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未婚妻

      
      秦母没好气地瞪秦落一眼:“你还好意思说……”秦母叹口气,“你们两姐妹一天到晚在闹什么啊,就不能踏踏实实过日子么?”
      秦落淡淡地看着自己的妈妈,她义愤填膺的样子,让秦落觉得孟昊才是她的孩子,自己和秦萌就是外人。
      她轻呼一口气,抬脚往里面走:“秦萌就要脱离苦海了,可喜可贺,晚上我们好好吃一顿,庆祝庆祝。”
      秦母站在原地,盯着秦落昂首挺胸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你就闹吧,可劲儿闹,看你究竟要闹成什么样才罢休……你都把人家家拆了,你都把人家弄进监狱了,你真是能耐。”
      秦落不以为然地纠正:“是拘留所,离监狱还差点意思。”
      “你还说……”秦母愤愤拍了她一下,“一会儿你自己去跟人解释。我们可算是把人得罪到底了,脸也给你丢尽了。”
      
      上电梯走到房间门口,秦母下意识往后退一步,让秦落和宁言声先进去,宁言声没进去,就站在门边,也完全没有要和孟父孟母打招呼的打算。
      孟昊的父母正襟危坐黑着脸,看见秦落进来,那眼神跟看见仇人差不多,又冷又寒,充满怨气。
      秦落根本不在意,她走上前,客客气气打招呼:“叔叔阿姨你们来了。”然后走到一边挨着秦萌坐下,低下头微笑着看看睡在床上的孩子。
      她轻松的态度越发惹恼了孟父孟母,两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秦落权当没看见,低头看着孩子,压低声音对秦萌说:“宝宝睡得真香,你留心多给她换边睡,别把头型睡扁了。”
      孟母听到这话,绷不住,撇撇嘴,说:“你们年轻人不懂,扁头才好,将来孩子长大了,天庭饱满,有富贵相,有福气,尖头有什么好,撅着一块,留头发也不好看。”
      秦萌无奈地看看秦落,从她的眼神和表情中,秦落就猜到她们婆媳之间因为育儿八成早已经一地鸡毛。
      秦落想也没想,直接把话接过去了:“阿姨,您有所不知,每一个人出生的时候,头部天然就是圆的,小婴儿因为头骨软,如果睡硬床,或者总靠一边睡,就很容易让头型发生改变,造成头骨扁平畸形,这个在医学上叫‘扁头综合征’,严重的话还会造成脑容量不足,影响智力发育。”
      孟母不屑地笑了笑:“医生就爱把什么都说的很严重,吓唬人,扁头影响智力发育?呵呵,这显然是危言耸听,我们昊昊就是扁头,影响智力了么,不照样考上重点大学了么。”
      秦落一听都要笑了,差点脱口而出,您儿子跟个二百五似的,一看就脑子缺根筋,原来都是您给他睡扁头造成的。当然了,话不能这么说,太难听,伤人,可啥都不说,她又堵得慌,想了想,换了个说法:“智力的事还真说不准,说不定孟昊要是圆头的话,脑子会更好使,做事也会更有水准,先不说智力了,就是扁头圆头哪个更好看,那也是一目了然啊,你看秦萌就是标准的圆头,无论散着头发还是扎马尾,都很漂亮,头型好看,五官也立体精致,你看看她多漂亮啊,当年读大学的时候,那都是系花级别的。”
      秦落这说的是实话,孟母也无话可说,但也绝对不肯捧场。
      
      这个时候,孟父清了清喉咙,说:“你们说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现在什么事重要?怎么连点轻重缓急的意识都没有?”
      孟母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自己是来干什么了,气呼呼说:“对啊,现在我儿子还关在里面呢,你们两姐妹到底什么意思?是想把儿子彻底毁了才高兴?”
      秦母赶紧说好话:“亲家母,你这说的哪儿的话,都是自己人,不至于。”
      孟父立马接话:“是吗,不至于?那你女儿为什么要让警察把我儿子抓走,这是对待自己人的方式吗?我好好的孩子都被你们弄到监狱关起来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秦落本来不想搭理他们的,实在听不下去了:“叔叔,您这话说的就不讲道理了,我想你们可能理解错了,打人的是孟昊,不是我,也不是秦萌,孟昊被拘留是因为他暴力伤害,而我们是受害者。”
      孟母噌一下站起来,宁言声反应迅速,立刻冲过去挡在秦落面前,孟母很识趣的没有往秦落跟前去,调转方向冲到秦萌面前,指着她,说:“我儿子好好的为什么会打人?他那么老实的人,以前从来没有打过人,你到底做了什么逼得他这样?你说呀?他为什么要打你?”
      
      秦萌无端被指责,气的差点哭出来:“你们还讲不讲道理?是你儿子打了我,不是我打了他?我挨打还是我的错了?”
      孟母一脸不耐烦:“好,那先不说谁的错。那你们两姐妹到底要怎么样?”非得毁了我儿子才甘心?”
      秦落一肚子火蹿上来,她刚要过去跟孟母理论,被她妈一把拽住:“行了,你少掺和吧,你非得弄得人家家破人亡你才满意?你就不能盼着你妹妹过点安生日子吗?”
      “妈,你是不是糊涂了?!”秦落忍无可忍,大声喊道,“现在是你女儿受了欺负,你不心疼你女儿,你向着外人说话,哪有你这么当妈的?!”
      
