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未婚夫?

      
      秦落虽然摔在了地上,但她并未觉得哪里不舒服,直觉不会有什么事,她正要让宁言声放她下来,她母亲已然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扯住宁言声。
      “你要带她去哪儿?放她下来。”
      
      秦母瞪着秦落,眼神充满愤恨,摆明了要跟她算账。
      孟母与自己老公儿子交换一下眼神,鄙夷又得意:看看,这就是他们秦家的女儿,啧啧……
      
      宁言声被秦母绊住,不得不停步,不过却丝毫没有妥协的打算:“阿姨,我是秦落的未婚夫,现在她身体可能出了状况,我得带她去诊室。”
      
      秦母一怔,意外地看看宁言声,又瞟一眼秦落。
      孟母的脸色也变了,未婚夫?!这个外形气质都出类拔萃的男人,竟然是秦落的未婚夫。这死丫头好本事,怪不得这么嚣张跋扈,原来是走了狗屎运,抢到宝,有了底气了。
      “秦落,你下来。”秦母冷着脸,很看不惯自己女儿仗着男人,在爹妈面前耍横摆架子。
      
      秦落本来就要下来的,没打算让宁言声真把她抱到诊室去,若要去,她自己有脚能走过去。
      
      她双脚刚落地,还没站稳,啪地一声,脸上挨了一巴掌。
      她捂住脸,惊愕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宁言声也颇为震惊,他本能把秦落护在身后。
      “您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怎么能动手。”
      
      秦母嘴唇都在颤抖:“我管教自己的女儿,别人管不着。”她抬手指着秦落,“你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你把秦家的脸都丢尽了。”
      
      秦落怔怔看着母亲,想说什么,一时难以开口。
      
      宁言声抢着开口:“您这话道理不通,秦落是个成年人,她有自己作为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她想和谁在一起,要不要孩子,说白了是她自己的事,她能承担责任就行,说不上丢人,更说不上丢别人的人。”他心平气和,坦然自若,他压根没觉得这事有什么丢人的,没偷没抢,没侵犯谁,没伤害谁,谁多嘴,谁就是界限不清,是非不明。
      
      秦母还想说什么,秦萌出声打断:“妈,你没听宁先生说吗,他已经向我姐求婚了,你还是关心一下我姐的婚事吧。”
      秦母被宁言声压了话头,正心下不快,偏偏秦萌撞在枪口上,她转头瞪她一眼:“你闭嘴吧你,我关心什么婚事,孩子都有了,到时候还不是任人拿捏,万一人家反悔,不娶她了,我看她上哪哭去。”
      
      宁言声越发听不下去了:“阿姨,咱们有事好好商量,您何必贬低羞辱我和秦落呢。我喜欢她,尊重她,我巴不得她赶紧嫁给我,但她是一个有主见有决断的姑娘,断不会仅仅因为孩子就跟我结婚。”
      
      “那怎么行?!孩子都有了,还不结?”秦母不可思议瞪着秦落,“你还想瞒着我们,不结婚,就这么拖着?那他父母那边呢,不催你们啊?”
      
      秦落皱着眉,不胜其烦:“行了妈,咱们能消停点吗,您要觉得我给你们老秦家丢脸,也没什么,你们躲我远点不就行了。”
      她转身往门口走,忽然又停下,扭头对着秦萌说:“我出去一会儿,有事打我电话。”
      
      秦萌看她一脸疲倦和落寞,有点担心,又有点自责:“姐,我没事,这么多人呢,又是在医院里,要不你先回去歇歇,下午再来。”
      秦落对她摆摆手,没说什么,走出病房。
      
      ……
      
      秦落胸口发闷,提着一口气,慢慢走进楼梯间,在楼梯坐下。
      楼梯间没人,很安静,凉风裹着寒气从半开的窗户透进来,窗棂切出一角天空,灰白色的。
      她凝望天空,一呼一吸间,胸口那团闷气有所疏散。
      
