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九章

      管家将陆承宣请到偏厅落座,吩咐下人上茶,“老爷辰时进宫面圣,想来还要半个时辰才能回来用饭。”
      
      “无妨,我在此候着将军,”陆承宣点头:“叨扰了。”
      
      “公子客气。”赵管家心里藏了事,借着准备点心的借口匆匆而去。
      
      赵娴对陆承宣很是好奇,打量的目光毫不掩饰落在他身上。
      总觉得眼前的人有几分眼熟。
      她思索片刻,毫无思绪。
      
      陆承宣全然不顾,淡定自若地喝茶。
      
      “陆公子,赵都督是何人?”终是忍不住放下茶杯。
      
      陆承宣语气柔和,平视她:“小姐自幼便在将军府长大?”
      
      “自然不是,”赵娴下意识回答,反应过来,也只是微怔片刻,带着回忆的神色:“我是长在塞外的,那边虽不似京都遍地华灯,风景却极好……后来父亲随南……”
      
      差点犯了忌讳的赵娴有些懊恼,沉了沉思绪,才继续道:“父亲随一位长辈进京后才被封为都督……”
      说到这,她瞪大眼睛,“你是南王府的?”
      
      记忆尘封太久,父亲一路从无名小卒爬到镇国大将军,其中晋升路程之艰难,已无语言表,她也记不太清父亲曾任哪些官职,如今旧事重提,往事才慢慢清晰起来。
      
      陆承宣握着茶杯,但笑不语。
      
      “人在哪?”
      
      赵昭跨入大厅,脱下裘衣,赵管家在后面接着,“老奴将人安排在偏厅了,与那位有些交集,不宜过于张扬。”
      
      “你做得很对。”赵昭点了下头,“上次御林军在宫内大肆搜索,说是有刺客意图刺杀陛下,当时陛下在宴卿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刺杀一事怕是有些水份,多半是御书房失窃了。”
      
      赵昭面容方正,带着行伍之人的刚毅正气,虽是武将出身,却不是那种蛮横之人,脑筋还是比较活络。
      
      当年南王府叛乱一事,对其部属的影响不可谓不深,除了就地斩杀的,被打散到各地军营的那批人已经算是死里逃生了。
      
      当时的赵昭清楚形势,南王被人诬陷,他的部下又散落各地,报仇不过是以卵击石。
      他果断请旨去往边关御敌,五年前的周国兵强马壮,被他这一打,到现在才堪堪缓过来。
      
      赵昭晋升为大将军完全是用累累白骨换回来的,饶是梁帝也不由放下成见,对他以礼相待。
      由于出身南王府,梁帝自始自终对他抱有几分猜疑,近几年他一直在京都,眼皮子底下的赵昭还算安份,梁帝稍稍放松防备。
      
      这次御书房被盗一事,让梁帝松懈的神经又紧绷起来,怀疑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赵昭身上。
      能自由出入皇宫,武功好,且与南王府有关。
      还好,这些年倒是争取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赵管家走在他身后,小心翼翼道:“刺客可是与那位有关?”
      赵昭摇头,“御林军那边还没有线索。”
      
      到了偏厅,见女儿正在与年轻男子交谈,他侧头看向赵管家,赵管家点头示意。
      赵昭大刀阔斧地走到主位坐下,对赵娴说:“爹爹有事要与陆公子商议,你先退下。”
      
      “爹!”赵娴不太愿意,正想说话,被赵管家笑眯眯地劝走:“夫人方才托了话,让您去院子里寻她,老夫人从汴州过来了。”
      
      赵娴果然被带偏,眼眸发亮:“外祖母?”
      
      赵管家点点头:“老夫人给您带了云切糕,小姐快些去吧,莫让老夫人久等了。”
      
      等她随赵管家离开,赵昭才收回目光。
      “小女在塞外长大,少了些大户人家的规矩,让陆公子见笑了。”
      
      “小姐天真烂漫,性格与将军很是相似。”
      
      赵昭闻言,笑容真切了几分。
      他不经意地往后靠了靠,“陆公子今日前来,是以何种身份?”
      
      “南王府故人。”
      
      “哦?仅是如此?”赵昭神色间带有几分玩味,笑容不变凝视他。
      
      对于他的威压,陆承宣不受影响,反问道:“将军觉得该是如何?”
      
      “听闻陆公子是从长公主府出来的。”这话说得很坦荡,丝毫没有查探别人的心虚。
      
      陆承宣也没打算隐瞒,“承蒙殿下不弃,承宣如今效忠于长公主殿下。”
      
      赵昭颇有意外,挑眉道:“你既是梁人,为何要投楚?且不说别的,这位殿下名声在外,来日你若想另谋出路,怕是难了。”
      他是真起了惜才心思。
      
      “长公主收留承宣于微末之时,即便来日承宣另有际遇,也不敢背叛殿下。”
      
      “你这是在暗讽本将军?”赵昭冷笑,“昔日之事暂且不提,你口口声声为了南王府之事而来,堂而皇之的进了府门,现在怕是整个京都都知道,长公主府的幕僚来了我将军府,你居心何为?”
      
      赵昭眼神逐渐犀利,威压锐增,带着战场的杀伐之气,“我且问你,你这番明目张胆、大摇大摆进我将军府,是奉陛下的旨意试探于我?亦或是长公主殿下挑拨离间?”
      
      杀戮之气一触即发,只要陆承宣承认,他就会命丧当场。
      
      屋内气氛沉凝压抑,陆承宣面不改色,放下茶杯,缓缓站起身来。
      “承宣今日只为南王府而来,不妨与将军明说,”他从衣袖里拿出一道明黄色的圣旨:“这是当年先帝遗旨,将军看过便知原委。”
      
      赵昭收起杀气,沉默片刻,才一脸凝重,双手接过圣旨。
      看清圣旨上的内容后,他轻叹一声:“本该如此。”
      
      “将军可还有疑问?”
      
      “那日潜入皇宫的刺客是你。”这是肯定的语气。
      “是我。”陆承宣坦然承认。
      
      “你的目的不是刺杀皇上,是去御书房找这份圣旨。”
      “是。”
      
      “你与南王府是何关系?能让你甘愿以身犯险,想必牵扯不浅。”
      陆承宣淡然一笑:“故人。”
      
      知道他不愿说,赵昭也懒得多问,神色玩味起来:“你可知,如今圣旨在我手中,只要我稍一用力,它就会化成灰烬?”
      
      陆承宣点头,“将军内力深厚,自是轻而易举。”
      
      “就凭这份不知真假的圣旨,你就想拉我将军府下水,”赵昭收起圣旨,“将军府上下三百余人,就为了你一句南王府旧人去赴死,陆公子,换做你,你如何抉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