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宜放养(重生)

作者:衮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片刻后,小船靠岸。
      
      阮攸宁还未从惊恐中缓过来,呆坐在船头不动。苏砚不忙催她,自顾自套好绳索,固定小船,坐在船尾陪她,直到她能站起来,才起身先上岸。
      
      阮攸宁刚抬脚,船便晃了晃,想起上船时跌的那一跤,有些不敢动。
      
      面前默默横递过来一只手臂,手握拳,拳心朝下。她呆了一呆,顺着那截广袖看去。苏砚只给她留个后脑勺,大日头底下,白皙耳廓隐隐透光,泛着薄红。
      
      这天很热么?还是他很怕热?
      
      阮攸宁诧异地昂首望天,沉吟了下,左右张看,磨磨蹭蹭搭住。
      
      他的手臂瞧着实在清瘦,好似稍一用力,就会折断他骨头。可触碰的那一瞬,她才觉自己庸人自扰,他虽瘦,但却精壮有力,即便她将全身重量都倾覆上去,那手都稳如磐石,岿然不动。
      
      惊讶之余,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间,她好像在哪感受过这种安稳,又也想不起来。
      
      苏砚侧眸觑了眼臂上的小爪,五指肉嘟嘟的,阳光下白得近乎半透明,几根孱弱稚嫩的血管柔柔跳动,我见犹怜。
      
      小爪的主人不知在想什么,半歪小脑袋,盯着一簇花草发呆,时而抬手挠挠头,挠完了,又自然而然地搭回去,继续想。
      
      他抿唇,将笑意压回去,调开目光,也不提醒,就这么由她抓着。
      
      直到枝头响起一声鸟鸣,阮攸宁才终于醒神,机簧似的弹开,脸先是绿了,继而就红了,垂着嘴角觑他一眼,慢慢抬起手,捂住了脸,推脱自己还有事,灰溜溜逃开。
      
      秋风荡面,褪去脸上热意,却止不住心跳。
      
      她用力捂紧胸口,想把它摁消停,可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触碰指尖,就变得更加清晰、不可忽略。蓦地灵光一闪,她被新冒出的想法绊住脚,忙原路折回。
      
      果不其然,苏砚还在原地,同刚才碰面时一样,盯着船看。他显然没预料她会回来,颇为惊讶,开口询问缘故,嘴角才扬到一半,就听她道。
      
      “王爷,您是不是迷路了?”
      
      他那抹笑,瞬间僵硬。
      
      一片落叶打着旋儿,飘落他们中间。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阮攸宁有点后悔了,但还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丝毫不避他的目光,清灵灵地望住他。
      
      苏砚在她明媚又倔强的目光下节节败退,忽闪着眼,看向别处,耳廓一点点、一点点地变红。
      
      阮攸宁嗤地笑出声,赶紧忍住,嘴唇抿做一线,杏眼圆溜溜,小脸也憋得圆溜溜。
      
      哦,原来如此。赫赫有名的大战神,竟然不识路,那他那些战绩都是怎么来的?
      
      她渐生好奇,完全忘了自己巴巴跑这么远是为了什么。
      
      旁边树林子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呜呜嚷嚷朝这来,听动静,人还不少。
      
      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枯萎,被陛下御笔题名就已经给她招来不少唾沫星子,要是再叫旁人瞧见她和鄂王独处,指不定还有几大车闲言碎语等着她。
      
      她急得原地团团转,苏砚不知何时已行至她身边,将她拉回船上趴下。
      
      “他们是冲我来的,你且在这等着,等我把人都支开,你再出来,回花宴上去,无论谁问起,都不要说我们见过,知道么?”
      
      “你怎么知道是冲你来的?”
      
      阮攸宁抬头,被他摁回去,之前那件外衫,再次罩在她脑袋上。她扒开衣衫还想再问,那伙人已经赶到,她只得伏倒,仔细听外头动静。
      
      “属下参见鄂王殿下,方才有刺客闯入花厅,行刺太子殿下,皇后娘娘命我等速速捉拿。刺客方才是往这边跑的,殿下可有瞧见?”
      
