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星星

作者:不问三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高铁到站时间是凌晨一点,在那之前他们一直都要在这辆火车上,或者坐着,或者睡觉,或者去休息区站一站。十几个小时确实难熬,秦放感觉到后来几个小时怎么坐都不太舒服,浑身的骨头都快聚成一堆了。
      白天还好,入了夜很多人都睡了,而且马上到终点了,车上剩下的人只有不到一半。秦放他们所在的这节车厢格外空,一眼看过去可能也就十几个人,几乎都睡了。
      车上十分安静,甚至有点沉闷。窗外风景也什么都看不到了,玻璃上只有反光的影子。
      秦放侧过头问刑炎:“晚上你们都回家吗?我订个房间吧。”
      刑炎不让他定,闭着眼道:“不用。”
      “我就不跟你回去了炎哥,不太方便。”秦放没想去刑炎家里打扰,今晚先随便找个地方睡一宿,明天他打算去找个顺眼的酒店扎根儿。
      刑炎还是同样的状态,低声说:“不用订。”
      秦放不太愿意去别人家,这可能跟他自己有关。秦放在简家都像个外人,所以他一直不喜欢去别人家里做客,无论对方是热情的还是客气疏离的,“外人”的感觉会让他有点烦躁。而且半夜这么直接去别人家,手里也没带个东西什么的,不太礼貌。
      秦放笑了下,跟刑炎说:“不了炎哥,改天我……”
      他话没说完,刑炎打断了他:“嘘……”
      “停。”刑炎睁开眼,看着秦放,“你,跟我走就行了。”
      刑炎脸上又挂起了他的招牌冷酷样,秦放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他犹豫了几秒,最后点头说:“行。”
      
      火车比预计时间早到了二十分钟,慢慢滑进站台的时候没到一点。秦放背着他的包从车厢走出来,外面的温度瞬间高了十几度,感觉一脚迈出了结界,周身被滞闷燥热的空气包裹,夹杂着车站特有的杂乱气味。
      但全身都能舒展开,这太舒服了。
      这对秦放来说是个陌生的城市,他对这所城市唯一熟悉的就是眼前这个人。
      刑炎回头看他的时候秦放冲他笑得挺帅,这种感觉新鲜,而且自在。
      
      一等座车厢那三个人也下来了,司徒脸上扣着口罩,周斯明背着包一脸困倦,韩小功的头发随便扎了一下,看着有点凌乱,但带着股慵懒随意的气质。
      “我筋都要聚一起了,”韩小功仰着头一只手捏了捏脖子,然后转头看了看四周,淡然低语,“老地方,又见了。”
      刑炎也背着包,看着手机和他们说:“出去吧,我叫了辆车。”
      几个人朝出站口走的时候,司涂主动和秦放说话,问他:“坐这么久的车挺辛苦吧?”
      秦放抿了抿唇,道:“也还行,睡几觉就差不多了。”
      司涂浅笑一下,和他说:“这里很美的。”
      秦放连火车站都还没出,美不美的也没什么概念,他点头道:“听说过。”
      司涂又对他说了一次:“欢迎你来。”
      
      刑炎叫了一辆商务,秦放跟着他们进了车,没有问他们最终要去哪儿。凌晨的城市里道路上没有几辆车,显得空旷,车行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像是从火车站来到了城市的另一边郊区。
      司机说话带着点口音,问刑炎:“快到了,我就按你定位的地方开了?”
      刑炎答他:“嗯,按导航开就可以。”
      “大学生们这是放假回家?”司机开夜车也挺闷的,找话题和他们聊。
      韩小功回了他一句:“是啊。”
      
      最后车停在了一片民居胡同口,刑炎坐在秦放后面,跟他说:“下车了。”
      秦放下来之后没多问,只跟着他们走。这里应该是城郊的老区,平房和小楼挺多的,这些在城市里应该不多见了。
      从胡同走进去的时候隔着几家大门能听到院子里的狗叫,还有路边蛐蛐时不时发出的一点声音。这些声音在这样安静的夜里听着却不觉得刺耳,反而更显宁静。
      走在最前面的是周斯明,他停在一户大门前,开了手机的灯,照着锁孔的位置拿钥匙开了大门。
      秦放看了眼刑炎,刑炎示意他进去。
      “我感觉你们要把我卖了。”秦放开了个玩笑,走了进去。
      刑炎回头问他:“害怕吗?”
      “怕极了,”秦放故意说,“感觉现在你们门一锁我就跑不掉了。”
      最前面的周斯明低声说了句:“傻逼。”
      秦放没搭理他,大半夜的太累了。
      身后的韩小功为了给秦放增加点恐惧感,给大门落了锁,锁磕在铁门上,挺响的一声。
      