      听到脚步声回头,宁言声拿着一个灰色棉垫子,来到她身边,把垫子递给她:“来,垫着,地上凉。”
      秦落接过垫子,触感柔软,也很干净,一看就是私人用品,她微眯眼睛看他,有点不可思议:“你从哪儿弄来这个?”
      “跟保洁大婶借的。”宁言声颇有几分得意,“大婶看我面善,特意给我找了个新的。”
      
      秦落起身把垫子垫在屁股下面,软软的,很舒服。
      “往里边挪点。”宁言声也挤着坐下。
      
      “以前没看出来你这么体贴。”秦落侧头瞧着他。
      “以前我什么样?”宁言声饶有兴趣地问。
      “冷酷无情,不讲理。”
      “那时候咱俩不熟,我对自己人视如己出。”
      “去你的。”秦落白他一眼,嘴角不由漾出一丝笑意。
      
      宁言声看她笑了,神色也不由为之一松,直直看着她。
      秦落察觉到他的目光,不自在地眨巴了下眼睛:“你看什么。”
      “我在想,你这张脸真是神奇,发飙怼人的时候,像食人花,又妖又美,这微微一笑吧,又清新可人,像小仙女。”最后总结,“可塑性很强。”
      秦落瘪瘪嘴角,对他的评价不作回应。
      
      过了一会儿,她转头看他一眼:“刚才谢谢你啦,宁总。”
      宁言声扯扯嘴角,心领她的谢意:“其实也没什么,打抱不平,人人有责。”
      当然不是,换个女孩面临这种情况,他早闪人了,完全不会有兴趣当什么护花使者。
      
      秦落手垂在身侧,指尖戳着软软的垫子,忽然问:“刚才我摔倒的时候,你跑那么急,你心里在想什么?”
      宁言声没有犹豫,淡淡道:“没想什么,只是一种本能,怕你万一摔得重,会发生危险。”
      “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秦落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忽然这么婆婆妈妈,她下意识猜测着宁言声的答案,或者他会说,不会有危险的,你这不是好好的吗,孩子也不会有事。
      宁言声转头看着她:“只要你没事就好。”
      
      *
      
      那天之后,秦落开始春节前最后的冲刺,工作日程密集,足足忙了一个月,直到农历腊月二十八,才真正闲下来,其间她抽出一天时间去月子中心看望秦萌。
      秦萌生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天使,眉眼长得像极了秦萌,双眼皮,修长眉毛,小小嘴唇花瓣一般,越看越招人爱,秦落喜欢得不得了,抱在怀里不肯撒手,还是月嫂说孩子该睡了,才抱走。
      秦萌除了喂奶,并不需要过多照管孩子,不至于太过劳累,但精神状态仍然不太好,闷闷不乐。据说孟昊父母来看望过一次,婉转提了下生二胎的事,之后就没再来过。孟昊除了陪女儿和妻子,也没什么事做,但他大多时候都拿着手机打王者。秦萌一说想和他谈心,他就不耐烦,有什么好谈的,你姐姐什么都给你安排好了,过着尊贵大小姐的生活,又用不着我们,你就好好享受你的不就行了。
      这样的婚姻如一口枯井,所及之处,皆是绝望。
      
      秦落对此没再发表意见,秦萌已经濒临崩溃边缘,不能再雪上加霜,只能先宽她的心,熬过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光,往后总归有柳暗花明的时候。秦萌纵然软弱,可若有人肯拉她一把,没理由她非要溺死在这段无望的婚姻中。
      
