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宜放养(重生)

作者:衮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亥时中,御书房。
      
      程方舟已在御前跪了大半日,仍没听见平身声起,膝盖酸胀,也只能继续跪着。
      
      他双眼深邃,鼻尖微勾,唇瓣翕动就会扯动鼻翼和眼睑,如蛇在皮下游走,在北镇府司素有阎罗鬼刹之称,见者无不胆寒。此刻却汗如雨下,状若惊弓之鸟,一身飞鱼服早湿了个尽透。
      
      “跟丢了,是何意?”
      
      承熙帝伏案批阅奏折,并未抬头,语气积威,叫人不寒而栗。
      
      程方舟揣摩措辞,“启禀陛下,微臣派人跟踪胡惟潞等昭云逆贼,寻找先帝遗腹子和玉玺,在京郊附近布下天罗地网,可他们像是得了高人指点,突然就从大家伙眼皮子底下消失,遍寻不到。”
      
      “微臣已加派人手在附近搜捕。”他觑着座上之人的神色,小心翼翼补充,希望能冲淡些许怒气。
      
      “在京郊附近跟丢的?”承熙帝声音更沉了,搁笔敲了敲桌案,“瓮中捉鳖,成了引狼入室?”
      
      “你们北镇府司,可是闲散太久,一个个都忘记自己是谁了!”
      
      哗啦一声,数卷奏折从案几上扬起,走雪似的砸在程方舟英挺的鼻子上。他脸色大变,急忙伏低身子,“微臣惶恐。”
      
      “惶恐?”承熙帝冷嗤,“朕看你是‘有恃无恐’!你儿子让朕的锦衣卫成了全帝京的笑话,你莫不是还要让朕成为全天下的笑话!”
      
      怒火烧得正旺,外头有人报,说皇后娘娘到了,正在殿外候着。
      
      承熙帝瞬息收敛火气,清了清嗓子,“去,给朕找,好好找,挖地三尺也要给朕找出来!不然,朕让你,还有你儿子,跟他们一样,从大家伙眼皮子底下消失!”
      
      程方舟连连磕头应是,膝行着倒退出门,退至阶前才敢起身。迎面走来位美妇,身后跟着两个宫人,手里提着食盒。她年近三旬,但保养得极好,一身华服,眉眼中带着点笑,华贵又不失亲和。
      
      她就是当今大邺朝的皇后,母家姓谢,祖上也是京中赫赫有名的清贵书香人家,奈何子孙不肖,轮到现在,除了这一位皇后外,再没个出息的,门庭也因此衰败下来。
      
      程方舟强忍着脚痛,退至道边躬身行礼。谢栖桐微颔首,错身而过,眼梢不自觉瞟过去,眉心轻捻,若有所思,等掌事大太监魏如海出来相迎,她又换回原本的端庄谦和。
      
      入内,谢栖桐行过礼,垂首近前置放茶点,目不斜视,也不多言。
      
      承熙帝乜眼觑她,目光落在那双柔荑上,悬停片刻,又淡淡移走,吞了口唾沫,聊解喉涩。
      
      “这么晚了,皇后怎还不睡?”
      
      “臣妾听闻陛下还在批阅奏章,便着人做了些小点,为陛下裹腹。便是为了社稷万民,陛下也当保重龙体。”
      
      莲花座上的蜡炬,忽的爆了下灯花。光晕拢在她身上,宁静又美好。
      
      承熙帝的心,似也被这灯火撩动,伸手欲抓那令他魂牵梦萦的手,她却悄无声息地避开,退至灯火照映不到的昏暗处,垂首立着。
      
      承熙帝虚拢了下自己抓空的手,干扯嘴角,“三年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朕么?”
      
      灯火在他周身镀上层幽阒寂寥的光,谢栖桐的心,也迎来了一次久违的震跳,面上却还是淡淡的,“昨日,臣妾又梦见兄长了,他同臣妾说……”
      
      “够了!”
      
