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近日来国师往长公主府来得很勤,长公主府的下人知道国师是来给长公主看病的,所以也习以为常了。
      
      夏书秋墨端着两盘绿豆糕,秋墨有些担忧:“最近我看殿下脸色越来越不好,前些天宫里派人送来的狐狸皮子得尽快给殿下做成狐裘才好。”
      
      看着廊外飘落在青石板上的雪花,夏书深以为然,“殿下素来怕冻,我等下就去寻绣娘。”
      
      两人说着就来到了房外,推门进去,银丝炭将屋内烘得温暖如春,木窗开了一条细缝透气。
      
      楚绾烟单手支头靠在软榻上,另一只手放在榻边,南辞在给她搭脉。
      
      平日里眼波流转的美眸此刻紧紧闭着,整个人看起来恹恹的。
      
      秋墨将绿豆糕放在小桌上,紧张问道:“国师大人,殿下这是怎么了?”
      
      南辞收回手,接过夏书递来的热茶,轻啜一口,然后道:“无碍,等下把窗户开大点透透气。”
      
      夏书看了眼榻上眉心紧蹙的长公主,无奈道:“近来天气越来越冷,殿下素来怕冷,一点冷风都受不住,也不爱动弹,窗户还是奴婢们偷偷留了一条缝。”
      
      南辞转眸望着榻上的人,片刻后,迈步到桌前写下了一张药方,交给了秋墨,“按照这个方子吃三天,一天两剂,早晚各一剂。”
      
      秋墨把药方拿在手里,心想等下先去找千秋,让他看看这方子可有不妥。
      
      想起了长公主不爱喝药,她硬着头皮问:“国师大人,这药苦吗?”
      
      南辞想到那日她为了逃避喝药,对婢女们软硬兼施,轻笑道:“不苦。”
      
      秋墨前脚刚走,止戈在门外把身上的积雪拍落,抬脚跺了几下。
      
      楚绾烟醒来时,一眼就看见南辞在软榻边安安静静坐着。
      
      暗黄的烛光剪影在他脸上摇曳,抬眸望向窗外,才发现夜已深。
      
      听到声响,他侧头问道:“可是醒了?”
      
      楚绾烟扶着他的肩膀缓缓坐起来,手下能明显感觉到他微僵的身体。
      
      她勾唇笑,调侃道:“国师为何还在这,莫不是……”
      
      南辞知道她又要口不择言了,打断道:“我在等殿下醒来用药,殿下用完药就走。”
      
      “药呢?”
      
      他抿唇,“秋墨在熬。”
      
      楚绾烟看着他眼上蒙着的黑绸带,“国师为了本宫的身子,真是尽心尽责,不知道的恐怕会以为国师是本宫的夫君。”
      
      “殿下慎言。”不轻不重一句。
      
      楚绾烟笑了,她望着他的脸,伸手摘了那根碍眼的绸带。
      
      南辞岿然不动。
      
      她凝视他的双眸,望进了他漆黑的眸底。
      
      “南辞。”
      
      “殿下有何吩咐?”
      
      “来日我们若有了孩子,眼睛像你一定会很好看。”
      
      南辞微怔,随即低笑出声。
      
      笑声仿若自嘲。
      
      “殿下说笑了。”
      
      楚绾烟收回目光,余光追随他,却不再出声。
      
      南辞也闭嘴不言。
      
      半晌后,听到门外有争吵声,她大声问道:“发生了何事?”
      
      秋墨推门进来,恭敬回话道:“止戈和国师府的风隐起了一些冲突,现在已经无事了。”
      
      楚绾烟讶异,“止戈在门外?”
      
      秋墨无奈道:“他在那候了一下午了,闲得无聊就和风隐磨起了嘴皮子。”说着,还下意识看了南辞一眼。
      
      楚绾烟轻“嗯”一声,想到之前让他去查的事,应该是有些眉目了。
      
      “让他进来吧。”
      
      止戈行礼后,看到榻边的南辞,欲言又止。
      
      楚绾烟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懒洋洋道:“但说无妨。”
      
      长公主都这么说了,且国师没有丝毫要避让的样子,止戈一咬牙,还是开了口。
      
      “关于前些日子殿下让属下去查的……”止戈还想着长公主殿下是不是忘了这茬,所以故意起了个话头提个醒,说的这么明白殿下应该想起来了吧。
      
      这种事,哪能当这国师的面说啊。
      
      殿下让他查的可就是国师啊。
      
      没想到楚绾烟却是咬着绿豆糕,眼角微挑,示意道:“继续说。”
      
      止戈心一横,干脆道:“您让我查的关于国师双目失明的原因,属下查到了。”
      
      “国师是因为有次帮梁帝试药,喝了毒.药,所以才……才会失明。”
      
      “关于国师的身世,属下无能,未能查到丝毫,请殿下恕罪。”
      
      南辞眉眼淡然,仿佛刚才止戈说的不是他。
      
      楚绾烟凑近他,“国师可真是忠诚护主的好臣子。”
      
      “南辞只是尽了作为人臣的本分,担不得殿下谬赞。”
      
      他现在越来越看不透这位长公主了,私下调查他,却能这么坦荡的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在她眼里好像一切都这么理所当然。
      
      楚绾烟伸手,夏书跪在地上,拿着一方湿帕子给她擦着掌心的糕点碎屑。
      
      她又问止戈:“可还有其它消息?”
      
      止戈回道:“回禀殿下,商陆昨日进京了。”
      
      楚绾烟想了半天没想出来这个商陆是何许人也,她问南辞,“国师可识得此人?”
      
      南辞点头,道:“商陆是梁国皇商,富可敌国,只是他之前举家搬去关外,已有十余年,所以殿下没听过也不稀奇。”
      
      风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来了,他嗤声道:“什么皇商,就是一个狗大户。”
      
      南辞冷冷道:“殿下面前哪有你说话的份?退下。”
      
      楚绾烟摆了摆手,饶有兴趣问道:“听起来你们之间还有过节?”
      
      风隐看了眼自家主上,不敢做声了。
      
      楚绾烟将这些小动作看在眼里,她笑眯眯地看着南辞,“风隐啊,你尽管说,不用顾及你家主上,谁欺负了你家主上,统统说出来,本宫替他撑腰。”
      
      说着,又挥手让夏书拿纸笔过来,“把这些人统统记着,编个花名册,待到本宫得空了,一一找他们算账去。”
      
      见她这架势,不像是开玩笑,风隐有些愕然。
      
      他呐呐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些小摩擦罢了。”
      
      开什么玩笑,敌国公主给本朝国师撑腰,还要去找朝臣富商们晦气。
      
      这真是天下奇闻,让梁帝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看他家主上。
      
      祸乱朝纲?惑乱敌国长公主?
      
      他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噤了声。
      
      恰好这时,秋墨将熬好的汤药端了上来。
      
      南辞接过来,搅动着瓷勺。
      
      “殿下无需为南辞的琐事费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