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星星

作者:不问三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秦放一句玩笑让冷漠气氛散了个干净,对面刑炎没接他话,扬了扬眉毛算是回应了。

      多奇妙的一个画面,秦放和刑炎隔着一张桌子,互相坐对面各看各的书。其实秦放没太看得进去,表面装得风平浪静,好像一切都翻篇了还能笑着跟人开个玩笑,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觉得别扭。
      不是因为彼此曾经有过矛盾的尴尬关系,别扭主要还是因为那事儿对秦放来说太丢人。但事已至此,也算是缘分了。

      秦放心也挺大的,别扭一会儿之后还觉得坦然了,能怎么的。
      中间秦放看书看饿了从书包里摸了几袋小饼干,他看了眼对面低头看书的刑炎,抓了俩扔对面去了。
      刑炎视线从小饼干挪到秦放脸上,秦放没看他,边吃饼干边看书了。刑炎动动手把饼干从书上推下去,摆在一边。

      等沈登科上完课过来的时候秦放都快趴桌上睡着了,沈登科过来拍拍他肩膀,弯着身子压低了声音说:“辛苦了少爷!回宿舍睡吧!”
      “没睡,”秦放低声回他,“学习吧,我走了。”
      秦放从身后拿了书包,起身要走。他离开的时候经过刑炎的位置,对方没抬头看他。秦放伸手在他书上放了张纸,刑炎抬起头的时候秦放已经走了。
      沈登科看着刑炎,以为秦放和他认识,还挺友好地送了个亲切的笑容。
      刑炎打开秦放留的那张纸,上面两行挺奔放的字——
      替我给你兄弟带声抱歉,我无心之过。

      秦放性格的确就是这样的,脾气虽然大不吃亏,但事情一码归一码,也不愿意和人多结仇,确定由他而起的矛盾秦放也不会拖着不解决不承认。
      他平时朋友多不是没有道理,秦放和谁处得都不错,华桐管这叫人格魅力。
      “牛逼啊,”华桐耸着肩膀笑得还带着点难以置信,“见面没打一架还能坐一起吃小饼干儿?”
      “没坐一起。”秦放也觉得这事听着太玄幻,跟着一起乐。
      “那不也脸对脸了吗?”华桐冲秦放竖个拇指,“我是真服你,这要是我估计就走吧门口约一架。”
      “你暴躁狂啊?”秦放笑着说了句。
      “也不知道咱俩谁暴躁。”华桐跟着秦放进了体育馆,秦放喜欢运动,体育馆里什么项目他都能来,华桐跟着秦放在这儿上大学之后被拖着运动都瘦了好几近,身材都比以前好了。

      秦放喜欢运动到浑身汗出透筋疲力尽。华桐没他那体力,基本也就能陪他打球打到一半,剩下的时间秦放自己打网球也还能再打俩小时。每一球挥出去的时候秦放都用很大力气,感受汗珠从发端蜿蜒流下来洇进衣领,他从小就习惯了这样,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情绪上的排解和发泄。
      必须把汗出透,必须把力气使完,才能没有精力再去动小孩子的脑筋,钻那些小孩子的情绪。

      “你一打球就跟个大牲口一样。”秦放冲澡换完衣服出来,华桐拎着他的书包在门口等,把他手机递了过去,“刚你弟来电话了,我看是他我就接了。”
      “让我回家?”秦放接过手机,问。
      “没跟我说。”华桐说。
      秦放把电话拨了过去,那边接得很快:“哥!”
      “哎,怎么了?”秦放胳膊打球打得有点酸,没拿手机那只胳膊甩了甩。
      “你又两周没回家了,”简沐阳每次接他电话都挺兴奋,“你不牵挂我吗?”
      秦放让他的用词给逗笑了,笑着问他:“我前天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电话就行了?你不想见见我?”简沐阳在电话问他。
      秦放换了一边拿手机,甩了甩另一边胳膊,对电话说:“这周有事儿,阳阳。”
      “下周呢?”简沐阳又问。
      秦放想了想说:“下周我看看。”
      “嗯,好,”简沐阳声音低下去,停顿了两秒之后说,“哥我知道你不想回,我……”
      他声音听着太低落了,秦放动作顿了一下,之后轻声跟他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我也没不想回,下周等我电话?”
      “好。”简沐阳应了声。