      秦母被女儿指责,气的直喘气:“你少在这胡说八道,我是为了谁呀,我还不是希望小萌和孟昊能好好过日子么,小两口闹点别扭吵个架,过去就算了,至于把人弄到派出所去吗?那你说,孟昊进去了,小萌自己拖着个孩子,她又什么都不会弄,你让她怎么办?”
      
      秦落真是要被气死,哪有这样的妈呢,当着亲家的面灭女儿威风长女婿志气,能怪别人欺负她女儿,她自己头一个站出来欺负,一气之下秦落就有点口不择言了:“什么怎么办?离了男人还不活了?为了有个男人,为了维护自己已婚女人的身份,哪怕是个畜生,也得栓一块是吗?”
      
      这下孟母像被蛰了尾巴一样跳起来:“你怎么说话的,你说谁是畜生?我看你才是不要脸,不明不白挺着个大肚子,你就光荣了?”
      秦落脑袋嗡地一下,一时说不出话来,她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妈妈,她不想和眼前这个泼妇吵架,她希望自己的妈妈能在这个时候站在她身边,护着她,替她说句话。
      然而没有,她一脸羞愧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显然她也认同孟昊的妈妈对女儿的评价。她不清白,她不要脸,她是他们全家的耻辱。
      
      宁言声寒着脸,郑重其事说:“我警告你们,不要污蔑羞辱我的未婚妻,否则我就告你们诽谤。”
      
      三位长辈没料到宁言声说话这么不客气,震惊之下,说不出话来。
      
      秦落此刻顾不得留意宁言声说了什么,她满腹伤心和悲哀地看着自己的妈妈,问:“我和小萌真的是你的女儿吗?”
      秦母生气地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是我生的,你说你们是不是我的女儿?”
      “是吗?”秦落定定看着自己的妈妈,“可我为什么感觉不到你对我们的一丁点爱?”
      她什么都不想再说了,转身离开房间,她走得很快,一分钟都不想多停留。
      
      一口气走出酒店,来到马路边,秦落望着来往穿梭的车辆和人群,怔怔出神。
      
      “需要我把肩膀借给你吗?”
      
      秦落抬头看着宁言声,他伸出手轻轻地将她揽在怀里,双手环住她,手臂坚实有力。
      秦落闻到他身上淡淡草木香,有点温暖,有点甜,她闭上眼睛,像陷入一个温柔的梦里,一团松软的云里。
      
      ……
      
      宁言声接到老爷子打来的电话,约他到某私人山庄吃饭,宁言声不想去,秦落状态不好,他想多陪陪她,跟爷爷一说,爷爷立马有点吃醋了:“怎么,有了媳妇忘了爷爷,我都多少日子没见你了,你把陪媳妇的时间匀一点出来陪我吃顿饭都不行?”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宁言声要说不行,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不是人。
      
      挂了电话,宁言声对秦落说:“我们家老爷子召见我,我没有送你回我家,你那也别住了,不踏实。”
      秦落没有异议,换个环境也好,她那个屋子她也确实不太想一个人住了,一想起当时的场景就心有余悸,她怕自己会做噩梦。
      
      到了宁言声家,秦落找他的睡衣,准备洗完澡睡一觉,宁言声站在门口看她挑选衣服,问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怕你等会儿会想我,思念的滋味是很折磨人的。”
      秦落拿件套头衫在身上比比,说:“这个时候我可笑不出来,到了那拉着个脸,再吓着老人家就罪过了,我还是在家睡觉吧。”
      宁言声看着她,说:“那你好好睡,我很快回来。”
      “好。”
      
      宁言声走了,秦落洗了澡换了衣服,坐在窗边的单人沙发上发呆,心里莫名其妙感到发堵,有什么东西沉沉的下不去。
      坐了一会儿,她觉得腰着实有点累了,这大半天折腾下来,心力交瘁,筋疲力尽,她下意识抚了下肚子,起身上床睡下。
      
      宁言声开着车七拐八绕出了城,来到私人山庄,山庄环境清幽,风景雅致,小溪流绕山庄一圈,水面映着溪旁景观灯投下的光影,流光溢彩,溪水流淌,水声潺潺,显得这春日夜晚越发动人。
      老爷子好兴致,请了说书的来,就着小菜喝着小酒,听《赤壁之战》的故事,小风穿过前厅,很是惬意。
      
      宁言声在爷爷身边坐下:“这么大老远跑来就给我看小老头唱戏啊,我只对美女感兴趣。”
      老爷子一面认真听说书的讲故事,一边问他:“这一阵你忙什么呢,也不去公司,大事小事都靠你大哥盯着了。”
      宁言声努努嘴,扬眉:“唔,劳模,兢兢业业争家产。”
      老爷子转头瞥他一眼:“你想争家产,就赶紧结婚,给我生个重孙子。”
      宁言声探身从茶几上拿起一罐啤酒,打开拉环,仰头灌下几口:“人家还没同意呢,怎么结?”
      “还没同意?”老爷子说,“她要实在不愿意,咱们也别勉强,只要孩子生出来留在宁家就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