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忽然想你了

      
      宁老爷子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开口道:“你们两个斗鸡消停会儿,言声你过来,大家一块讨论一下你的事。”
      
      宁言声转头看过去,在座所有人都盯着他,很有点严阵以待的意思。
      “你们干什么,怪吓人的,今儿这到底是团圆饭,还是鸿门宴?”宁言声走过去,挨着宁少青坐下,视线在爷爷、父亲和大哥脸上巡梭。
      
      宁守雄嗤之以鼻:“你不看看你干的都是什么事,好意思在这耀武扬威。”
      “我干了什么事?”宁言声直盯着父亲,语气淡然。
      
      气氛有一丝紧张。
      
      宁守雄沉着脸,不怒自威:“你干了什么事,还需要我来提醒?”
      “麻烦你提醒,我记性不好。”很欠扁。
      宁守雄气得冷哼一声,懒得再搭理他。
      
      宁老爷子无奈又宠溺地看看宁言声:“你这小子,向来都不会跟你老子好好说话。”
      宁守雄有老爷子站台,气势更胜:“他什么时候当我是他老子。”
      宁言声反击:“你什么时候当我是你儿子?在你把我像一只狗一样扔出去的时候?”
      宁守雄脸上一变,猛拍桌子:“我就该把你扔出去,我后悔又让你进门,让你今日跟我耍威风。”
      宁言声微微颔首:“抱歉,没像狗一样活着,让您失望了。”
      “你!”宁守雄气得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宁守雄有过三次婚姻,与原配感情甚笃,对于长子宁怀麟疼爱有加,原配故去后,宁守雄一度消沉,难以走出阴影,出国散心,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第二任太太,也就是宁言声的母亲,在宁言声五岁的时候,两人婚姻遭遇变故,互相折磨厮杀一番,分道扬镳。宁二太太一心想切断与宁家的联系,撇下儿子,远走异国他乡,宁守雄对妻子满腹怨恨,与妻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儿子,惨遭殃及。
      六岁生日那天晚上,小言声思念妈妈,满脸泪水向爸爸哭诉,希望爸爸可以带他见见妈妈,爸爸暴怒,狠狠把他推出门去,让他滚,让他自生自灭。
      小言声在院子里哭得撕心裂肺,屋子里的父亲无动于衷,后来还是爷爷出现带走了他,从此他留在爷爷身边长大。
      再后来,父亲娶了第三任太太,又生了宁瑶和宁少青,他与父亲的关系愈加疏离淡漠。
      每每见面,话不投机半句多。
      
      “言声,你爸也是为你着想。”宁老太太发话了,“听说你交往那个女孩,家世很普通,是个小演员,资质平平,着实跟你不搭,你又何必为了她伤了家里的和气。”
      宁言声抬眸,淡淡看着老太太:“奶奶,您这个观点,我不赞同。难道家里的和气要靠牺牲子孙的幸福来维持?”
      大哥宁怀麟一直没说话,此刻打破沉默,清一下嗓子,说道:“依我看,如果言声实在喜欢那女孩,就由他吧,原本婚姻也讲个缘法。”
      
      宁言声对宁怀麟的心思一清二楚,他并非出于兄弟之情支持自己,而是出于利益考量,一个对事业毫无助益、空有几分姿色的女人,谁爱娶谁娶,反正他宁怀麟不去当沙雕。
      是以,他对宁怀麟的话不作任何回应,低头看手机,刷了下朋友圈,没看到想看的,又打开微博,搜了下秦落的微博,最新动态是前天发布的工作信息,他忍不住腹诽,大过年的干什么呢,连条消息都不发,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发个全家福给粉丝们看看也行啊,作为未来的大明星,这工作态度也太敷衍了。
      
      旁边,宁少青碰了他一下,也随大流发表意见:“二哥,听说那姑娘有身孕了,她是不是借此绑架你啊,你可千万……”
      宁言声转头冷觑他一眼,吓得宁少青立刻噤声。
      
      宁瑶看到这一幕,不屑地撇撇嘴:“能做的出来,还不让人说了。一个靠肚皮上位的女人,可想而知有些手段,降服了男人,拿他当枪使,指哪打哪,自己坐享渔翁之利,对外再装出一副清高白莲花的样子,真是又婊又立。”
      
