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爱的宝贝

      
      夜里十一点,书房里亮着灯,宁言声坐在书桌前,闲闲地翻着一本历史类书籍,外面客厅里很安静,没有任何动静,玄关处亮着射灯,橘黄色的光芒营造出温暖又安宁的氛围。卧室的门虚掩着,里面一片漆黑,秦落早已睡下,睡得深沉又安稳。
      
      书桌上的手机嗡嗡震动,是赵明志打来的电话,宁言声接起来,问:“怎么样?”
      
      赵明志语气显得有些凝重:“问出来了,不是孟昊,对方到底是谁,这胖子也不知道,据他说跟他接头的是个年轻男人,穿着打扮比较随意,看着不像有钱人,但非常的大手笔,给了他一大笔钱,劳务费和赔偿金都包含在内。”
      
      “赔偿金?”这三个字敏锐地攥住了宁言声的心,他紧皱眉头,目光冷冽如寒刃,“对方什么目的?是打算一尸两命吗?”
      
      “胖子说据那年轻男人透露,幕后操控者大有来头,无意惹上人命,给自己埋祸根……是冲着孩子去的,大人可以伤,不可以死,但孩子……不能留。”赵明志说到这里,没来由打了个磕绊,一阵寒意透过话筒传递过来。
      
      宁言声握手机的手指收紧,简直要把手机捏碎,愤怒已经令他有些失去理智:“能查出是谁吗?我们花更大的价钱撞回去,不用撞死,让他插着管子过下半辈子。”
      
      “一时半会很难查出来,对方显然是委托给什么人做的,自己藏匿的很深,恐怕没有线索能探过去。”赵明志说,“下一步我们怎么办?胖子如果不交差,对方肯定起疑。”
      
      宁言声想也没想说:“如他们所愿。你去做点资料,交给胖子,让他拿去交差。”又特别强调,“搞定这个胖子,杜绝他反水,否则拿你是问。”
      
      “你放心,老大,我有分寸。”赵明志顿了顿,又说,“老大,你说对方是不是冲你来的,如果是报复秦姐,也没必要丧心病狂到伤害孩子吧?但是如果这孩子是宁家的孩子,那就不一样了。”
      
      宁言声认同赵明志的说法,这事跟自己肯定有关系,而且关系很大,所以这才让他格外愤怒,对他有意见,有本事冲他来,拿毫无抵抗能力孕妇下手,太下三滥了,真当他宁言声是吃素的,拿他们没办法么。
      
      ……
      
      某酒店房间里,赵明志和另一个叫薛凯的男人寸步不离守着胖子,薛凯特种兵出身,各方面素质一流,宁言声十分信赖他,有些不方便赵明志公开处理的事情,一般都交给他来解决,胖子心理素质也算过硬,起初赵明志死活也撬不开他的嘴,薛凯出马分分钟拿下,只是胖子是整个链条中最末的一段,也是最薄弱的一环,掌握的信息确实很有限,薛凯已经翻来覆去验证过了。
      
      赵明志走到酒柜前,开了瓶酒,倒了一杯先给胖子:“大堡,今天我们算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以后咱哥们有什么好的发展计划,互相也帮衬帮衬。”
      
      胖子叫王大堡,薛凯从他手机里的线上支付信息里得知了他的名字,还了解到他在兼职顺风车,网上小额贷款还欠着好几千,家境不太好,孩子上学,老婆无业,他想赚钱想疯了,有人给他介绍了这项活儿,开车吓唬吓唬一个孕妇,据说那女的是小三,怀了野种,妄想挟天子以令诸侯,狮子大开口,逼得原配没活路,给她点教训,理所应当。如果就此孩子掉了,那也是小三罪有应得,孩子有这样的母亲,将来必定遭人唾弃,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只要出不了人命,就不会有事,就算有事,有人担着呢,碍不着他,他只需要拿钱干活就行,钱不少,足够支付他的孩子从小学到大学毕业的费用,还能把家里破旧的小二居装修一下,他权衡再三,这实在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人于己都有利,何乐而不为。
      
      王大堡拘谨地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咂咂嘴,难为情地说:“我能有什么发展机会,我就是因为没有机会,才接的这个活儿,不然真下不去手。”
      
      赵明志拍拍他的肩:“能明白你的苦衷,养家糊口不容易,如果你不介意,薛凯正需要帮手,你可以和他一起干,收入是你现在收入的两倍以上,凭能力上不封顶。”
      
      王大堡眼神一亮,感激地看着赵明志:“只要我能干得了,当然可以。”
      
      “有薛凯带你,没什么成不了的。”赵明志看一眼薛凯,又对王大堡说:“前提是,你得向我们提供一些帮助,这次的事,我姐是受人诬陷,我未来姐夫是未婚单身状态跟我姐恋爱订婚,不存在什么原配。再说就算我姐是小三,孩子是私生子,也没有任何人有权力剥夺孩子的生命。”
      
      “对,你说的对。”王大堡一脸羞惭,“不干了,我不会干这事了,你说吧,让我帮什么忙,我一定帮。”
      
      *
      
      宁瑶哼着小曲从二楼下来,迎面看见宁怀霖在玄关换鞋,她小跑着下楼,心情愉悦打招呼:“大哥,你回来了?”
      
      宁怀霖抬头看她一眼:“遇到什么事了,这么高兴?”
      
