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星星

作者:不问三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陈柯平时不怎么骂人,这连着骂了好几句,是真生气了。
      秦放跟他比起来就淡定多了,刚开始有点惊讶以至于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后来竟然还笑了,对着电话里的室友说:“行,我知道了。”
      电话挂了之后秦放步速都没变,到楼下超市的时候还去给室友带了饮料。
      怪不得陈柯电话里说“臭他妈死了”,确实臭,秦放还没进宿舍区,在外面的小超市就已经闻着臭油漆那股刺鼻的味儿了。进了院他开了手电往车那边晃了一下,本来没想多看,这会儿他忍着气味凑近了看了几眼,之后挑了下眉。
      “怎么回事啊放哥?”有院里认识的男生在楼上阳台往下看,喊着问秦放。
      秦放收了手机抬头看了眼,挺多人都趴这儿看着,秦放扬声说:“不好意思啊兄弟们,挺熏的。”
      “嗨,这有什么!”有人在楼上说,“需要帮忙你就说一声!”
      “谢了兄弟!”秦放冲楼上晃了下胳膊,之后开了车门进了车里,把车开出去了。放楼下太熏人了,秦放把车开出挺远找了个没人地儿放了,再回来的时候刚才放车的地方已经被几个床单盖住了,边角处被砖头压着,估计是他室友弄的,这么一弄味道确实小多了,不至于整个宿舍区都散着股臭油漆味儿。

      秦放一开宿舍的门,陈柯正好刚洗澡出来,另外一个室友坐桌前背单词。秦放把饮料扔给他们,问:“你俩压的床单啊?”
      “啊,”陈柯问他,“车怎么弄?”
      “没事儿,”秦放脱了外套搭椅子上,拿了毛巾要去洗澡,“我就不说谢了,自己家人。”
      “谢屁,”另外一个室友叫沈登科,接了他的话,“回头给我买俩新床单。”
      “好说,”秦放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给我们登科儿买十条八条的。”
      陈柯“嗤”地笑了一声:“让你登科儿拿着上吊用?”
      “你管我干什么用。”沈登科回头说。
      “我怕你学疯了要上吊。”陈柯说。

      秦放没再听他们贫,一身味儿他有点受不了,去卫生间冲澡了。
      水从头顶浇下来,秦放甩了甩头,然后抹了把脸。折腾一晚下来其实有点累了,心里烦躁。车他倒是不心疼,本来也不是什么豪车,前年十八生日他爸送的,几十万的suv都开了快两年了,平时就是出学校或者回家的时候代步用,也算不上张扬,楼下停的车比他好的有好几辆。
      之前用手机的亮光看了两眼不算看得太清,开出去在路灯底下倒是看明白了。
      ——好颜色,翠绿的漆。

      一桶绿漆一点没糟践,全泼车上了。这颜色多少有点敏感,要是就为了给他找点不痛快一桶白漆就够用了,再想醒目点来桶红的,费劲挑桶绿色确实有些刻意。
      这桶漆打哪儿来秦放心里一点谱都没有,他这段时间一直很消停,跟人没起过矛盾,天天老实上课,没课的时候跟华桐他们瞎玩儿,跟个五好青年似的,或者说他本来也是个五好青年。
      俩室友气得不行了,这晚秦放的睡前活动就是听俩室友骂人。但是他自己倒没生气,顶多是有点莫名其妙,现在连谁泼的为什么泼都不知道,没气可生,现在就生气显得他有点傻逼。

      第二天上午秦放逃了两节课,叫了华桐和平时玩儿得不错的几个朋友,过来刷地。
      绿漆不能就这么在地上铺着,太难看了,院里平整的水泥地来这么一坨绿,跟块癍似的,他自己不弄也是搞卫生的大爷们弄,就别给人添麻烦了。秦放穿着黑T恤和运动裤,摞了四个水盆和一堆清洁球抹布什么的,蹲那儿刷得挺认真。
      “放哥,怎么个情况啊?”刚来的男生还有点蒙,没看懂这摆的是个什么阵。
      “帮我干点活儿,”秦放蹲那儿抬头看他,扔给他一个清洁球,“让人绿了。”
      “啊?”男生更蒙了,“……绿了?”
      “嗯,绿一脸。”秦放笑了声说。

      边上的几个朋友也都笑了,华桐在秦放旁边蹲着,碰了碰他胳膊,低声问他:“玩笑归玩笑,但是这‘绿’打哪来啊?你琢磨过没有。”
      秦放蹲久了有点腿麻,重心换了条腿,说:“没琢磨出来什么。”
      华桐看了看他,问得挺直接:“你问过宫琪了?”
      秦放没说话,摇了摇头。
      没谱的事儿秦放不愿意往人姑娘身上联想,最初开始追的时候宫琪说过她单身。而且这话也没法问,有关系没关系的,问出口就挺尴尬的,好像不信任人家。但也不怪华桐提起宫琪,秦放上个女友都是一年前了,开学没多久就散了,到现在秦放一直单身。虽然秦放和宫琪现在也还没成,但目前唯一能让秦放跟绿搭点边的也只有她。
      秦放说:“说不定就是闭眼摸的颜色,别想太多。”
      “嗯,等着吧,”华桐长叹了口气,站起来跺了跺腿又重新蹲下,“总得先知道是谁。”

