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快穿]

作者:欲雪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1

      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连锁店灯火明亮,粉色制服的女店员手里拿着翻盖手机,声音压得很轻。
      “情况就是这样,请你们快点过来吧。”
      挂断电话,她柔和了面上的笑容,从旁边的盒子里拿了盒袋装面包。
      
      “小妹妹,你别怕,警察叔叔很快就到了。你饿不饿呀?姐姐请你吃面包好吗?”
      她蹲下身子,看着面前约莫七八岁,怀里抱着个洋娃娃的女孩。
      
      “谢谢姐姐。”
      女孩眨了眨眼睛,纤长的睫毛仿佛蝶翼一般,和怀里的洋娃娃一样,精致得不似真人。
      她没忍住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女孩没躲,眯眼笑了笑。
      
      女店员顿时觉得心都萌化了,心想要是自己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定好好照顾,舍不得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而她的家人却这么粗心大意,让她一个人走失。
      ……
      
      坐在临窗的柜台旁,饥肠辘辘的林姝戈拆开了手里的面包,一直抱着不肯撒手的洋娃娃被放在了旁边颜色鲜亮的转椅上。
      她小口小口的吃着面包,动作斯文,但速度很快。
      一边吃着,她一边默默观察窗外的景象。
      
      夏季的天黑得晚,商铺陆续亮起了灯,街道上行人依旧来来往往。百货大楼的外墙上正悬挂着当红明星的广告牌,拥挤的车流里偶尔响起鸣笛声。
      热闹,嘈杂。
      
      林姝戈的视线从广告牌底下的小字上扫过。
      二零零三年,江市。
      
      原主被第三次遗弃。
      最开始是乡镇赶集时,原主只有六岁半,懵懂的被好心人带到了派出所。第二次则是被扔在了火车站,差点遇上了人贩,幸亏遇上警局的联合整治,人贩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抓捕。
      接着就是这次,被遗弃在江市一条寻常的街道里,热心的店员报了警,原主被送回了家里。
      
      原主‘这时候’的父母名为林强之、张春燕。家中除了原主还有长女以及一对双胞胎的儿子,原主排行第二。
      没什么文化、重男轻女的家庭,好不容易盼来了儿子,还是一对双胞胎,林强之、张春燕的欣喜可想而知,与之相对的,前头两个女儿的地位自然直线下降。
      
      长女还好,毕竟是第一个孩子,且年纪大较懂事,能帮着照顾弟弟料理家务,倒不至于受忽视。
      原主就比较倒霉了,自从有了一对弟弟后,她在家里基本就成了隐形人。
      但这本也不至于林强之夫妇想遗弃她,她只不过不受宠罢了,可就在去年,家里出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双胞胎弟弟住院,另外一件就是原主被查出不是林家的亲生女儿。
      大概是医院出错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追究起来已经没什么太大意义。现实就是原主在林家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
      
      林强之夫妇不是传统意义上狠心肠的坏人,当然也绝对算不上什么良善人,两夫妻都十分市侩。面对着双胞胎儿子的高额医药费,两人渐渐的就对原主在家里的花销不满。
      他们也不太懂法律,有了不想养的念头后,林强之就试着丢了几次原主,思量着以后和街坊邻居说走失就行。
      
      等这次原主被送回林家后,林强之夫妇偶然在新闻里知晓这是犯罪,不由被吓到,从此再也不敢遗弃原主。
      但是城里生活、学费都贵,林家不算富裕,张春燕实在舍不得出这笔钱,便将原主送到了乡下父母那里。
      
      林姝戈垂了垂眼眸,睫毛在灯光映照下投出一片阴影。
      此时便利店的门被推了开来。
      
      “欢迎光临。”
      头发发白的老警察带着青年女警走进便利店。
      “那孩子呢?”
      店员带着两人走到了林姝戈面前。
      
      “小朋友你好啊。”女警蹲下声,笑眯眯的看着林姝戈道。
      作为这片区的民警,她常年与走失孩童交流,早就驾轻就熟。
      眼前的女孩情绪平静,是最好沟通的那一类,只要问出家庭住址或者联系方式,找到家属后教育一下,登记在案,也就结束了。
      
      但林姝戈却并不如她所想的配合,女孩看着她,没说话。
      女警并不气泄,她又哄了几句,还煞有介事的拿出警员证给女孩看。
      可是无论她怎么劝说,林姝戈始终闭口不言,久了终于说出一句话。
      “我不是爸妈的亲生小孩,他们不想我回去。”
      
      两名警官对视一眼,还想问得详细些,林姝戈却不再说了。
      他们发觉有些棘手,这女孩你说她不配合吧,也不对,她不哭不闹,听你说的每一句话,神色认真。可要说配合也不尽然,无论怎么诱哄甚至吓唬,她就是不回答关于自己身份的问题。
      
      直到夜幕低垂,街上再看不到光亮,两名警察挫败的带着孩子回了警局。
      警局是没有地方收留小孩的,两人请示了上级,联系了江市的福利院。
      本来是打算等孩子找到父母再说,结果这一等,就是一整个月。
      