      承熙帝铁青着脸,双目滚圆充血,两手紧紧攥着面前的纸张,青筋根根分明。
      
      谢栖桐静静凝视他,投映在她眼底的火光慢慢熄灭。良久,她深深垂首。
      
      “臣妾失言,望陛下降罪。”
      
      承熙帝盯着那片螓首,凝脂玉肌,扰扰绿云,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他盍眸长出一口气,随手从面前堆积如山的折子里抽出一本,继续翻阅。
      
      “能劳动皇后凤驾,应当不止这一件事吧。”
      
      谢栖桐道是,接过宫人手里头的名册,递上去。
      
      “这是礼部粗选过的秀女名册,臣妾已阅过,并无不妥,还请陛下审看,若无误,臣妾便唤宫人到各家下帖,邀她们入宫,为太子甄选侧妃。”
      
      承熙帝唔了声,手翻得飞快,目光匆匆扫过,显是并未上心。翻着翻着,他忽然顿住,攒眉不解,“阮仪芳?朕怎么记得,卫国公家的女儿,不是叫这名字?”
      
      “回皇上,这并非卫国公之女,而是他家二房的姑娘。他家大姑娘前几日刚退了亲,风头未过,人还恹恹的,卫国公怕此状会惊扰太子圣驾,方给女儿告了假。”
      
      承熙帝点点头,又忆起程家那对父子,眸色更兼深沉。手指叩着名册上的“阮”字,若有所思。
      
      近来夜秦重又打起云南的主意,搅得边陲百姓苦不堪言,云南王心有余而力不足,向朝廷求助。他闻讯,心中自是愤怒难担,欲调兵遣将,却发现身边竟无人可用,始觉文盛武衰之害。
      
      是时候抬抬武官的地位了。
      
      卫国公是武将之首,理应受到礼遇。
      
      “女儿家心情不好,就更要多出来走动,终日闷在后宅,迟早憋出毛病。干脆也别说是选侧妃,就当是办一次花宴。帝京深秋之最,当属芷园红叶,就去那吧。”
      
      “也别光叫太子去,他们兄弟几个也许久不曾聚过了,都叫上,人多热闹。”
      
      “到时你再找个时机,同太子妃一块,代朕好好安抚人家。至于珠宝首饰……你看着赏吧,别叫人家好不容易出门一趟,还觉受了委屈。”
      
      他一面絮絮说着,一面亲自提笔,在卫国公的名目下新添了个名儿,才写完一个“阮”字,又停住。
      
      “他家女儿叫什么来着?”
      
      谢栖桐道:“阮攸宁。”
      
      承熙帝默念几遍,恍然大悟地啊了声:“就是那个阿鸾吧。”似想起了什么有趣的回忆,竟难得舒展眉目,笑道,“嗯,是个好孩子。”
      
      ***
      
      接连几场秋雨,将院里才吐娇嫩花蕊的木芙蓉浇蔫了头,今日终于迎来了艳阳天,阮攸宁却蔫了脑袋。
      
      下了那么多天的雨,偏偏在芷园宴这天放晴,半片云头都没有,一定是老天爷在同她开玩笑!
      
      她捧着脑袋壳,盯着洒金花笺,长吁短叹。看来这辈子注定还得多陪那几个姓苏的周旋两日。
      
      滴翠兴致勃勃,为阮攸宁梳妆打扮。
      
      皇后娘娘虽强调说,今日只是个寻常花宴,可谁瞧不出来,这是在给太子选侧妃,且还请了其他王爷,没准儿还能再挑出几个王妃。但凡接到花笺的,没一个不铆足劲,把自己装扮得花枝招展的。
      
      她家姑娘底子好,平时薄施脂粉已能艳压群芳,今日精心装扮,定能将那些在背后嚼阮家和程家舌头根的人都比下去。
      
      可她帮忙戴上去的首饰,全叫阮攸宁卸了个干净,只剩鬓间一朵鹅黄绢花,孤伶伶陪着主人往府门去。
      
      这回是陛下御笔亲题的名字,爹爹也阻拦不了。也罢,木已成舟,生气也是徒增烦恼。左右这事尚且还在掌控之内,只要她不冒头,躲在人群中随波逐流,苏祉也发现不了她。
      
      今日一过,她还是一条好汉!
      
