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跟你谈恋爱

      第四十八章
      
      结婚是图什么?
      
      秦落认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图有张长期饭票吗,她自己能赚钱,绝对能养活自己,而且还能养的不错,她不图钱,最起码不只是图钱,那图什么呢,图消解孤独,孤独如何消解,有爱,有温暖的陪伴,反正不是图一家子奇葩给她添堵,更不是图一个奇葩中的奇葩的小姑子来作践自己,折寿。
      
      秦落压根不理会宁瑶,她也很奇怪,自己完全没有要跟她撕的欲望,看来是真的没把她当小姑子看待,不当她是小姑子,她就是一个不相干的人,更没有理由理会她了,一旦理会她,就是往她挖好的坑里跳,秦落自认自己没那么愚蠢。
      
      她走到老爷子面前,理所当然的把自己的孩子抱回来,很礼貌地对老人家笑了笑:“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我带孩子出去透透气。”
      
      说完,抱着孩子出去了,步履轻盈,头也不回。
      
      来宾们都愣了,这什么情况,还没过门的媳妇就敢对婆家的长辈甩脸子,无法无天了吗?太嚣张了吧。
      
      宁瑶非常气不顺地瞪着她哥:“都是你惯的,你怎么把你的女人惯成这副样子,你看她什么态度?”
      
      宁言声头疼地皱皱眉:“她什么态度,管你什么事?”
      
      宁瑶登时把眼睛瞪得更大了,左右看看,向长辈们寻求认同:“你们看宁言声变成傻逼了,胳膊肘往外拐。”
      
      宁太太眉头一皱,低声嗔怪她:“瑶瑶,说话注意点。”当着长辈的面也太随便了。
      
      “妈,你不能怪我,我是被宁言声给气的。我就没见过他这号人,二百五,傻兮兮。”不是有长辈在,宁瑶真想痛痛快快骂的宁言声狗血淋头。
      
      宁言声冷冷看着她:“你自己的态度都管不好,到底哪来的自信要管别人的态度?”
      
      宁瑶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飞快地想了一下,又想怼回去,宁守雄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多话瞎胡闹,她努努嘴,满脸不服气走到沙发前坐下。
      
      *
      
      当事人不参与,结婚的事当然没有谈拢,尽管宁老爷子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许诺调宁言声回总部,担任要职,给秦落和孩子股份,三场豪华婚礼,等等,做足了一系列准备。
      
      晚上吃饭的时候,宁言声转述给秦落,秦落一边埋头吃饭,一边琢磨着自己工作的事情,现在孩子也生了,没有什么牵绊了,正是努力打拼的时候,这么久没工作她攒了满身的劲儿,只等着像鱼投入大海一样,投入工作之中。
      
      接下来要拍的戏,要拍的广告,要参与录制的节目,要出席的商业活动,走马灯一样在脑子里转来转去。
      
      对于宁言声的话她有一句没一句听着,没怎么进到心里去。宁家很有钱,宁家也愿意给她钱,也就是股份,只是那东西也就是挂个名而已,不见得能拿去换成钱,也不见得能动用那笔钱,尤其当她有一天不是宁家的媳妇了,所谓股份也不见得能让她带走,说不定还要剥夺她的自由,限制她拍戏的次数,和角色的选择。
      
      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自由。
      
      自由是什么?
      
      有说不的权利。不想做的事就可以不做。她不想跟宁家的人打交道,她不结婚,不跳进去,这个就是自由。
      
      至于钱嘛,她当然想要,当然也想当一个大富婆,过优渥富足的生活,不过她现在过的日子已经还算不错了,她挺满意的。而且私心一点讲,不嫁给宁言声,也享受着嫁给他才能享受的资源,她有什么必要非得结婚把自己绑定呢。
      
      就先这么着瞎几把过呗。
      
      宁言声看出她没在听,神色飘忽的,不知在想什么呢,他有一种被拒之门外的失落感。过了这么久了,孩子也生了也共同抚养着,可这女人怎么就还是这么的不把他当回事,有他没他都行,真让人郁闷。
      
      宁言声夹了一块鱼放在她碗里:“想什么呢?饭也不好好吃。”
      
      秦落抬头看看他:“在想嫁给你和不嫁给你,哪个好处多?”
      
