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实习奶爸

      第二十四章
      
      这天气是真冷,秦落站在寒风里,觉得浑身上下都冻透了。
      路边光秃秃的树,枝条如冷冽的剑,直刺天空。
      
      秦萌穿着厚实臃肿的灰白色棉睡衣,像挂在窗上的一片枯叶,随时有可能飘然而落。襁褓里的孩子被她裹在怀里,看上去又安全又危险。 
      里面隐隐传出孟昊的叫嚷声,秦萌起初沉默,然后便哭了,只是哭,什么也说不出来。
      
      秦落一遍遍打孟昊的电话,他终于接了。
      “孟昊,你想让她死是吗?如果她出事,我拼了命也会弄死你,包括你父母,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秦落威胁的目的只是希望孟昊有所忌惮,考虑利弊,她总归顾忌秦萌的安危不敢真的激怒孟昊,继而又放低姿态,“我请求你,孟昊,有什么事过后可以好好谈,现在不要刺激她,她还抱着孩子,你是孩子的父亲,你肯定也不希望孩子出事,是不是?”
      孟昊沉默,不过显然听进去了。
      秦落压低声音,进一步说:“你先好好哄哄她,安抚她的情绪,向她承认你对她不够好的地方,诚恳地向她道歉,就算你没有错处,也请你先这样做,行吗?”
      
      然而,她提供的方法并不奏效,秦萌不肯听孟昊说话,他越说越刺激她的情绪,秦落着急,想再给孟昊打电话,好在孟昊不笨,没有再继续。
      
      秦萌哭了一会儿,孩子可能被吵醒,也突然哭起来,她赶紧哄孩子。
      
      秦落把握这个机会,克制着情绪,柔声说:“……小萌,天冷,你这样开着窗吹冷风,当心着凉,孩子也受不住啊,要不你先到我那去吧,我给你做顿羊肉煲,或者咱们吃顿热腾腾的番茄酸汤火锅,暖和暖和。”
      
      ……
      
      宁言声赶过来的时候,消防和公安都到了,楼下围着很多人,议论纷纷,民警在疏散人群,没事了,散了,散了,该过年了,年货备齐了吗。
      整栋楼每个窗口都很安宁,显然危险已经解除。
      
      宁言声拿出手机,正要给秦落打电话,只见她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快步从楼栋里走出来,一脸心有余悸。秦萌垂头挽住秦落的胳膊,摇摇欲坠,凄惶苦楚。
      他迎上去,对着秦落轻声说:“孩子给我抱着,你们两个慢慢走,不要慌。”
      秦落定定看着他,不觉松了一口气,微微喘息着说:“你来了。”慢慢把孩子放到他臂弯里。
      宁言声小心接住孩子,坚实有力的胳膊环住孩子,右手五指张开,稳稳托住孩子头部。
      
      秦落看他小心调整动作,把孩子抱得又稳当又舒适,心里莫名一软:“你好像抱过孩子似的。”
      宁言声抬头看着她,嘴角弧度柔和:“没抱过,可能是天赋。”
      秦落嘴角弯了弯,眼底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孟昊追出来,拉住秦萌,有些惊慌失措:“媳妇,你想先到咱姐那住两天也行,等你气消了,我去接你,好吗?”
      秦萌瘪瘪嘴,泪盈于睫,她挣开孟昊的手,一句话也没说,低头往前疾走。秦落紧跟上去,揽住她肩膀。宁言声转身跟在她们姐妹身后,有意无意挡住孟昊,护着她们赶快上了车。
      秦落在后座坐稳,从宁言声怀里接过孩子,小心掖好小被褥的角,抬头对宁言声说:“回我那吧,路上开慢点。”
      
      到了公寓楼下,宁言声抱着孩子上楼,秦落照顾秦萌,给她布置客房,让她躺下好好休息。
      “你精神压力太大,这段时间你就负责好好休息,就当补一个月子,孩子的事不要太过操心,有我和月嫂,还有爸妈帮衬,保证把孩子给你照顾的好好的。”秦落边说,边给秦萌盖好被子。
      秦萌侧身,缩成虾米状,一言不发,双目空洞。
      秦落不再说什么,转身把窗帘拉上,然后带上门走出去。
      
      孩子正哇哇大哭,宁言声走来走去,轻轻拍哄着,有些焦急,又笨拙,看见她出来,仿佛看见救星:“孩子怎么一直哭啊,是不是饿了?”
      “也可能是拉了尿了,你先检查一下。”秦落走进储物间,拿之前准备好的婴儿用品。
      
      宁言声小心翼翼把孩子放在沙发上,打开抱被,看了下纸尿裤,沉甸甸的,尿了不少。他想给孩子把纸尿裤换下来,又无从下手,怕自己手重,伤到孩子。只好先把孩子抱起来,去找秦落。
      秦落抱着奶粉奶瓶和纸尿裤出来,宁言声说:“孩子该换纸尿裤了。”
      “好,我来换,你去给孩子泡奶粉,先把奶瓶烫一下,泡的时候把水倒在手背试试水温,温温的就好,千万别太热……”秦落准备好一片纸尿裤,从宁言声怀里接过孩子,“三十毫升水加一勺奶粉。”
      
      “你还挺专业的。”宁言声坐在沙发上,快速拆奶瓶和奶粉包装。
      “书上看的。”秦落边说,边拿起纸尿裤,分辨前后,“你以为养孩子那么简单的,要学习很多知识的,光育儿书我就看了好几本了。”
      宁言声抬头看着她,说:“好学向上的精神值得学习,改天把你看的书给我看看,我跟你一块学,将来好带咱们的孩子。”
      秦落低头忙活,没说话。他看不真切她脸上的表情,但他直觉她并不反感自己说的这番话。
      
