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脸红了

      第二十一章
      
      孟昊慑于宁言声的气场不敢对他发作,又心有不甘,转而冲着秦萌发火:“秦萌,你什么意思?你要去医院就去,不去就跟我回家,搬来娘家人压制我,你以为自己多有本事。”
      秦萌不可置信地望着孟昊,泫然欲泣:“我没本事行不行?有本事我还用嫁给你,让你欺负?!”
      “我怎么欺负你了?我对你还不够好?不让你工作,养着你,每天想着法给你弄吃弄喝,为了给你买个什么破牛肉饼,大雨天从城东跑到城西,你现在跟我说这种话,你良心让狗吃了?!”
      “你好意思说……”秦落哭出来,“那时候我孕吐厉害,吃什么吐什么,那天几乎没吃下什么东西,到了晚上饿得心慌,就想吃那家茴香牛肉饼,求你去给我买,你说我考验你,说我作,最后倒是买了,抱怨一晚上,那以后我都不敢请你替我跑腿,没想到你到现在还记着,还觉得自己吃亏。”
      “你又哭,有什么好哭的,能踏踏实实过日子,别闹了吗。”孟昊一脸烦躁,振振有词,“以前我爸妈不同意咱俩,我坚持娶了你,我自认对得起你了。”
      秦萌愕然,好一会儿才说得出话:“对,没错,你对得起我,你好心好意娶了我,这是对我的恩赐,我应该感谢你的大恩大德……”
      
      秦落看到秦萌下意识托着肚子,说话也有些倒吸气,就知道她情况不妙,连忙走过去搀扶住她。
      “小好,你是不是不舒服?”
      秦萌咬一下嘴唇,神色灰败:“只是肚子有点坠痛,以前也有过,没事。”
      秦落紧紧握住她的手:“小好,身体要紧,什么都别再说了,别动气,跟我去医院。”
      
      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被秦萌打发走了,宁言声陪着两姐妹下楼,到地下车库取车。
      孟昊在后面跟着,秦萌不想看见他,秦落便叫他先回家。
      秦落顾及秦萌的身体状况,不想再引发冲突,以息事宁人的态度,对孟昊说:“我带她去医院,更方便照顾她,你就先忙你的吧,有什么事我再通知你。”
      孟昊立马又要急眼:“你说的这什么话,她是我老婆,她的事归我管。”
      宁言声实在听不下去,挡住孟昊:“你他妈智障吗?这个时候是你老婆孩子健康重要,还是你耍威风重要?等她气消了,你再去不迟。”
      
      上了车,宁言声专心开车,秦落和秦萌坐在后面,谁也不说话,气氛沉闷而又充满哀愁。
      忽然,秦萌说:“姐,我想离婚。”
      秦落转头看着她,揽住她的肩,在心里叹息一声,有很多话想说,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顿了一会,她说:“你现在不宜想这个问题,先顾好身体。”
      “我真的想离婚,立刻马上就离,一眼也不想看见他和他父母。”秦萌双目空茫,整个人笼罩在一种巨大的悲哀之中,“这个时候我需要他的照顾和帮助,他反倒来欺负我,以后我拖着孩子会过什么样的日子,就更不敢想了。”
      秦落抓着她的手,认真道:“小好,如果你真的决定离婚,从现在开始,不要在孟昊和他父母面前,提到这两个字,你现在完全处于弱势,没有精力和能量跟他们抗衡,你要战斗,总得备齐粮草,养足精神,稳住后方。”
      
      宁言声闻言从后视镜里看秦落一眼,就像在看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怎么看怎么顺眼。
      他清了清嗓子,不由得替秦落做补充:“我赞同你姐姐的想法,你想离婚的话,就从长计议,先摸清楚你家里的财产,你丈夫是否负债,为你和孩子未来的生活考虑,该转移的财产不要手软,越多越好,这也是你和孩子应得的补偿,还有孩子的安置问题,起码要过了哺乳期,孩子能托人照看,你也能抽身出去工作,到那个时候你再提离婚,他不同意,你可以起诉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孩子年幼法院自然支持你的诉求。如果你还没做好准备,就把底交出去,人家给你来个釜底抽薪,你就很被动了。”
      
