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家的人类幼崽

作者:艺泽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3章

      娜娜莉小脸唰的就白了。
      
      像是被猎人揪住了长耳朵的小兔子,惊恐的瑟瑟发抖。
      
      她噌地蹲下身,抱住披风就往头上套,试图把黑色的头发和眼睛遮住。
      
      “爸爸走,我们快走。”奶音夹杂着明显的哭腔,小娜娜莉怕的快哭了。
      
      神明没动,只是弹出爪钩,轻轻蹭了下小信徒的发顶。
      
      神明全智、全知、全能,早在三名佣兵出现在附近的时候,神就“看到”了。
      
      只用看一眼,三名佣兵身上的过去痕迹,神全部都知道。
      
      贪婪自私,虚伪狡诈,毫无包容善意。
      
      神明甚至能嗅到,他们身上鲜血的味道,以及另神作呕的恶意。
      
      这才是,神明所认识的人类。
      
      毛绒爪子虚空一划,顿时在三名佣兵脚下,出现一道雪沟。
      
      神明的声音,伴随着越来越冷冽的风雪传来——
      
      “离开。”
      
      三名佣兵对视一眼,故意抬脚慢吞吞地跨过雪沟,充满了挑衅和嘲弄。
      
      其中一人朝娜娜莉招手:“纯血小妞儿,你要是自己过来,我们就不杀这只丑兔子。”
      
      另外两人跟着说:“这么大一只,烤了够吃好几天吧。”
      
      “纯血小妞儿,你想吃兔腿还是兔头?”
      
      娜娜莉气坏了,气的都忘了害怕。
      
      她听明白了,他们是大坏蛋,在说要把爸爸烤来吃了!
      
      小娜娜莉趴兔爪边缘,够着手捞了一坨雪,扬手就砸过去。
      
      “大坏蛋,娜娜砸哭你们!”
      
      “不准你们吃我爸爸,砸哭砸扁,砸成蠢猪咕噜兽!”
      
      她人小,愤怒到极点,也只是一只奶凶奶凶,没尖牙的小喵崽崽,没有半点威慑力。
      
      所以三名佣兵嘲笑的更大声,边朝娜娜莉做鬼脸,边不怀好意地靠近。
      
      娜娜莉气地跺脚:“爸爸,他们嗝他们……”
      
      神明不在意,爪钩又轻抚了下小信徒的黑发。
      
      三只小蚂蚁神不给眼神,但小信徒对神的小维护,却让衪有种新鲜的奇异感。
      
      在众生眼里,神是世界主宰,强大到无所不能,庇护万物生灵,神不需要保护。
      
      可就在刚才,小信徒维护父的心情,坚定到让她战胜了害怕。
      
      被弱小的小信徒保护了啊。
      
      这个认知,让神明感觉不错:“你的勇气,吾很喜欢。”
      
      神明说完话,下一刻化身爪子一挥,小山大小的积雪轰地砸过去。
      
      三名佣兵慌忙闪躲避开,狼狈又仓惶。
      
      娜娜莉眼睛一亮,用力挥动小拳头:“爸爸,砸扁坏蛋!”
      
      哼,娜娜的爸爸非常厉害的。
      
      三名佣兵对视一眼,飞快四下散开,呈品字型突进,朝这边包围过来。
      
      “爸爸……”小娜娜莉抱着爪钩,一下紧张了。
      
      神明将小信徒身上的神力泡加固,又把她身上的披风勾穿好,保证她不冷。
      
      “吾,世界主宰无所不能。”神明将小信徒放在棵没有积雪的大树树干上。
      
      娜娜莉视线第一次和兔兔齐平,湿漉漉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被细致打磨过的星耀石。
      
      黑色的眼瞳里,还带着真切的担心,软的像甜腻的棉花糖,糯的像一按就塌陷的云朵。
      
      神明对上小信徒眼睛,化身的心脏忽然又不正常了。
      
      心脏仿佛被小信徒湿漉的眼神给融化了,跳的有点快,还有点烫。
      
      这具化身太劣质了!
      