      宁言声皱眉,怎么这屋里钻进来一只乌鸦,呱呱乱叫,聒噪死了。
      他站起身,对着宁老爷子和老太太说:“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改天再陪您们二老好好吃顿饭。”
      
      宁老爷子看似不悦,眼睛里都是理解,是以并未开口挽留。
      宁守雄沉着脸,对他这个桀骜不驯的儿子,一百个不满意,想教训他几句,又怕再吵起来,坏了大家过年的心情,便作罢。
      
      宁太太从厨房追出来:“言声,马上开饭了,你怎么也在家里吃了团圆饭再走。”转头瞪着宁瑶:“跟你哥道歉,事都是你惹出来的。”
      宁瑶跳脚:“妈,你说话讲道理,明明是他在外面乱搞惹爷爷奶奶还有爸爸生气,管我什么事。”
      “你还说——”
      
      宁言声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径直走了出去,鸡飞狗跳抛诸脑后。
      
      ……
      
      大年夜,街上很冷清,宁言声开着车穿过街道,穿过万家灯火,小区公园有孩子在玩烟花棒,一圈圈白光,迸出火花;营业中的便利店灯火通明,一个女孩穿着拖鞋裹着厚厚的睡衣,抱着方便面糕点到收银台结账;半开的卷闸门后面,几人围坐吃火锅,热气氤氲中,人的脸庞是模糊的……
      
      手机响了,是妈妈打来的越洋电话。
      他靠边停了车,降下车窗,点一支烟,深吸一口,烟雾喷出窗外,一面接通电话。
      “喂。”
      “言声……”妈妈声音温柔,又带着一丝讨好的笑意,“过年没出去玩吗?”
      “没有。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宁言声淡淡的,客套疏离。
      
      沉默。
      母子之间一向没什么话说。
      
      宁言声没什么心思叙旧,直奔主题:“有什么事吗?”
      妈妈顿了一下,说:“我听说你交往了一个女朋友,有孩子了。你打算跟对方结婚是吗?”
      “嗯。”宁言声轻轻一弹,烟灰飘散在风里。
      
      妈妈叹气:“言声,不要为了跟我和你爸怄气,随便结婚,毁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
      他淡然反问:“跟你们怄什么气?”
      “当年我和你爸闹离婚,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你至今耿耿于怀,所以跟一个一文不名的女孩弄出个孩子来,存心想让我们不痛快,是吗?”妈妈情绪有些激动,又着急,又委屈,又内疚,不知如何是好。
      
      宁言声莫名有些烦躁,他紧皱眉头,闭上眼睛,按着眉心默然一瞬,说:“这么多年,你们自以为是的毛病,一点没变。我要结婚确实跟孩子有关,我做不到舍弃自己的孩子,但这并不是唯一的理由,更不是报复你们的手段。”
      妈妈仍然不放心:“或许你自己也没有察觉,你恨我们曾经抛弃你,潜意识会以让自己不幸福为代价,让我们一辈子良心不安。”
      
      宁言声明白妈妈的心思,她说这么多,无非是希望亲耳听到自己说一句,自己不怪她,理解了她,原谅了她,但他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如今,他做一切事,都只为他自己,为他自己后半生的幸福。
      但愿他有。
      他想结束通话,生硬地回一句:“难道你以为,我的人生,我喜欢的人的人生,我孩子的人生,这些加起来,还不如跟你们怄气重要吗?”
      
