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家的人类幼崽

作者:艺泽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1章

      “神眷贵族,是三千年前最后一名圣女的后裔。”
      
      “他们灵魂纯净,比一般人更容易沟通神明,也比别人更遭堕神的觊觎。”
      
      “他们天生黑发或者黑眼,一出生就有伴生守护灵。”
      
      “守护灵和他们同生共死,有人说守护灵是神明对神眷最后的恩赐。”
      
      “四百多年前,神眷贵族一夜之间销声匿迹,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
      
      ……
      
      宽阔的狮鹫背上,清风徐徐,晨晖暖黄。
      
      迎着薄云和日光,海茵在和小娜娜解释神眷,要是能帮小娜娜恢复一点记忆也好。
      
      娜娜莉穿着粉色的长耳兔子斗篷,领口是玫瑰金的扣搭,下摆有精致的兔爪爪图案。
      
      小斗篷十分合身,穿上后小娜娜就圆滚滚的一小只,非常可爱。
      
      连神明都觉得,小信徒很适合兔子斗篷,贪财的人类眼光不错。
      
      娜娜莉晃脑袋,斗篷长耳朵就唰地立起来。
      
      “娜娜头发和眼睛都是黑的,娜娜不喜欢它们。”娜娜莉噘起小嘴。
      
      海茵趁机摸了把:“因为小娜娜是特别的。”
      
      黑发黑眼,那是神眷中的纯血,灵魂最完美,也和神明最接近。
      
      娜娜莉扭头看爸爸,斗篷兜帽的兔子耳朵慢吞吞垂下来,带着小小的不确定。
      
      她细声向神明求证:“爸爸,娜娜真的是特别的吗?”
      
      神明兔子打量小信徒,小信徒黑亮的眼睛,像是清溪中的黑珍珠。
      
      小信徒乌黑的长发,发梢微微卷曲,犹如飘扬的水草。
      
      连翘着的小呆毛,也透着让神喜欢的天真可爱。
      
      “嗯,特别的。”神不容置疑的确定。
      
      最特别的、唯一的一个。
      
      得到爸爸的肯定,娜娜莉高兴了。
      
      她扑过去按着神明兔子,低下头用斗篷上会动的兔子耳朵,去蹭爸爸的长耳朵。
      
      每每蹭到一下,她就欢快地笑起来。
      
      一时之间,整个狮鹫背上,都是她的笑声。
      
      等娜娜莉玩够了,海茵扶她坐好,摸出绿宝石水晶梳子,给小娜娜梳弄乱的头发。
      
      “我收到消息,九十八年前,曾有人见到一名黑眼睛的神眷,出现在游商玄鲸。”海茵动作利落地给小娜娜梳了个双马尾。
      
      坠金铃兰的头绳,微卷的长发自然垂落,斜斜的花苞刘海,衬的娜娜莉那张粉嫩小脸,奶萌值爆表。
      
      海茵捂住心口,不行了,被萌到血压升高,她要缓缓。
      
      “海茵茵,什么是玄鲸吖?”娜娜莉扯她衣角,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问。
      
      海茵:“!”
      
      啊,死了死了,阿伟今天死了一万遍!
      
      不过,她还是□□着回答:“这个世界分东大陆和西大陆,中间以天瀑隔开,我们生活在东大陆,在西大陆有种生灵叫玄鲸,海鲸的体型,生有双翅,翱翔于云端天际,可任意穿梭天瀑。”
      
      “玄鲸族人,是唯一能来回东西大陆的种族,他们喜欢当游商,所以偶尔会在东大陆出现。”
      
      娜娜莉睁大了眼睛,听得专心致志。
      
      简直太神奇啦,竟然有会在天生飞的大鲸鱼!
      
      海茵继续说:“玄鲸昨天出现在首都日光,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赶过去,在玄鲸离开前,找到九十八年前那名黑眼神眷。”
      
      只要能找到任何一名神眷,小娜娜很快就有家人了。
      
      然而,娜娜莉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玄鲸上。
      
      她蹭蹭挪过去:“海茵茵,玄鲸是不是很大?它的翅膀有毛毛吗?它在天上飞,那它吃什么呀?玄鲸会不会在海里游?”
      
