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章

      皇后身边的内侍已经把楚绾烟扶上马车,镇国将军府外潜伏的眼线才来回报。
      
      “将军,陆先生被赵昭扣下了。”
      
      此时马车已经驶向皇宫,止戈不好擅做决断,朝跪在地上的眼线道:“你且继续去盯着,有风吹草动立刻来报。”
      
      “属下领命。”黑影跃身纵于屋顶,不出三个呼吸消失在眼前。
      
      待眼线走后,他仰望天空,乌云层层叠叠如鱼鳞般形成一张黑色的大网笼罩在皇城上头,“暴风雨要来了。”
      他摇摇头,转身进门。
      
      楚绾烟进宫同时,南辞也受到了梁帝传召。
      大殿内,晋廷立于殿下,身边跪着一双男女,赫然是前段时间进京的裴氏兄妹。
      
      兄妹俩双手皆被束于身后,模样狼狈,显然这段时日受了不少折磨。
      “晋王是说我朝国师便是南朝余孽?”慕寒沉默许久后才出声,眸光一直在兄妹二人身上打量。
      
      晋廷看向殿上的梁帝:“国师身世成谜,占星的本领又来得蹊跷,凭空冒出来这么个人,陛下从未起疑?”
      
      梁帝面上虽不动声色,心中却被这番话激起千层浪。
      
      五年前,梁朝正与大周开战,国库空虚民心动摇,周边强国虎视眈眈,正是这时,南辞出现了。
      他观星测出梁朝此战必胜,以一己之力稳定民心,避免内乱。百姓将他奉如神明。
      
      南辞的身世,他也调查过,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他以为是隐居山林的世外高人恰逢乱世,出来为国效力,后来倒也没再深究。
      这些年南辞表现出来的行为无一不证明他的忠心,更别提上次为他试药双目失明。
      
      虽然晋廷让他重新起疑,但也难保不是晋廷在背后算计,想要搅乱梁朝。
      他将凤阳嫁与晋廷,本就只是想拉拢晋国为盟友,对于晋廷并不是多看重。
      
      晋国至今未立太子,晋廷不但求娶凤阳,还将福柔一并收入府中,倚靠大了,难保这位最受晋帝喜爱的皇子不会起别的心思。
      
      故而,梁帝并未表态,只是问:“晋王怀疑我朝国师,可有证据?”
      
      “这兄妹二人同为南朝余孽,往日里在荒原躲得好好的,此次突然进京,不惜暴露身份,为的是什么?”
      
      “王爷知道为何?”慕寒好奇问道。
      晋廷哂笑摇头,“本王不知。”
      顶着不满的眼光,他又继续道:“但本王能猜个十之八九。”
      
      “他们冒险进京,就是为了确认另一位南朝后裔的身份,极有可能那位南朝后裔身份极高,让他们觉得复国有望。”
      
      听完他的猜测,虽有人觉得荒诞,倒也没人否决,梁帝也只是保持缄默。
      
      裴峥闭着眼,生怕自己忍不住泄露出不该有的情绪。
      
      不得不说,晋国这位小王爷思维很敏锐,这些天他虽未交代具体信息,晋廷却能靠他的只言片语推测出实情。
      他现在很后悔带双儿来京都。
      
      一头钻进别人设计好的圈套,赔上了自己与妹妹的性命不说,还恐会连累太子殿下。
      
      如果殿下出事,他便是百死莫赎,去了阴曹地府,也会被南人唾骂。
      
      梁帝派人去传召南辞,也是对他起了疑心,太子殿下怕是危险了。
      
      大公公到国师府传口谕时,南辞正在喝药。
      “国师可是身体有恙?正好随奴才去太医院瞧瞧。”
      南辞欣然颔首:“有劳公公。”
      
      楚绾烟被带往皇后的寝殿,秋墨这次留了个心眼,四处观察,见路没错,也就稍稍安下心来。
      
      只是这皇宫哪是能粗心大意的地方,不说暗中虎视眈眈的原善,皇后与凤阳公主对长公主也是抱有敌意。
      
      秋墨给夏书使了个眼色,夏书轻轻点头,紧步跟在长公主身后。
      
      宫女将她们带到寝宫门口后便退下,门口站着迎接她们的大宫女。
      
      楚绾烟没看出什么,秋墨倒是记得这是凤阳公主身边伺候的,她在北王府见过。
      
      眸光突然变得锐利,她抬头审视大宫女。
      
      大宫女不躲不避,承受她的打量。
      
      大宫女朝楚绾烟行礼:“娘娘听闻殿下喜欢奇珍异宝,正好晋国使臣送了件过来,娘娘在后院等您一同观赏。”
      
