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八章

      近来发生了几件大事。
      
      一是楚国内乱,楚泰挟持太子逼宫失败,现被追杀。
      二是晋梁二国结盟,凤阳公主与晋王的亲事定了下来,福柔郡主将以侧妃身份随同晋廷回晋国。
      三是南国后人现世,裴氏兄妹被晋廷转交梁帝,现押在天牢。
      
      楚泰被救走,楚帝头一个想到的便是他那皇姐。
      除了她,谁还有胆子在皇宫禁卫军手下劫人?
      
      长公主府被里里外外搜查了好几遍,沈讯倒是镇定,任由他们折腾。
      府内的金银珠宝早就被镖局秘密押送去了梁国,与镖局同行的还有一人。
      
      “无忌。”全身笼罩在黑袍内的楚泰摘下帽子。
      经过十来天的长途奔波,本就受伤的他更是面色苍白,看起来比楚绾烟这个病秧子还要虚弱。
      
      恭候许久的千秋上来替他把脉,朝楚绾烟轻轻摇头,示意无碍。
      
      千秋开了方子去煎药,打发了伺候的侍女,楚绾烟从软榻上微微倾身,打量他许久,才说出一句:“二皇兄清减了不少。”
      楚泰只是苦笑。
      
      掌心握着的热茶仍然平息不了他心中的寒意,闭了闭眼,“为兄愚钝,竟信了太子的话,一时迷了心窍……”
      
      “当年的事你该是听说了吧?先太子是楚夜设计残害,大皇兄远在边疆至今杳无音讯,后来你被送来梁国为质,我远在封地,无力护你,如今连自己也栽了进来。”
      
      楚绾烟静静听他说,面上倒是没有什么波澜。
      “无忌,为兄不甘呐。”楚泰脸色憋得通红,千言万语只汇成这一句。
      
      说完,颓丧的往身后一靠,只剩叹息。
      楚绾烟倒是没说什么,听到门外孩童的声音,笑道:“皇兄和我一起见个人吧。”
      
      楚泰心灰意冷,对要见的人已经没有期待。
      
      得到楚绾烟的旨意,秋墨开门,让楚稷进来。
      
      府内多了个生面孔,他虽然惊讶,但还是藏在心里,老老实实的下跪给楚绾烟请安。
      “稷儿拜见姑母。”
      
      楚绾烟亲自将他扶了起来,见他衣着单薄,柔声问道:“稷儿可冷?怎突然过来了?功课做得如何。”
      
      听到孩童对楚绾烟的称呼时,楚泰就一直在打量他,他们兄弟几人就楚夜有个太子,这又是哪一出?
      
      待他细细观察后,发现这孩童竟与先太子有七分相似。
      可是先太子早已经坠崖身亡,难道……
      按耐住心中的不解,他耐心听楚绾烟和楚稷交谈。
      
      “先生布置的功课稷儿都已完成,还随先生习了战国策,方才十分想念姑母,便过来给姑母请安。”
      这话若是大人嘴里说出便是刻意讨好,从他口里出来还有几分可信,毕竟是孩童。
      
      楚绾烟果然很欣喜,跟他说了些贴心话,又吩咐下人照顾好小公子的饮食起居,楚稷才告退。
      离开的时候没忍住偷偷看了眼楚泰,楚绾烟全当做不知道。
      
      “皇兄可看出什么?”楚绾烟笑眯眯地落座,给自己添了杯茶。
      
      “他和先太子是什么关系?”楚泰不答反问。
      
      “皇兄慧眼如炬,”往后躺了躺,也不顾及身份形象,楚绾烟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他来寻我时,自称兄长之后,还说出了我与兄长的秘密,长相确实是像的,可惜了。”
      楚绾烟是真的惋惜:“他并不是兄长之后。”
      
      “他口称兄长尚在人世,派他来寻我,”垂下眸子,她眼底淡漠一片:“当年兄长的骸骨在崖底找到,我与母后悄悄将兄长葬入皇陵,未有外人得知,故而如今才有人明目张胆打着兄长的名号来诓骗我。”
      
      “想来也是如此。”楚泰了然,当年先太子坠崖,太后想要彻查,却被阻断,后来皇陵以祭祖为由开了一次,倒也没人起疑心。
      “皇妹想必已有线索。”
      
      楚绾烟凤眸含笑:“皇兄知道我行事跋扈却至今安好无虞的依靠是何?”
      “兵权。”楚泰道。
      她悠然点头,“他们不就是想要兵权吗。”
      以此为饵,钓出幕后之人并非难事。
      
      楚泰也有向她借兵的意图,但现在时机不合适,楚国那边在追杀他,旧部散落各地,一时聚不起来。
      再等等。
      
      他在等,陆承宣没有等。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他敏锐的察觉到长公主在策划什么。
      
      找千秋仿造了一份当年的传位圣旨,他只身前往镇国大将军府。
      镇国大将军赵昭曾是南王梁亘麾下得力大将,幼时常见他出入南王府。
      
      如今斗转星移,不知旧人是否如故,他留了个心眼,将真的传位诏书藏起,仿了份假的,以防赵昭变心,销毁诏书。
      他在将军府外等候多时,也没自报家门,看门的侍卫见他气质儒雅,不像一般书生,便去禀告管家。
      
      “你是说他不说明来意,也不自报家门,站在原地两个时辰?”
      赵娴放下修剪的花枝,弯月眉下眼眸灵动:“父亲如今不在府中,我去瞧瞧可好?”
      
      管家有些无奈:“以小姐的身份怕是不好见外男。”
      他话音未落,身着浅绿裙衫的女子早已如小鸟一般,欢快地去了前院。
      管家连忙跟上。
      
      别看名字里带个娴,这小祖宗就不是个让人省心的。
      
      “人在哪儿?”人未到,声先至,侍卫垂首回道:“就在前面。”
      
      前方不远处,一袭素淡白衫的男子岿然而立,即便是见到她,神色仍是平和。
      “公子来此是为何事?”赵娴挑眉道。
      
      “来找故人一叙。”
      
      “公子故人是?”
      
      “赵都督。”他神色未变。
      
      赵娴不解,问身后的管家:“赵叔,咱们府上可有这号人物?”为何她从未听说。
      知道往事的赵管家却瞳孔震颤,他颤声道:“敢问公子可是……”
      
      陆承宣摇头,“受人之托,有些渊源罢了。”在他没见到赵昭,探出他的想法之前,是不会冒险暴露真实身份的。
      赵管家脸上失望之情溢然于表,“既是如此,公子随老奴进来吧。”
      
      陆承宣微微颔首,跟在他身后。
      
      赵娴几次想问管家,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碍于陆承宣在场,硬是没开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