      “本王一直在这,并未瞧见什么刺客,想是你追错路了。”
      
      “怎会?大家都亲眼瞧见了,就是朝这来的。许是他们狡诈,藏匿在附近,还请王爷让一让,叫我等仔细搜查。”
      
      阮攸宁心中咯噔,捂着嘴巴,下意思往后缩,后背贴上冷木头,登时打了个寒噤。
      
      “怎么?本王的话,你们也不信?”
      
      “不不不,王爷您误会了,属下怎敢不相信您?只是、只是……太子殿下说了,今日要没个结果,属下的小命就……王爷您心善,就别为难属下了。”
      
      一声嗤笑响起,“也罢,摊上这样的麻烦,你们也为难。这样吧,我随你们回去交差。”
      
      “这、这……诶,王爷,您等等属下,王爷!王爷!”
      
      脚步声杂沓远去,四周平静如初。阮攸宁从小船里探出头,左右张望,确认没人后方才出来,小脸紧绷,心乱如麻。
      
      湖里的刺客,花宴上的刺客,再一结合苏砚方才说的话,她什么都明白了。
      
      ***
      
      花厅里气氛沉重,落针可闻。人人屏息静气,彼此互觑一眼,赶紧低下头。
      
      苏祉负伤,暂退下疗伤。谢栖桐高坐上首,丽容被一张镶嵌珠翠的幕离遮挡。左右两端都设有屏风,供赴宴的各位贵女活动,脂粉漫香,钗环响动,只能瞧见底下锦绣裙裾。
      
      男客们坐中间,以雍王为首,将苏砚团团包围。
      
      阮攸宁在滴翠的掩护下,偷偷从偏门溜进来,去到俞婉莹给她留的空位上。
      
      阮仪芳也在。不出所料,她就是打着去男宾席上钓金龟婿的主意,被雍王苏绥瞧见。那苏绥素来就是帝京里出了名的好色胚子,还未娶王妃,就已经将王府里的丫鬟招惹了个遍。
      
      听滴翠说,当时苏绥瞧阮仪芳的眼神就很不对劲,好在俞姑娘搬出自己祖父,叫他心中忌惮,这才放过。可,阮攸宁瞧她们俩现在这心神不宁的模样,倒像是另有心事。
      
      但眼下暂且顾不上这些,她定了定心神,透过屏风薄纱,窥探前头动静。
      
      苏绥阴阳怪气地笑问:“六弟,听说方才,侍卫奉命追击刺客,却只追到了你,想在附近搜捕,你却拦着不让,这是何故?”
      
      苏砚也笑:“我都说了,那里并没有刺客,如果他们还执意要在那搜人,岂不是白费力气?浪费时间是小,若是耽误了缉拿贼人的良机,这事可就大了。”
      
      这话有理有据,众人频频点头。
      
      苏绥不屑地切了声,“那万一要是你贼喊捉贼,故意混淆视听呢?”他往前倾身,手肘支在膝头,“我且问你,大家到园子后,男客在南亭,女客在北亭,为何独独不见你人影?”
      
      “四哥遇刺时,你在哪?”
      
      所有目光齐齐扫向厅中那袭白色,看着看着,眼神渐渐不对味。
      
      太子与鄂王不睦,这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看破不说破。况且要不是七年前那桩公案,这东宫之位,本就该是鄂王的,如今他回来,焉知就不是为了那个位子?
      
      “我初来这芷园,见湖上风景极好,恰逢身边有艘小舟,一时兴起,便泛舟赏玩了会儿,这才误了时辰。怎的,五皇兄还不准弟弟我贪顽一回?”
      
