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宜放养(重生)

作者:衮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鄂王泛舟游湖,她就在场?此言何意?
      
      心思不同的人,有各自不同的猜想,但无论哪一种,都逃脱不掉暧昧情愫。其中当属郑嬿她们聊得最开心。
      
      “你瞧瞧,你瞧瞧,我说什么来着,这丫头啊,心高得很!一个太子侧妃还喂不饱她,非要再争个什么鄂王妃。难不成,她还真以为,天底下的男人都要围着她转不成?”
      
      “不过她也真会选,挑谁不好,偏偏挑鄂王,莫不是瞧上那张脸了?男人光长得好看,顶什么用?”
      
      “没准呀,是对自己没信心,才挑个最次的来保底。”
      
      一串银铃般的细碎笑声传入耳中,阮攸宁只做没听到。
      
      只因她很清楚,她们现在瞧不上眼的苏砚,并非池中物。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
      
      她甚至还起了些坏心思,巴望她们能再说大声些,好叫苏砚听到,等他日后飞黄腾达,好一样一样同她们算账。
      
      而那厢苏绥唯恐她搅乱大局,负手佯佯踱来,“姑娘说可以为六弟作证,那就容本王饶舌多问一句,你说的在场,具体是何意?这孤男寡女,又是湖边又是树林的,莫不是……”
      
      四周睇来的目光在二人间来回扫荡,看得最多的还是阮攸宁。
      
      “你也莫误会,本王只不过是想把事情摸摸清楚。”苏绥不依不饶,越靠近,温软兰息越浓,心思也渐渐歪到别处,“姑娘长得这么美,也难怪六弟会心动……”
      
      他尾音轻轻上扬,像藏了钩子,手也情不自禁伸过去。
      
      绕是他阅女无数,似这等姿色,却是世间少有,不仅姝色无双,更有种叫人见了便想拥入怀中疼惜的婉转可怜之感,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得了。
      
      就这么跟了老六,实在是可惜……
      
      忽的一片白影从面前闪过,剧痛从腕间传来,隐约还能听见骨头咯咯断裂的声音。
      
      “啊——”
      
      苏绥眼里汪出两泡泪,握住手腕趔趄后退,一个不慎,踩到后头人的靴子,结结实实摔了一大跤,屁股摔开花,一时半会还站不起来,引得厅内哄堂大笑。
      
      “五皇兄慎言,我与这位姑娘不过萍水相逢,她好心为我指路,仅此而已。你休要口出恶言,辱人清誉,为皇室抹黑!”
      
      “你你你敢当着皇后娘娘的面行凶……哎哟我的手……本王今天、今天……哎哟……”苏绥连滚带爬地站起身,眼底狼狈,内里阴狠再不遮掩。
      
      他一瘸一拐地走来,阮攸宁只觉身边的气氛都冻成了冰,下意识往苏砚身后缩。
      
      苏砚主动挡在她面前,如苍天大树,帮她遮风避雨。她小小吐出口气,心慢慢安抚下来。
      
      “六弟,照你这么说,这位姑娘既然只同你有过一面之缘,那也只能说明,那个时候,你有人证,那其他时候呢?你又该怎么证明?啊?”
      
      阮攸宁气不过,想上前把湖中刺客的事说出来,却被苏砚不动声色地挡了回去。
      
      苏绥见他不说话,气焰越发嚣张,凑到他面前低语。
      
      “没有证据,今日,你必须死。”
      
      阮攸宁隔在后头,由不得毛骨悚然。苏砚作为当事人,脸上依旧波澜不惊,掐着指头推算了会儿,听见外头有微不可闻的簌簌声,方才绽开笑意。
      
      “谁说我没有证据?”
      
      他眼神如冰棱穿体,自上而下睨来,带着点高高在上的怜悯。
      
      苏绥无端叫他逼退几步,未等缓过神来,头顶忽然罩下一片黑影,直接将他砸倒在地,还咳出两口血。一声“哎呦”还没喊出口,又是一个黑影,砰——把他砸得眼冒金星。
      
      屋内众人惊叫不绝,缩成一团,高喊护驾,只听一声更高亢呼号,镇住所有。
      
      “王爷,你要我捉的刺客,我都给你带来了,要如何处置,悉听尊便。”
      
      声音轻慢不羁,透着几分江湖气。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高挑少年背光立在门口,仿佛从天而降的神祇,身后还堆着一摞被捆成粽子的黑衣蒙面人。
      
      苏绥被人从地上捞起,但腰闪着了,只能躬身说话,气势立马矮了半截。
      
      “你你你是何人?胆敢对本王无礼,信不信本王、本王……哎呦……”
      
      手疼腰疼腿疼,他是再说不出话了。
      
      “劳烦雍王殿下挂心,我不过是江湖上一无名小卒,委身于人,赚几个小钱活命罢了。”谢浮生勾唇笑了笑,转身要走。
      
      “且慢!”
      
      从始至终都不曾过尊口的谢栖桐忽然掀开幕离,撇了宫人急急走下,惊觉失仪,又板正身子,整肃凤容,唯有广袖底下的两只手紧紧交握。
      
      “你方才所言当真?委身于人,赚个活命钱?”
      
      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其意。皇后娘娘一向潜心礼佛,与世无争,怎会突然对一个江湖小喽啰感兴趣?
      
      门外,谢浮生身影凝固,伫立良久方才继续大步向前,半字未言,只抬起手,在空中胡乱挥了两下,狂妄至极。
      
      苏绥立马参了一言,“皇后娘娘,此人如此无礼,不仅怠慢了您,还当众殴打亲王,您可千万不能放过他呀!”
      