      宁言声泡好了奶粉,秦落拿着喂给孩子,孩子眯着眼睛,粉嫩小嘴嘬着奶嘴,咕咚咕咚大口吞咽,那个满足,那个享受。围着她的两个大人不由会心一笑。
      孩子喝完奶,迷迷糊糊睡了。秦落把她抱进自己卧室,放在婴儿床上。
      
      宁言声等她出来,说:“你这一屋子,都需要照顾,我安排两个人过来帮你。”
      “不用。明天我爸妈和育儿嫂都过来,人手够了。”秦落往窗外看看,暮色昏沉,路灯光线昏黄,“麻烦了你这么久,天都要黑了,你赶快回去吧。”
      “嗯,有事你给我打电话。”宁言声走到玄关又停住,低声叮嘱她:“你妹妹这种状态已经是比较严重的产后抑郁了,你多留心,实在不行,咱们找个靠谱心理师系统的做一些干预治疗。”
      “嗯,我知道。”秦落送他到门口,宁言声站在走廊明亮的灯光下,朝她摆了摆手,转身走了。秦落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脚步声朝电梯间去了,关上门回屋。
      
      *
      
      手机一个劲在床头柜上嗡嗡震动,宁言声翻个身,从被子里伸出手,捞过手机接听。
      老爷子浑厚有力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几点了还在睡,今天过年,你不知道?”
      宁言声揉一把脸,从被窝里滑出来,靠在床头,睡意醒了几分:“大过年不睡觉岂不辜负这大好时光。”
      老爷子懒得跟他闲扯:“你赶紧过来,大家都来了,就差你了。”
      宁言声一听就头大,乌泱泱这么些人看耍猴么,他是真不想去,不过这一年一次的家族大聚会,吃顿团圆饭,若不去爷爷定不会放过他,他挠挠头,说:“你们先玩,我还有点事,晚会儿过去。”
      “大过年你有个屁的事,啥事能有跟家人团聚重要?你赶快给我滚过来。怎么还得我这把老骨头亲自去请你老人家?”
      “岂敢岂敢,老祖宗莫要折煞我。”宁言声轻笑出声,掀开被子下床。
      
      宁家老宅平日只有宁老爷子、宁老太太和两个做家事的阿姨,大年三十这一天,家里来了很多人,格外热闹。
      宁言声的父亲宁守雄和他的第三任太太一大早就过来老宅这边,陪两位老人吃午饭,下午宁太太帮着大姑和小姑亲自下厨给家人准备年夜饭。大哥宁怀麟、妹妹宁瑶、弟弟宁少青携家带口前来给老两口拜年。
      
      客厅茶几上,摆着一大盆水仙郁郁葱葱,一条贺年彩带束起,喜庆又雅致。
      沙发坐满了人,宁老爷子和老太太坐在首位,宁守雄和宁太太还有宁怀麟、宁少青两兄弟陪着聊天。
      
      宁言声进屋打了招呼,又叫孩子们过来,给每人派了一个厚实的大红包。孩子们围着他笑闹一阵,散开去玩了。
      他站起身去了厨房。
      “怎么今天大姑小姑阿姨亲自下厨,我们可有口福了。只是辛苦你们。”
      大姑笑道:“你爷爷喜欢吃我做的糯米丸子。”
      宁太太转头,看着宁言声,客客气气说:“也没啥辛苦的,一年难得为家人下一次厨,食材都是阿姨们备好的,我们各自掌勺做几个菜也就得了。”
      “说到下厨,我们这一屋子人啊都比不上言声,人家厨艺好的很,不过只拿来哄女孩罢了。”宁瑶从楼上下来,斜倚着门框,边说边剥贡柑。  
      小姑拌着凉菜笑盈盈对宁言声说:“你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你身边有女孩,弄得我太挺担忧呢,以为你是不是心里有什么创伤还是啥的。一听说你有女朋友了,我还挺期待的,什么时候带回来啊?”
      
      “不着急。”宁言声瞥一眼宁瑶,“总得先把咱们家这边捋顺,免得人家一来,听些莫名其妙酸话,显得咱们家没家教。”
      宁瑶吧嗒一声把贡柑皮丢进垃圾桶:“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谁说酸话了?”
      “你。”宁言声坦然应战,“你的尖酸刻薄,无人能及。”
      宁瑶反唇相讥:“我说了又怎么了,那就是个捞女,仗着肚子妄想攀高枝,也就你当个宝,不知道脑子怎么长的。”
      宁言声最讨厌宁瑶嘴碎刻薄,为了让她闭嘴,来了个一招制敌:“你前夫没脑子,不代表别人也没脑子。”
      “宁言声,你别太过分了啊。”宁瑶气急,狠狠把贡柑砸地上。
      宁瑶的前夫出轨公司小文员,他们离婚的时候,对方已经临产,宁瑶是离了之后才知道的,至今恨得牙痒痒。见不得圈里这些公子哥跟穷家女纠缠不清,恨不得把她们全部拖出来乱棍打死。
      
      宁太太赶紧劝架:“好了好了,你们兄妹俩怎么一见面就斗嘴,大过年的,别惹爷爷奶奶不高兴。尤其你,瑶瑶,少说几句。”
      老爷子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开口道:“你们两个斗鸡消停会儿,言声你过来,大家一块讨论一下你的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