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乖乖的

      年后,秦落没有再接工作,几乎完全处于停工状态,她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这天吃过早饭,她躺在阳台上刷剧看书,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洒在地板上,明晃晃一片,水银一般,莫名其妙的,她忽然感到有些空虚不安,心里空荡荡,仿佛有一个洞,深不见底,怎么都填不满。
      她细细感受自己的情绪,发觉自己很怕,怕以后赚不到钱,怕失去机会,自己没有依靠,若不拼命捞点什么,非沉底溺死不可。
      
      她深吸一口气,甩掉念头,捞起手机刷微博。
      最早的一条微博发自半月前,底下的评论也渐渐沉积,私信倒是不少,有寻求合作的,有表白的,也有骂人的,她淡淡扫了两眼,退出微博,抓着手机拿了钥匙又戴上遮阳帽,下楼到小区门口的咖啡馆打包了一份咖啡,坐在小区小广场的假山后面,晒着太阳喝着咖啡,看人工湖里大片金鱼游来游去。
      
      手机响,是宁言声打来的。
      她接通,啜了口咖啡,淡淡应声:“喂。”
      宁言声问:“你在家干什么?”
      秦落反问:“你有事?”
      “你要在家没事,我带你去找点乐子?”他的声音带出点透亮来,像人工湖幽暗处反射着的一点光。
      “不去,一会儿想看点资料,琢磨琢磨剧本。”剧本并非接的新戏,而是从某位同行那里讨来的某世界名著绝版剧本,以此充电,聊以□□。
      “你真是闲的蛋疼,大好春光闷在家里,也不怕长毛儿。”宁言声很觉得有点扫兴,就像中学时候你好不容易泡到妹子,想带她翻墙出去看电影吃宵夜,她说她要去学习——忒没劲,“劳逸结合的道理你都不懂,玩你都不会,你能演个屁的戏。”
      “你才是个屁呢。”秦落真有点生气了,说她什么都行,说她不会演戏,她不干,就算她真的演技一般,那也是她的事,碍不着别人,你嫌我演的差,你别看,何必说出来膈应人呢。
      宁言声乐了:“生气了?这么心虚?,别人一提你演戏就炸毛,这心理承受能力啧啧……”
      秦落懒得搭理他,心里暗自琢磨,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真的很差么,不见得,微博上看到有网友骂她演技不在线,她也并未放在心上。
      偏偏他说的,她就很在意。
      宁言声顿了顿,又认真道:“其实我觉得你的演技还不错,我看过你演的贵妃,勾引皇上的时候,差点把我看硬了。”
      秦落:“……你滚。”
      
      秦落晒着太阳喝完一杯咖啡,姜舒敏来了,还带来了给她接的新戏剧本,是一部大型史诗级古装剧,秦落要饰演的角色是女一,从一介草民一步步走上为一代皇后的位置,位居东宫之首,母仪天下。
      该剧的创作团队成员都是国内顶尖的大咖, 秦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运气未免太好了点。
      “你的运气确实不错,不然也不会得到元导这个机会,每个人要成事,多多少少都需要点运气,不过运气来了,也得你有能耐抓住才行。”姜舒敏在秦落身边坐下,颇有点意气风发,“我现在就靠着元导的名头给你趟路子,一趟一个准儿。”她动作潇洒地拍拍剧本,“这个就是我给你趟来的。”
      
      剧本还在打磨,秦落拿到的并不是最终定稿,姜舒敏提前拿给她,好多些时间琢磨角色。
      姜舒敏说:“到正式开机,估计你的孩子也快一岁了,到时候请育儿嫂保姆助理帮忙照顾孩子,你就可以安心工作,大展身手。”
      “一岁的孩子就不需要妈妈了吗?”秦落莫名想起自己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和妈妈一起上街,她想让妈妈牵着她,妈妈甩开了手,并责怪都她这么大了还黏人,她愣了一下,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心里失落又悲伤。
      “你别激动啊。”姜舒敏理所当然地说,“我可不是要你抛下孩子,我的意思,孩子不是只有你不可,他还有爸爸不是,你工作忙的时候,爸爸就该发挥作用了。”
      秦落微怔,她没有想到这一层,在此之前她脑海里关于未来的构想并不包括宁言声,她想象不出宁言声照顾小婴儿是什么模样。
      
