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听胎心

      
      秦落的头被按着,动弹不得,憋得差点喘不过气,她努力侧侧头,露出鼻孔,呼吸立刻顺畅了。
      
      宁言声扣住她的后脑勺,说:“别动,摩擦会起电。”
      
      秦落翻个白眼:“起电也比闷死好。”
      
      不过,她也真的紧张,正好假借被他控制,顺理成章当起了鸵鸟。
      
      就在这个时候,关于幼时打针的一些记忆,无可避免地涌现在脑海中。
      她哭泣,挣扎,拒绝打针,大人将她粗暴地拎起来,像拎起一只小鸡仔,按在医生面前——“闹什么,还能疼死你,跟你说了,不疼。”
      她又一次上当受骗,明明就很疼,可她并没有得到一丝安慰,相反回到家,还被一支缝衣针戳了胳膊,持针的人叫她好好感受一下,针扎一下哪里就能疼死了。
      
      不愉快的回忆让秦落感到呼吸窒闷,她下意识闭上眼睛,痉挛似的,轻微颤栗了一下。
      
      宁言声轻拍她肩头:“打个针吓成这样,以后就别充什么女斗士了。”明明内心住着个小姑娘。
      
      宁言声帮她把袖子捋起来,看到她手腕处有淤青,稍一停顿,下意识伸出手指轻轻按揉一下。
      
      一条软胶管系在秦落胳膊上,肌肉被勒紧,很不舒服,然后,酒精球擦拭皮肤,湿润冰凉,接着,针头刺入皮肤,沿着肌理慢慢往里推……
      其实也没那么痛,一瞬清晰的刺痛之后,是细微的闷痛,短暂的采血过程结束,针头拔出,痛感消失……
      
      宁言声察觉到怀里的身体软了下来,仿佛虚脱了一般,松弛无力,反而让他有一种被安心依赖的感觉。
      他摸摸她的后脑勺:“小朋友,结束了,没那么可怕嘛,对不对。”
      秦落没接话,直起身子,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捋捋头发,刚才的脆弱消失不见,她又是一条好汉了。
      
      ……
      
      抽完血,听胎心。
      秦落躺在里间诊疗室的床上,按照王茗之的指示,撩起衣服下摆,露出腹部,王茗之的助理在她的皮肤上涂上冰凉的凝胶,王茗之拿着胎心仪,在她腹部慢慢滑动,与此同时,心跳声在小而静谧的房间里响起,砰——砰——砰——
      
      秦落默默听着,心情平静而又安宁,同时又充满着某种莫名的期待与希望。
      
      而宁言声是第一次听到这心跳声,来自他未出世的孩子,那样清晰有力,那样奇妙无比,充满生命蓬勃的力量,令人心潮澎湃,不能自己。
      
      王茗之说:“每分钟一百四十二,很好。”
      “谢谢。”秦落由衷道谢。
      
      王茗之收起胎心仪,把帘子拉上,走出去。他的助理到旁边的诊疗台,在诊疗本上记下日期与胎心数据等信息。
      
      秦落拉好衣服,坐起身,发现鞋子被脱在靠近床尾的地方,她准备挪过去穿鞋子,这时,宁言声撩开帘子走了进来,他俯身拎起她的黑色尖头短靴,放在她脚下,然后蹲下来,帮她穿上,铅笔裤的裤脚拉平,掖进靴帮里,拉上侧边拉链,把拉头上的流苏也整理好。
      
      秦落一动不动,低头看着他。
      二十六年的人生里,她第一次被人这样照顾,这样温柔对待。
      难以避免的,心里生出感动。
      
      这种感觉真令人眷恋。
      就像落入棉花堆里,想永远溺在里面。
      
      宁言声站起身,看着她,忽然捏捏她的脸:“这就感动了?瞧你这点出息。”
      秦落白他一眼,垂眸,看了看自己的鞋,准备站起来,被握住她的手臂,扶了一把。
      “走吧,去吃饭,你想吃什么?”宁言声问。
      
      *
      
      横店有名的粤菜馆,人满为患。
      粤菜馆旁边是一家烧烤摊,路灯下摆着数张圆桌,桌桌爆满。
      《风华》剧组的工作人员拼了两张桌子,大家看到投资人监制制片人导演女主演过来,客气地打了招呼,继续他们的话题,秦落听见场务说:“小马,你也不用太担心,你媳妇儿肯定没事,手术费大伙多少能给你凑点……”
      
      原本宁言声要带秦落单独吃饭,临时接到监制电话做东,考虑到两个人出去,万一被拍到,可能惹麻烦,索性还是大家混在一块,更安全稳妥。
      上楼,进了包厢,点菜,秦落不由想到刚才小马欲哭无泪的样子,有点坐不住,借口上洗手间,出了包厢,径直下楼往店外走。
      
      路过休息区,她看见一丛绿植后面掩着一个人影,似有几分眼熟,定睛细看,是张侃侃。
      她坐在沙发上,背对过道,在讲电话。
      声音压得极低,自认为处在热闹环境,不被人注意,其实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保险,至少秦落隔着柱子已经把她的话听个一清二楚。
      “他没来啊,我们就是朋友……你别……不方便,等我忙完,下次去彼得堡拍广告再说……我没有故意不接你电话,你也知道这一行忙的时候,水都喝不上……”
      
      秦落一头雾水,这跟谁聊呢,若是段陆恒,没有不方便之理,毕竟他俩的关系在圈内小范围公开的,家人朋友也没什么不方便的,那么就是不宜公开露面的某位男士了。秦落想起之前张侃侃在公寓楼下与男人吻别的情景,心想,也不知她一头吊着几个呢,玩一手杂耍,也不怕翻车。
      