      “多丽姐约我去玩。”
      
      “你是小孩子吗,听见去玩就心花怒放。”宁怀霖扯扯领口,往里面走,觉得这个小妹够没出息的,懒得再跟她多聊,“咱爸在家吗?”
      
      宁瑶退后两步,神秘兮兮说:“你猜我为什么这么高兴,多丽姐介绍了流量小鲜肉给我当男朋友,超级帅,你马上就要有一个明星妹夫了。”
      
      宁怀霖不屑一顾:“流量小鲜肉,什么稀罕玩意儿?不就是给你们女人卖笑的吗?”
      
      宁瑶不高兴了,狠拍了她哥一巴掌:“你少胡说八道,你是正经生意人,人家是正经明星,说人家卖笑,你又是给谁卖笑。”
      
      宁怀霖:“哎呦,还真上心了。看来还真得让把出面拆了你们不可,还没怎么着呢,就护着外人对抗你哥,白眼狼。”
      
      宁瑶不再搭理他,换上高跟鞋,甩甩一头卷发,意气风发出门去了。
      
      ……
      
      郝多丽在顶楼的阳光花房里泡茶,助理过来说,宁小姐来了,她一边洗茶,一边点点头,请她上来,话音刚落,就听宁瑶鸟鸣一样的声音,又响又脆,直夸她这花房雅致,有意境。
      
      宁瑶转个弯,看见郝多丽坐在爬满蔓藤的吊椅上,悠然品茶,夕阳的余晖洒在她身上,有一股仙气,颇为养眼。
      
      “多丽姐,你没下去玩啊,下面酒吧挺热闹的,这个点就来了好多人呢。”宁瑶在她对面坐下,接过一杯茶,抿一口,抬眼瞧着郝多丽,心里感叹,她年龄也不小了,皮肤是真好,水嫩水嫩的,不仅仅是医美的功劳,自己也做医美了就没这效果,还是人家底子好。
      
      郝多丽放下茶杯,笑盈盈看着她:“来了好多人,都没看到你想见的人,是不是?”
      
      “你说什么呢多丽姐,我有点不懂。”宁瑶微微有点脸红。
      
      郝多丽说:“放心,他一准来,我跟他说好了。”
      
      话音刚落,一个魁梧有型的男人走来,对郝多丽说:“你在这儿呢,我说怎么到处找不到你呢。”
      
      郝多丽比了个手势,请他坐下,盯着他,问:“南圳,找我有事?”
      
      “没什么事,就是嫌他们闹,想跟你聊聊心里话。”南圳若无其事看了宁瑶一眼,礼貌地一笑,“其实也就是我有点情感上的困惑,刚好有两位美女,不介意的话都可以帮我出出主意。”
      
      宁瑶很识趣地站起身,说:“你们聊,我正想下去喝点酒。”
      
      目送宁瑶走了,南圳对郝多丽说:“刚从一个记者朋友那儿得到消息,宁言声那个女朋友流产了,据说是被车撞了,当场就不能动弹,送到医院说是失血过多,先兆流产,胎盘早剥,宫内窘迫,胎儿也有脑出血的征兆,立即安排手术剖腹产,还没等手术开始,胎儿已经没了心跳。”
      
      郝多丽认真听着,过了一会儿问:“确定吗,怎么会这样?”
      
      南圳说:“确定。有医院的入院记录和手术记录,错不了。据肇事司机说,他一时没稳住,车开的太快,紧急踩刹车还是把那女孩撞倒了,他也没想到就那么寸,正好撞到胎儿的头,司机很懊悔,甘愿支付巨额赔偿。”
      
      郝多丽喃喃地说:“赔偿是应该的。可惜了孩子。”
      
      *
      
      秦落这一觉从昨晚睡到了这天中午,吃过午饭,她就躺在阳台上,边听电台,边琢磨着去耀城的事,她有一种感觉,这下她不愿意去也得去了,从秦萌离婚与孟昊纠缠,到父母各种施压,还有这次的事,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她无法控制的,却都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尤其这次,若不是运气好有宁言声护着,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会要了她半条命,甚至是一尸两命……
      
      想到这儿,她不由打了个冷战,觉得周身发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忽然她感到肚子一动,孩子踢了她一脚,她下意识抚着肚子,孩子好像在活动手脚,肚皮鼓起一个包,她刚好触到,差点落泪,这是生命的成长和绽放,多么神奇。
      
      宁言声回宁宅了,说是去找爷爷谈点事,到了傍晚就带她一起出发去耀城。
      
      听到门锁响动,她转头看过去,宁言声回来了,神色平静,也不知谈了什么,似乎不太高兴。
      
      秦落问出自己的疑惑,宁言声走过来,凑到她肚子上听一听,抬头看她:“怎么不高兴,再没有这么高兴过,有一种终于冲破牢笼的感觉。”
      
      秦落听不懂。
      
      宁言声说:“我跟爷爷说,我们已经分手了,孩子也不在了,我很伤心,让他们以后都别管我了。”
      
      秦落猛拍他一巴掌:“你说什么屁话,你敢咒我孩子,你给我滚。”
      
      “呸呸呸,我收回,我只是骗他们一时的权宜之计,孩子是天使,是精灵,都会好好的,好好的。”宁言声赶紧又贴在秦落肚子上,温柔地说,“宝贝,你是我亲爱的宝贝,爸爸会保护你,咱跟爸爸妈妈玩,不理那些坏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