      *
      宁言声拎着饭盒和保温桶来到秦落家小区门口,正巧看见她朝这边走来,手里拿着手包和一个厚厚的文件袋,帽檐压得很低,行色匆匆。
      
      他快步迎上去:“你干什么去?”
      秦落闻声,猛地收住脚步,仰着脸从帽檐下看他,脸上带着一丝茫然和意外:“是你啊,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宁言声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文件,“给我,这么大一个袋子看你拿着就费劲。”
      “我都说了我不去,我哪有心思跟你们这些纨绔子弟厮混。”秦落径直往前走,“再说我现在有事?”
      “什么事让你这么急吼吼的。”宁言声跟着她。
      秦落蹙眉说:“孟昊刚才给我打电话说秦萌要跟他离婚,他想跟谈谈。”
      宁言声纳闷:“离婚是好事,你那个妹夫纯傻逼,你应该支持,怎么还愁眉不展的。”
      
      秦落不耐烦:“你知道什么,孟昊不愿离婚,以他那个脾气,我怕他伤害小萌。”
      宁言声急了:“那你就更别去了,你知道他是个人渣,还去见他,就不怕他伤害你?”
      “我想跟他好好谈谈,希望他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别把事做太绝,好合好散,说到底他是孩子的爸爸,离婚了也可常来往,做不成夫妻做朋友也挺好的。”秦落走出小区一眼看到宁言声的车,径直走过去,“麻烦你送过去,也没多远。”
      
      上了车,宁言声没有发动车子,一手把着方向盘,转头瞧着秦落:“你非得去吗?你怎么这么圣母心,当自己是救世主呢,一天到晚拯救这个拯救那个。他们要不要离婚是他们的事,你管闲事就是越界,这都不懂?”
      秦落不可思议地瞪着宁言声:“那是我妹妹,不是别人,我必须得帮她,我愿意帮她,她也愿意让我帮她,倒是你,多管什么闲事。”越想越气,忍不住嘟囔,“自己冷酷无情,说别人圣母,什么人呐。”
      宁言声闭嘴了,他的目的并非跟她吵架。
      两人一时沉默,过了一会儿,秦落握住车把手,淡淡说:“你还送不送,不送我自己打车去。”
      宁言声无奈地看看她,把饭盒和保温桶丢给她,拖着腔调:“怎么能不送呢,您是祖宗。”板着脸发动车子,“你还生气了,我这不是看你细胳膊细腿儿的,又是个孕妇,怕你打不过人家吃亏。”
      秦落瞥他一眼:“我打不过,不是还有你吗。”
      “我才不给你当打手,我贵着呢。”
      “不当算了。”她低头打开饭盒:姜汁焖鸡、茭白肉片还有珍珠米饭,再加上一桶菌菇莴笋汤,色香味俱全,勾人食欲,口水差点流出来。
      
      路上,秦落边吃饭边把姜舒敏给她接的那部戏跟他说了一下,以为他会反对,毕竟到那时孩子还小,正是需要妈妈的时候。
      谁料,宁言声说:“听着不错,如果你身体吃得消,想干就干。孩子也好安排,生活上的照顾交给专业的人陪玩我来。”他眼角一挑,瞄一眼秦落,“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是孩子的父亲,你想撇开我,做你的鬼梦。”
      秦落好笑地撇撇嘴,不跟他争。
      
      到了约定的咖啡馆,孟昊还没到,秦落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透过落地窗往外看,宁言声从车窗里伸出手,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下车前他特意叮嘱她要坐在他能看见的位置,以便发生什么情况他能及时英雄救美。
      
      秦落点了杯咖啡,边喝边不由思索起宁言声刚才对她说的话,她承认自己对秦萌是有拯救欲的,从小她就觉得秦萌软弱内向,受了欺负也不懂反抗,如果没有她的保护,定会受尽欺辱,任人宰割。
      或许自己在无意识中阉割阻碍了妹妹自我成长的精神动力。
      
      有了这个意识,秦落再面对孟昊,心态就平和多了,不再过多代入秦萌的角色,去体会她的体会,而是能适当抽离出来,就事论事面对问题。
      
      “你能不能别让秦萌跟我离婚?”孟昊冷着脸,焦灼又愤恨,他坚信秦萌要跟他离婚,绝对是秦落撺掇的,这么多年他还不了解秦萌么,她软弱没有主见,她依附他惯了,打死她也没有勇气离婚。
      