      “这还用说,当然是嫁给我好处多,宁言声的女朋友,和宁言声的妻子,显然后者的名号带给你的助力更大。”宁言声直言不讳,“一旦我们公布结婚,在国际上很多以前你接触不到的资源,都会向你敞开大门。”
      
      这倒是不假。
      
      秦落歪着头,对着他微微一笑:“说的我还挺心动的。”
      
      “你才知道吗,我早就告诉过你。”
      秦落点点头:“唔,我确实早就知道,在你和我谈交易的时候,我就知道。”
      
      宁言声不爱听她说这个,谁愿意老被揭短呢:“我早就不跟你谈交易了,你这个人有没有良心?”
      
      “那你跟我谈什么?”
      
      “你说谈什么,谈恋爱啊,谈感情啊。”宁言声脱口而出,不假思索,“你以为都跟你似的,永远就只谈利益,谈得失?”
      
      秦落挑挑眉:“你少给我扣帽子,我就是因为谈感情,才不跟你们家谈交易的。”
      
      “那这么说,你对我没感情?”宁言声盯着她,他才发现,男人也需要安全感,也需要安稳的生活,他一想到秦落的心思是飘忽的,他不知道啥时候就会妻离子散,就觉得莫名烦躁。
      
      秦落认真地想了想,说:“也有吧。”
      
      “什么叫也有,吧。有就又,没有就没有”
      
      “那就,没有?”
      
      “我管你有没有,我有就行。”宁言声是真的不想管她怎么想了,他决定还是做他该做的,“赶紧吃,吃完送你去机场。下个月你和胖浣回榕江吧,现在你的大部分工作都在榕江,来回跑太麻烦。”
      
      “我也正有这个打算。”秦落放下碗,认真对宁言声说,“下个月我要录节目,时间紧,没办法来回跑,我还得背奶。”
      
      “背奶?太麻烦了。要不就断奶吧,平时我多抱他,父亲温暖的怀抱应该也能缓解一些吃不到奶的遗憾。”宁言声在琢磨自己两头跑的问题,总之他们两个的时间得协调开,妈妈忙,爸爸也忙,孩子岂不成了孤儿。
      
      秦落毫不犹豫回绝:“不行,不能断奶,就是因为不想断奶,才背奶的。孩子完全依赖妈妈也就这两三年,他这么小我就丢下他去工作,已经很对不起他了。能喂母乳还是喂母乳,这是孩子最好的食物。”
      
      宁言声顿了一下,拍拍她的手背:“不要太紧张,怎么还对不起他,你对他还不够好啊,怎么才叫够好,你还想做到完美啊?差不多就行了,放松点,先照顾好自己。”
      
      *
      
      七月初,秦落带着孩子回了榕江,悄默声儿回去的,除了秦萌、姜舒敏他们没几个人知道,连父母都不知道,宁家那边更是不透露丝毫,秦落可不希望他们来打扰他们母子的生活。
      
      宁言声在榕江呆了四五天,把日常事务都安排好,配备了足够多的人员照顾秦落和孩子的生活,第六天就赶回耀城,马不停蹄处理工作。
      
      耀城分公司准备建新厂,设立新的生产线,工作一下子多了很多,为了融资和基建的事,宁言声三天两头带着一堆资料跟分管经济的各位领导开会协商,吃饭讨论,再到公司处理各个环节的出现的问题,回复邮件,审批合同,忙到三更半夜回到家,冲个澡,倒头就睡,连给儿子视频的时间也没有。他想尽快理好分公司的事,到爷爷那里交了差,然后就先回家好好陪陪孩子,至于集团的权益分配,随便宁怀霖耍什么花招,到时候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办公楼和工厂的基建工程,宁言声原本已经跟当地一家资质良好,业内口碑一流的建筑公司谈好了,七月下旬就要动工。忽然一位领导的亲戚到公司找他,说要跟他合作基建工程,还当着他的面亲自给领导打了电话,表明身份。
      
      对方公司的资质显然达不到宁言声的要求,他当即就拒绝了,对方很意外,不看僧面看佛面,多少也要给点面子吧。
      
      “宁总,你可以看不上我们公司的资质,但不能轻易质疑我们公司的业务能力,我也不奢望你把工程都给我做,至少给我们一点机会,考察一下我们公司的实力,给以后合作打个基础,你说是不是?”
      
