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一章

      梁帝顿时明白了贤妃话里的意思。
      
      如今天下动乱,楚国虎视眈眈,皇后不想着拉拢楚绾烟,竟还在在背后使刀子。
      
      “传朕旨意,皇后德行有亏,责令其闭门思过,没有朕的允许,不得踏出宫门半步。”
      大公公领旨退下。
      
      贤妃嘴角悄无声息翘起了一个弧度。
      
      楚绾烟被送回长公主府后,止戈便拦在府门口,禁止任何人入府,想要探视的晋廷也被挡在门外。
      
      “晋王爷请回吧,殿下至今生死未卜,还请谅解。”
      
      晋廷看着他横在胸前的长剑,点了下头:“长公主若是醒来,烦请将军派人通传本王一声,有劳将军。”
      
      止戈点头。
      
      回驿馆的路上,晋王拨弄着马车里的香料,对侍卫说:“楚国长公主这回恐怕凶多吉少,你速速回晋国,让父皇早做准备。”
      
      看长公主府的戒备程度,楚绾烟恐是伤得很重,楚帝那边肯定会有动作。
      
      果然,不出所料。
      楚军陈兵关外,由安平候挂帅。
      要是楚绾烟这次醒不过来,楚军将会直接破关而入。
      
      外面人心惶惶,楚绾烟这边却是没这么紧张。
      伤口已经由千秋包扎好,她躺在床上,问:“陆承宣呢?”
      
      “回禀殿下,陆先生……”夏书犹豫片刻,还是坦白:“陆先生被赵诏扣在将军府。”
      
      陆承宣是她棋局中重要一环,不能有闪失。
      
      “扶本宫去将军府,”楚绾烟双腿着地,“走后门。”
      
      赵诏没想到外头传言病危的长公主竟然到了自己府上,看着上座喝茶的人,他有几分恍惚。
      
      “见过长公主殿下。”他行礼。
      
      “免礼。”楚绾烟放下茶盏,上下打量他:“将军很意外?”
      
      赵诏坦然道:“确实,末将以为长公主此刻已经奄奄一息,不知殿下演这一出戏,意欲何为?”
      
      楚军压境,梁国上下人心浮动,始作俑者却安然自若跑到了他府上喝茶,赵诏即便是厮杀出来的大将,如今心里也十分复杂。
      
      楚绾烟没功夫跟他闲耗,直接道明来意。
      “陆承宣可在你府中?”
      
      “在。”赵诏供认不讳:“他强闯将军府,被守卫关了起来。”
      
      “哦?”楚绾烟似笑非笑,“可据本宫所知,陆先生是被你们将军府的管家请进来的。”
      
      “竟是如此?末将倒是不知,稍后传管家一问便是。”
      管家来的时候还带来了陆承宣,见他精神很好,没有在将军府受过折磨,楚绾烟放下心来。
      
      “关于陆先生的身份,想必将军已然知道,不知将军有何决策?”
      
      赵诏上前一步,夏书秋墨下意识护在楚绾烟身前。
      “退下。”楚绾烟抬手。
      
      夏书不情愿地照做,顺带瞪了一眼赵诏,让他注意分寸。
      
      “殿下让我站在陆先生这边,不知陆先生有何赢面?梁国军权有八成在巡王手中,末将手中的人只怕不足抗衡。”
      “长公主想让末将以命相搏,也得让末将死得心甘情愿吧?”
      
      “南王旧部,三万虎威军已然潜伏在军中,随时待命。”这时,站在旁边的陆承宣突然出声。
      
      赵诏眯起眸子,带着戒备:“有能力降服虎威军,你到底是谁?”
      
      “他是谁你迟早会知道,”楚绾烟缓缓起身,直视他:“三万虎威军加上将军手里的兵力,不知赢面几何?”
      
      “还不够。”赵诏蹙眉。
      
      楚绾烟倏然一笑。
      “要是梁国发生内乱呢?”
      
      赵诏想不明白她这句话,“敢问殿下何意?”
      
      “大皇子造反。”她眸色暗沉。
      
      最后,赵诏亲自从后门送她离开。
      
      马车上,陆承宣看到她脸色苍白,忍不住担心:“殿下伤势如何?”
      
      “千秋包扎过了,无碍。”她挑起帘子,往日热闹的长街如今异常清冷,百姓倒是早闻到风声。
      
      “承宣想不明白,”陆承宣拿了张薄毯盖在她腿上,秋墨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制止,“殿下如何得知大皇子会造反?”
      大皇子造反一事不仅毫无迹象,而且没有必要。
      
      虽然现在未立太子,但各朝各代一向是立嫡长子为储君,等梁帝一去,大皇子自然会登基,最多不过十来年,大皇子怎会等不起?
      换做是他,有这般稳妥的方法,不会选择冒险。
      
      “本宫在皇后宫内遇刺,楚军压境她难逃责任,必然失势,这时候难免有人起别的心思。”
      
      “殿下是指德妃?”
      
      楚绾烟没否认:“德妃父亲是三朝帝师,朝堂上大部分言官都曾是他的门生,外界传闻四皇子沉迷音律,本宫却不信他外祖家对此坐视不理。”
      不管四皇子是不是故意迷惑外界,德妃知道皇后被罚,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德妃母族虽然势大,想与皇后抗衡,怕是万万不能。”秋墨突然出声。
      
      陆承宣看了眼闭目养神的楚绾烟,轻声道:“仅凭德妃自然不够,你别忘了,还有巡王。”
      
      秋墨依然不解。
      
      陆承宣无奈道:“梁帝收回给福柔赐婚的旨意,巡王心中必定不满,对于这个独女他向来是疼得紧,若不是因为凤阳公主,福柔也不至于连个侧妃都做不了。”
      
      听他这么一解释,秋墨全然明白了,到了后门,马车也停了下来。
      她先下马车,在下面扶着楚绾烟。
      
      见殿下脸上波澜未惊,她就知道,殿下深谋远虑,不是常人所及。
      
      陆承宣也真心实意佩服她。
      不是因为今日为长公主所救,而是惊叹她算计人的时候,把自己也算在其中。
      她不知道皇后有没有和原善勾搭,但是她清楚,不仅皇后想对她动手,知道她来宫中,原善肯定也按捺不住。
      
      将人心算的分毫不差,着实可怕。
      
      刚下马车,夏书眼尖地看到楚绾烟便装上的血迹。
      她惊呼道:“殿下,您伤口崩开了。”
      
      楚绾烟脸色苍白如纸,她低声道:“别声张,去找千秋。”
      
      长公主受了重伤,还为自己奔波,他却没看出来她在强撑,陆承宣心里百感交集,袖中的拳头握了又松。
      这份恩情该如何偿还?
      怕是还不清了。
      
      如她所料,当晚梁国皇宫果然出了变动。
      
      梁帝中毒身亡,被查出是贤妃所为,太医在梁帝的膳食里验出剧毒,而他正好是在贤妃宫中用膳。
      
      贤妃和五皇子被押入天牢,德妃却突然说背后凶手另有其人,众人追问,她却笑而不语,目光看向皇后寝殿。
      
      由于梁帝生前未册立太子,他又没有留下遗旨,朝堂各派开始站队,对于该谁登基,争论不休。
      
      “按照祖制,大皇子登基名正言顺,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大皇子为了黎民百姓着想,择吉日登基。”说话这位老臣是礼部尚书,显然,是皇后一派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