      神明一边想着,下次要重新捏个更好的人形化身,一边抬脚就踩向其中一名佣兵。
      
      “嘭”积雪飞溅,形成雪雾,娜娜莉什么都看不清了。
      
      “对神不敬者,吾赐你们毁灭。”神的声音威严而冷酷。
      
      “对吾信徒不敬者,当受光明灼烧。”
      
      毛爪虚虚往后一点,就把企图绕过化身,想直接对小信徒出手的佣兵定住了。
      
      神力喷涌而出,神奇的光明白焰从那名佣兵身上凭空冒出来。
      
      从里到外,眨眼功夫就把人烧得干干净净,连灰烬都没有。
      
      剩下的两名佣兵恐惧了。
      
      这……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那股白焰从哪里来的?
      
      简直,恐怖!
      
      两人惨白着脸,不管是什么力量,为了得到纯血,只能动用杀手锏了。
      
      其中一人拿出一张力量卷轴,另一人则飞快后退。
      
      卷轴撕裂,浓郁的蔚蓝色光芒在半空中勾勒出法阵,一名身穿黄金铠甲,手握玫瑰花刻纹的重剑骑士出现在法阵里。
      
      “黄金骑士阁下,我们找到纯血了,纯血就在那!”佣兵边退边跟骑士说明。
      
      听了这话,黄金骑士重剑刷的指向神明化身:“交出纯血,饶你不死。”
      
      力量卷轴,能封印骑士本人一半的力量,和短暂的意识沟通。
      
      神明调动神力,抬爪朝骑士一抓。
      
      “噗”的一声,毛茸茸的兔爪断了。
      
      没有鲜血喷出来,也没有碎肉到处乱飞,掉落的兔爪化为雪沫,和积雪融为一体。
      
      化身太差了。
      
      能用的神力只剩一丝,神明不做考虑,将那一丝神力一分为二。
      
      一份朝小信徒去,另一份却直接轰在不远处的积雪山上。
      
      “轰隆隆”娜娜莉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柔和力量包裹了她,并将她远远地带飞出去。
      
      她心里不安,睁大了眼睛:“爸爸……”
      
      “娜娜莉,”神明喊了小信徒的名字,“你先离开。”
      
      纯黑色的眼瞳骤然紧缩,娜娜莉脑子里,蓦地出现很多零碎的记忆片段。
      
      “娜娜莉,快跑。”
      
      “小娜娜,你先离开。”
      
      “娜娜莉往前跑,不要回头。”
      
      ……
      
      一瞬间,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娜娜莉眼里,只有汹涌无声的雪崩画面,以及雪崩处,巨型兔子那双艳红色的眼睛。
      
      那是……爸爸!
      
      “爸爸!”娜娜莉伸手往前抓。
      
      “娜娜莉,”神明有些无奈,化身神力殆尽,躯壳又太劣质,只有用最后的力量引爆雪崩,“往前走不要回头。”
      
      往前走,不要回头。
      
      不要回头。
      
      娜娜莉张了张嘴,眉心红疤剧烈的灼痛起来,有鲜血缓缓从裂开的疤里流下来,将她整个视野都染红了。
      
      她缓缓垂下手,落地后,机械如魔法木偶般,迈开小短腿就往前跑。
      
      不要回头。
      
      爸爸让娜娜不要回头。
      
      她一直跑一直跑,最后脚下一绊,狠狠地摔到地上。
      
      爸爸,娜娜有听话,一直都在跑。
      
      可是,你什么时候来找娜娜?
      
      @
      
      突如其来的雪崩,几乎摧毁了阿贡森林这一角。
      
      高大的树木拦腰折断,冬眠的野兽还在睡梦中就被夺去生命。
      
      那两名贪婪的佣兵,以及力量卷轴未发挥出来的骑士力量,一起都被雪崩摧枯拉朽的瓦解掉。
      
      当然,还有神明的化身——那只巨大的兔子。
      
      唯一存活的,就只有小娜娜莉。
      
      小娜娜莉爬起来,抓起披风,胡乱擦了擦眉心的血。
      
      她静静地等了好一会,等到身后都安静了,才犹豫着慢慢转身。
      
      白色,雪的白色!
      
      在娜娜莉的面前,除了大大小小的积雪山,就还是积雪。
      
      她张嘴,很轻地喊了声:“爸爸?”
      
      爸爸,你去哪了?
      