      父母是死活也不赞同秦萌离婚的,哪有夫妻不吵架的,哪家没点磕磕碰碰,动不动就离婚,想过父母和孩子没有,人怎么能那么自私,光图自己高兴。
      
      秦父秦母暂时在秦萌家附近租了房子,方便帮她照看孩子,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三天两头打电话催秦落见男方家长,把婚事定下来。
      “孩子都有了,他们家人什么态度,不催你们啊?是不是看低你了?不然早该上咱家提亲了。以前我怎么教你的,女孩子要自爱,不要给男人骗给男人占便宜,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你……”
      “你不想结婚?你为啥不想结婚?不想结婚你要啥孩子……你这是犯得什么病……”
      “你就作吧,看你什么时候把自己作死……”
      秦落耳朵长茧子,被逼无奈直接挂电话。
      
      ……
      
      工作结束的那天晚上,宁言声特意在家做了一桌好吃的,犒劳秦落。
      “明天开始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一阵了,可喜可贺。”宁言声走到酒柜开了一瓶酒,“你不能喝,我自得其乐。”
      
      吃饭的时候,宁言声忽然问:“要过年了,你觉得让两家人在一起吃个年夜饭怎么样?”
      秦落被吓到:“不怎么样。好好过个年不好吗,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找麻烦。”应付一个她妈妈就已经够让她焦头烂额了,再多几个长辈,几座大山压下来,她这个年就别想过得轻松。
      
      “说的也是,那就我们两个到老宅吃顿饭,你愿意吗?”宁言声盛一碗汤,放在她面前。
      秦落放下筷子,直直看着宁言声:“你这还有套路的哈?”
      
      “小人之心了啊。”宁言声边倒酒,边说,“那天在医院,你妈妈虽然有些话说的有失偏颇,但她有一个主张我也赞同,出于对你父母的尊重,我想带你见见我的家人,以表明我的诚意,先让他们安心,其他的事我们私下里可以再协调。当然,我可没有逼迫你的意思,只是一个提议。”她这个人,满身逆鳞,越逼迫,越逆反,搞不好弄巧成拙。
      宁言声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就像个揣测圣意的老太监,那叫一个谨小慎微。
      可又有什么法子,谁叫他在她身上栽了跟头呢。
      所谓一物降一物,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秦落顿了一下,舀起一勺汤,抿一口,才开口道:“你看我跟我爸妈说话就知道,我这人目无尊长,做不来小伏低,我怕到时候被乱棍打出来。”
      宁言声察觉到她一瞬的犹豫,相比海南那次,她的拒绝显然没有那么斩钉截铁了,他不自觉地勾了下唇:“你那个优点我也有,这么看来,咱俩还真是绝配。”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来日方长,实在不必操之过急。
      
      秦落又想起一个事,说:“该过年了,我还是搬回去住。”
      宁言声下意识想开口挽留,又作罢,平时还好说,过年人家总归是要和自己的家人过的。
      他不是她的家人。
      他希望以后是。
      
      ……
      
      腊月二十九这天下午,天气阴沉,街边路面积雪肮脏,秦落开车去看望秦萌,带着大包小包,婴幼儿用品,产妇护理保养,应有尽有,都是用得上的。
      到了秦萌家小区楼下,下意识抬头,看见三楼秦萌家阳台上有人影晃动,接着窗户被打开,秦萌抱着孩子骑坐在窗棂上……
      
      秦落一惊,吓得心脏差点停跳,她大喊:“秦萌,你干什么,别动,你别动,你别伤着孩子,也别害了自己……”
      
      她疯了一样往楼上跑,打110,又打119,最后又打给宁言声。
      
      “喂,宁言声……”她扶着冰凉的墙面,大口喘气,她吓得不行,爬楼爬到一半,腿都软了,“你快点……”她深吸一口气,抚着胸口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妹妹可能要做傻事,她爬上窗户……麻烦你快点过来帮忙……快点……”
      
      宁言声一凛:“报警了吗?”
      
      “报了。我现在正要上去。”秦落微微喘息,扶着墙继续往上走。
      
      宁言声很快地说:“你别上去了,上去也不一定能进门,你到楼下守着,安抚她的情绪,等警察来。我马上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来晚了,诶,今晚大家都忙着吵架了,这边更了,那边接着吵去,谁还不会吵架啦,哼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