      她一口气问好多问题,好奇的不得了。
      
      海茵揉了揉眉心:“我没见过玄鲸,听说它确实很大,一口锅炖不下,好像没毛,不知道吃什么,不过玄鲸偶尔也会入海,玄鲸入海是道奇景。”
      
      话说完了,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小娜娜给带偏了。
      
      玄鲸有什么重要的,重要的难道不是那个黑眼神眷?
      
      她轻咳一声:“先给小娜娜找家人要紧。”
      
      娜娜莉摇头:“娜娜不记得了。”
      
      小孩儿伸手抱住兔兔爸爸,嘀咕了句:“爸爸就是娜娜的家人。”
      
      海茵怔忡,别人家四岁的小孩儿,都是在父母家人的呵护下,无忧无虑长大。
      
      可小娜娜一个人出现在阿贡森林,如果没有唤醒神明,只怕是根本活不下去。
      
      她忽然心尖又酸又涩,微笑着摸了摸娜娜莉的发顶。
      
      没关系哦,如果找不到家人,我也会花钱养你。
      
      神明毛爪子搭小信徒手背,轻拍了两下:“那就是天瀑。”
      
      娜娜莉抬头,视野里天际鎏金铺陈,或橙或红的云层霞蔚交织,明暗叠叠,仿佛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而在这幅油画里,艳红的云霞破了个口子,大片亮灿的银白从口子倾泻而下,一直垂落到碧蓝的大海深处。
      
      那就是隔开东西大陆的天瀑,奔腾的流水,从天空直直往下坠落,最后汇聚到一望无际的大海里,像一道门帘,将两片大陆分隔开。
      
      即便隔很远,看不细致,但也能感受到天瀑的瑰丽壮观。
      
      羽毛笔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感叹道:“<创世纪>里说,创世母神斯娅在第七天神力耗尽,母神永远倒下了,衪的心脏喷涌出鲜血化为天瀑,不得母神允许,无论是谁进入天瀑,都会被绞杀成碎片。”
      
      娜娜莉表情呆呆的,在听了这话后,小脸突然惨白。
      
      她一下抓紧兔子,小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扁起,突如其来的眼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掉。
      
      漂亮的黑色眼瞳,完全被汹涌的泪水淹没,最后夺眶而出,哭的十分凶,也哭得悄无声息。
      
      兔子头顶的毛毛,被打湿了,软趴趴的粘成一团。
      
      神明讶然:“娜娜莉,为什么要哭?”
      
      海茵也惊了,羽毛笔嗖地飞过来,一身茸羽慌的都变成了红色。
      
      “叽!”一直蹲娜娜莉肩膀的黑毛球咔咔,气地撞飞羽毛笔。
      
      都怪这支臭羽毛,把娜娜小公主惹哭了,咔咔骑士要撞死它!
      
      所有人围着她,海茵手忙脚乱找帕子:“小娜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兔子搭着小信徒的手直起后腿站起来,仰头看她。
      
      神的嗓音沉了两分:“娜娜莉告诉吾,你为什么哭?”
      
      现在,小信徒连心声都没有了。
      
      神明见小信徒哭过几次,那几次她或小声啜泣,或大声嚎哭,亦或抽哒两声就罢了。
      
      然而,神从未见过像现在这样的小信徒。
      
      她哭的没有声音,但眼泪水又流得哗啦啦的,像是要哭出一片大海。
      
      而且,她的小脸雪白雪白的,眼睛又通红,哭到喘不上气,小嘴就微微张着。
      
      眼泪水顺着脸沿,汇聚到小下巴,滴落到颈子,丝缕黑色的细发被打湿,黏在脖子上,糊成一团。
      
      活泼的小呆毛也耷拉着,显得非常难过。
      
      她很用力地抱着兔子,抓扯的兔子皮毛疼。
      
      神明第一次,感觉到无措的情绪。
      
      小信徒这么弱这么娇气,小小的一只,软绵绵的,碰触她都要很小心。
      
      现在这种情况,无所不能的神明——做不到让小信徒立刻不哭。
      
      “娜娜莉,吾听不到你的心声,”兔子不自觉站的更直,更靠近小信徒的下巴,“娜娜莉,告诉吾。”
      
      海茵在边上,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狮鹫飞太快,头晕了吗?”
      
