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朝一日刀在手

作者:退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茄炒鸡蛋03

      
      成排的问号汹涌而出,占据了整个评论区。
      这应该是值得纪念的一刻,见惯了厮杀与阴谋的老油条们,竟然被一个刚刚成年的女生给唬住了。
      
      在他们集体抗议的时候,开云已经顺利走出变异树区。
      
      然而出了这里并不意味着安全,或者说,危险才刚刚开始。
      前方视线开阔起来,同样路况也变得更加复杂。充斥着肉眼难以分辨的沼泽,以及被灌木跟杂草遮掩的坑洞。
      一般的队伍,从现在开始就要放缓速度,避免踩入秘技的陷阱,或者惊扰到其余敌人。
      
      不知道开云又会是什么样的操作,直播管理员隐隐觉得她或许可以再次创造奇迹,所以一直将主镜头定在她的身上。
      
      让他失望的是,开云并没有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只是跟老僧入定一样地站着,看着面前一片平地。
      过了大约一分钟,都没有的动弹。
      
      画面再次变得尴尬。观众纷纷开始询问是不是卡机了。
      
      直播管理员恨不得以头抢地。他觉得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可能都要不够扣,毕业以来还没出过这样的错误。流动大学的学生跟他真是八字犯冲。
      这都算什么事儿啊?
      
      他忿忿敲着按键,将画面转到了激战区。
      
      激战区的C位,果然还是在雷铠定的身上。因为他们队伍先期玩了一波骚操作拉稳仇恨,随后又不慎错失最佳逃离时机,现在正在遭受围攻。
      
      直播间的背景音里充斥着鬼哭狼嚎。
      
      管理员在屏幕后方快乐地笑了起来,这才是他熟悉的节奏。端起杯子,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余光间发现开云那边竟然动了。
      
      他手一抖,赶紧将画面切了回去,主屏幕中重新出现开云蹬在空中的姿态。
      
      观众还在回味混战的热血,冷不丁见到一个鸟人,又懵了一下。等调回状态,才发现这人竟然是那个来历不明的女生。
      他们初次得见开云的轻功,第一眼就被惊艳住,连方才的怒气都忘记了发泄。
      
      面对这一片经过伪装、不带特殊侦查机器根本无法辨别安全落脚点的泥潭区,开云竟然选择用莽飞的方式进行突破。
      
      联赛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这样的英雄了,要知道,这一长段陷阱,得有五六十米的距离。作为一个独行侠,根本不会有人过来救她,只要出现一个细小的错误,就可以直接宣告她的比赛结束。
      
      观众屏息凝神,想看她如何正面莽过第二个考验区。
      然而……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或艰难困苦的画面,一次、一次,她只是稳健又单调地提气、穿梭。
      
      或许是因为开云的身形偏瘦,平衡力又极佳,张开双臂起落的时候,有如轻燕飞掠,赏心悦目。
      
      她落脚点把控得极佳,为了防止踩到系统构造的泥潭陷阱,她只用脚尖轻轻点在能露出头的石头上。
      这些石头的分布也是有讲究的。普通学生的轻功,在保持前进冲势的情况下,可以有三到四米,而以轻功见涨的学生或许能稳定在四米以上,爆发能有五米多的距离。这也是联赛安排参数的依据。
      石头之间的间距,一般在四到五米之间,逼近五米。很少有人能不做休息地直接飞跃。届时加上考生之间的厮杀跟干扰,足够让所有的学生都在泥潭里洗个澡,染染色。
      
      可是,对开云来说……这样的距离算不上什么。而且她似乎对这一片森林区非常熟悉。如果这个地图不是开场前随即生成的话,众人都要以为对方提前来踩过点。
      
      “嚯!踏轻燕?”
      
      监考官看着屏幕眼睛一亮,饶有兴趣地摸了摸下巴。
      这是联盟军方内部最喜欢使用的一种高阶轻功。
      它好用但是不好学,学不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任何高阶武学都是这样的,除却努力跟经验,更看重的还是天分。
      当然,天分决定了天花板,努力则决定了下限。
      
      他没想到能在大学联赛里见到将这门技艺发挥到如此水平的学生,着实是一匹黑马。那后面的关卡,估计也难不到她了。
      
      监考官好奇道:“这个年代,还有专修轻功的学生吗?”
      
      ·
      
      观众惊叹之中,开云几个起落,已经过了危险区域,且没有发出一丝多余的声音。原本布置精密的陷阱,对她而言竟然没有难度。
      就见她打了个哈欠,不待修整,继续向前。仿佛这只是一个称不上有门道的普通测试。
      
      评论区再次缓缓地冒出了一个“?”。
      
      “今年联赛是不是放水了?我要看的不是这个啊!”
      “说!她的背景是什么?是不是一整个考场的学生都是托?”
      “这……这就结束了?”
      “莫匡我好吧?我也是个老观众了,不要这样糊弄我!”
      “小姐姐太帅了吧?能不能给个近脸特写呀?”
      “怎么还没有资料到我的手上?这一届的网友全部给我退学重修!”
      