      楚绾烟漫不经心地理了下宫裙:“带路吧。”
      
      穿过回廊,秋墨快了一步,低头在她身边轻声道:“殿下小心,带路的宫女是凤阳公主的侍女。”
      
      楚绾烟抬眸看了眼前面的人,忽然勾唇:“莫慌。”
      
      秋墨便知道长公主殿下心里有数,她吃了颗定心丸,往后退了一步。
      
      来到院中,不出所料,并没有见到皇后,只有凤阳在品茗。
      
      她今天穿着白色的狐裘,里面是素雅的月白宫裙,妆容也较为清淡。
      
      楚绾烟在她对面坐下,自有宫女替她上茶。
      
      涂着红色蔻丹的手指在翡翠杯的映衬下更是白得耀眼,楚绾烟好奇道:“凤阳公主借皇后娘娘旨意请本宫来,莫不是为了谈心?”
      
      凤阳公主也反唇相讥:“本宫与你有何好谈?”
      
      楚绾烟将玉杯扣在掌心暖手:“你这一脸病容的模样倒是惹人生怜,本宫还未恭喜公主,与晋国王爷喜结良缘。”
      
      凤阳脸色更差了,平日在外还要伪装一下,现在也没了得体模样:“你是来看本宫笑话的?”
      
      “不是公主请本宫来的吗?何故有此一说。”楚绾烟身体前倾逼近她:“本宫与你关系还不错才恭贺你,你瞧瞧那戚仪,别说恭贺,本宫连个眼神都不屑给她。”
      
      听完她这番话,凤阳差点摔了茶杯,但从小接受的教养还是让她克制住了,楚绾烟故意在她面前提起福柔,摆明了是要看她笑话。
      
      “长公主切莫得意。”凤阳突然笑了,她对旁边侍候的宫女说了句什么,宫女看了眼楚绾烟,点头退下。
      
      “长公主有位故人托本宫给殿下送份礼物,想必殿下会喜欢的。”
      
      院子中有个被黑布盖住的笼子,宫女在凤阳的示意下,拉下了黑布。
      
      趴在笼中的是一团毛茸茸的雪白,楚绾烟看清是什么后,瞳孔倏尔收缩。
      
      一头眸泛绿光的狼缓缓站起,它的爪子搭在笼门,门自己开了。
      
      狼快速冲过来时,楚绾烟看到了它眼底的凶残,这双眸子和原善何其相似。
      
      从腰间抽出软刃,将挡在身前的夏书推开,她眼神冷漠,迎了上去。
      
      此时,屋顶上。
      原善一袭黑衣,黑巾蒙面,反手从背后箭筒抽出一只玄金羽矢,将弓拉满。
      
      大殿这边,经过一番对峙后,裴峥崩溃,痛哭流涕。
      
      “晋王爷,你以我妹妹性命要挟,要我帮你诬陷梁朝国师,以便你在梁朝安插人手夺权,我已经应了你,为何现在又一心致我与妹妹于死地?你这般出尔反尔,我便是到了黄泉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又跪到南辞脚下:“国师大人,是我对不起您,愿您看在我拼死说出实情的份上,救我妹妹一命,我们不是什么南朝后人,只是在荒原流浪的草原人。”
      
      坐在龙椅上的梁帝此时脸色青白交加,他拂袖怒斥道:“荒唐!”
      
      慕寒皱眉看着晋廷,相比这位晋王爷,他对国师还是极为信任的,听完裴峥的话,他心里认定了晋廷是对他索要三城心中不满。想要搅乱梁国。
      
      “还请晋王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冷着脸道。
      
      南辞垂眸,一言不发。
      
      裴峥趴在他脚下,用乞求的眼神仰视他。
      
      裴峥嘴角蠕动,无声吐出两字。
      
      殿下。
      
      南辞深深看了他一眼,淡声道:“允了。”
      
      得到他的答复,裴峥释然一笑,直奔大柱而去,临死前他回头看了眼裴双。
      
      双儿,这些年躲躲藏藏,为兄也累了,连累你与为兄受苦,着实不该,如今将你托于太子殿下,他定会照顾好你,莫念……
      
      裴双看着他额头不停往下流的血,眼睛惊恐,她尖叫一声冲到裴峥面前,又被宫内侍卫按在地上。
      
      “哥!”她声嘶力竭,眸子猩红。
      
      晋廷蹙眉:“本王查清,这兄妹二人却是南朝余孽无疑,陛下不可信他狡辩。”
      
      南辞淡淡看了他一眼,“草原人的右臂内侧都有雄鹰刺青,他所言真假,王爷一看便知。”
      
      听完他的话,慕寒率先走到裴峥身边,将他右手袖子掀上去,黑色的雄鹰栩栩如生,振翅欲飞。
      
      看样子裴峥在草原部落的身份还不低。
      
      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裴双神情已然呆滞,见慕寒朝她走开,她狰狞道:“滚!”
      
