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三章

      司觅夏瞳孔一缩,她克制住脑海里紊乱的思绪:“您当年和我说过,自然是记得的。”
      
      “确实是和你说过,”楚绾烟点头,“突然想起旧事,若是皇兄尚在,我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境地。”
      
      听起来像是聊家常的语气,司觅夏的心却始终悬在嗓子眼,不上不下。
      她利用先太子楚儒之死大做文章,想骗取楚绾烟手里的兵符,此刻听她提及先太子,心中却是有些恐慌。
      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
      
      “表姐,”她试探道:“好好的,您怎么想起太子表兄了?”
      
      楚绾烟垂眸,看到她搁在膝盖上的无意识揪着帕子,心中了然。
      “可能是大限将至,忽有所感。”
      
      见她红着眼眶不知道该说什么,楚绾烟淡然道:“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本宫这身体,怕是扛不住了。”
      
      “表姐洪福齐天,定然不会有大碍。”
      说完,她往地上一跪。
      
      “今日觅夏前来是有事相求,世子爷被二皇子关在天牢,不日即将问斩,还请表姐看来昔日情分上,救救世子。”
      
      听着她额头与汉白玉地砖的碰撞声,楚绾烟半天没出声。
      
      房间内,香炉青烟袅袅,却始终也盖不住那股子药味儿,再加上司觅夏似有若无的轻声啜泣,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楚绾烟把手搭在床沿,偏头看向她:“你想让本宫怎么救?”
      
      司觅夏从房里出来时,眼眶通红,夏书端着药上前,被她拦下。
      
      乍一对视,夏书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
      阴鸷中带着狠绝。
      
      “这是什么?”司觅夏沙哑道。
      
      “回郡主,是殿下的药。”
      
      司觅夏轻轻揭开盏盖,“谁开的药?我府中有两个从楚国带来的御医,当年在先皇身边伺候,医术了得,待会儿便遣人送来。”
      说话间,她袖中抖落的粉末掉在盏中,瞬间融化。
      
      “不劳郡主费心,殿下怕苦,只喝千秋开的方子。”夏书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
      
      “哦,”司觅夏点头,“千秋医术不错,我便不自作主张了。”
      
      目送她离去,夏书皱了下眉头,推门进房。
      
      “方才郡主问了您的病况,看了下药便走了。”夏书将药盏搁在桌上,去拨了拨香炉,添了块香,房间里的药味淡了些。
      
      楚绾烟斜倚在床头,懒散道:“难为她了。”被拒绝借兵还能装出这幅样子,倒真沉得住气。
      
      “郡主眼神有些可怕,”夏书是个直性子,心里想什么嘴上便说了:“多半是把您记恨上了。”
      
      楚绾烟没说话。
      
      夏书摸了下瓷盏,“药快凉了,殿下……”
      “倒了。”楚绾烟眸色幽深:“去请泰王过来。”
      
      楚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司觅夏离去的背影,他回首看了一眼,收回目光。
      
      北王世子谋反被抓的消息现在京城没有不知道的,对于司觅夏的来意,他多少能猜到。
      
      不过看样子,她没能如愿。
      掩去眼底的暗芒,楚泰从容跟在止戈身后。
      
      当晚,一场大火吞噬了长公主府。
      火光映红了夜幕,浓烟飘了百来里地。
      
      所有关注楚绾烟的人全部动了起来,有惊慌失色的,有得逞报信的,还有隔岸观火的。
      
      待新帝率领禁卫军赶到时,长公主府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禁卫军从灰烬里挖出百来具烧焦的尸体,其中一人经证实,确认是楚国长公主无疑。
      
      在现场,还有一具孩童尸体,约莫十岁左右,据之前的眼线来报,孩童名为楚稷,是楚国先太子楚儒之子。
      
      先太子楚儒自从狩猎失足坠崖,便杳无音讯,没人知道他是死是活,如今得知他尚在人世,且还有一子,众人并不吃惊,反而更加确定了那具焦尸正是楚绾烟。
      
      国师府也收到了消息。
      
      “据仵作验尸,确认那位……正是楚国长公主,且在她肝脏里发现累积已久的毒素,还有,她死前不久中过毒,死后才有人纵火。”
      
      南辞站在窗前很久没有出声,窗外枯树抽出了嫩芽,小草也从泥土里冒出了头,有清风吹过,吹得木窗吱吱作响。
      就在风隐以为他不会回应,想躬身告退时,他伸手扶上窗棱,“去把她带回来。”
      
      知道主上口中的“她”是谁,风隐有些犯难。现如今楚无忌的尸体被严加看守,梁国内外的人都盯着呢,偷回来,哪有这么容易。
      
      南辞知道他在想什么,淡声道:“梁楚要开战,趁乱将人接回来。”
      
      风隐领命而去,南辞负手而立,掌心紧握着一枚玉佩。
      
      能证明楚绾烟身份的玉镯红鞭都已找到,加上她体内常年累积的毒素,做不得假,大部分都已相信,那位不可一世的楚国长公主,确实以这样不可置信的方式身亡。
      
      楚夜不管她是不是诈死,出兵的借口已经找到,当晚便不再耽搁,挥兵南下。
      
      正在梁楚两国打得不可开交时,晋国按照之前的约定,加入了战局。
      
      只是晋国皇帝突然坐地起价,又要了边关一座城池。
      
      梁国新帝虽有怒意,却也知道,以目前形式,晋国若不出战,梁国不足与楚国一战。
      
      南辞在国师府足不出户整整三天,对于外面纷扰战事他充耳不闻,楚绾烟的尸体被葬在长公主府废墟之下,风隐还在老树下挖了两坛桃花酿。
      
      夜色微凉。
      南辞眼神迷乱,桌上两坛桃花酿快要见底,他懒懒倚在软榻,一条腿稍微弯曲,另一条腿伸直抵着桌腿。
      
      目光随着手中的白玉杯转动,他轻笑一声,仰头,一饮而尽。
      他在见到尸体后就清楚,不是她。
      
      她从他这顺了块玉佩走,且贴身携带,风隐找遍了废墟,并未发现。
      而且他相信,以她的本事,不会轻易中人算计。
      
      只是有些后悔。
      那日听闻她受伤的消息,没有去见她。
      她应该是,恼了自己吧?
      
      这些天梁国乱成一团,边关持续了半个月的战争,又过了半个月,梁楚晋三国卸下劲来,休战观望。
      
      他们闲了下来,陆承宣没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