      舆论风向快速转变,夹杂了不少的嘘声。
      
      不!不是这样的!
      
      直播管理员心中嘶吼一声,将镜头转回到激战区,这时原本在入口处缠绵的考生们,陆陆续续将战场转移到了泥潭陷阱这一带。
      
      他们非常符合预期地掉进了泥潭里,互相拉扯着致力于追求共同沉沦,用各种阴险的招数进行群伤。
      没多久,每个人都裹得像泥水里翻滚的泥鳅,区别只在于有的人沉下去就没有然后了。
      
      “靠!这地图设置是不是不合理啊?我根本飞不过去啊!跑了一路哪还有力气啊?”
      “谁再拉我一把,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还能战!”
      “我不能走你们也别想走!一起挂科不快乐吗?!”
      “这一身泥特么得有二十斤重吧?三夭越来越恶心了竟然改参数故意为难我!”
      
      直播管理员险些喜极而泣。
      
      这!这才是正常的考生啊!他们才是在正经比赛的人!
      
      观众看着这惨淡的一幕,突然狠不下心嘲讽。
      这是怎样的小可怜们啊?他们大概死也想不到同地图里有人开了颜色不一样的挂。
      
      于是随后的直播画面,开始朝着精分的方向发展。
      一会儿是岁月静好般的闲逛游览,一会儿是你死我活同生共死的壮烈厮杀。连观众都看得无语凝噎。
      
      终于,在考生死伤过半的时候,开云第一个到达了终点。
      
      她用胸口的名牌在终点处打卡,顺利拿到第一名的30分。
      一般来说,30分已经可以稳过第一轮选拔了。
      
      “喔!”
      监考官看着她的积分窜到前几位,一种欣慰至极的感觉油然而生。开心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开云根本不是他们学校的人。
      那他乐个什么劲儿啊?
      
      监考官还是笑了下。
      主攻轻功的学生比较少,但做到她这种程度能,在联赛中也能发挥出特别重要的作用。
      轻功卓越加长相出众,应该足够让她在后期组到一支不错的队伍了。说不定还能借着队友的保护冲进决赛圈。
      
      他的手移向右上角,觉得本考场的看点应该就到底为止了。直播管理员显然也是一样的想法,所以画面已经被切回主场。
      然而,当监考官准备关掉界面的时候,屏幕一跳,竟然又弹回到开云的视角。
      
      监考官内心吐槽了一句,这一次的镜头管理员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就这种水平真的是应该要换了。
      
      他仔细一瞧,才发现开云背着包,竟然朝着开始的方向走回去了。
      
      啊?
      监考官的内心已经不是困惑可以形容。
      一个专攻轻功的独侠客,在团队比赛中,拿到了名次积分却不退出,是想做什么?去送人头吗?
      ……难道她不知道比赛是可以提前退出的?
      哦,是的,她是个守财奴,守财奴犯多大的常识性错误都不值得奇怪。
      
      监考官叹了口气。同情这位即将香消玉殒的冠军。
      
      ·
      
      开云当然是想着再去刷一波分。可是她到终点已经有段时间了,原路返回说不定会遇上大部队,所以中途选了条僻静的小路,看能不能碰到运气。
      
      果然还是有落单的队伍。
      
      开云听见脚步声,扭头看去。
      双方就那么不期然地正面交汇,无从躲避。然后瞪着眼睛面面相觑。
      
      她数了下,对方有六个人。
      开云想着一打六有点危险,还是先换个软柿子,于是自觉地转了方向,绕道而走。
      
      “站住!”
      对方当即震天一吼。
      
      不知道该不该说是冤家路窄,竟然就是雷铠定的队伍。
      他们刚刚从群攻中突围,此时有些狼狈。
      
      “是你吧?”雷铠定激动说,“肯定是你!地图里留长头发的人就你一个!你这混蛋!”
      
      开云歪过脑袋,不解地看着他。
      
      雷铠定凶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以为我会可怜你吗?战场之上无性别,你色^诱我也没有用!”
      
      开云:“……”
      
      雷铠定身后的队友朝她耸了耸肩,示意她别在意这个二缺。
      
      雷铠定咬牙切齿,微微发颤道:“如果不是你……”爸爸已经脱颖而出准备出道了!
      “就这样你还想离开?!”
      
      开云茫然问:“你到底是哪位?”
      
      “你……”
      雷铠定张着嘴一脸被重伤的表情。这叫什么?伤害了他,却连一笑都不给就想那么而过?
      他脸整个阴沉下来,冷冽道:
      “出刀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世界观独立不联动,不会有旧文人物出场
    200个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