      声音沙哑到极致,她眼神狠厉,犹如刚从地狱爬出的恶鬼。
      
      慕寒下意识后退一步。
      
      侍从正想将她袖子扯开,被南辞制止。
      
      “我来。”
      
      侍从不敢反对,恭敬低头。
      
      南辞缓缓蹲下,俯视她:“既然你兄长将你托付于我,我便不会伤害你。”
      
      裴双茫然地抬头,看到是他,突然嚎啕大哭。
      
      “莫怕,”南辞温和道:“把袖子拉上去,让他们看看你的刺青。”
      
      裴双低声抽泣,但还是依言照做。
      
      见到她手臂上的刺青后,梁帝彻底放下心来。
      
      他眼中寒冰一片:“凤阳公主和亲的旨意朕既下了,便不会收回。”
      
      晋廷松了口气。
      
      “但是,福柔作为巡王独女,不宜远嫁。”
      
      “朕会为她择适宜男子,也不枉巡王为我大梁立下的赫赫功勋。”
      
      他话音刚落,一直没有出声的大皇子站了出来:“儿臣向父皇请旨,求娶福柔郡主。”
      
      巡王手中兵权太大,还是落在皇室手中最为稳妥,梁帝稍微思索片刻边应了。
      
      “既如此,传朕旨意,福柔郡主兰质蕙心,与皇长子甚为相配,故封为大皇子侧妃,择日完婚。”
      
      “儿臣领旨,谢父皇隆恩。”大皇子跪地行礼。
      
      晋廷心中虽不悦,到底还是忍住了。
      
      虽失了巡王拥护,但得到了凤阳手中的千秋令,夺嫡之争梁国必然也会站在他这边,倒也不亏。
      
      思及至此,他没再多说。
      
      梁帝将目光转向南辞:“国师凭白蒙受如此冤屈,可有诉求?”
      
      南辞扫了眼全无气息的裴峥,淡淡道:“我并未受到伤害,只是有人无故因我而死,心中不安,方才答应他的事如若做不到,也枉费他已死为我证清白。”
      
      梁帝明白他的意思,微微点头:“这名女子便交给国师处理,朕不会再过问。”
      
      南辞作揖:“陛下圣明。”
      
      “既然无事,都退下吧。”
      
      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梁帝刚想去御书房批改奏折,有侍从喘着粗气从殿外而来,跪倒在地:“启奏陛下,楚国长公主殿下在皇后殿内遭了暗算,如今性命垂危……”
      
      梁帝“哗”地从龙椅起身。
      
      他不怒自威:“传太医,让太医院能喘气的都来。”
      
      说完气势汹汹朝皇后宫内而去。
      
      慕寒也脚步急促跟在他身后。
      
      这件事太大了,凤阳公主尚未与晋王完婚,梁晋两国关系不稳,这时长公主要是出了岔子,不出两刻,楚国必定大军压境。
      
      晋廷握紧袖中的玉如意,也跟了上去。
      
      楚绾烟的生死关系到四国局势不说,他自小将她放在心里,此时该去看看。
      
      南辞闭了闭眼,“回府。”他对侍卫说。
      
      袖子下的紧攥手却青筋毕露。
      
      秋墨不放心楚绾烟在宫里疗伤,她冷着脸吩咐:“将长公主殿下送回公主府。”
      
      赶来的太医扑了个空,又匆匆忙忙奔赴长公主府。
      
      他们心里都清楚,要是迟了,不仅他们的脑袋要搬家,整个梁国也将陷入动荡。
      
      这四处都有楚国的探子,想必楚帝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对于秋墨的做法,慕寒敢怒不敢言。
      
      长公主三番两次在宫内遇刺本就是他梁国责任,现下又是皇后请她进宫,更是免不了责任。
      
      “臣妾听说除了暗中放箭的刺客,还有猛兽伤人。”贤妃端过宫女手中的热茶,亲手递给梁帝。
      
      “宫内哪来的猛兽?”梁帝按捺住心中的怒火。
      
      “既然出现在皇后宫中,想必是皇后娘娘豢养的。”贤妃轻声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