      江市包括下辖乡镇没有丢了孩童报失的,其他地区反馈过来的信息也和林姝戈对不上。
      家属不寻找,警局不由正视起走失孩童的话,心想这也许真的是一起遗弃案?
      可惜小孩不配合,信息量实在太少,这时的网络登记又没有完善到可以从一张照片找到各项信息纪录的程度。
      
      警局只得暂时将其登记在案,负责整理汇总的警员把林姝戈所说的都记录下来,在后面总结。
      非亲生,遗弃。(存疑)
      而从始至终,林姝戈都没有透露过名字。
      
      ………
      
      林姝戈打量着自己的房间,这是个四人间,另外三名女孩都是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此时充满好奇的看着新来的成员。
      林姝戈友好的朝她们笑了笑,大方的自我介绍,很快四个女孩就熟悉起来。
      
      其实在福利院这种被弃养孩子多的地方,大家的心思都免不了比较敏感。常年生活在同一片小区域更是很容易发生矛盾,因此在有些管理不善的福利院里,欺压与霸凌比较常见。
      林姝戈并不太担心这点,她有成年人的思维,而且在刚到福利院时,她就带上了蛮牛戒。
      
      七、八岁孩子的身体,在社会上做什么都不太方便,因此林姝戈打算在前几年里,先按部就班的上学、成长,充实自己,顺便考虑后期做些什么。
      她没有想过要按照原剧情中被送往乡下。
      
      林强之的父母比之林强之更重男轻女,何况原主并不是林家的血脉。
      他们对原主动则打骂,轻则呵斥,把家务都丢给了原主来做。
      
      而原主寄人篱下,战战兢兢,在乡镇里面念书,却时常被爷奶叫回家干活。
      于是她的成绩一直跟不上,读完初中,完成了义务教育后便辍了学。
      等到原主十八岁的时候,她完全长开,出落得十分漂亮,爷奶甚至想把她许给村里人家,换一笔彩礼钱。
      
      幸好这时候林强之和张春燕把原主接回了家,他们告诉原主,把她送到乡下是迫不得已的,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了。
      他们也和爷奶说好了要送原主读高中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爷奶没送,他们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原主被几次遗弃的时候年纪太小,理解有限,只知道最后被找回了,便当林强之夫妻都是无意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不是林家亲生的,虽然对被送去乡下有怨言,但在一片父慈母爱的安抚里也都谅解了。
      半个月后,原主的亲生父母找上门来,原主的生活顿时天翻地覆了。
      ………
      
      林姝戈的思绪突然被一阵铃声打断了,江市福利院附近的小区里是有公立小学的,尽管设备师资上比不上别的私立小学,但也还算正规。
      林姝戈和其他年纪相当的孩子,都在这个福利小学里念书,而铃声就是上课集合用的。
      
      于是她拿上了新发的课本,和其他孩子一起,往学校里走去。
      ………
      
      承近镇,林强之家里。
      张春梅心不在焉的擦拭着皱眉,没留神碰倒了一个玻璃杯。
      碎裂声在水泥地板上格外清晰突出,房间里的林强之黑了脸。
      “作死啊不小心点?!”
      
      张春梅却没回嘴,隔了一会儿,她走进房间来,看了看睡在床榻上的一对儿子。
      林强之:“你干嘛,大白天的发呆神游?”
      张春梅就叹了口气。
      
      “我是突然想到,二妹的家里人要是知道她不是亲生的,会不会也把她丢了?”
      林强之一会儿没说话,他们所说的二妹,并不是指林姝戈,而是他们被抱错了的亲生女儿。
      虽说重男轻女,但毕竟是亲生的孩子,发现被抱错了,现在也不知道在谁家养着,做父母的心里总还是有些担忧。
      
      张春梅心底软些,忽然说道:“要不然我们去当时的医院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抱走了二妹的人家?”
      林强之却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你早不说,到时人家找我们要女儿怎么办?我们都把人家女儿搞丢了。”
      张春梅顿时呐呐。
      
      林强之窥着妻子的脸色,又说道,“之前还好换,现在万一人家找我们要赔偿就麻烦了。而且人家也不一定就发现了,发现了……也许还养着呢?我们家里这个条件,二妹回来也是吃苦,在别人家兴许还好过点。”
      张春梅一愣,眼神下意识往两个儿子身上扫。
      
      双胞胎儿子有一模一样的面容,都是胖乎乎十分可爱。只是其中一个嘴巴似乎闭不上,口水流了满下巴,表情也不如另一个灵动,稍微有些木讷的样子。
      张春梅顿时觉得心痛,她两个宝贝儿子,之前住院时因为筹不够钱,就只能先救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发烧烧得久了些,治好了就成了这幅样子。
      医生说的什么传导神经被影响之类他们也听不懂,只知道是烧傻了。
      
      想到这里,张春梅又想大哭一场,二妹的事情也被忘在了脑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故事就是豪门真假千金,但是会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后面几章会说明。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翠脂嫣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