      她这样说着,立马拍了拍座下的狮鹫,黄金狮鹫瞬间慢下了速度。
      
      娜娜莉泪眼婆娑地看看爸爸,看看海茵,又看看黑毛球咔咔,和被咔咔压着的羽毛笔。
      
      “……嗝不……”娜娜莉一张嘴,就打了个哭嗝,整个人还抽抽的,话都说不清楚,“爸嗝爸爸……”
      
      “吾在。”神明伸着毛爪爪,很小心地碰了碰小信徒的脸。
      
      海茵心疼地拍她后背,帮着顺气:“小娜娜乖,告诉你爸爸,为什么哭呀?”
      
      娜娜莉低头,和兔子眼睛对上。
      
      她抱紧兔子,将湿漉漉的小脸都埋了上去:“爸爸嗝不嗝不要去……那边……”
      
      神明很敏锐,瞬间就明白了小信徒嘴里的“那边”,指的就是天瀑。
      
      “吾不去。”神明保证。
      
      得到爸爸保证的小娜娜,总算安心了一点点。
      
      她慢吞吞爬了爬,爬到海茵背后躲起来。
      
      看不到天瀑了,她这才拽着海茵的手:“海嗝海茵茵也不不去。”
      
      接着是咔咔和羽毛笔:“你们你们嗝不去!”
      
      一人和俩非人物种,赶紧应和摇头。
      
      不去,不去,绝对不去!
      
      这样说了一圈,娜娜莉的眼泪水才抽了口气,慢慢止住眼泪水。
      
      但她仍旧伤心,抱着兔子不松手,依恋地搂蹭着,瓮声瓮气地喊:“爸爸嗝爸……”
      
      “吾一直在,”神明毛爪子按小信徒眉心,“睡会,召唤吾,梦境里召唤吾。”
      
      小娜娜确实哭累了,在神明刻意地安抚下,湿润的睫毛颤了两下,随后缓缓闭上了。
      
      小信徒睡着了,兔子一爪子按住梦魇。
      
      神明冷酷的下令:“造梦。”
      
      咔咔被吓得浑身炸毛,动也不敢动:“叽。”
      
      虽然白天造梦有违梦魇天性,可是为了娜娜小公主,咔咔骑士无所不能。
      
      黑圆球一鼓一缩,梦魇头顶两搓黑毛毛飘了飘,咔咔的身体慢慢变透明,直至不见。
      
      梦魇,已经进入梦境空间,开始造梦了。
      
      还是熟悉的乐园,熟悉的彩虹桥,熟悉的云朵跳跳床,熟悉的红月亮秋千。
      
      就是蓝火骑士骨龙,和粉色公主骨龙也都存在。
      
      但娜娜莉却没上次那么开心了。
      
      她坐在彩虹桥最高处,荡着小短腿,踢散周围的云朵,鼓着包子小脸不说话。
      
      好一会,她想起了爸爸,仰头看天:“爸爸……娜娜娜娜想你……”
      
      她呼唤着,小尾音带着颤颤的小哭腔。
      
      【爸爸,娜娜不知道为什么不开心……】
      
      【爸爸,娜娜忘了,娜娜记不起来。】
      
      她嘴里喊着爸爸,心声一句接一句,可怜巴巴的,像迷失在森林里的小奶鹿。
      
      忘记了家人,忘记了回家的路,也忘记了为什么会走丢,甚至连不开心的理由,都忘记了。
      
      【爸爸……】
      
      她喊了半天,梦境乐园里仍旧安安静静的。
      
      咔咔没出现,爸爸也没出现。
      
      娜娜莉抬手,胡乱擦了把眼睛,翘嘴吸了吸粉红小鼻尖。
      
      她站起身,从彩虹桥上纵身往下跳:“不睡觉觉了,娜娜要醒来找……”
      
      下一瞬间——
      
      一双手凭空出现!
      
      那手修长,莹白如玉晖,十指尖似乎有点点星光在跳跃。
      
      它稳稳地圈住小娜娜,再一捞,就将她带回彩虹桥上。
      
      “吾刚建好神国梦境,有乐园,要玩吗?”
      
      头顶熟悉的嗓音,让娜娜莉睁大了眼睛。
      
      这是爸爸?
      
      变成了人的娜娜爸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24点前,还有一更。
    ————
    小娜娜:“娜娜在征文比赛,想要多多的、白白的营养液水水,娜娜让大艺艺准更+加更,她做不到,娜娜就让爸爸打哭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