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投资人爸爸

      
      市妇幼保健院门口,一个年轻女人,挺着大肚子,捂着脸哭,她旁边一个看上去更年轻的男人,一脸焦躁不耐,对她进行批评教育。
      “你到底哭什么?你为孩子考虑考虑,别老这么娇气任性,行不行?”
      
      秦落靠边停车,跳下车,嘭地一声甩上车门。
      动静太大,吓得孟昊一惊,看到是她,表情窘迫又尴尬,磨蹭着不情不愿迎上来。
      “姐,你来了。”
      孟昊对小白花性格的秦萌毫不忌惮,却有点怵秦落,她板着脸,不说话的样子,实在瘆人。
      
      秦落看也没看他,微蹙着眉,快步走向秦萌:“小萌,你别站在风口哭啊,小心伤身体。”
      秦萌看到姐姐,听到暖心的话,顿时更委屈了,实在控制不住,搂住秦落哇地一声嚎啕大哭,眼泪鼻涕蹭在她肩头,身体颤抖,像一片笨重的飘摇的叶子。
      这下可把孟昊气坏了:“你什么意思啊秦萌,我对你不好吗,我哪点对不起你,你至于当咱姐面儿哭得这么大阵势么。”
      
      秦落抬头定定看着他:“孟昊,以你的意思,我妹妹嫁给你,连哭的自由和权利都没有?”
      孟昊一怔,嗫嚅道:“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怀着孩子呢,老哭对孩子也不好啊。再说,也伤身。”
      “你到底是怕她伤身,还是希望她伤身?你看到了她都这么伤心了,你没说给句安慰,还句句扎她……”秦落越说越气,不想浪费精力在孟昊身上,挽住秦萌的胳膊,带她朝车边走,“走吧,先到我那去休息一下”
      
      孟昊立马上前拦住:“姐,你干嘛呀,这次的事真不怪我,你好歹也听听是怎么回事。”
      秦落不悦,微微蹙眉:“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我不干涉,也不给你们当调解员,我只是关心秦萌的身体,想带她回去好好照顾一下,尽尽我做姐姐的心,这样也不行吗?”
      “你这么做,不是打我的脸吗,秦萌都跟我结婚了,要照顾也该我们家照顾啊。”孟昊看看秦萌,给她使眼色,一副你能不能懂点事的样子。
      秦萌一脸委屈,低着头,不接收他的信号。
      
      秦好与孟昊是大学同学,初恋,毕婚族,孟昊父母催生,蜜月即怀孕。
      工作还没着落,秦好就在家待产。孟昊在国企上班,住着父母买的婚前房,不必缴房租,五千五月薪,勉强维持两人的日常生活。
      孟昊比秦萌还小一岁,典型小白脸长相,帅是帅的,但浅薄,气质轻浮,意气用事,冲动急躁。
      这种人只适合谈恋爱,忽冷忽热,感受所谓爱情的甜蜜折磨;若结婚,那无异于养个大儿子,耗干你所有元气。
      秦落曾经劝过秦萌,终身大事,慎重考虑。
      可秦好就吃孟昊这种长相,觉得带出去有面子,闺蜜圈里那些找了憨实二娃哥,戴眼镜理工男的,都羡慕她。
      再加上孟昊嘴甜,心情好的时候,哄得秦萌云里雾里,两人就又如胶似漆。
      可若孟昊不爽,脾气上来,秦好的境况就会是现在这样,被他欺负只会哭,毫无还击之力。
      
      此时听孟昊张嘴闭嘴他们家,秦落只觉得这男的,无知愚蠢且没断奶。
      
      “孟昊,你好歹也是受过教育的,这种话也说得出口?秦萌是一个独立的人,她有人权,有自由,她不是你和你们家的私有财产。”逼得她去普及这种小学生都懂的常识,秦落真是无奈又好笑。
      孟昊脾气上来,脸色一沉,梗着脖子,硬着头皮,耍赖到底:“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她再怎么说也是我老婆吧,她听我的是不独立,难道听你的就对了吗?”伸手就去拉扯秦好,“走,跟我回家!”
      