      出了店门,秦落往烧烤摊看去,剧组的那群人已经散了,小马独自蹲在路边抽烟,垂头丧气。
      秦落走过去。
      “小马,家里有事啊?”
      小马转过头,双眼通红,不知被眼泪憋的,还是被烟熏的。
      小马媳妇儿刚生完孩子不到十天,大出血,心脏也出了问题,需要做手术,现在人进了重症监护室,手术费却还没凑够。
      秦落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小马:“这里面有五万,你先拿去用。”
      她没考虑偿还问题,就当给自己的孩子积福吧。今天听到胎儿强有力的心跳,忽然让她对生命有了更深的理解,让她无法忽略一个产妇面临的危险困境。
      
      *
      
      张侃侃结束通话,回到楼上包厢,方晓和动作总指导老许在等着她。
      卞见川临时有重要约会,不能和她们一起吃饭,张侃侃因为遭秦落反击,心中气恼,满脑子想着非出气不可,半路上遇见老许,灵机一动,有了主意,特意把老许约出来见面。
      
      方晓问:“怎么去了这么久?段少打来的?”
      张侃侃说:“我妈。不接就一直打。很难哄。”
      方晓又问:“段少不是说来探班吗,怎么这两天也没动静?”
      张侃侃垂眸,拿起壶给自己倒杯水:“说是项目上临时有事走不开。”
      
      菜品上来,方晓亲自给老许倒杯酒。
      “许老师,今天特意请你出来坐坐,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张侃侃与方晓对视一眼。
      
      老许莫名有些不安,像唐僧掉进盘丝洞。
      听两位美女讲明用意,老许一震,坐不住了:“两位老师,这可不行,吊威压动手脚,弄不好会出人命,我担不起。”
      
      方晓又给他倒杯茶,安抚道:“许老师,没那么严重,你不用太紧张。”
      张侃侃说:“许老师,我不妨跟你说实话吧,现在秦落演的角色原本是我的,段少跟投资方谈好的,但秦落不知爬上了谁的床,半路截胡了,这次给她点教训,教她做人,对她也有好处,你说是不是?”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卡,推到老许面前,“二十万让她摔一下,要不了命,顶多折条腿,养养就好了。”
      方晓说:“吊威亚本来就有危险性,发生点小意外,在所难免,横竖怪不到你头上。”
      
      老许脸色凝重,坐立难安。
      眼前又出现一张卡。
      “你儿子要出国留学了,你女朋友又给你生了个小公主,以后花钱的地方更多了。”张侃侃笑得很是善解人意,“这里有二十万,十万给小少爷当零花钱,另外十万是我给小公主的见面礼,给孩子们的,你可不许拒绝。”
      老许脸都白了。他自认为在外面有孩子的事瞒的滴水不漏,没想到她们为了下手整秦落,把他的老底儿都掀了。
      其实张侃侃托人查老许的底细,也只是打了两三个电话的事,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不假。
      看老许半天没说话,但也没起身走人,张侃侃冲方晓眨眨眼,两人会心一笑。
      
      *
      
      晚上九点,拍夜戏。
      几位女主演都在化妆间补妆。
      肖茉争分夺秒给秦落准备了水果,猕猴桃芒果梨,切成丁,装在保鲜盒里。
      化妆师正在秦落画唇妆,不方便吃东西,秦落交代肖茉把那盒水果吃完,以免都她拍完戏水果变成水果干。
      肖茉说:“天气干燥,你还是吃点润润吧。我切的小,用牙签扎着吃,保证没问题,我试过了。”
      
      肖茉话音刚落,只听后方传来一声嗤笑。
      方晓用手撑着眼角,生怕把假睫毛挤下来:“秦落真本事,把个小助理训练的,都赶上菲佣了。”
      
      肖茉平时看着不言不语的,像个软柿子,突然被人一捏,才发现浑身都是刺儿。
      她不带犹豫的,直接反呛回去:“秦落姐对我们好,我给她当菲佣也乐意,你的助理不乐意伺候你,大概是嫌钱少?”
      
      方晓噌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针尖对麦芒。
      “你算哪根葱!?一个小保姆也配跟我叫板?!你倒是说说看,你主子给你多少钱,我能给你更多,多到砸死你!”
      
      肖茉火气上来,不甘示弱。
      “你出道比我们秦落姐早几年,钱赚的自然比她多。你还是留着你的钱傍身吧,毕竟以后可能戏路越来越窄,混上女一越来越难。”
      
      “肖茉!”
      秦落觉得肖茉话说的太重,出声阻止,已经晚了,方晓一个巴掌狠狠甩在肖茉脸上。
      “你干什么!”秦落本能反应,起身推开化妆师,朝方晓冲过去,手还没碰到方晓,人就被扯住手腕拖到一旁。
      
      “行了,闹什么闹。”
      熟悉的声音自秦落头顶响起。
      秦落转头看着宁言声,他也正定定瞧着她,眼神别有意味。
      秦落不免后怕,万一刚才动起手来,后果不堪设想,想遮掩的怕是都遮掩不住了。
      
      方晓看宁言声把秦落拦住,以为是替她出手,立刻委委屈屈凑到宁言声身边扮可怜。
      “谢谢宁少,谢谢你,要不是你过来,我就要被她们打了。”
      
      `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只有你们几个老朋友陪着我,来,抱抱,一起度过寒冷的冬天,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