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好,太太

      
      宁怀霖这些天心情极好,老二嘚嘚瑟瑟要去耀城拓展新天地,拳脚还没施展开呢,就让人给按住头了,想象他人生地不熟进退两难吃瘪的样子,宁怀霖做梦都会笑醒。
      
      他跟宁言声没什么深仇大恨,也没什么兄弟情谊,不是一个妈生的,再怎么着都隔着一层,尤其他看不惯他那副目中无人、宁家欠了他欠了他妈的样子,你对宁家这么大意见,你不回来不就成了,你既然那么大本事,你自己在外面混出个人样,拐回来跟宁家打擂台呗,你不行,你就别走哪都翘着尾巴,这下好了,被踩了吧,活特么该。
      
      为了庆祝自己的好心情,宁怀霖趁着周末,拎着大包小包回老宅,打算陪老爷子好好喝两杯,开解开解,免得被宁言声那小子气出病来。
      
      他一进门,发现宁瑶也在,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晃着脚哼着小曲剥豆子,这也是破天荒头一遭,宁大小姐打小十指不沾阳春水,宁太太组织孩子们一块学习烘焙,她连打蛋器都懒得摸一下,又脏又累又麻烦,她才不要干,她就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公主,再把自己的公主玩偶打扮的更像公主,然后两个公主等着保姆们做好点心供她们享用,美其名曰这叫培养高贵气质。
      
      宁怀霖看不出宁瑶气质高贵不高贵,养尊处优,吊儿郎当,不思进取,好吃懒做,一辈子靠着娘家过日子倒是真的。
      
      宁怀霖走过去扒拉扒拉水晶大碗里绿莹莹的豆子:“今儿这么勤快,亲自下厨了?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宁瑶倒没打算下厨,就是心情不错,看见保姆阿姨剥豆子,心血来潮,玩个意趣,被宁怀霖挤兑,她也没怎么当回事,毕竟比起二哥,大哥至少把她当同一阵营的,斗嘴吵架,图个乐呵,她捏一个豆子,举到宁怀霖眼前,翻个白眼看他:“你认识?”
      
      “这不就是蚕豆吗,你认为都像你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宁瑶哈哈大笑,提高嗓门说:“宁大少爷,这种豆子呢,叫兰花豆,煲汤用的,清心养人。”
      
      “呵,这么艰深的知识你都懂了,了不起。”宁怀霖把捻了半天的一颗豆子丢回碗里,问:“爷爷呢?”
      
      宁瑶朝楼上努努嘴:“在书房打电话呢,说要替宁言声疏通疏通。”
      
      宁怀霖就有点不高兴了:“不是说不管他了吗,他能耐大,怎么不自己来啊,还靠家里干什么。”
      
      宁瑶撇撇嘴:“还不是为了重孙子,爷爷奶奶已经商量好了,帮宁言声把关节打通,让他安定好那边,赶紧回来,把重孙子带回来,咱们宁家的孩子当然要宁家来养,交给那种穷乡僻壤出来的女人,能养出个什么好?”
      
      “带回来是什么意思?老二真要结婚了?”
      
      宁瑶忍不住啐一口:“结个屁的婚,那种女的也能进咱们家门吗,奶奶和爸爸压根就看不上她,何况她还把宁言声和多丽姐的婚事搞黄了呢,咱爸还是想宁郝两家联姻,前些天特意飞香港给洪振邦赔礼道歉,结果让人堵在门外,连面都没见,咱爸一肚子气飞回来,直接放话了,那女的不是装模作样不进宁家吗,就永远别进了,宁言声爱怎么跟她搅和随便,他们只要孩子。”
      
      “什么叫只要孩子?硬抢吗?”宁怀霖不关心孩子的事,他只关心宁言声和宁家关系发展的走向。
      
      “什么叫硬抢?那孩子流着宁家的血,是宁家的孩子没错吧?以宁家的地位和财力,比起那女人,那边更适合养孩子,能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和教育资源,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不让宁家的孩子在外面吃苦受罪,抱回来养在爷爷奶奶身边,天经地义,也是很容易办到的事,那种女人给够钱,再略施压力就够了,很好对付。”宁瑶当然也不关心孩子的事,她只希望那女人不要踏进宁家,让她看着添堵就行。
      
      两人正聊着,老爷子从楼上下来,神色复杂。
      
      宁瑶丢下豆子,跳下高脚凳,走到爷爷身边,挽住他的胳膊,娇滴滴说:“我英明神武的爷爷,事情都办妥了?”
      