      宁言声默默喝茶,没说话,在考虑怎么打发他比较合适。
      
      领导的这位亲戚又说:“一些小工程交给我们做其实更合适,我们报价也低很多,很划算。再说跟我们合作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至少你融资会容易很多。”
      
      “这么说,我们公司融资跟与你合作是挂钩的?”这个人说的话让宁言声有些反感和不适,对方越是这样说,他越是想立马送客。
      
      “也不是这个意思,你求领导帮忙,你总要感念领导对你的照顾吧,我跟你合作,这也是给你一个向领导表诚意的机会。反正工程给谁做不是做呢。”
      
      “我们公司的工程并不是什么资质的公司都可以接的。”宁言声说,“抱歉,让你白跑一趟。”
      
      宁言声不知道对方怎么跟领导说的,下次再见到那位领导,他明显感到受到冷落,领导似乎对他成见很深,原本对他大力支持,又变得模棱两可了。
      
      宁言声确定自己把对方得罪了,这事也不知怎么传到宁老爷子耳朵里,在电话里把他痛骂一顿,人家想跟远森合作,要一点小工程,给就是了,何必把话说那么硬,领导再深明大义,也是凡人,凡人就又凡人的情感和需求,人家明确表示支持你,赞赏你,你倒好,让人家热脸贴你的冷屁股,你不把人家放眼里,人家能没情绪没想法吗。
      
      “我真不知道你的情商这么低,你平时是怎么做事的?”宁老爷子差点没骂他是蠢货了。
      
      “我做事凭的是认真的态度和实力,他们公司的资质远远达不到我的标准,我为什么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就算资质不够,你想拒绝,不能迂回一点吗,非得直来直去,让人下不来台?”宁老爷子有点生气了,觉得他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资质不够,直接说不够就行了,七拐八绕纯属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说一句顶一句,宁老爷子直接发飙了:“你建个厂子,要多高的资质?是个建筑公司都能做。”事实当然不是这样,这事让宁老爷子做,审核标准也不会比宁言声更低,他这样说,只是为了怼而怼。
      
      宁言声不甘示弱,再次呛回去:“我是建现代化工厂大楼,不是搭厂棚。”
      
      “那行,你厉害,那融资的事万一遇到阻力,拖你个一年半载,你别来找我哭。”宁老爷子发飙主要是担心这个,你需要人家为你办事,你又把人得罪了,人家随便找个理由压压你的文件,你有话可说?
      
      宁言声完全不担心,他淡然对爷爷说:“您大可放心,我绝不找您哭去。”
      
      郝多丽不知道从哪听说这件事,隔天就飞到耀城,直接到分公司办公室找到宁言声,告诉他,她与那位领导的太太交情匪浅,可以去帮他递个话,解释清楚,给人家顺顺气,这事也就翻篇了。
      
      “你不用觉得有压力,欠我的人情,我不是冲你,我是冲宁瑶,冲老爷子老太太,我不想他们为你担心。”郝多丽坐在沙发上,看着办公桌后面的男人,她雪白的脸上平静如湖泊,嘴唇还是一如既往地红艳艳,像一片烧红的枫叶。
      
      宁言声翻看着文件,头也不抬:“既然你是冲他们,那你应该直接向他们表达你的好意。”他刷刷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我一堆事,忙得很,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招待你。”
      
      郝多丽干坐了五分钟,宁言声一直在忙,她自己觉得无趣,终于悻悻的起身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