      挂了电话,他握着手机,手指轻滑,慢慢翻着通讯录,“秦落”二字映入眼帘,动作顿住,点进去,再点拨号键。
      电话很快通了。
      
      “喂。”秦落的语调淡淡的,辨不出情绪。
      宁言声说:“过年好。”
      秦落礼尚往来:“过年好。”
      
      “你在做什么?”他掐了烟,靠在椅背上,透过车窗凝神望着夜色中空旷寂寥的街道,一股淡淡愁绪涌上心头。
      “准备年夜饭呢,你在做什么?”她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家常的温暖与轻快,无论生活中有多少糟心事,今天总归是过年呢,自然喜气一些才好。
      宁言声受她影响,心里的闷气疏散了些:“也没做什么,无非是感受一下新年气息。”
      
      一盏孔明灯晃晃悠悠从楼群上空飘过,带着祈愿与祝福,飘向更高更远的地方。
      他的视线停留在孔明灯消失的方向,忽然没来由地说一句:“我去找你吧”
      
      与此同时,电话里传来油锅炒菜的声音,刺啦作响,所有的声音都被掩盖。
      秦落显然没听到他这句话,着急准备年夜饭,顾不得多聊,挂了电话。
      
      *
      
      秦落的公寓里今日也是难得热闹,有秦萌在,还有爸妈和过继的堂弟,总算一家人聚齐了,之前几年,秦落有时因为工作忙不能回家过年,秦萌则因为结了婚不能在娘家过年,堂弟也没还过继,只有老两口冷冷清清的。
      
      秦母一大早就在忙年夜饭了,杀鸡宰鹅炖牛肉,还熬了一大锅浓郁奶白的高汤,秦父给她打下手,洗洗切切,配合默契。二老虽然因为两个女儿的事,很是糟心,巴不得她们都依照他们的心愿踏实本分些,循规蹈矩的过日子,不要整那么多幺蛾子,但今天是个喜庆吉祥的日子,他们也不想闹得不快,暂时搁置矛盾,全情投入到年夜饭这项充满仪式感和幸福感的工作中去。
      
      秦萌躺在房间睡觉,孩子由育儿嫂哄着在另一个房间玩耍,秦朝朝在客厅抱着秦落的ipad昏天黑地玩吃鸡,秦落挂了电话到厨房帮忙,秦母举着锅铲转过头问她:“谁打的电话?”
      她妈总是这样,一点个人隐私观念都没有,她和秦萌从小到大吃喝拉撒衣食住行人际交往方方面面事无巨细,母亲都要过问干涉,美其名曰“都是为你们好”,简直要把人逼疯。
      “一个朋友。”她懒得多说,走到流理台边,端起一锅甲鱼汤摆上桌。
      秦母无奈又不悦地看看秦父,秦父对她使个眼色,压低声音道:“算了,今儿过年,啥都别说了。”
      
      年夜饭很丰盛,六个凉菜,六个热菜,三个汤,色香味俱全。秦父秦母曾在家乡县政府附近经营饭馆多年,厨艺虽比不上高档餐厅大厨,却也还算拿得出手。
      秦落到婴儿房请育儿嫂上桌,育儿嫂年近五十,人称张姐,离婚多年,女儿在铁路口工作,春节值班不能回家,她也就安心留在这继续工作,一来可以增加收入,二来她与秦落相处不错,搭伴过年,女儿也放心。
      从婴儿房出来,秦落又走进秦萌的房间,叫她起床。秦萌坐起身,盯着雪白的墙壁,默默出神。
      秦落走过去,轻轻抚摸一下她的头发:“过年了,好好吃顿饭,新年大吉大利,一切顺遂。”
      
      大家都上了桌,秦落亲自给父母开了瓶酒斟上,她和秦萌、张嫂喝鲜榨蓝莓苹果汁。
      把喝的东西都倒好,秦落调动情绪,语气轻松地说:“过新年了,大家都开心点,吃好喝好,凡事不要太放在心上。”
      秦父捏着小酒盅晃一晃,别有意味说:“你姐这句话算说对了,凡事不要太放在心上,不要太计较,要有点包容心,日子该过还得过,不要动不动寻死觅活,让父母老了还为你们担心。”
      秦落:“……”她是这个意思吗,她爹这是偷换概念还是理解能力太差。
      她怕这话对秦萌会造成心理负担,正要替她找补几句,宁言声的电话打进来,打破了稍显僵持尴尬的气氛。
      
      她起身,走到阳台接通。
      宁言声说:“我出来办点事,路过你家小区门口,给你带了点小烟花,要不要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发现有新盆友收藏了,欢迎哦~老盆友也要常来哦,不要忘了我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