      老爷子蹙蹙眉:“办妥了,不过不是我办的。”他顿了一下,“我还真小看了言声这小子,我以为这件事上,他怎么也该跟我服个软,求我帮忙了,等了这么多天,也不见动静,我主动去帮他,结果打电话一打,人家说耀城分公司项目的审批文件早几天就已经批下来了,你们猜言声怎么做到的?”
      
      宁怀霖整个都泄了气,他不想听爷爷吹嘘宁言声,可也确实好奇:“怎么做到的?”
      
      “他不是把分管的领导得罪了吗,多丽听说这事专门飞过去要帮他的忙,结果他给人甩脸色,把人气走了,多丽多情多义也没计较他的态度,在耀城呆了几天,托人牵线,当面去跟那位领导说和,对方说没有的事,大家都是做事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闹情绪呢,事情该怎么办怎么办,程序该怎么走怎么走,意思就是把多丽给拒了,要完全按规章制度来,层层审批,层层把关,慢慢来。多丽都觉得没希望了,言声的项目肯定要被卡死了,我一听那得立刻想办法啊。”
      
      宁老爷喘口气,走到沙发前坐下,接着说:“你们猜怎么着,言声去找了那个领导的死对头,三下五除二就取得了对方的信任,人家直接帮他越级批复了,你们想想这里面门道可不少。”最后忍不住赞赏一句:“言声,果然是个做事的人。”
      
      宁怀霖脸都黑了,宁瑶也很泄气,想想他袒护那女人的样子,她就恨得在他脸上狠踩几脚,戳几个洞才好。
      
      *
      
      秦落参加完一档真人秀节目的录制,紧接着就是电影《风华》上映前的发布会路演,忙到马不停蹄,欢乐无比。
      
      这段时间宁言声暂时从公司的繁杂事务中抽身出来,回到了榕江的家,工作安排随儿子的作息调整,早上儿子睡醒前,他抓紧时间到书房回复邮件,审阅合同,看书,等儿子醒来,由育儿嫂喂过食物之后,他就独自带儿子去小区的早教中心,爬上爬下,和别的小朋友互动,中间泡一次奶,哭了就抱着哄一哄,玩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回家吃午饭,下午儿子午睡,他再到书房开视频会议,醒了之后,专注陪玩一个小时,晚上睡前就一直由育儿嫂陪伴照顾。
      
      育儿嫂很有耐心,也真心疼孩子,孩子和她在一起情绪稳定。仅仅是这一项就足以让秦落和宁言声感到安心,并对育儿嫂心存感激。
      
      忙完发布会,秦落又开始参与拍摄一部大型古装片,演女一,从一个小女史成为一代皇后,秦落很珍惜这次机会,演好这个角色,就进一步奠定了她在演艺圈的地位。
      
      耀城分公司那边到了工程收尾,生产线投产的关键阶段,宁言声也得过去盯着,秦落眼看要进组了,两人就商量请秦萌搬过来住两三个月,帮忙照应着点家里。
      
      秦萌自然也愿意,本来她最近接广告设计的私活,也有点忙,不想再花钱请保姆,也不想老让姐姐接济,就打算请妈妈过来帮忙照看孩子,又真的害怕妈妈动不动的唠叨教训,如果两个孩子能放在一起带,互相就可以搭把手。宁言声给胖浣请了两个育儿嫂轮流照顾,多加一个孩子,也会多加点薪水,何况秦萌的孩子会到处跑了,相对轻松一些。
      
      秦落在剧组拍了二十天戏之后,有了两天假期,宁言声来接她,他们一起回了家,晚饭后,关了手机,推着儿子到小区里散步。
      
      夏末秋初,夜晚的风清凉凉的,吹在身上很舒服。
      
      宁言声推着小推车,靠着栈桥一侧走,秦落走在他身边,裙摆被风扬起,一下一下撩拨他的小腿,宁言声觉得小腿处一阵酥麻,四处望望,没什么人,他附耳对秦落说:“别撩我,万一我把持不住,在这小桥也不合适啊。”说着,伸手勾了一下秦落的腰,并顺势捏了一把。
      
      秦落扭身躲了一下,“孩子在呢,你说话注意点。”
      
      她这么一扭,在宁言声觉得像撒娇,尤其她的腰肢扭动了时候在他手心里磨蹭了一下,他简直发热了。
      
      推到栈桥拐弯处,秦落在长椅上坐下,栈桥两旁绵延的路灯连成线,点点灯光投映在水中,泛着粼粼波光。
      
      一连忙了这么长时间,没白天没黑夜的,秦落舒展四肢靠在椅背上,深呼吸,闭上眼睛,感受风拂过脸颊,有一种终于慢慢复活的轻松丰盈感觉。
      
      宁言声在她身边坐下,弯腰从小推车里抱出胖浣,把他面对自己放在腿上,胖浣光滑的小脚蹬着他的肚子,他下意识撑起肚子,肚皮拱了拱小家伙的脚,小家伙觉得好玩,咯咯咯笑起来。
      