      *
      
      宁言声下车,正好看到这一幕,大步流星走上前,喝道:“住手。”
      
      孟昊被吓了一跳,愕然回头,看到面前站着一个比自己高大许多的男人,气势迫人。
      “说你呢,没听见?给我松手。”宁言声冷冷俯视他。
      就像一只小鸡仔,面对一头雄狮,孟昊完全失去了抗争的勇气和力量。
      
      秦落抬眸,望着这个男人,他长身玉立,容颜俊美,目光深邃如头顶蔚蓝的天空,在他身后,银杏树一树金黄,泛着金光。
      这男人,每次出场,都自带背景画布,好看地过分。
      
      宁言声看看孟昊和秦萌,大约猜到了他们的关系,他问秦落:“需要帮忙吗?”
      秦落摇头:“一点家事,没什么。”又问,“你怎么会在这儿?”未免太巧合。
      
      宁言声说:“不是你找我谈事。”
      他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正在她家附近的某会所和朋友打台球,开车到她家小区门口,就见她开着车出来,他便跟上她。
      
      秦落默然,刚才打电话给他,根本来不及考虑,全凭冲动。
      资源被抢,妹妹被欺负,让她产生一种被动挨打的无力感,和想要立刻改变现状的决心和冲动。
      
      宁言声说:“你什么时候方便,我们谈谈。”
      
      秦落耐着性子请孟昊先回去,她带秦萌到她住处休息,先冷静一下。
      考虑到秦萌的处境,不宜把关系弄得太僵,以防孟昊恼羞成怒,胡乱迁怒。
      孟昊老大不情愿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教育秦萌,懂事一点,不要给姐姐添麻烦,休息差不多了就回去。
      
      孟昊走了,秦落对宁言声说:“宁先生,我们的事可以明天谈吗?我妹妹可能不太舒服,我要陪她回去。”
      宁言声点头:“行,再联系。”他单手插兜,转身走向自己的座驾。
      
      看着宁言声驾车离开,秦萌才问:“姐,你跟他谈什么协议啊?怎么觉得你们之间怪怪的。”
      合作伙伴,不太像;情侣,似乎也不是,彼此太冷淡,毫无亲密可言。
      “三言两语说不清,以后再告诉你。”她完全不想谈,免得影响心情。
      
      *
      
      “其实我们之间也不用谈什么协议,有没有那些形式,你都是孩子的父亲,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此刻,秦落坐在宁言声的公寓里,心平气和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如果你给我提供一点资源,让我可以赚更多钱养育孩子,我和孩子都会非常感谢你。”
      
      宁言声给她端来一杯咖啡,倚在一架乳白色钢琴上,双手抱臂,玩味地看着她:“如果我不给你提供资源呢?”
      
      “那我就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她这样说,但仍是坐着没有动,姿态是笃定的。
      
      宁言声几不可察地笑了下,好似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他的恶趣味,秦落无意探究,随便他。
      
      他盯着她,目光很深,秦落也并不躲避,淡淡迎视他。
      
      房间里很安静,秦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清浅又稍有些紊乱。
      
      宁言声率先移开目光,站直身体,转身走进书房,拿了厚厚一叠文件出来。
      
      “这是元鸿导演让人送来的剧本,你先看看。”
      
      秦落接过来:“谢谢。”
      
      他又说:“我煲了海鲜汤,午饭在这里吃。”
      
      秦落正低头翻开剧本,闻言抬起头,愣了一下,说:“谢谢款待。”
      
      *
      
      厨房,灶台上,一锅海鲜汤,冒着氤氲热气,香味四溢。
      宁言声戴着围裙,站在流理台边,手法娴熟地把拌好的肉馅添进切开的杏鲍菇盒里,六只菇盒摆在案上,筛上一层玉米淀粉,再沾蛋液,然后放进平底锅里煎一下,最后摆盘,淋上卤好的酱汁。
      这道菜叫做杏鲍菇酿肉。
      他的最新发明。
      电饭煲响起“滴滴”声,红豆紫薯米饭蒸熟了,他伸手拔掉电源,让米饭再闷一下。
      海鲜汤煲好的同时,清炒芥蓝也出锅。
      
      宁言声解下围裙,走出厨房。
      
      秦落捧着剧本,正看得入神,眉头微蹙,一绺碎发垂下来,拂在她白皙光洁的脸颊上。
      阳光破窗而入,在窗帘边缘切下一道亮光,投在页面,映着她纤纤玉指莹白发亮。
      