      没有回应,甚至都没有回音。
      
      漂亮的乌黑眼瞳,像被沾染上了尘埃,逐渐逐渐的灰败下去。
      
      娜娜莉开始往回跑,跑得跌跌撞撞。
      
      但即便是又跌倒,她也很快爬起来,朝着最后一次看见爸爸的方向跑。
      
      爸爸不能来接娜娜,娜娜就去接爸爸。
      
      她没注意的是,那一头天生微卷的漂亮黑发,在风雪中扬起时,从发根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金子一样的耀眼金黄色。
      
      还有她的黑瞳,也从黑色,变成了晴空一般的蓝色。
      
      黑发黑眼的娜娜莉,一眨眼就变成了金发蓝眼的娜娜莉。
      
      神明,用最后一点神力,在小信徒身上施展了“伪装”神术。
      
      至少两天的时限内,娜娜莉不会再被人认出是纯血神眷贵族。
      
      娜娜莉摔了很多跟头,浑身都是雪渣。
      
      后来她跑不动了,就一屁股坐下来,开始挖雪洞。
      
      爸爸被雪埋起来了,娜娜要把爸爸挖出来。
      
      但是娜娜莉挖到肚子又饿了,也没挖到爸爸的一根毛毛。
      
      而且她将雪层挖松了,刚钻进洞里,那雪就塌下来,像流水一样,将小娜娜莉哗啦冲下去。
      
      娜娜莉晕头转向,双手撑地爬起来,可人还没站直,又踩着了披风,整个人一个趔趄,又摔了。
      
      娜娜莉被摔懵了,红着眼睛,委屈到整个人差点闭过气去。
      
      【神明大人,娜娜把爸爸弄丢了!QAQ】
      
      【神明大人,你再给娜娜一个爸爸好不好?】
      
      【神明大人,娜娜要和兔兔爸爸一模一样的爸爸……】
      
      ……
      
      遥远的神国,意志回归本源后,想起那具劣质化身,神明便花了点时间,在庞大的记忆海里,翻找神降法阵。
      
      小信徒还不会神术,也没有法阵材料,几乎不可能让神降下满意的化身。
      
      神明正在专心构建适合愿力的法阵,冷不丁奶声奶气的哭声就响了起来。
      
      【神明大人,娜娜想爸爸……】
      
      神明指尖一顿,试验的第一千个法阵崩了。
      
      【神明大人,娜娜找不到兔兔爸爸了……呜呜呜……】
      
      神座上的神明,左耳右耳全是小信徒抽抽搭搭的哭声。
      
      她哭的伤心,而且还把小嗓子给哭沙哑了。
      
      神明怔然,神体胸腔里,心脏木木的钝钝的,像住了一只小信徒进去,在哭着抓挠衪。
      
      这种异样,让神明想不通。
      
      神体不是劣质的化身,不会存在心脏问题。
      
      那是在自爆化身引雪崩的时候,伤到了意志?
      
      不然,这种想立刻把小信徒捧起来,给甜果子吃,让她别哭了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神明没了继续研究法阵的心思,挥手招来水镜。
      
      水镜里清晰映出,小信徒边挖雪洞边哭的可怜模样。
      
      她哭到打嗝,一脚踩空,栽到积雪里,扑腾着爬起来,换个地方又继续挖。
      
      心脏那股异样,不仅没消去,在看到小信徒这模样后,反而更严重了。
      
      神抚着心口,注视着水镜里的小信徒,良久之后叹了口气。
      
      娜娜莉累了,她本身就还生着病,要不是身上有神力护持,早撑不住了。
      
      但她固执不肯休息,挖了一个雪洞又一个。
      
      “哎……”
      
      熟悉的叹息声,直接在娜娜莉脑子里响起。
      
      娜娜莉刨洞的小手一顿,过了好一会,她咬着手指头喊:“爸爸?”
      