      秦落转头看着父子俩,伸手握住儿子胖乎乎的小手:“儿子,想不想妈妈?”她凑过来,与儿子对视,慢慢地张开嘴,说:“妈~妈。”
      
      胖浣看的很认真,下意识张了张嘴,发出一个含糊的音节:“妈~”顺带还吐出一个口水泡。
      
      秦落激动坏了,儿子会叫妈了,儿子学会的第一个字是“妈”,尽管她有两个月没有好好陪过他,但他还是记得她,还是会专注地看着她,跟她学习叫妈妈。
      
      秦落把儿子从宁言声怀里抱过来,儿子躺在她怀里,她不由得想起,原本打算一直喂母乳的,但两个月没喂,加上工作压力大,早已经慢慢回奶了,她没有奶喂孩子了,忽然有些莫名的惆怅和伤感,俯身贴了贴儿子的小脸,对宁言声说:“孩子长得太快了,转眼就会叫妈妈了,拍完这部戏,我不接戏了,先好好陪儿子一年再说,平时就接点小活算了。”
      
      “我支持你。”宁言声忍不住伸手抚摸一下秦落垂落的头发,“你想在家陪伴孩子的成长,就先这么做吧,不要担心会影响你的事业,或许别人停个一年半载会有影响,但你不一样,你有我支持你,我们成立个影视公司,我们自己组团队,自己选作品,角色随你挑。”
      
      秦落很意外:“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认真的。你还很年轻,就被孩子占据了太多的时间,对事业发展的阻碍是显而易见的,市场是不等人的,那我们只能自己创造市场,我本来也有意进军影视业,你也算是为我提供了渠道和资源,我们一起努力把这件事做好。你想专注拍戏,还是兼顾幕后,发展更大的事业,都随你。”宁言声把儿子从秦落手里接过来,小家伙也有二十斤了,抱的久了也不是件轻松的事。
      
      秦落心里涌起一阵激动,她望着人工湖湖面粼粼水光,默默出神,过了一会,说:“我暂时没想太远,我只知道未来我是想有多远走多远,做很多自己喜欢的事,目前我能想到的就是好好拍戏,有了足够的名气和资源,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可以更有选择角色的空间和自由。”
      
      宁言声转头凝视她,在她眼睛里,看到光芒闪烁,他知道,她一定是看到了梦想的方向,光芒万丈,美丽无双。
      
      秦落由衷地说:“谢谢你,老板。”
      
      “不用谢我,我也是为了赚钱,为了拓展业务,我们先把手头的事做好,稳定了,再慢慢筹划影视公司的事。”他看秦落点头,向她伸出手,“未来的大明星,大老板,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
      
      胖浣歪在爸爸怀里,听着爸爸妈妈一直在聊天,像潺潺水流一样,缓缓的,温柔的,彼此契合的,他听着听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
      
      秦落在家呆了三天,时时刻刻陪着孩子,亲自搭配辅食食材,等育儿嫂做好了,再亲自一小口一小口喂给孩子吃,一边喂,一边笑眯眯温柔地看着孩子,胖浣有妈妈陪着,心情很好,胃口也好,吃了一小勺再吃一小勺,吃够了,就把头一扭,不再张嘴了。
      
      秦落一看儿子不吃了,立刻把碗递给育儿嫂:“好了,宝贝不想吃了,不想吃就不吃了。”
      
      育儿嫂看看碗里还剩的食物,有点担忧:“是不是做的不合口味啊,不知道宝宝吃饱没有。”
      
      秦落站起身对育儿嫂说:“可以试着多种食材组合给孩子吃,但孩子不吃了,就不要再坚持喂,一点也不能强迫孩子。”
      
      “好的,太太,我知道了,没强迫过,不吃就不喂了,等孩子饿了,就换花样给孩子做的。”
      
      秦落听她这样说,也很放心,不过她注意到育儿嫂对她称呼变了,以前没注意,这次听她叫太太觉得有点别扭,就对她说:“不要叫我太太,叫我秦落就行了。”
      
      “是宁先生要求的,叫我们都要叫你太太,尤其在老宅那边的人面前。”育儿嫂没打算改口直呼其名,工资是宁先生开的,当然听宁先生的。
      
      秦落也没再说什么,上楼到书房看见宁言声在看书,走过去问他:“你干嘛那么讲究一个称呼,家里的工作人员随便叫我什么都行,叫太太听着别扭的很。”
      