      几乎是苏砚刚一闭口,苏绥就接上问话,“准!怎么不准了?只是……”他捏着下巴,走向苏砚,“你也莫怪皇兄为难你,皇兄这也是为了帮你尽早洗脱冤屈。你既说是在游湖,可有人证?”
      
      视线下移,他忽然双眼湛光,抓起苏砚的衣袖,边扬边惊呼:“这、这这是什么?六弟,你衣袖上怎还有血迹?”
      
      厅内瞬间炸开锅,屏风前的人探头探脑,屏风后的人交头接耳,便是一直端坐上首不动声色的谢栖桐,闻声也向前倾了倾身子。
      
      衣上血迹并不多,不仔细瞧还真容易忽略,可一旦被揪出来,又是在白底上,那抹红瞬间就变得格外扎眼。
      
      隔着屏风,阮攸宁心口狂跳不已,手心阵阵冒虚汗。
      
      若她没猜错,今日这局的始作俑者,应当就是苏祉和苏绥。
      
      他们知苏砚喜独来独往,而芷园道路又复杂,他一时半会儿绕不出去,定会在某处落单,就先派刺客跟踪,伺机行凶。无论成与不成,只要在他身上留下些许痕迹就行。他们再命另一群人,当着众人的面佯装对苏祉行刺,最后将侍卫引向苏砚。
      
      至于湖里头刺客的尸首,只怕早被他们清理干净,断不会给他留下翻盘的机会。物证确凿,他又无不在场证明,便是长了一百张嘴也分辩不清。
      
      呵,还真是机关算尽啊!
      
      但她,却是这场死局里的唯一变数。
      
      只要她出来证明,苏砚当时确实在游湖,且还在湖上遭遇了刺客,这局就不攻自破了,只要她站出来……
      
      心跳越发急促,咚咚咚,咚咚咚,好似战前鼙鼓,阮攸宁深吸几口大气,都没法叫它安稳下来。
      
      站出来为苏砚说句公道话,这不难,可……如此一来,就等于直接同苏祉宣战,将阮家提前推入火坑。前世家人的死状如走马灯般浮现眼前,她顿觉喘不上来气。
      
      俞婉莹见她面色难看,紧张地握住她的手,帮她擦汗。阮攸宁惨淡笑了笑,摇头道没事。
      
      屏风前的对峙愈演愈烈,像一张拉满弦的弓,随时都会爆发。
      
      “别说皇兄我不给你机会,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可有人证,证明你当时的确在游湖,与刺客无关。”
      
      “那我便再回答皇兄最后一遍,我当时只身一人,确无人证,若皇兄好奇,大可去湖边查看那只小舟,上头应该还有……”
      
      “我看没这必要了吧。”苏绥拿下巴指指衣袖上的血迹,笑容得意,“你没证据,但我们有啊。来人,速速将这弑兄的不忠不义之徒捉下去,押入天牢,听候发落!”
      
      “是!”
      
      外头踢踢踏踏一阵乱响,人来得比想象中得快且多,应是一早就在外头候着了。
      
      苏绥笑容张扬,若不是碍着身份,巴不得亲自上去,将苏砚五花大绑,心里正美滋滋盘算,一会儿要怎么向苏祉邀功,却听后头传来娇滴滴的声音。
      
      “王爷他有证人!”
      
      众人立时停止窃语,循声望去。但见屏风后头转出来一个娇小身影,五官精致,面色却苍白,身体绷成铁板,显然是害怕至极,还是硬着头皮头皮出来,行至谢栖桐的凤座前,跪下大拜。
      
      “启禀皇后娘娘,臣女可为鄂王殿下证明,殿下当时确实在游湖,与此事并无干系。”
      
      底下低语一片,尤其是屏风后头的郑嬿等人,兴奋地恨不得把脸贴在纱幕上。
      
      苏绥眯了眯眼,语气不快,“你凭什么证明?”
      
      阮攸宁深吸口气,尽量用最平静的语气回答:“因为殿下游湖时,臣女就在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