      这方面秦放一点不担心,对方要是看不惯他或者有意找他别扭,那也不会一桶漆就算了,肯定还有后话。
      车后来秦放直接扔4s店让他们清洗了,还有之前刮的几处也顺便补个漆。从4s店回来秦放直接去了教室,他这天下午有节毛概,一百多人的阶梯教室,秦放找了个最靠边的位置打算睡俩小时。
      半睡半醒的时候手机在兜里震动个没完,秦放皱着眉拿出来看,是华桐。
      聊天界面里是华桐连续发过来的监控片段,最下面一行文字:破案了,化学院大三周斯明。
      秦放点开视频,画面里的人根本也没怕监控拍,拎着一桶漆直接往秦放车上泼,口罩帽子什么都没戴,估计本来也不怕秦放去找他。
      秦放给华桐回了条:牛逼。

      这人秦放不认识,见都没见过。他跟化学院唯一有过接触的就是学生会的两个男生,都挺老实的理科男,除此之外就没认识过化学院的人。
      连是谁都知道了,学校就这么大,瞬间就能把这人都摸透。华桐手里攥着这人的联系方式,秦放没直接就过去找人,二十来岁了不至于这么傻逼。秦放该上课上课,周末该回家回家,一点没影响。

      他得有快一个月没回家了,家里简沐阳差点翻天。秦放打车进不去大门,岗亭新换的保安也不认识他,问秦放去谁家。秦放说了门号,保安以为他来串门的,让他跟主人家通个话。
      秦放不想解释太多,也懒得说他是简明涛的儿子,更不想打这个电话,太滑稽了。秦放于是下了车,自己走了进去。
      从大门到简家的小楼得走挺远,秦放走了半天才走一半。身后过来辆车,秦放没回头,往旁边让了让。
      “哥!”车在他旁边缓缓停下,简沐阳的声音传过来,带着惊喜。
      秦放侧头看过去,是司机接简沐阳放学刚回来,秦放笑了:“哟,少爷回来了?”
      “哥你上来!”简沐阳推开车门,秦放摘了书包坐进来,司机跟他打了声招呼,秦放回了一声。
      “哥你怎么走着回来?”简沐阳问他,“你车呢?”
      “没开,”秦放从书包里头拿出给简沐阳的巧克力扔他腿上,“想我了?”
      “想!”简沐阳往他这边蹭了蹭,搂着他胳膊,“我得总提醒着你,不然我怕你忘了你还有个弟。”
      “忘不了,”秦放伸手过去按着简沐阳的头,揉乱他头发,“你一周得给我打四五个电话传唤我,我得多大心能把你忘了。”

      简沐阳今年十岁,小帅哥一枚,虽然淘,但是也很讨人喜欢。秦放虽然不喜欢简沐阳的妈妈,但从简沐阳出生开始秦放也没真的讨厌过他。血缘这东西很奇妙,哪怕他出生前你就已经对他带了敌意和成见,但从你看到他的第一眼,依然能让你的心柔软下来。
      这份柔软是秦放现在对简家唯一的挂念。其他人说不上怨也谈不上恨,要真往根儿上说,那应该就是无感。如果不是简沐阳,秦放现在可能一学期也回不来一次,没什么惦记的也自然用不着回。

      “阳阳回来了?”他们开门一进来,董茵从厨房走出来,边走边说,“给你煮了果茶,早上不是说想喝点甜的?”
      她话说完看见秦放,顿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小放也回来了?我昨天还跟你爸说你呢,挺久没回来了。”
      秦放对她淡淡笑了下。
      董茵今年三十六,看起来极年轻,在家素颜没化妆看起来也很漂亮,非常有气质。头发在颈后随意扎了个髻,身上穿着一身棉质长裙。秦放视线在她身上扫过的时候停了两秒,董茵顺着他的视线,抬手抚了抚轻微隆起的小腹。
      秦放抬眼看她的脸,董茵对他笑得温和,轻声说:“以后要多回家来呀,家里又要有个你的弟弟了,也不一定……或者是妹妹,我希望是妹妹。”
      “我也希望是妹妹,”简沐阳还攥着秦放的两根手指,到这会儿也没松开,他抬起脸看秦放,晃了晃他的手,连上透着点小心,问他,“哥你希望是什么?”

      秦放低头看简沐阳,看他白皙的小脸上一双干干净净的大眼睛。秦放轻轻扯了扯唇角,道:“……都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