      “你本来就是这家里的女主人,叫你太太天经地义,你习惯习惯就好了。”宁言声也知道没必要强调这些,只是一想到宁怀霖宁瑶他们虎视眈眈盯着他俩,巴不得他早点妻离子散,他就忍不住心里发堵,让家政人员人前人后叫秦落太太,也是在向他们表明决心,别老瞎捉摸,他们好得很。他知道这样很无聊,但他认为有这个必要。
      
      这些天秦萌照样还是住在宁家,秦落休息几天就回剧组了,宁言声也得回耀城忙公司的事,再过一两个月,两人的工作都告一段落,秦落就打算一直照顾孩子了,到那时她再带孩子回去过他们自己的小日子。现在她还是一个人,秦落曾建议她不要把自己的情感封闭起来,该接触男生还是要接触,有合适的,谈谈恋爱,至少也能调剂下生活。可她实在没那个心,像现在这样简简单单过日子挺好的,不用应付男人,她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
      
      在家郁闷了两天,宁瑶给郝多丽打了电话,到她的庄园找她,一来是心情郁闷,想找郝多丽聊聊散散心,二来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郝多丽曾经给她介绍过一个小鲜肉,她挺喜欢的,有心想跟对方发展,苦于对方一直没有什么明确表示,就这么一直吊着,她希望郝多丽能帮忙推进一下,就算不能展开一段恋情,有一段露水情缘也是好的啊,谁叫这日子这么无聊呢,想想小鲜肉的颜和身材,她都要忍不住流口水了,半夜三更的时候,更是心痒难耐。
      
      到了庄园门口,迎面看见小鲜肉走来,宁瑶心花怒放,立刻迎上去:“见川,你也来了?好巧。”
      
      卞见川淡淡的:“你好,宁小姐。”
      
      宁瑶有些失望,但这种情绪只是一闪而过,她有耐心,终有一天能够达成目标。
      
      她很快又换上一副笑脸:“多丽姐在里面吗,上次她说刚收了两瓶好酒,让我有空过来尝尝,刚好今天遇上,我们一起喝一杯吧。”
      
      卞见川说:“多丽姐这会不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聊。”卞见川对这个女人是有点反感的,每次见着他都有点苍蝇见着肥肉的感觉,不叮一下不算完,看在她是宁家千金的份上,各种场面上都免不了与宁家人打照面,所以也不好跟她闹僵,面子上过得去,随便应付一下也就罢了。
      
      要让他去奉承她,哄她开心,万万做不到。
      
      宁瑶看他要走,心下着急,好不容易遇见,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它溜走呢,脑子里飞快转着念头,怎么才能把人留下呢,也不能硬拽着不放吧。不过,实在不行,硬拽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就当开玩笑似的,走嘛,走嘛,陪姐姐喝一杯,凑个热闹嘛,怎么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占你便宜不成。
      
      嘴边的话,宁瑶不是说不出口,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太饥渴。
      
      她正要再开口挽留,只听身后传来郝多丽的声音:“见川来了,怎么要走么,别走别走,我正有个角色想跟你聊聊呢。”
      
      宁瑶喜出望外,回头看着郝多丽,充满感谢地偷偷对她眨眨眼睛,郝多丽意会,对她微微一笑,角色这事也是真的,不过早聊过了,这次留下卞见川纯粹是做个顺水人情。
      
      卞见川犹豫了两秒钟,跟着郝多丽进去了,或者宁瑶他还可以驳一点面子,对于郝多丽,他暂时还没有这个勇气,除非他不想继续在演艺圈混饭吃,以郝多丽今时今日的地位,再加上她的手腕和背后的势力,要搞掉一个流量小生,并不是什么难事。
      
      小鲜肉算什么呢,每年都有一大堆冒出来,一茬一茬韭菜似的,割完一茬,还有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破土而出,机会却不是人人都有的。他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为什么要因为躲避一个白痴女人而毁于一旦?太不值得了。
      
      对待白痴,就随便应付得了。不值当他费太多心思,动用太多情绪。再看宁瑶,他的脸色就没那么僵了。
      
      郝多丽开了瓶好酒,私人厨师准备了精美菜品点心,起初郝多丽也真的是在认认真真跟卞见川聊剧本聊角色,宁瑶坐在一旁,听不懂,就享受美食和美色,养胃又养眼。
      
      郝多丽聊着喝着,很快就喝多了,一喝多,大脑就无法理性思考了,只能东拉西扯扯闲篇,不知怎么就聊到前任,主要是聊卞见川的前任。
      
      郝多丽脸色绯红,笑意盈盈,姿态慵懒靠在沙发上,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指指卞见川:“像你们这种年轻小帅哥,情史肯定很精彩,讲来听听嘛。”
      