      秦放笑着跟刑炎说:“炎哥救我。”
      刑炎走在他旁边,没出声,倒是司涂笑了声,问韩小功:“你闲的?”
      韩小功耸了耸肩:“我给帅哥加点戏。”
      
      他们进的是个小院子,里面有一栋二层小楼,从外面看挺旧的了,二楼户外有阳台,阳台里堆了些旧物。
      周斯明开了门之后拍开了墙上的灯,眼前瞬间清晰起来。
      确实就是个老房子,客厅有一组沙发和茶几,旁边有个餐桌。陈设挺旧了,但看着也还好。
      “太累了,我睡了。”韩小功打了个哈欠,拎着他的行李箱上了二楼。
      秦放看他拎箱子总有种冲动想搭把手,但伸手之前想起这是个男生,于是站着没动。
      
      周斯明一言不发也上了二楼,楼下出了秦放,只剩下刑炎和司涂。
      司涂看了眼秦放,之后问刑炎:“他睡你那儿?”
      刑炎点头,“嗯”了声。
      司涂于是说:“那我睡了?”
      “睡你的。”刑炎说。
      司涂笑着跟他俩道了声“晚安”,跟秦放说:“想洗澡让他给你烧水。”
      “好,”秦放冲他点了点头,“晚安。”
      
      刑炎卧室很简单,有两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还有一把吉他。
      秦放跟他走进去,刑炎说:“你挑个床。”
      “我随便,”秦放把包摘了放在桌子上,屋里就没人住,灰挺大的,他也没太介意,跟刑炎说,“你之前睡哪个我睡另外一个就行。不过为什么你房间两张床?”
      刑炎说:“下雨的时候二楼漏水,那两个人有时候会下来住。”
      他从柜子里拿了真空袋装着的被子和床单什么的,扔给秦放一套,问他:“会弄吗少爷?”
      “会,”秦放笑了笑,“本少爷给你表演一个。”
      
      关于这栋房子,关于这四个人,关于他们的生活状态,秦放一句都没问。
      烧水太慢了,他们将就着用凉水冲了冲,回来直接躺下了。秦放不太睡得着,他在火车上断断续续睡了好几次。刑炎睡觉很安静,无声无息的。
      房间里不太热,窗帘没拉,月光洒进来,屋里不黑。
      某一瞬间秦放突然觉得挺奇妙的,他竟然一个冲动跟着刑炎来了如此一个陌生的城市,住在一个有年代感但不破旧的老房子,这一切在之前他都想不到。
      
      秦放睡着的时候天都要亮了,估计有三点。早上他睁眼的时候阳光已经挺足了,他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九点半。
      出了房间,客厅里韩小功盘腿坐在沙发上,用平板看电影。见他出来抬了下手,打了声招呼:“嗨。”
      “早上好,”秦放问,“其他人呢?”
      “楼上的都没起,你屋那个出去了。”韩小功说。
      他话音刚落,院门就响了,刑炎拎着一堆东西回来,看见秦放起了,说:“洗漱了没有?洗完吃。”
      “没,”秦放对他笑了下,“炎哥辛苦。”
      韩小功撩了下眼皮,轻笑一声:“帅哥嘴甜啊。”
      
      秦放收拾完出来韩小功已经捧着盒粉在吃,头发又扎了起来。秦放看他的时候他冲秦放扯了下唇角,他笑的时候眼尾轻勾:“你怎么总看我。”
      秦放还真不是故意看他,从洗手间出来下意识看了眼。秦放笑着摇头:“不是故意的。”
      “故意的也没关系,”垂下来的一绺头发有些碍事,韩小功把它们掖到后面,跟秦放说,“随便看,我不介意。”
      秦放坐了下来,道:“真没有。”
      
      “不用理他。”刑炎推给秦放一份早餐,“全世界男生都在看他。”
      韩小功听了只是轻轻笑了声,睨了眼秦放,又吃了口东西,慢慢道:“好多直男在我这开始弯了,帅哥也当心。”
      秦放竟然还点了点头:“你确实挺……”
      “挺怎么?”韩小功抬眼看他。
      秦放没想好形容,刑炎在旁边接了话:“挺骚。”
      韩小功“噗”的一声笑了,秦放也笑着摇头:“我不是这意思。”
      “你什么意思都没事,”韩小功抽了张纸擦了擦嘴,轻笑道:“我们来试试,看这一个假期之后你弯不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