      ***
      
      马车前,阮仪芳正陪着程氏和孟夫人在说话。
      
      她知,自己的身份是万万够不上这花宴的门槛。机会来之不易,她无比珍惜,早起着实精心打扮了一番,孟夫人甚至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嫁妆都翻了出来。
      
      婶婶见了她,都忍不住夸了一通,她便有些沾沾自喜。可阮攸宁一出现,她的这点窃喜就跟冬雪见春日般,散得一干二净。
      
      比起自己的珠光宝气,她身上没一件名贵首饰,衣裳花样也偏素,却生生压过自己不止一头。何为天生丽质?无美饰环簇,依旧能颠倒众生。
      
      她这个小地方来的□□凡胎,永远比不上。
      
      “哟,刚才我没仔细瞧,还以为是仙女儿来了呢!”孟夫人拉着阮攸宁上看下看,嘴巴抹蜜,“要说生孩子,还是嫂嫂你最会生,儿子是少年将军,女儿是九天仙女,真真羡慕死我了。”
      
      她卖力吹捧,笑容虽假,眼中的惊艳和羡慕,却是真的。这点阮仪芳也瞧出来了,脑袋垂得更低。
      
      等寒暄完,马车要出发,孟夫人才想起还有事未说,扭着身子回来叮嘱,见阮仪芳抬手要摘头上的珠翠,赶紧拦住,“你做什么?娘好不容易给你打扮妥的,别弄乱了。”
      
      她边说边来回顾看,见哪里乱了,便细细收拾好。
      
      阮仪芳还在坚持,她便恼了,“人靠衣装,我知你在气什么,但这时候死要面子瞎较劲,能当饭吃还是怎的?”吼完到底心疼,低了声音附耳又劝,“等你哪天飞黄腾达了,还愁不能在你姐姐面前扳回颜面?”
      
      “可是我、我……”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就别可是了。快上车,荣华富贵还在前头等咱们呢,去吧去吧。”
      
      在一片挥别声中,马车粼粼驶出巷坊。姐妹俩面对面坐在车厢两边,各怀心事。
      
      阮仪芳天生胆小怕生,跟这个堂姐又从未有过交集,满头珠翠压得她抬不起头,只垂眸盯着两手,绞弄手帕。阮攸宁心情本就不好,见她不说话,自己也捞个清净。
      
      对于这堂妹,她还真没什么印象。
      
      前世她也是因着一个探亲的理由,暂住她家,实则却是在为自己的婚事奔波,后来自己嫁去程家,同她就更疏远了。仿佛还是爹爹帮她寻摸了一桩不错的婚事,可最后婚事不仅没成,人还叫爹爹赶出去,同二婶一块连夜回去泉州,再没登过门。
      
      爹爹不会无缘无故发火,定是她这堂妹惹出了不得了的事,非逐出门不可。
      
      眼下爹娘都不在,她且得小心着些,要知道,今日芷园可来了位不得了的人物,一个闹不好,所有姓阮的就都得玩完儿。
      
      她正想得入神,马车赫然停住。二人反应不及,俱都震撞在车壁上。
      
      阮攸宁揉了揉额头,问车夫发生了什么,面前的帘子忽然被掀起,一高挑身影罩下,将她娇小的身躯完全裹挟。
      
      阮攸宁下意识往角落躲,程俊驰却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拽到自己面前,力道之大,仿佛要将她腕骨都捏碎。
      
      “你心里,当真半点没有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