      谢栖桐恍若未闻,站在原地久久凝望,若有所思。
      
      阮攸宁忍不住探头,嘀咕:“他是谁呀,也太厉害了吧。”
      
      苏砚侧眸,见她眼里闪动星星,剑眉微沉,故意移步到她面前,挡住她视线,向谢栖桐解释。
      
      “启禀皇后娘娘,此人是我手底下一名护卫,奉我命办事。江湖中人,不大讲规矩,望皇后娘娘恕罪。”
      
      谢栖桐怔愣,望他一眼,苦笑了下,由宫人搀扶着回到座上。
      
      苏绥拿到话柄,借势向苏砚发难,“你是故意叫人拿这些,来坑害你皇兄的?!”
      
      苏砚挑了下眉,“不是皇兄您让我拿出证据来么?这些,便是我的证据。”
      
      他转身指着地上那摞“粽子”。
      
      “诸位且看,这就是方才我命手下人在园中找到的刺客,衣衫上,还沾有四皇兄的血!”
      
      苏绥心头一惊,瘸着腿跑去看那两人的脸。这次行动是苏祉出人他出力,他实则并未见过刺客真容。
      
      “方才我说在湖上泛舟,其实也只说了一半。真正的情况是,我也遭遇了刺客!”
      
      四座哗然,苏砚举起那片染血的衣袖,拔高音量。
      
      “这血迹,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而屋外那些人,便是被派来刺杀我的人。倘若我手下晚到一步,他们的尸首早被处理干净。因当时我手中只有一根竹篙,故而刺客身上的伤都是棍伤,且都集中在头部,倘若五皇兄不相信,大可叫仵作前来一验。”
      
      “很显然,两起刺杀案,还同时发生在皇家花宴上,如此藐视皇家天威之事,还请皇后娘娘明察!”
      
      苏绥腰身登时矮下半截,额上突突冒冷汗,还想再挣扎一下。
      
      “皇后娘娘,听闻太子殿下伤势不重,此时应已大好,不如将这些刺客交由他处置。父皇政务繁忙,还是……”
      
      谢栖桐打断道:“鄂王言之有理,太子之事,事关国体。此人如此嚣张,在皇家花宴上就敢造次,置天威于何处?来人,将这些刺客都捆起来,押入天牢,待我禀明陛下之后,再做定夺。”
      
      苏绥倒吸口气,脸上血色褪尽,几乎站不稳。这事要是交给父皇,那就当真回天乏术了!
      
      “皇后娘娘,我看还是……”
      
      他的话,又被谢栖桐打断。
      
      “你,就是阿鸾吧。”
      
      阮攸宁在发呆,没听见。就在苏砚反击苏绥的时候,她忽然想明白。
      
      整件事,从他遇袭,蒙冤,到最后绝地反击,似乎有她没她,都一样!
      
      这人早就把什么都盘算好了,根本不会让自己吃亏,甚至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早就看穿这里头的猫腻,所以才故意不带随从,不认路还敢满园瞎溜达。
      
      那她挺身而出,究竟是为哪般呀!这个苏砚……混蛋!
      
      谢栖桐又唤她一遍,她被身边的宫人拽了拽衣角,醒过神,忙跪下行礼。
      
      谢栖桐只当她是吓坏了,没怨她。
      
      “陛下前几日还同我说起你父亲,赞他是大邺的护国石柱。今日我见你不畏强权,挺身而出,颇有将门风范。”
      
      她边说边从发髻上摸下一根凤钗,“这个赏你,我们大邺,就该多些似你这样的忠义无畏之人,少些爱搬弄口舌是非的闲人。”
      
      屏风后头,郑嬿她们羞红脸,垂下脑袋,大气都不敢喘。原以为皇后娘娘不理这些,原是什么都知道,故意不说,专挑这种时候,打她们个措手不及。
      
      目光落在那凤钗之上,眼睛红得几欲滴血。
      
      凤钗,何为凤?唯有坐上那个位子,才算是人中之凤。今日这花宴,原就是要给太子择定侧妃,皇后此举之意,莫不是已经定了人选?
      
      旁人是羡慕,阮攸宁却不敢接。
      
      今日出门前,她还提醒自己不要冒尖出头,现在可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多谢皇后娘娘抬爱,臣女愧不敢受,若皇后娘娘当真要赏,还是赏些别的吧。”
      
      谢栖桐微愣,看着她怯怯向自己行大礼,瞥了眼苏砚,见他五官紧绷,竟比这丫头还紧张,心中了然,笑着唤她起身,将凤钗换成玉镯,赏给她。
      
      屏风后头更热闹了,几乎能听见郑嬿的磨牙声。
      
      凤钗,连她姐姐这个正儿八经的太子妃都没得到过这样的赏赐,这丫头不仅得了,还轻轻松松就给拒了,凭什么!换成是她,敢这么不识抬举,只怕要去一层皮!
      
      比她更气的,是阮仪芳,好好的帕子几乎叫她揪烂。
      
      真是个好姐姐,都跟表兄退亲了,还霸占着不让自己打听;一面叫人看着自己,不许靠近男席,一面又和鄂王殿下在湖边调情;雍王殿下明明是先瞧上自己的,她又故意去招惹。
      
      是呀,她是谁?卫国公府的嫡长女,不想去花宴,陛下还亲笔题名求她去;不想要皇后的凤钗,就随口让皇后换一个玉镯。
      
      都姓阮,凭什么自己就该处处低她一等?自己拼了命都得不到的东西,她轻轻松松就能收入囊中,还不屑于要,凭什么?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阿娘说得没错,自己的前途,必须自己去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忘了昨天是小年TUT……那就假装穿越一下,给大家拜个小年,这章全員有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