      卞见川没怎么喝酒,也没怎么有闲情逸致聊这些,就倒了一杯酒,边喝边打哈哈:“哪有什么精彩情史,这些年光顾着发展事业了,都没什么心思谈感情,等过些年奋斗累了,闲下来再找个心思简单的女孩好好谈谈恋爱。”
      
      宁瑶听这话觉得不太中听,什么叫心思简单的,傻白甜吗,那不都是傻逼吗,男人都什么品位,她承认自己当不了傻白甜,她为什么要去当傻逼。
      
      郝多丽对他这话也觉得有点不入耳:“什么是心思简单的?你是说我们不简单喽,所以你对我们这样的女孩不感兴趣。”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想找一个外圈的,阅历简单的,也没什么太多能力的,那样的话对方不容易嫌弃我,我也会觉得更轻松一点,取悦起来不是那么难,能力太厉害的,我觉得自己匹配不了。”卞见川下意识说了一堆废话来圆自己无心的一句话,觉得真够累人的。
      
      “你也太妄自菲薄了,以你的条件,多么优秀的女孩也配得上,还是说,你对心思简单的女孩有执念,是不是你前女友就是心思简单,没什么阅历的,例如那个叫秦落的?”郝多丽还在灌酒,看上去醉的更厉害了。
      
      宁瑶闻言惊诧不已,愣愣的看了看郝多丽,又转头盯着卞见川,心里登时充满愤怒和不甘,怪不得这个男人连正眼也不瞧她,原来惦记着秦落那个贱人呢,就那种靠着肚子妄想攀龙附凤的下贱女人,哪一点比得上她?
      
      宁瑶独自生闷气,郝多丽虽然醉了,也看出她脸色不对,不知心里有什么盘算,开始一个劲儿的劝卞见川喝酒,他婉拒也没用,郝多丽扶着桌子站起身,亲自给他倒了一大杯酒,“我们有多长时间没在一起喝过酒了,今天难得聊的这么开心,不醉不归,谁不喝谁是小狗。”
      
      喝到天黑,卞见川不出意外地喝醉了,摇摇晃晃晕头转向要到庄园门口打车回家,郝多丽说:“都醉成这样了,你还回哪儿去啊,在这里好好睡一觉,再回去,你醉成这样回去我也不放心啊,万一出点什么事,我可担不起责任,你不许走,我这么大个庄园,还没你睡觉的房间不成。”
      
      卞见川喝的已经有些迷糊了,想拒绝,话都说不清楚,郝多丽打个响指,一个服务生走过来,郝多丽说:“扶卞先生回房间休息,照顾好他,给他准备洗澡水,至少给他把脸擦洗一下,清爽一点,再让厨房给他煮个醒酒汤。”
      
      “好的,丽姐。”服务生搀着卞见川到房间去了。
      
      宁瑶还坐在那里生闷气,郝多丽走过去坐到她身边,凑到耳边说:“你在生什么闲气,这么好的机会不好好把握一下吗?”
      
      宁瑶心头一动,对呀,自己坐着干嘛呢,渴望的男人就在房间里,醉成那样也跑不了了,还不是自己想怎么来都行,想想浑身都热起来。
      
      她看看郝多丽,还有些扭捏,虽然她贼胆大,但主动往男人的房间里去,还是第一次,跟前夫在一起的时候,前夫都是哄着她,她被哄习惯了,还真有点不习惯,需要做做心理建设,郝多丽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你们两个男未婚女未嫁,促成一桩好姻缘,也算我积德了。”
      
      宁瑶推开卞见川房间的门,看见男人穿着睡袍,躺在床上睡得正酣,领口敞开,胸肌线条分明,看的她不由吞吞口水。
      
      她轻手轻脚进了浴室快速冲了个澡,然后光着身子走出来,来到床边,然后轻轻爬上床,跪坐在卞见川身边,慢慢拉开浴袍的带子,撩开衣襟,惊了一下,下意识用手捂住嘴巴,卞见川睡袍下□□。
      
      宁瑶探身把床头灯关了,在黑暗中适应了一会,然后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色,在一片昏暗中,将手伸向了卞见川……
      
      卞见川在睡梦中□□了一声,是很舒服的那种□□,宁瑶看到了他身体的变化,自己的身体也变得软了,几乎融了。
      
      她迟疑了一下,爬了上去,慢慢坐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