      “我……”秦萌懵了,“我没想那么多。”
      秦落无奈地看看秦萌,她性子软,在这种大事上面,叫她立刻拿出决断,也着实为难,以后再帮着她慢慢想办法吧,“算了,想不清楚就先别想了,顾好眼前最要紧。”
      
      秦萌点点头,怔怔的,茫然不知所措,她有点被秦落和宁言声的话吓到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又偃旗息鼓,下意识缩回去。
      离婚这么麻烦吗,又是抗衡,又是战斗的,她一个人拖着个孩子,肯定打不赢他们家的啊,要不还是算了,虽然吵架的时候,孟昊脾气上来,说话难听扎心,但平时他对她还是不错的,愿意哄着她,最近每天晚上都主动跟她视频,说明他心里还是有她的。再说,哪有夫妻不吵架的,吵个架就要离婚,不是太拿婚姻当儿戏了吗。
      不过,这一次,她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孟昊必须诚心诚意跟她道歉,保证以后不再欺负她,那么她就原谅他,以后两人还好好过日子。
      
      秦萌就这么把自己说服了,心里轻松了很多。她摸着肚子,担忧地问秦落:“姐,孩子不会有事吧?”刚才不应该那么激动的,孟昊说两句就说两句,她何必跟他一般见识,万一孩子出现什么状况,她要后悔死的。
      
      秦落伸手温柔地抚摸一下秦萌隆起的肚子:“咱们家的孩子都很皮实很坚强,不会有事。”
      
      *
      
      宁言声联系了本市最好的私立妇产医院,院长和科室主任特来问候,医护人员为秦萌做了产检,胎心监测两次显示胎动过少,B超显示羊水少,加上轻微出血,假性宫缩,有早产症状,也很有可能发生胎儿宫内窘迫。这个时候距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医生建议先吸氧,随时监测,明天上午根据情况,再决定是否实施剖宫产。
      
      在病房外与院长和主任道别后,秦落回到病房,对秦萌说:“打电话跟孟昊说下情况,让他给你带换洗衣服,还有洗漱用品。”尽管他们夫妻不睦,尽管她很看不上孟昊这个妹夫,巴不得秦萌与他闹翻,同他离婚,但这个节骨眼上,事情该怎么办还得办,她身为姐姐决不能火上浇油,难免叫人抓住话柄,倒打一耙,置秦萌与两难境地。
      
      秦萌这个时候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只想着孩子平安健康出生,孟昊作为丈夫作为孩子的父亲,此时,她是需要他的。
      她怀着一点委屈,一点柔情,一点期待,给孟昊打电话,她多想孟昊能像他俩没吵架时那样,甜言蜜语哄哄她,那样她就有了力量和勇气,面对接下来产子育儿的苦痛与艰辛。
      
      电话响了好几声,孟昊才接通。
      一开口就没好气:“你还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啊,我以为你指望你姐和你那个牛逼的姐夫,用不着我和我们家了呢。”
      
      秦萌心里一阵难过,嘴一瘪,又差点哭出来:“你干嘛这么说话?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跟你说,医生说孩子情况不太好,明天早上要剖腹产。”
      “什么情况不太好,你听他们瞎扯,他们就是吓唬你,剖腹产能多收钱。我妈说她们那时候都是自然生产,不用挨刀,身体恢复快,生完就能下地,孩子抵抗力也好……”
      “医生是做了检查才这么说的,胎动少羊水也少,不剖怕孩子有危险……”
      “预产期还没到,你慌什么慌,在医院住着,那么多医生守着,孩子能有什么危险。你别那么蠢行不行?”孟昊不耐烦多说,“等明天我去了再说。”
      
      “你……现在不来吗?”秦萌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在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很怕失去孟昊,怕被抛弃,压根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你姐不是在吗。”孟昊脱口而出,理所当然,“你现在又不生,我去了也没什么事,都耗在那干什么。”
      