      宁言声说:“吃饭。”
      
      这两个字很家常又仿佛透出丝丝暖意,令秦落不由怔了怔。
      
      ……
      
      餐桌上三道菜:杏鲍菇酿肉、海鲜汤和清炒芥蓝。
      卖相很不错。
      秦落正好饿了,口中生津。
      尝了一口汤,出乎意料的鲜嫩。
      
      秦落好奇,他一个日理万机的大资本家,怎么还有闲情逸致,一个人猫在这远离市区的地方煎炒烹炸。
      总归不是专为招待她。
      她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已经在做菜了,大概是开了免提,能清晰听到切东西的声音。
      
      秦落坦言:“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好的厨艺。”
      宁言声:“我看上去像四体不勤的人?”
      “你看上去像养尊处优的人,衣食住行有人服侍。”不是看上去,而应该是事实。
      宁言声给自己倒一杯酒,淡淡道:“做菜只是爱好,偶尔工作累了,用来减压。”
      
      通常资本家大富豪,都爱收藏,爱马术,爱打高尔夫,爱美食,爱泡妞,热爱一切纵情享乐。
      烹饪,或许也是他众多爱好之一。
      
      “看了剧本有什么想法?”宁言声问。
      
      秦落直言不讳:“有一点我挺疑惑的,怎么我刚跟你联系,剧本就到了,你猜准了,我会妥协吗?”
      
      宁言声理所当然道:“我是投资人,从女一号到女七号的剧本都有,想给谁就给谁。”
      
      秦落挑眉,投资人爸爸,你最大。
      
      宁言声看着她,又说:“让你说说对剧本的看法,表演有没有困难,你东拉西扯些什么。”
      
      “对剧本的看法当然有。”秦落放下筷子,认真道,“我刚才大致看了下,有吊威亚的戏,我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现在身体不方便。”
      
      这部片子名叫《风华》,讲述的是一个烟花女子潜入敌人内部当卧底的故事,其中有一场戏,是女主角绿萼和另外两位姐妹,吊着威压从天而降,为侵~华军官做歌舞表演。
      
      秦落还没有拍过吊威亚的戏,听说有一定的危险,搁平时也就算了,特殊情况,难免有所顾忌。
      
      宁言声也提前看了剧本,对此心中有数,他倒觉得不必太过担心,只有一场戏需要吊威亚,而且只是简单起降,不会有过多动作,实在觉得不行,还可以跟元鸿协调,改戏也未尝不可。
      
      他悠然端起杯子喝一口酒:“现在知道怕了?你自己选的路,风险当然自负,或者你接受我的提议,和我结婚,我养着你,你就不用拍戏了。”
      
      秦落:“……当我什么都没说。”她端起米饭,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酿肉,津津有味吃起来。废话少说,多多吃饭,给自己攒劲才是最当紧。
      
      *
      
      吃过午饭,秦落离开宁言声家。
      上了车,她给姜舒敏打电话。
      “宁言声给了我一个戏,女一号,剧本很不错。”
      
      姜舒敏有点意外,没想到和解地这么快,也不知两人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宁公子给的,当然差不了,什么戏啊?”一听是元鸿的电影新作,相当震惊,“这么大手笔?你拿什么换的啊,真给他跪了?”
      其实她心里很明白,秦落到底怀着他的孩子,给什么都不过分。
      
      秦落也是刚回过神,以她这样的资历,能拍元鸿导演的戏,无异于天上掉馅饼,还是肉多料足那种。
      
      “什么时候签合同?”姜舒敏眼下最关心这个。
      “一周之内。”这当然也是宁言声告诉她的,“对方会跟咱们联系。”
      
      两个人聊了几句,秦落挂断电话,准备发动车子,车窗被敲响。
      转头,视线撞进一双漆黑眼睛里。
      
      宁言声静静瞧着她:“你忘了带剧本。”
      
      秦落隔窗接过来,道谢。
      
      又听他漫不经心道:“等吊威亚的时候,我会给元鸿打招呼,你自己也悠着点,到时有什么事随时打给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的人这么少的么,好冷哦,自己抱住自己,怀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