      “吾在。”神明回应。
      
      接着,娜娜莉一下松垮了,躺到雪地里,咧嘴嘿嘿笑起来。
      
      没笑两声,她嘴里又发出呜呜的抽噎声,像是被丢弃了,又找回来的小鹿崽子。
      
      神明意志就在她身边,不过没有化身,所以无法碰触到小信徒。
      
      “爸爸!”娜娜莉忽然哇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出声来。
      
      她哭到停不下来,连呼吸都憋住了。
      
      “吾在,为什么还哭?”神明问。
      
      娜娜莉摇头,眼泪珠子乱飞,她拿披风擦了一把,粉红小鼻头狠狠吸一口气。
      
      “爸爸嗝,”她说话都断断续续的,“嗝不要再嗝嗝让娜娜跑嗝嗝娜娜要和嗝爸爸一起嗝。”
      
      神明:“……”
      
      意志化为一张巨毯,无声无形的将小信徒包裹了一圈又一圈。
      
      神明不懂意志为什么这样做,只是这样做的时候,神能感觉到神体的心脏舒服了很多。
      
      神明突然说:“娜娜莉,你想找回记忆和家人吗?”
      
      小信徒还是个幼崽崽,又这么的粘人,应该和能保护她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娜娜莉小心翼翼捂住耳朵:“爸爸就是娜娜的家人呀。”
      
      神明没有在说话,只是决定,出了森林要帮小信徒找回家人和她的记忆。
      
      “爸爸,”娜娜莉踟蹰了下,捂着耳朵站起来,“不要再让娜娜先离开好不好?”
      
      不管是饿肚子,还是打坏蛋,娜娜都不和爸爸分开。
      
      小信徒仓惶不安,手脚无措,就像是随时都会被丢弃的小喵崽,非常没有安全感,迫切想要爸爸的保证。
      
      神明低声说:“吾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只要你呼唤吾。”
      
      娜娜莉更用力捂住耳朵,大眼睛里包了两泡眼泪水:“爸爸……”
      
      “呀,原来是你这个小孩儿在哭。”低沉的烟嗓,插入奶气的哭声中,打断了娜娜莉的哭泣。
      
      “哭大半天了,闹得我头疼。”积雪后,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踩着碎雪走近。
      
      她有着一头利落的齐肩赤发,穿着金光闪闪的黄金软甲,腰间缠着金币串成的腰带,浑身上下弥漫着金钱的味道。
      
      娜娜莉捂着耳朵后退,像只机警的小兔子。
      
      爸爸,又又又是坏人?
      
      女人扬了下眉,逼人的英气像冷冽的刀锋。
      
      “小孩儿,你捂着耳朵干什么?”女人问。
      
      娜娜莉顿了顿,细声细气回答:“我我爸爸住娜娜耳朵里。”
      
      所以,娜娜要捂好耳朵,免得又把爸爸弄丢了。
      
      神明沉默了,女人愣了下,嘴角勾了勾。
      
      然后,娜娜莉就眼尖看到,女人肩膀上的白翎羽装饰动了。
      
      那支翎羽左边扭一下,右边扭一下,嗖的飞到娜娜莉面前。
      
      娜娜莉吓了一跳,看清那是一支造型华美的白翎羽笔,她才没有转身就跑。
      
      白翎羽笔自发唰唰书写起来,最神奇的是,它还能自己念。
      
      “噢,神啊,她的长发多么美丽,顺滑柔顺如东方的丝绸明珠。”
      
      “她那双秋水明眸,脉脉含情,水雾潋滟,如果她能用那双眼睛看我一眼,哪怕让我顷刻去死,我也甘之如饴。”
      
      “还有她那张粉桃樱唇,饱满多汁,像最酸甜可口的水蜜桃,无时无刻不在引诱着我,比诱惑女神还美上一百倍。”
      
      娜娜莉睁大了眼睛,它它在说什么?
      
      “她是最闪耀的星辰,她是光明的宠儿,她是整片大陆未来的指明灯,她是万众男人和女人心目中不可亵渎的圣洁女神……”
      
      “她就是云海星辰,大陆明珠,我的女神——娜娜莉·神!”
      
      激动的表白完了,那支笔居然羞涩地扭成麻花。
      
      它还凑到娜娜莉肩膀,通体白毛变成粉红色,咕噜咕噜冒着爱慕的泡泡。
      
      “噢,她受唯一真神宠爱,是众神的宝贝儿,伟大的神爱之……”
      
      下一刻,一只雪白的手伸过来,用力掐住了羽毛笔尖。
      
      羽毛笔:“女女咯咯哒咯咯哒……”
      
      在娜娜莉疑惑的眼神里,女人面无表情解释:“它是一支会打鸣的魔法笔。”
      
      娜娜莉懵懂点头,神明在她脑子里说了三个字——
      
      “预言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