      秦萌丢下手机,心酸又委屈,难以自制,不住抹眼泪。
      
      秦落一听孟昊不来,瞬间有一股冲动想打电话过去,痛骂他一顿,转念又按捺住了,无益的事,不做也罢。
      “先不管他了,不能因为他不来,就把你和孩子置于危险境地,明早该进产房进产房,你自己签字,我在外面等你。”秦落镇定平和地注视着秦萌,下意识想传递自己的力量给她,“小好,万物生而有翼,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有飞翔的力量,就像一粒草籽,再微小,仍然可以破土而出,迎接春天。”
      
      秦萌含着眼泪,怔怔看着她,然后幽幽道:“姐,你说的我都懂,可是哪那么容易做到。”
      
      是的,很难,脱胎换骨从来不易,浴血重生,锥心蚀骨,但一旦熬过去,天高海阔,纵横翱翔,何等恣意畅快。
      秦落如此想,但并未说出口,只是拍拍秦萌的手臂,说:“我陪着你,慢慢来。”
      
      *
      
      秦落和宁言声晚饭都没怎么吃,折腾到现在,肚子也饿了,尤其秦萌保姆做了饭根本来不及吃,只顾吵架了,又一直哭,能量消耗很大,秦落安排护工陪护,和宁言声一起下楼买吃的。
      医院旁边有专门给产妇做营养餐的餐厅,秦落给秦萌点了黑鱼汤和牛肉面。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秦落问宁言声吃什么,他说不饿,秦落点了个快餐,边吃边等外卖。
      外面又下雪了,雪花纷纷扬扬,没入人间。
      
      宁言声望了望窗外,转回头瞧着秦落:“跟你跑这一趟,真糟心。”
      “抱歉,给你添堵了,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本来也不该麻烦你。”秦落执壶给宁言声倒一杯茶,以表歉意。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觉得,你妹夫那种残次品,跟个沙雕智障似的,居然也能有你妹妹这样的漂亮姑娘愿意给他生孩子,漂亮姑娘也太不把自己的基因当回事了。”宁言声端起水喝一口,注视着秦落,“哪像你,对我这种绝世无双的优秀男人,都百般考验。”
      秦落抬眸,盯着他:“我可没有考验你,我只是对男人对婚姻没什么兴趣。”
      
      “对男人没兴趣?”宁言声忽然倾身逼近秦落,脉脉含情凝视她。
      “你干什么?”秦落避开目光,身子略略后仰,低头端起茶杯抿一口水。
      “你躲什么?”宁言声嘴角一抹笑意,“你脸红了,还说对男人没兴趣。嘴上不承认,身体可是诚实的很。”
      
      秦落无语。神经病啊。
      
      ……
      
      吃过饭,送走宁言声,秦落拎着食物回病房,秦萌吃过晚饭,做了一次胎心监测,准备睡觉,外面传来敲门声,秦落去开门,两个陌生女孩站在门口。
      A女孩姿态端庄,笑盈盈:“秦小姐,你好,宁总让我们过来帮忙照应一下。”
      B女孩娇俏可爱,透着机灵劲儿:“秦姐姐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半天了,回去歇歇吧,我们两个轮流值夜,保证照顾好小姐姐。”
      
      宁言声的电话紧跟着打进来。
      “那两个姑娘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办事稳妥,有什么事尽管放心交给她们办。”
      “你安排的人肯定差不了,两个小姑娘一看就靠谱,只是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心意她领了就是,至于让俩姑娘守夜,还是算了。
      宁言声轻嘲:“你就别假模假式推脱了。她们领了不少加班费的,你要把她们赶走了,她们可交不了差。”
      
      秦落还有些犹豫。
      宁言声莫名提高音量:“你妹妹那烂摊子还得靠你撑呢,你不回来养养精神,就你那小身板能吃得消吗?”
      秦落想了想,说:“已经很晚了,我也懒得折腾了,就在医院凑合凑合吧。”
      宁言声立即道:“你等着,我去接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又晚了,今天临时接了单私活儿,赚两斗米糊口嘛O(∩_∩)O见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