咬牙强忍住。
      
      “朗朗乾坤,天子脚下,殿下意欲何为?”
      
      苏祉微不可见地挑了下眉。
      
      方才,他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这个阮家女孩儿,就从初醒时的茫然,变成惊骇,脸上血色全无。
      
      当他以为她就快站不稳时,她又迅速恢复镇定,与他周旋,即便知道自己的弟弟和婢女恐有性命之虞,也丝毫不惧。
      
      才十五六岁的年纪,倒叫人刮目相看,也不知是不是装出来的。
      
      目光停在那双美眸上,他心口骤紧,像被人狠狠捅了一刀,毫无来由,可当他想抓紧这份感觉,仔细琢磨时,它又溘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沉默良久,他眯起眼,抚摩玉扳指,“孤还没问你的不是,你倒先质问起孤来了?”
      
      “京郊别院,芷园花宴,你三番五次坏孤的好事,总得给孤一点交代吧。”
      
      阮攸宁垂眸,“小女不知殿下在说什么?京郊别院?小女回京时,却因一些小意外,暂宿京郊,但住的是自家别院,一无抢占旁人私宅,二无搜刮邻家钱财,何错之有?还有芷园花宴,小女也只是依旨赴宴,循规蹈矩,并无半分僭越。”
      
      忽的,她仰面一笑,眼里尽是无辜,“若是那刺客,就更与小女无关了。况且陛下不是已经将刺客正法,为殿下报仇了么?不知殿下还有何不满?”
      
      苏祉一扬眉毛,人往椅背里仰,手指改敲桌案,有一搭没一搭,同他脸上似有若无的笑一般,叫人捉摸不透。
      
      有何不满?
      
      明面上,这些事都与他无关,他自然不该有任何不满,可实际上呢?
      
      这丫头是料定自己不会挑明真相,没有合适的由头,就算他是当朝太子,也不能把她卫国公府的人怎么着,故而才敢跟他揣着明白装糊涂。
      
      可惜啊……
      
      他冷笑一声,抬手拍了拍。外头进来个内侍,手捧漆盘,上头摆着个陶瓷碗,里头盛满黑黢黢的汤药。
      
      阮攸宁随意看去一眼,几乎又要站不住。来人正是前世奉命毒瞎她双眼的那个大太监方延林。
      
      苏祉这人心思沉重,登基后尤甚,即便是像冯骥那样辅佐他多年的心腹,也从来近不了他的身。
      
      后宫更是如此。
      
      他给她修建鸾鸣宫,自己却不从留宿,每每都是召她去他的寝殿,且不光会床头横挂长剑,就连枕头底下也藏有匕首。
      
      这个规矩,至他死都不曾改变。
      
      唯独这个与他从小为伴的内侍,是个例外。
      
      苏祉常为梦魇折磨,每每发作,旁人怎么宽慰劝抚都无济于事,必须要方延林安抚才行。至于理由,她至今不知。
      
      “听闻阮姑娘近来心绪不佳,孤恰好得了服海上方,可解姑娘心疾。”苏祉抬起目光,视线倨傲地钉在她脸上,“喝了它,我便放过他们。”
      
      阮攸宁捏紧手,余光中,方延林笑吟吟向她走来,一如前世那般,连嘴角扬起的弧度,和眼梢的轻蔑,都分毫无差。
      
      药停在她面前,上头又传来苏祉慵懒的声音:“若你不想喝,就同孤说说,你与鄂王,究竟是何关系?他为何肯帮你?”
      
      “又或者,你帮孤,混入鄂王府,打探一下虚实。鄂王既如此看重你,想来于你而言,混进去也不难。只要你尽心为孤办事,孤自然不会亏待你。”
      
      见她无动于衷,苏祉压下眉头,语气更添一层寒霜。
      
      “你弟弟,还有婢女的性命,可全在你一念之间。”
      
      “还有那马场,一年之内总会有那么几次跌马的意外,但愿卫国公夫妇能平安,且尽兴。”
      
      阮攸宁沉默不语。
      
      答应,就算苏祉现在饶过她,日后还是会对付阮家,而她却失去了苏砚这个强大的帮手;不答应,那爹娘、阿弟、还有滴翠,现在就会有性命危险。
      
      汤药面漾起圈圈水纹,倒映其上的身影随之摇晃,她盯着出神,忽的,勾唇一笑,端起药盏子,轻轻晃了晃,好似在品一杯百年佳酿,神情极是享受。
      
      “卫国公府虽不及殿下高贵,但祖上亦是功勋旧臣。殿下如此行事,就不怕以后东窗事发,祸及自身么?”
      
      苏祉仿佛听见了个莫大的笑话,捏着眉心笑了许久,眼神森森,“现在,宗正寺内,雍王手里头,也有一杯一模一样的酒。”
      
      ——连雍王这一皇子,他都敢不放在眼里,更何况区区一个卫国公府?他有的是法子遮掩。
      
      阮攸宁的心蓦然一沉,金芒落在她眼底,惨淡无光。越是如此,她的腰杆就挺得越直,笑的丝缕从嘴角蔓延至眉梢,整张脸美艳得不可方物,杏眸挑衅地望他一眼,举杯便喝。
      
      苏祉双眉紧拧,之前那种不可言说的感觉再次涌上来,排山倒海般,撕扯得他五脏六腑生疼。他猛地抓紧扶手,指节因用力而微微发白,隐约有木屑从指间簌簌抖落。
      
      阮攸宁?呵,你好,很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祝大家居居年大吉,明天入V啦,有万字更新和红包雨掉落~
    隔壁古言接档文《暴君有个白月光》,男主小狼狗,谁跟女主过不去,他就跟谁过不去,阴狠偏执(没苏祉这么严重),女主是能照亮他的唯一的光,走治愈路线,欢迎戳专栏收藏~
    (文案暂定)
    奚瑶是名门贵女,风华倾国,与太子早有婚约,却也入了皇帝养子霍无忧的眼。
    这个男人太可怕,被她羞辱拒绝后,竟在她大婚前夜谋朝篡位,把东宫一锅端了。
    再见面,奚瑶沦为寡妇兼阶下囚,望着一身清冷站在高台上的男人,咽了下口水,厚着脸皮往他手里塞了颗糖。
    “咱、咱们有话好、好商量……”
    男人挑眉,衔着糖送回她口中,甜腻缠绕四唇,良久才散。略带薄茧的手指抚摩她微肿的唇瓣,自己的唇则移到她寒毛直竖的耳畔,冷音靡靡,尾音上挑,天然带着哄诱。
    “瑶瑶预备……怎么商量?”
    【阴狠占有欲爆棚小狼狗 X 纯良萌萌哒娇美人】
    *
    还有篇存稿中的现言《她比月光倾城》,英语系学霸和日语系学霸“鸡同鸭讲”的恋爱小甜文。
    唉,大学专业选得好,年年期末像高考。无良作者的换脑解压小甜文,大概就十几万字,存完稿就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