      秦放挂了电话之后叹了口气,华桐在旁边问:“下周回家?”
      “估计得回。”秦放说。
      简沐阳刚才在电话里话没说完,剩下的话也没法说完。其实简沐阳是个心思很细腻的小朋友,他心里很柔软。小孩子渐渐长大了,越来越看得懂大人间的关系和情绪。
      简沐阳表面是在淘气催秦放回家,实际上是在向哥哥传递,让秦放知道自己对那个家庭而言,他还是被需要的。
      “你当时学校报本地就是个错,”华桐看他一眼,“走远点就利索了。”
      秦放没接这话,他捏了捏肩膀,像这样运动到浑身酸痛令他觉得爽,舒服。

      北方天气热得慢,五月初了出门还得穿着外套,一场雨下来好不容易升起来的气温又降下去,来了两年的南方人到现在依然觉得这春天太长了。
      司涂早上起来又有点咳嗽,刑炎从楼上下来正好碰上裹着厚外套从外面回来的司涂。
      “干什么去?”司涂拦住他,“别走,我煲汤了。”
      司涂手里拎着从超市买回来的一堆东西,刑炎接了过来,说:“下次要买什么你发给我。”
      “没事,”司涂摸出钥匙开了门,“拎点东西不算什么。”
      司涂是个挺爱干净的人,一推开门屋子里总有股很淡的香味。

      刑炎坐在司涂电脑前带着耳麦,司涂在厨房烧菜,他出来的时候正好刑炎放下耳麦,司涂问他:“感觉怎么样?”
      刑炎摇了摇头说:“我听不懂你的歌。”
      司涂笑了笑:“那过来吃饭。”

      刑炎给自己盛了碗汤,司涂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按了静音。刑炎瞥了眼他手机,问:“不接?”
      司涂说:“不接了。”
      刑炎过了会儿说:“追她的那个男生让带句抱歉,他无心的。”
      司涂抬头看过来,有点惊讶:“你去找他了?”
      刑炎摇头,淡淡地道:“周斯明。”
      司涂皱了下眉:“我看你们就是闲的。”
      “跟我没关系。”刑炎说,“我就是想告诉你,他们没成。”
      司涂没说话,隔了片刻后“嗯”了一声。
      电话又响了一遍,司涂还是按了静音,刑炎看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那天刑炎走之前司涂跟他说:“宫琪你们就别再管了。”
      刑炎边穿外套边说:“你跟我说没用,我本来也不管。”
      司涂笑了下:“那你看见斯明的话,让他来我这里吃饭。”
      刑炎开了门,“嗯”了声转身出去了。

      秦放给室友占座占多了,才发现刑炎也是图书馆常客,看不出来还是个学霸。这人偏爱四楼,所以只要秦放去四楼,那偶遇的机会就非常高。
      后来次数多了秦放就不当个事儿了,有时候看见了还打个招呼。

      这天秦放又在图书馆外面遇见了刑炎,和他一起走的还有个挺高的漂亮姑娘,走路挺得很直,特别有气质。秦放远远扬了下手无声打了个招呼,那俩人站外面说话没进来,秦放心说他女朋友挺漂亮。
      进了图书馆秦放才发现他没带卡,进不去。
      秦放翻着书包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车钥匙、现金、身份证什么都在,但是没找着他学生卡,确实没带。

      秦放拎着书包打算站旁边等会儿,再有人过的时候借卡一用。结果他身后突然伸了只手过来,在卡机上给他刷了一下。手很白,手指特别长,秦放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刚才在门口都见着了。
      秦放进去之后转过身,扬了扬下巴跟对方说:“谢了啊。”
      刑炎还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回了声:“客气。”
      俩人一起往电梯口走,秦放开了口:“你女朋……”
      话说一半就让秦放咽回去了。他想起来他跟刑炎之前是因为什么认识的了,他追人兄弟女朋友,才有了后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本来刚才秦放想随口夸一句“你女朋友挺有气质”,想到这个就还是咽回去吧,别瞎他妈夸了,不然好像他专门盯着别人女朋友看。
      也真是操了,秦放心里有点哭笑不得,咋好像放哥变.态似的,放哥不缺姑娘好吗。

      他话说一半没说完,留个半句的话头,刑炎转头看着他。
      秦放也不知道这半句得怎么接,接了半天没接上来,最后放弃了,笑了出来:“我本来想说你女朋友挺漂亮,怕你误会我就不想说了。”
      刑炎没立刻出声,俩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秦放按了四楼。电梯里有点反光,从他这儿能看见斜侧后的刑炎。刑炎抬头的时候俩人在反光镜中对视上,他俩都挺高的,身高相当视线平齐,秦放转开眼之前刑炎突然在镜子里勾了勾唇角。
      秦放头一回看见他有表情,还挺意外。
      电梯到了四楼,刑炎还是那么斜斜笑着,浅浅的一点笑模样,开门之前说了一句:“那是男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