      “孟昊,我到今天才意识到,我们都犯了一个错误我们都把秦萌当作没长大的孩子,你觉得她容易控制,好糊弄,对你再多的失望,只要你好言好语安抚几句,她又会全然地信任你;我认为她没脑子,傻兮兮,如果我不替她托着底,她一定会把自己搞得很惨。”秦落喝一口咖啡,抬头注视孟昊,认真道,“事实上,她或许表面看上去可能蠢笨,但她毕竟是一个人,总归有着人应有的尊严和求生欲,尤其当她成为母亲,她本能的保护欲也会使她内心的能量增强,再者说如果她真的毫无主见,任人拿捏,那当初我并不看好你们,她不是也嫁给你了么,同样的,如果她自己不愿意离婚,我就是拿刀逼着她,她也不见得就会服从,最终一切都是她自身本能的意愿主导。”
      
      宁言声坐在车里,时刻关注咖啡馆里的动静,他注意到孟昊焦灼不安的状态,他时不时环顾四周,放在大腿上的手紧攥着,仿佛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他下意识握住车把手,准备下车,看到秦落安然无恙走出来,松一口气。
      
      秦落上车刚坐稳,听到宁言声说:“这个人很危险,以后别见他。”声音平静又笃定。
      “怎么了?”秦落边系安全带,边转头看着他,“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直觉。”宁言声发动车子,微微蹙眉,“刚才我看着你们面对面谈话,莫名其妙有一种感觉,如果你们周围没有人的话,他可能会对你做出不利的行为。”
      “怎么会?这次我跟他说话很慎重,并没有说错什么。”秦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也有点被吓到了。
      “跟你说什么没关系,他给我感觉就像一头即将失控的野兽,焦躁愤怒不甘心,指不定会拉谁当替罪羊,发泄情绪,总之你小心点就对了”
      秦落若有所思道:“我也感觉到了他的情绪,不过他一向不太成熟,脾气急躁,我也就没在意,这么说秦萌也不应该再见他,如果要离婚就直接起诉好了。”
      
      *
      
      宁言声想让秦落再搬回他家里住,一来有助于增进两人之间的感情,像现在这样不冷不热地吊着,让他感到很不痛快;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有孟昊这个不稳定因素在,还有她家一摊子烂事,他实在不放心秦落一个人在外面。
      秦落不太想到他那去,自己家住惯了,心里总归踏实一点,说真的,和一个男人建立太亲密的关系,这本身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压力。
      宁言声出差加拿大为期一周,临走给秦落下了最后通牒,一周后要么她搬去他那里,要么他搬过来。
      秦落气的大骂他霸道不讲理。
      宁言声轻笑:“我不在,你乖乖的,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霸道不讲理。”
      
      宁言声出国的第二天,秦落意外地接到了卞见川的电话,约她见面,说有重要的事跟她谈。
      秦落想不出他们之间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她推说最近身体不适,懒得出门,有什么话直接在电话里说反而方便。
      
      “我们好歹也算朋友,你怎么躲着我呢,我真的有重要的事跟你谈,我们见一面吧,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卞见川几近恳求。
      
      约会地点在某五星级酒店茶餐厅,秦落驾车前往,把车停在酒店楼下停车坪,她下车朝酒店走去。
      一个年轻男人夹着公文包,漫不经心跟在她身后。
      步入酒店大堂,秦落转身走向左侧靠里的茶餐厅,看到卞见川,她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那年轻男人也进了茶餐厅,别有意味地看了卞见川一眼,坐在离他们不远的位置上,公文包的一侧对准他们的侧面。
      
      秦落与卞见川寒暄两句,直奔主题:“你要跟我谈什么?”
      卞见川没有立即回答她,他朝刚才进来的男人瞥了一眼,对秦落说:“这里谈话不方便,我们到楼上茶室去,那儿清净。”
      
      秦落莫名有些不耐烦,她一点也不想配合他来回折腾:“到底是什么事?既然见面也不方便说,那还是等我回去,你发微信语音跟我说,更私密。”
      卞见川看秦落想走,有些着急,又朝那男人看了一眼,只见对方拿起包起身径直走出了酒店。
      眼下只有他们两个人,卞见川便不再遮遮掩掩:“我听说你怀孕了,已经好几个月了,据说是被迫的。”
      他定定看着秦落,等待她的反应。
      她没反应。
      
      卞见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宁言声逼迫的你,是么?他许诺要捧红你,是么?”
      秦落抬眸看他,他眼神复杂,悲哀,痛心,又自责,她有点搞不懂他了,入戏这么深真的好么。
      
      “秦落,当初怪我,我没有照顾好你,你落到这个地步,我有责任。”卞见川用力凝视她,深深吸一口气,“离开他吧,你要的,我也能给。”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宁总你快回来,有人跟你抢媳妇儿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